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第二天闹钟还没响,陆冉冉就从床上爬起来,哼着好汉歌洗脸刷牙。

    皱着一张脸抹了一点点的海蓝之谜,出门。

    虽然这个罐子里的雪花膏有点油,不过效果还不错,陆冉冉小时候因为没东西抹脸,换季的时候脸容易干,本来这时候又该起干皮的,结果用了这个白色罐子之后一点干的迹象都没有。

    油就油吧,看在还挺有用的份儿上。

    001在她脑海中贱笑:“哇,终于等到这一天了,欲|火焚身三十分钟,诶嘿嘿嘿……”

    陆冉冉在心里翻了个白眼,嘲讽道:“小学鸡,昨天一天都没听你吭声,怎么现在冒出来了?”

    001:“不要叫我小学鸡,我……我很渊博。”

    只是这次的声音不是那么理直气壮,带着一股心虚。

    明显是记得昨天自己干了什么好事。

    陆冉冉冷笑:“呵,高中物理题都不会,还好意思说自己渊博?渊博什么时候这么廉价了?”

    00 1的声音十分委屈:“人……人家……人家的所有知识,不都是围绕着让你赶紧怀孕来的吗。”

    陆冉冉又是一声冷笑。

    001赶紧转移话题:“啊啊啊,快看,季泽阳出来了!”

    陆冉冉回头,正好季泽阳从卧室推门出来。

    他只穿了白衬衫和校服裤子,外套拎在手里,不知道是不是洗过脸没擦干净,睫毛还是湿的,更黑更浓更长,乌压压的,几乎看不到他的眼黑。

    看到自己,他手上的动作顿了一下,才缓缓关上门。

    视线在他大腿上绕了一圈,还是看不出来,校服裤子太宽松了。

    她干脆上前和他打招呼,刚抬起手说了一个“嗨”,季泽阳就后退一步,戒备的盯着她,哑声道:“不要动手动脚。”

    声音带着沙哑,有些沉,但是不能排除是早上刚起床的原因。

    陆冉冉:“……”

    不等她再开口,季泽阳就转身,拿着外套快步下了楼。

    001在她脑海中一阵狂笑:“哇哈哈哈哈哈哈,一定是起作用了哈哈哈哈哈,看见他避你如蛇蝎的样子了吗?哈哈哈哈哈啊太好笑了哈哈哈哈……”

    等这个没脑子的小学鸡笑够了,陆冉冉才开口:“你怎么知道不是他本来就不喜欢和人肢体接触?”

    “额……”

    小学鸡的笑声卡住了。

    昨天晚上回家的时候,季泽阳也说了同样的话,“不要动手动脚”,当时可没所谓的欲|火焚身三十分钟吧。

    001不太确定的道:“不……不会吧。”

    陆冉冉抬起右手,缓缓的做了一个剧中大反派抓握的经典动作,阴笑:“眼见为虚,手摸为实。”

    001:“……”

    天啊,女流氓!

    陆冉冉和季泽阳两个要上早读,起得早,陆正宇和彭岚都还没起床。

    陆冉冉到餐厅的时候,季泽阳已经开动了。

    餐桌挡住下半身,从他的表情真的完全看不出来他到底有没有反应。

    赵姨帮陆冉冉把饭餐盛好,“小姐快来,再晚要迟到了。”

    陆冉冉应了一声,抓起包子吃了起来,视线一直往他身上瞟。

    他把外套搭在腿上,更看不出来了。

    不过陆冉冉也不准备看。

    桌子下面,她悄悄伸手过去……

    刚勾住他的外套,一只手就抓住了她的手腕。

    隔着两层衣服,都能感受到他掌心的温度,滚烫。

    季泽阳眉眼冷淡,带着凉意的视线透过睫毛透出来,“你要做什么?”

    “没什么。”陆冉冉淡定的收回手。

    赶时间,早饭只花了十分钟。

    等两人坐到车里,半个小时已经过去了一半。

    去学校的路上,陆冉冉各种往他身上蹭,每次都以失败告终。

    001一开始还喊着“陆冉冉冲鸭”,到后来已经成了“完了完了又失败了”,等到轿车停在学校门口的时候,已经只剩下不到三分钟。

    上楼的时候,陆冉冉还在想着如何最后一搏,要不然干脆霸王硬上弓算了。

    突然,手腕上一股大力传来,陆冉冉被季泽阳拉进旁边的卫生间。

    关门上锁把人按到墙上,一系列动作一气呵成,甚至没超过三秒钟。

    001:“啊啊啊啊啊啊天呐,厕所play!陆冉冉冲鸭!这可是季泽阳自己给你制造的机会。”

    系统已经疯了。

    季泽阳按住她双手,视线紧紧盯着她的眼睛,沉声问:“你到底想干什么?”

    陆冉冉眨眨眼,“想看看你晨|勃了没有。”

    001:“……!”

    牛逼牛逼,陆冉冉你真牛逼爆了。

    竟然直接说了出来!

    啊啊啊啊,你这操作未免也太骚了吧!

    季泽阳脸上的表情空白一秒,然后猛地后退,干净到有些凉薄的脸上飞快的染上红霞。

    季泽阳无疑是好看的,只是太冷太漠然,像从黑白照片里走出来的英俊少年,美则美矣,却缺乏温度。

    然而此刻,不知道是羞窘还是恼怒,给他染上了浓墨重彩。

    他似乎想直接就走,但是门被陆冉冉抵住了。

    他自作自受。

    陆冉冉:“你反应这么大做什么?我就想知道而已。”

    季泽阳深吸口气,用最快的速度恢复冷静,问:“你是个女孩子,知道这些做什么?”

    陆冉冉:“做实验。”

    季泽阳:“什么实验?”

    什么实验需要知道男人有没有晨|勃?!

    陆冉冉:“不要问,你告诉我就行啦。”

    季泽阳看了她一会儿,撇开脸,快速的道:“有。让开。”

    陆冉冉:“多久?”

    季泽阳:“让开。”

    陆冉冉:“持续了多久?”

    季泽阳:“……如果有机会,以后告诉你。让开。”

    陆冉冉:“……好吧。”

    他的样子太坚决,陆冉冉耸耸肩,让开了大门。

    他走得很快,几步就把陆冉冉抛到了后面,陆冉冉也不急,慢悠悠的在后面走。

    001:“时间到了。”

    三十分钟,刚过。

    陆冉冉:“知道,你那个不靠谱的奖励,还真的有用。”

    001:“你怎么知道?”

    陆冉冉:“感觉到了。”

    001:“……!以后不许再污蔑我!”

    陆冉冉:“知道了知道了。可怜的季泽阳。”

    硬了一早上。

    忍耐力真好。

    这段有点诡异的交流之后,季泽阳再也不理她了。

    除了她有问题不会去问他他还搭理,连中午吃饭他都不和她一起。

    陆冉冉干脆和陈丽人一起吃饭。

    这天上午第四节课,距离饭点还有半个小时,陆冉冉就已经饿得前胸贴后背了。

    她趴在课桌上奄奄一息,想着中午吃什么,越想越饿。

    书桌下面有人动作,陆冉冉低头一看,一个蛋挞!

    陈丽人:“给你吃,我都听见你肚子叫了。”

    陆冉冉感动得不行,两口把蛋挞塞进肚里。

    陈丽人愤愤不平的小声道:“你们这些人真是的,都这么高了还长个儿。”

    陆冉冉:“你吃太少了。”

    陈丽人:“我吃多就横向发展了。”

    陆冉冉:“……那你每天带那么多零食干嘛的?”

    她都没见她吃过。

    陈丽人漫不经心的小声道:“给猪带的。”

    说完似乎意识到有歧义,连忙又接了一句:“不是说你啊冉冉。”

    混熟了,陆冉冉就让她叫自己的名字。

    冉姐,那是给小弟叫的,陈丽人是朋友。

    终于熬到下课,语文老师布置完作业,让中午课间做完,下午上课之前交上。

    大家习以为常,心里在哀嚎,表面上依旧位维持着绅士和淑女的品格,井然有序的出了教室,往餐厅走。

    天气暖了很多,不少同学已经换上夏季的校服,简单的白衬衫和校裤,依旧是原谅绿,只不过和春天的比颜色要浅上许多,看起来更像抹茶冰激凌了。

    刚出门,就有人哇了一声,不知何时外面竟然飘起了柳絮,大朵大朵的,一样在天上飘。

    “阿嚏!阿嚏!”陈丽人打了两个喷嚏。

    陆冉冉问:“你过敏啊?”

    陈丽人:“没有,我只是看见柳絮就觉得鼻子痒,每年这时候都这样。”

    “哈哈哈。”陆冉冉大笑,“我看见柳絮就流口水,它们长得好像。”

    “冉姐,你喜欢吃啊?”

    娘唧唧的声音从后面冒出来,陆冉冉回头,黄炎坤和季泽阳并排走在后面。

    季泽阳目视前方,不知道在想什么。

    黄炎坤一脸好奇,“不是一块一块的吗?”

    陆冉冉:“……有手机吗?”

    黄炎坤拿出手机:“有,怎么了?”

    陆冉冉:“会用百度吗?”

    黄炎坤:“……”

    陆冉冉:“自己搜。”

    这些有钱人怎么搞的,连都没见过也就算了,竟然连百度都不会自己用。

    陈丽人:“哈哈哈哈,坤娘你太智障了哈哈哈哈。”

    黄炎坤嘤了一声,拿出手机搜了一下,还真有和柳絮一样的那种。

    前面两个女生嘻嘻哈哈的说着话:

    “冉冉,你很喜欢吃啊?”

    “啊,小时候喜欢,可惜买不起,捡了一个星期的易拉罐换了一个,很甜。”

    笑声歇下去,陈丽人声音带着心疼:“你小时候一定吃了很多苦。”

    “没有啊,我是我们那儿的村霸……”

    她的声音没有一点自怨自艾,竟然还带着掩饰不住的自豪。

    黄炎坤听得愣在当场。

    他一直知道陆冉冉是福利院长大的,但是根本没有意识到这意味着什么。

    一根,手机上说只卖几块钱一个,这钱掉地上他都懒得捡。

    却有人为了一根,捡了一个星期的易拉罐。

    季泽阳:“走了。”

    黄炎坤:“啊?啊!好。”

    吃完午饭回来,迎面撞见一个男生。

    陆冉冉认识,一个班的,和她一排,就在陈丽人隔壁,也隔着一条走道,好像叫严一鸣。

    他就站在教室门口,抬眸看过来,不过看的不是陆冉冉,是她身边的人。

    陈丽人似乎有些怕他,抱着陆冉冉的胳膊,往她身上紧了紧。

    陆冉冉以保护者的姿态环住她肩膀,从他身边走进教室。

    离得很近,衣服几乎擦着衣服过去的。

    还没走远,陈丽人突然惊呼一声。

    陆冉冉站住,回眸。

    严一鸣没看她,拉住陈丽人的手腕,抿着唇,一字一字道:“我有话要对你说。”

    陆冉冉去看陈丽人,“你要跟他说吗?”

    只要她摇头,她就揍他。陆冉冉用眼神告诉她。

    陈丽人小声道:“我和他说。”

    陆冉冉松开手。

    两人出去,她回到座位上,季泽阳和黄炎坤也不在。

    平时他们这时候已经回来了。

    今天大家好像都奇奇怪怪的。

    陆冉冉耸耸肩,拿出本子开始写作业。

    好困,赶紧写完还可以睡个午觉。

    陈丽人和严一鸣一起回来,陆冉冉隐隐听见同桌在窸窸窣窣的找东西,睁开眼,看见她把屯的零食一股脑儿的往隔壁塞,她含含糊糊问了一句:“说完了?”

    陈丽人点头,小声道:“对不起啊冉冉,我明天不能和你一起吃饭了。”

    陆冉冉已经猜到了,她点点头,换个姿势又睡着了。

    陈丽人看着同桌,心里愧疚的不行,但是那只猪简直是个神经病,她陪冉冉吃饭的这几天,他竟然一直饿着。

    真是个猪。

    不仅吃的多像猪,脑子也像猪

    陆冉冉睡得正香,被突然敲桌子的声音惊醒。

    她抬头,语文科代表赵文音没好气道:“你的作业呢?还交不交了?”

    陆冉冉随手从课桌里抽出来扔给她。

    有东西顺着作业本掉了出来。

    赵文音把陆冉冉的作业放到最上面,没好气道:“什么态度啊。”

    陆冉冉懒得理她,盯着地上的东西发呆。

    是一朵白白胖胖的。

    被人用透明塑料包起来,因为掉到地上,微微有些变形。

    旁边赵文音道:“黄炎坤,你的作业呢?……好,没写。季泽阳,你的作业好像也没交……什么,你没写?你怎么可能没写?!”

    这时,班主任王老师走进教室,敲了敲黑板:“大家醒一醒,宣布一件事情。过几天要召开春季运动会,咱们班要上十个节目。林静姝的钢琴独奏定了,还缺九个,大家积极一点。”

    说完,突然道:“陆冉冉,我记得你自我介绍时说过特长是唱歌,古典乐器对吧?上一个。”

    直接被忽略过去的胸口碎大石:我也想有姓名!

    再次被毫无预兆的cue到,陆冉冉站起来刚想拒绝,就听见:

    【叮咚!随机任务激活中……参加春运会节目表演,碾压林静姝!如果任务失败,将“痒不欲生”三十分钟。】

    陆冉冉:“……奖励呢?”

    001:“嘿嘿嘿,我特地申请的,如果赢了,将为你创造和季泽阳厕所play的机会。冲鸭陆冉冉,把林静姝按在地上摩擦!”

    陆冉冉到了嘴边的拒绝咽了回去,道:“那我就报唱歌吧。”

    王老师十分欣慰,虽然这孩子成绩不怎么样,脾气也有点古怪,但还算积极。

    她慈祥的问:“唱什么?”

    陆冉冉沉吟一下,吐出振聋发聩的六个字:

    “最炫民族风吧。”

    “噗哈哈哈哈哈!”

    教室里爆出拍桌大笑。

    冉姐真是一股泥石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