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作者有话要说:

    前五百字是上一章新加内容,看过的可以跳过,没看过继续往下看就可以,不用再往回翻啦!

    红包包已发 !<hr size=1 />  陆冉冉本以为会很快,没想到下个任务点竟然直到她转学去一中的那天。

    办理转学手续需要几天,乐水一中是国内有名的贵族学校,还不是有钱就能进的那种,成绩不达标再有钱都不行,当然,如果成绩够好奖学金也异常丰厚。

    陆冉冉这种水平本来是进不去的,不过一中有个“一带一路”的规矩,全校前十名可以额外享受一名入校名额,不受招生规则的限制。

    而恰好,季泽阳是第一名。

    陆冉冉就是沾了“扶贫”政策的光,拿到了乐水一中的入学资格。

    入学这天,陆正宇和彭岚带着陆冉冉办完手续,站在教务处门口,夫妻两个不放心的叮嘱女儿:

    “冉冉,在学校要好好学习,如果有人欺负你,不要怕,回来告诉我和妈妈,我们替你出气。”

    贵族子弟,多多少少都有点难相处,尤其是陆冉冉还是散养长大的,两人生怕女儿在学校被歧视,受欺负。

    陆冉冉:“没事,你们不用担心。谁敢欺负我,我会踹爆他的鸡……”

    彭岚惊呼:“好女孩不可以说脏话。”

    陆冉冉耸耸肩,把“巴”字咽了回去。

    陆正宇菊花一紧,下意识的咽了口唾沫。

    彭岚赶紧环顾四周,见没人注意到陆冉冉的话,这才松了口气,把人拽到一边,叮嘱道:“冉冉,女孩子要温柔一些,知道吗?”

    陆冉冉点头:“对,我也这样觉得,对女孩子要温柔一点。”

    彭岚刚松了口气,就听女儿沉吟一下,接道“她们招惹我的话……我温柔的拔光她们的头发好了。”

    彭岚:“……”

    好像有什么地方不太对。

    正好老师和季泽阳过来,陆冉冉高高兴兴的和陆先生陆夫人挥了挥手,“我走了,你们不用担心。”

    陆正宇和彭岚:“……”

    他们怎么觉得,女儿像是准备进村的恶霸一样兴致勃勃。

    等冉冉的背影消失,彭岚愣愣道:“老公,我怎么觉得……我们好像对女儿有点误解。”

    陆正宇松开大腿,吁口气道:“我也觉得。”

    夫妻两个对视一眼,算了,只要不是冉冉吃亏就行,别人家的孩子给别人家管吧。

    乐水一中没有熊猫班这种东西的存在,不过有个更奇葩的分班制度,即成绩优秀者可以享受选择班级和老师的权利。

    简直是恶臭的唯成绩论的忠实拥趸者。

    而且还有一个骚操作,是“一带一路”的衍生产品,全校前十名可以和附属名额共享成绩,即陆冉冉和季泽阳两人的成绩可以加起来平均一下,这样陆冉冉就也变成好学生了呢!

    陆冉冉第一次听说这个规则的时候,差点想去问问能不能和首富爸爸平均一下财富,这样她就变成千亿富翁了呢!

    托季泽阳的福,陆冉冉进了名流云集的一班。

    班主任是个四十多岁的女老师,姓王,戴着眼镜,头发梳得整整齐齐,不笑的时候像个老修女。

    带陆冉冉回班级的路上,给她说了很多班里的纪律,例如不许化妆,女生不许穿超短裙超短裤,男生不许留长发巴拉巴拉。

    说着,还看了季泽阳一眼,道:“打扮得清爽一点,像季泽阳这样就很好。”

    陆冉冉扭头看了他一眼,现在是初春,季泽阳外面穿着绿色的校服,里面是一件白衬衫,确实很清爽,像一只抹茶口味的甜筒。

    陆冉冉舔了舔嘴唇,突然想吃甜筒了。

    说着,三人走到一班门口。

    王老师:“有什么不懂的问季泽阳,你们是一家人,说话也方便。……在门口等一下,我叫你你再进来,季泽阳跟我先进教室。”

    说着,王老师推开门走了进去。

    季泽阳越过陆冉冉身边的时候,低声在她耳边快速的说了一句:“想一句名人名言。”

    陆冉冉:“……???”

    想那玩意儿干什么?

    不等她想明白,王老师就站在讲台上拿起教鞭敲了敲黑板,道:“今天班里转来一个新同学,大家欢迎。”

    稀稀拉拉的掌声中,王老师朝她招手:“来,进来,给大家做个自我介绍。”

    有钱人的圈子里,没有隐私。陆家那个丢了十几年的女儿终于找回来的消息,早就在各家传遍了。

    班里的同学也都知道陆冉冉之前的生活环境,对所谓的陆家小姐都带着看笑话的意思。

    季泽阳回到自己的座位上,同桌黄炎坤拿手肘捅了捅他,小声道:“兄弟,同情你。”

    季泽阳没理他,低头打开书看了起来。

    林静姝也依依不舍的收回黏在季泽阳身上的视线。

    家里来了一个女混混,季泽阳的日子只怕要更难过了。

    等她回家一定要和爸爸商量一下,帮季泽阳在公司留一个好职位,只要他愿意,随时可以脱离陆家。

    大家心思各异,等看到踏着掌声进来的女孩子,漫不经心的模样慢慢收了起来。

    陆冉冉和他们想象的完全不同,很高,宽松的校服都遮不住的大长腿,头发只到耳下,皮肤不白,可也不黑,是亚洲人少见的蜜色,尤其是眼睛,明亮的蜜茶色,漂亮极了。

    非但没有穷人的抠抠搜搜,竟然出乎预料的又酷又帅,嘴角一勾,还带着点坏。

    教室里一时十分安静,不知道是哪个女生低声惊呼:“啊,好帅,我觉得我要被掰弯了。”

    大家:“……”

    陆冉冉很无语,她本来想随便说两句就算的,结果进门的时候,小学鸡系统的任务又来了,要求她完成一个让人满意的自我介绍,成功的话就可以再次奖励季泽阳欲|火焚身三十分钟。

    陆冉冉没问失败是什么处罚,不管是什么她都不想失败,失去味觉的二十四小时太难熬了。

    花了半分钟思考完毕,陆冉冉开始了。

    “大家好,我叫陆冉冉,以前在三中读书……”

    “……我的爱好体育运动……“

    揍人应该算体育运动吧?

    “……特长是唱歌,古典乐器,胸口碎大石……”

    “噗。”班里喷声四起,不少人低着头,掩饰着抽搐的嘴角。

    陆冉冉面不改色,继续:“……最后,如果大家愿意的话,可以叫我冉姐,我会罩着你们的。”

    班里又是一阵喷笑。

    班主任重重的咳了一声,见陆冉冉眼含期待的看着自己,张了张嘴,想起面前的女孩当了十七年孤儿,也不容易,再说还是进班的第一天,不好责怪,便道:“说说你的座右铭吧。”

    座右铭?

    现在还有人信那玩意儿?

    陆冉冉懵了一下,总算知道季泽阳进门的时候为什么说让她想一句名人名言了。

    她有些生气,这人太小心眼儿了,明知道还要座右铭偏偏不提前说让她准备,非事到临头了装好心。

    她瞪了季泽阳一眼,不知道是不是巧合,对方正好抬头,看了她一眼,无视她的愤怒,不紧不慢的低下头去。

    班主任见她站着不说话,道:“什么都可以,像林静姝同学,她每天晚上睡觉之前会问自己一句‘今天你比昨天更优秀了吗?’这也算座右铭。”

    陆冉冉睁大眼,“这么猛?”

    班主任循循善诱:“你也可以这样问自己。”

    陆冉冉受教的点点头,“好,我也试试。不过我估计没什么用,就算没有变优秀也没关系,我依然会安稳的睡去……”

    班主任:“……”

    这次喷笑声已经不是一处两处,到处都像放屁一样噗噗噗。

    黄炎坤笑到打跌,举手大声问:“那你要是发现自己真的变优秀了怎么办?”

    陆冉冉:“那我得休息好几天!”

    “哈哈哈哈!”

    憋笑声终于彻底压抑不住,变成了放肆的大笑,有男生起哄,叫:“冉姐威武!”

    班里到处都在笑,只有林静姝咬着下唇,眼泪都快出来了。

    笑声这么刺耳,落到她耳中简直是嘲笑。

    这个陆冉冉是不是和自己有仇,这么取笑自己很好玩吗?

    同桌赵文音安慰她,“静姝,你别理这种人,简直不知所谓,以为是在耍猴戏吗?还会古典乐器,福利院长大的会什么古典乐器,也好意思说,不知道你钢琴九级吗?丢人!”

    “安静!安静!”

    班主任敲了好几下黑板都没用,大家依旧笑得浑身发抖,只有陆冉冉站在讲台上一脸无辜。

    她头疼的皱眉,赶紧让陆冉冉下去了。

    天啊,这女生是魔鬼吗!

    有隔壁班的同学经过,眼珠子都快瞪出来了。

    一班平时总是自诩绅士淑女,今天怎么了,集体发羊癫疯的吗?

    班主任给陆冉冉安排的位置就和季泽阳隔了一条走道,旁边是一个扎着丸子头的女生,个子娇小,留着齐刘海,样子很可爱。

    她热情的把旁边的桌子腾空,朝陆冉冉招手,“冉姐,这里!”

    听声音,好像正是刚才喊着要被掰弯的女生。

    陆冉冉开开心心的提着书包过去,刚坐下前后左右就全都凑过来和她说话,被新同桌毫不客气的怼回去:“都滚都滚,冉姐是我的同桌,我还没和她说上话呢!”

    然后对陆冉冉道:“我叫陈丽人,就是丽人那个丽人。”

    黄炎坤从季泽阳身后探出一颗脑袋,“我我我,这里黄炎坤哟。”

    陆冉冉嘴角一勾,笑道:“好,以后你归我罩了。”

    陈丽人被她笑得捂着脸低声尖叫:“啊啊啊,好帅,真的要弯了怎么办!”

    黄炎坤:“嘤嘤嘤,冉姐,你都不理人家。”

    陆冉冉的视线顺着他垂下来的衣领往里钻。

    黄炎坤连忙捂住领口,花容失色道:“冉姐,你想对我做什么?”

    陆冉冉淡淡的收回视线,“哦,想看看你到底是男的还是女的。”

    “噗哈哈哈……”听见这话的一群人立刻又全都笑到抽搐。

    黄炎坤捂着胸口尖叫:“人家是男的!”

    陈丽人快笑疯了,拉着陆冉冉道:“冉姐,你不知道吗,现在的整天‘嘤嘤嘤么么哒’的都是男生,整天‘卧槽老子去尼玛’的才是女生。”

    陆冉冉一脸惊讶,“现在有钱人都喜欢这么玩吗?性别意识错乱?”

    陈丽人:“哈哈哈哈,冉姐你不也是吗哈哈哈。”

    陆冉冉:“……我觉得我其实还挺温柔的。”

    尤其是对女孩子。

    陈丽人和黄炎坤:“……”

    您对自己产生了什么样的错觉?

    连一直低头看书的季泽阳都没忍住抬头看了她一眼,见某人一脸正直,又默默的低头继续看书了。

    说话间,上课铃声响了,高二还没分文理科,这节是物理课,物理老师是个中间地带寸草不生的中年胖男人,不知道是不是更年期到了,脾气和不好,再加上乐水一中名气大,老师腰杆也硬,哪怕是面对一群非富即贵的二代们,也该抽抽该骂骂。

    而且,物理老师名曰李铁头,还是政教处副主任,谁都不敢惹。

    教室里十分安静。

    陆冉冉趴在桌上,一边听课一边和小学鸡说话。

    001:“你这次任务完成的不错,除了奖励季泽阳三十分钟欲|火焚身,还可以额外赠送一个小礼物。”

    陆冉冉:“是钱吗?”

    001:“……你也是富家千金了,你爸妈给你那么多零花钱,你还缺钱吗?”

    陆冉冉:“当然啊,傻子才会嫌钱多。”

    001:“……不是!”

    陆冉冉失望:“那是什么?”

    001:“痛经宝。可以治疗痛经、月经不调,让你更容易怀孕哟。”

    陆冉冉:“……你自己用吧。”

    001:“系统不会来大姨妈!”

    陆冉冉:“没关系,可以是治疗你神经不调。”

    001:“……”

    算了,系统判定的“下次”至少要有一个小时的空档期,如果不出意外,季泽阳下次和陆冉冉见面应该是明天早上。

    男人早上本来就有强烈的性|冲动,在加上欲|火焚身加持……

    嘿嘿嘿,说不定两人明天就可以酱酱酿酿,一发就中了呢!

    这样的话确实用不上痛经宝。

    ps:“今天你比昨天更优秀了吗?”的梗改编自奇葩说“今天比昨天更博学了吗?”

    感兴趣的可以去看,杨奇函和李诞是两个神人。

    为了避免误会,特此说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