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这里是即将被拆迁的城中村,垃圾堆在路边,路灯昏暗,隐隐能看到电线杆上贴满了“让男人更持久”和“无痛人流”的小广告。

    几个染着黄毛的小混混靠在路边,嘴里叼着烟,凑在一起低声嘀咕,不知道在商量些什么。

    过了一会儿,传来快断气一样吭哧吭哧的叮当响,黄毛们瞬间精神,连忙把手里的烟头按灭,手背后站好,等骑着自行车的人出现在路口,齐齐弯腰,鞠躬,大声道:“冉姐好!”

    那气势,简直堪比国庆大阅兵,让人忍不住由衷的自心底滋生出一种面露慈祥的微笑,挥手说“同志们好  同志们辛苦了”的冲动。

    自行车停下,一条穿着运动裤的腿虚虚支撑着地面,修长笔直,车上的女孩年纪轻轻,大约十七八岁的模样,皮肤是健康的小麦色,五官精致,一双眼睛亮如星子,在路灯下熠熠生辉。

    竟然是个又帅又酷的美少女。

    陆冉冉扬眉,略带不耐,问:“有事?”

    黄毛们你推我我退你,最后最瘦小的那个被推了出来。

    小黄毛被犀利的目光看得缩了一下脖子,硬着头皮道:“豪哥说,只要冉姐你肯当他的马子……以后……以后……”

    他支支吾吾不敢说,周围的其他黄毛也集体后退了几步,和人拉开距离,免得待会儿殃及池鱼。

    陆冉冉漂亮的眉梢扬得更高。

    死就死吧。

    小黄毛眼一闭,心一横,喊道:“豪哥说只要你肯当他的马子,以后无痛人流的钱他都包了!”

    一口气喊完,听不见动静,小黄毛睁开眼一看,正好看见自行车的脚蹬咔嚓掉到地上,生锈的金属都变形了。

    小黄毛吓得一哆嗦,自己待会儿的下场,会不会比这个脚蹬更惨?

    弱小,可怜,无助,瑟瑟发抖……

    谁知陆冉冉并没有动怒,她眼波横扫过一群人,被她看到的全都下意识缩了缩脖子。

    红唇勾起。怂货。

    “回去告诉王豪……”黄毛们瞬间竖起耳朵,就怕少听了一个标点符号,“……他再敢出现在我面前,我就剁了他的小……鸡……鸡当脚蹬踩。”

    说话的时候,脚在变形的脚蹬上轻轻碾了几下,别有深意的视线还扫过几人的裆部。

    咕噜,一群人看向被踩变形的脚蹬,齐齐咽了口唾沫,下意识夹紧双腿。

    陆冉冉陡然敛了笑,“还不滚?”

    一声令下,一群人瞬间作鸟兽散。

    只是往回跑的姿势一个比一个奇怪,像迈不开腿一样。

    陆冉冉嫌弃的啧了一声,算这群人运气好,她快饿死了,赶着回家泡方便面,没空收拾他们。

    弯腰捡起脚蹬扔进车筐里,回去修一修应该还能用,换一个要好几块钱呢!

    陆冉冉骑着除了铃不响到处都在响的自行车在一栋老旧的居民楼前停下。

    上楼的时候忍不住回头看了一眼楼下的轿车,以她听那些小混混吹牛装逼的经验看,这车好像非常的值钱。

    奇怪,这栋楼里住的都是自己这种穷狗,难道谁家买彩票中了五百万?

    刚转过楼梯拐角,一个身穿裁剪得体的高档西装的中年男人就迎上来,“请问,您是陆冉冉小姐吗?”

    陆冉冉自动忽略了小姐两个字,“我是。”

    男人立刻露出矜贵得体的微笑,“冉冉小姐您好,我是陆家的管家,敝姓张,您可以叫我张叔,是您的亲生父母派我来接您回家的。”

    陆冉冉:“???”

    花了十分钟,陆冉冉搞明白了目前的情况。

    十七年前,陆夫人带着半岁大的女儿和老公一起出去旅游,在机场遇见一个抱着孩子的女人,巧的是两个孩子的衣服竟然一模一样,年龄也没差多少,白白净净的,几乎分不清哪个是哪个。

    唯一的差别是一个是女孩,一个是男孩。

    大人们坐在一起说话,女人说她姓季,带孩子去美国找老公,到了登机时间,陆先生抱着女儿带着妻子和女人告别,上了飞机。

    他们一路上都没法发现不对,下飞机到了国外的酒店给孩子洗澡的时候才发现,女儿长了个小丁丁!

    夫妻两个这才反应过来,孩子抱错了!

    两人赶紧联系国内的航空公司,找那个姓季的女人,可前后几天去美国的航班里都没有带孩子的季姓女人,到后来,夫妻两个把整个航空公司的带孩子女人都排查了一遍,没有任何线索。

    他们这才意识到,这不是抱错,是一场有预谋的互换,那个女人说的所有信息,都是假的。

    夫妻两个想把男孩扔了,老爷子不忍心,收养了他。

    十七年来,陆家从来没有停止过寻找,现在终于找到了她们的亲生女儿。

    当时那个女人把孩子带走之后并没有出国,养到三岁,女人病逝,孩子被福利院收养,也就是如今的陆冉冉。

    管家说完,还拿了几份文件出来,能证明她确实是陆家孩子,然后期盼的看着陆冉冉。

    陆冉冉沉吟了一会儿,问:“他们会给我交学费吗?”

    福利院经费不足,她十四岁就离开那里自己赚钱上学了,现在才刚从打工的地方回来。

    而且她今年才十七,没成年,打工都要偷偷摸摸,高中学习又紧张,说实话……

    ……她真的很缺钱!

    管家嘴角抽了一下,努力维持微笑:“当然。”

    陆冉冉眼睛亮了一下,“会给我零花钱吗?”

    管家深吸口气:“当然!除此之外还有陆家小姐应有的所有待遇。”

    陆冉冉:“好,我跟你回去。”

    她其实也有点好奇亲生父母什么模样。

    楼下那辆豪车就是陆家的,司机开车的水平非常不错,没有一点颠簸,当然更可能是因为车好的缘故,车里还放着轻音乐,忙了一天的陆冉冉不知不觉靠在椅子上睡了过去。

    还做了一个非常诡异而清晰的梦。

    梦中她竟然生活在一本小说中,还是一只下场凄惨的小炮灰。

    那个男孩被陆家老爷子取名泽阳,陆家夫妻看见他就想起不知道在哪儿受苦受难的女儿,对他很苛刻。自从陆老爷子走后,季泽阳在陆家的地位一日不如一日。

    陆冉冉回家之后,他的日子总算好过了一些。

    两人年龄相仿,还是一个学校一个班,平时虽然不怎么说话,但关系还不错的样子。

    季泽阳虽然在陆家没地位,但却是学校的风云人物,十个女生至少五个想当他女朋友,剩下五个想当他老婆。

    其中她们班有一个叫林静姝的,是季泽阳的头号狂热粉丝。

    高考之后,班里的同学一起出去毕业旅行。

    意外发生了,当时下着大雨,陆冉冉不知道被谁推了一下,从山路滑了下去。

    季泽阳眼疾手快,把她救了上来,自己却掉了下去。

    等救援队赶到的时候,已经晚了。

    然后,林静姝做了一件疯狂的事情。

    她竟然托人取了季泽阳的精|液,做了人工授精,生了本书的男主角,季沐。

    季沐是天才,并且是偏执狂和血统主义的忠实信奉者,顺我者昌逆我者亡的性子。

    他从林静姝口中得知了当时的“真相”,认为是陆冉冉害死了自己的父亲,在陆冉冉结婚当天开始报复。

    紧接着陆父投资失败,跳楼;刚结婚的老公和陆冉冉离婚,然后陆冉冉被陆静姝用陆母威胁去娱乐会所上班,陆母为了女儿,自杀……

    我靠,这么猛的吗?

    陆冉冉被这诡异的剧情吓醒了。

    难道是要见亲生父母太紧张,但是再紧张也不至于做这么神神经经的梦吧。

    她受不了的颤了两下睫毛,但是没睁开眼,听车里管家和司机说话,两人在商量自己的学习。

    “……一中管得严,冉冉小姐去了估计跟不上,泽阳少爷成绩好,可以请他没事儿辅导一下冉冉小姐的功课……”

    陆冉冉悄悄吸了口气,咬了一下舌尖,疼的,不是梦,陆家真的有个叫泽阳的孩子。

    那她刚才做的是什么?预知梦?

    “是我给你看的哦。”

    一道贱兮兮的声音在脑海中响起。

    大抵是震惊过了,陆冉冉此刻竟然异常冷静,她问:“你是什么东西?”

    对方安静了一瞬才回答,“我才不会说我不是东西。”

    陆冉冉:“哦。”

    “……我是001号时空管理者!”非常高大上的存在!

    陆冉冉:“哦。”

    001:“……那就是你的未来,想要改变只有一个方法,上了季泽阳,把季沐生出来。”

    “什么?”陆冉冉大惊。

    001终于满意了,刚才那么镇定,搞得他这个时空管理者很没面子的!

    陆冉冉:“不趁那个神经病小孩没出生把他流掉,你竟然还想让我把他生出来?”

    她越说越生气,“搞搞清楚,我才十七!”

    001:“……”

    陆冉冉一副劝导无知少女的口吻:“我这里有做无痛人流的诊所的联系方式,可以免费提供给你,不用谢。”

    001:“……你没有一点点母爱,那是个小生命!”

    陆冉冉:“对,我没有,所以呢?”

    001:“你不生,孩子就会由林静姝生出来,到时候结果还是一样,你会死得很惨!”

    陆冉冉:“被人卖到娱乐会所?”

    行啊,谁敢要她,她绝对会给对方一个一辈子忘不了的经历……

    ……她会捏爆对方的卵蛋。

    陆冉冉长得漂亮,又是孤儿,可是却没几个人敢欺负她,因为有这个念头的,都被她揍趴了。

    能听到陆冉冉心声的001:“……”

    明明系统没有性别,他却觉得幻肢痛是为什么。

    001只好退一步:“季沐其实是个很好的孩子,只不过被人误导了,以为你们全家都欺负他爸爸……”

    “0,没上过学吧。”陆冉冉挑眉,问了一个奇怪的问题。

    001:“……不要叫我0。还有,我不需要上学。”

    陆冉冉直接忽略他前半句话,点头:“我猜就是,毕竟上过初中就该知道受精卵是父母双方的卵子精子结合而成的,妈都换了,生出来的还是季沐吗?”

    她摇头叹气,语带怜悯:“可怜的小学鸡。”

    001:“……我不是小学鸡,我是时空管理者考试的第一名,还得了小红花!

    我很渊博!”

    陆冉冉:“哦,幼儿园鸡。”

    001:“……你不听话的话,会有处罚的!”

    在001的威胁声中,车子在一栋两层别墅前停下,陆冉冉适时地“醒“了过来。

    别墅门口站着一个胖胖的中年妇女,还有一个十七八岁的少年。

    如果不出意外,这少年应该就是季泽阳了。

    管家道:“男孩是泽阳少爷,就是那个抱错的孩子,姓季,老爷子收养了他,没入陆家的户口,叫他哥哥或者小叔叔都可以。另一个是赵姨,是家里的厨娘,想吃什么都可以告诉她。”

    陆冉冉点头,下车,赵姨连忙迎上来,笑道:“冉冉小姐吧,长得真漂亮,简直是先生和夫人的结合体。”

    陆冉冉叫了一声赵姨,去看季泽阳。

    不愧是未来男主的亲爹,少年出乎预料的好看,皮肤很白,眉眼却极黑,乌压压的睫毛长得过分,几乎压到眼睑,遮住淡漠的视线。

    和赵姨的热情比,他冷漠得有些过分。

    【叮咚!初始任务激活中……请和季泽阳交换称呼,如果失败将会得到惩罚哟。】

    001贱兮兮的声音在陆冉冉脑海中响起。

    陆冉冉:“……什么惩罚?”

    001贱笑:【欲|火焚身三分钟!】

    我日!

    陆冉冉深吸口气,朝季泽阳伸手,露出八颗牙齿微笑:“陆冉冉。请问你是……”

    少年淡漠的视线从她指尖轻轻掠过,并没有握手的意思,只道:“季泽阳。如果你愿意的话,可以叫我小叔叔。”

    很明显,他不愿意当她的哥哥。

    陆冉冉:“……”

    她也不乐意叫他叔叔!

    于是,陆冉冉回道:“如果你愿意的话,我更喜欢别人叫我冉姐。”

    一群人:“……”

    【叮咚!恭喜初始任务成功。】

    陆冉冉扬眉:“成功的话,有奖励吗?”

    001:“当然。还是大奖!”

    陆冉冉眼睛一亮,难道是钱吗?

    不要太多,五百块就够了!

    001:“奖励就是……”

    陆冉冉深吸口气,屏息凝神。

    钱钱钱!

    请给她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