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林静姝深吸口气,重重的记录本上写上“陆冉冉 《最炫民族风》独唱”几个字,前面的编号是第十一。

    班里只用选出十个节目,还有很多人没报,一班人才济济,从小接受贵族教育,艺术是必修课。

    她就不信挑不出十个比得过《最炫民族风》的节目来。

    更何况,班主任王老师也并不想这首歌入选。

    真的很丢人。

    当天晚上,就已经报了十三个。

    林静姝估计,到最后可能会有十五个。

    首轮的淘汰率就能达到百分之三十多,十个节目报上去之后还要经过年纪选拔,学校选拔,最后能上台的估计也就三个而已。

    她就不信,一首《最炫民族风》而已,还能走到最后。

    福利院长大的就是福利院长大的,就算飞上枝头,也变不成凤凰。

    她看着记录本上的第一行:林静姝  钢琴独奏

    看了半晌,突然抬手把这一行划掉。

    她不想独奏。

    她想和人合奏。

    晚饭的时候,陈丽人让陆冉冉和她一起吃,陆冉冉拒绝了。

    陈丽人要去喂猪,她才不要围观,会长针眼。

    而且她独来独往惯了,在三中的时候就是一个人,并不觉得有什么不好。

    不过当黄炎坤喊她一起的时候,她想了想还是同意。

    就当感谢他送自己的。

    黄炎坤见陆冉冉竟然答应了,乐颠乐颠的拿出饭卡,“第一顿,我请客,冉姐随便刷!”

    陆冉冉:“我请,谢谢你的。”说着,弯腰去课桌里找自己的饭卡。

    黄炎坤一阵心虚,想想自己也跑了那么久,怎么也算买了半个吧,这才硬着头皮含糊的应了,回头问:“季泽阳,你和我们一起不?”

    季泽阳抬眸,并没有看黄炎坤,目光落到旁边的陆冉冉身上,淡淡扫过,唔了一声。

    后者忙着找饭卡,一点都没有注意到。

    所以,当看到季泽阳也一起的时候,陆冉冉愣了一下。

    说好了两人聚餐呢,怎么变成三个人了?

    001:“哈哈哈哈,季泽阳一定是知道错了,想和你缓和关系,哈哈哈哈,陆冉冉你马上就赢了。厕所play厕所play!这次一定能推倒他!酱酱酿酿!一发就中!”

    陆冉冉:“……”

    做梦去吧,就算真的能推她也不愿意。

    她一点都不想像那些十几岁就出入无痛人流小诊所的女生一样,太可怕了。

    三个人买完饭,黄炎坤看着陆冉冉盘子里的食物傻眼。

    海鲜若干,牛排两个,炒饭一份,鸡腿一个,还有一大杯牛奶!

    季泽阳见怪不怪的吃了一口胡萝卜。

    陆冉冉回陆家的第一天晚上,他就见识到了某人的饭量有多大。

    吃了一块巨大的蛋糕后不到三个小时,就能爬起来做蛋炒饭吃。

    他咽了口口水,“冉姐,这些都是你吃的?”

    陆冉冉:“啊,怎么了?”

    黄炎坤干笑:“呵呵,没什么,第一次见女生吃这么多。”

    陆冉冉:“我正长个儿呢!”

    黄炎坤:“你多高啊?”

    陆冉冉:“一米七多一点吧,具体不知道,很久没量过了。”

    黄炎坤:“……”

    他目测估计要有一米七五。

    已经和很多男生差不多高了。

    再长,不是要比很多男生还要高吗?

    幸好自己和季泽阳都够高,一个184,一个185,否则被女生比下去,岂不是很惨?

    而且对方吃这么多还不胖!

    简直不科学。

    餐桌上,季泽阳一直不紧不慢的低头吃饭,只有黄炎坤和陆冉冉两个人巴拉巴拉说个不停。

    黄炎坤:“冉姐,你多重啊?”

    陆冉冉:“一百二吧,不知道具体多少。”

    她看起来细长条,可脱了衣服一身肌肉,还挺沉的。

    黄炎坤:“哈哈哈哈,现在都说好女不过百。”

    陆冉冉:“放屁,我还说好男不低于十八厘米呢。”

    黄炎坤:“噗……咳咳咳咳……”

    他剧烈的咳嗽起来。

    季泽阳终于停下动作,淡淡道:“吃饭时不要说话。”

    陆冉冉耸耸肩,又来了。

    她一点没放在心上,“你俩反应这么大,不会都不到十八厘米吧?”

    黄炎坤咳得俊脸通红,憋着气道:“怎……怎么可能,我绝对够十八厘米,季泽阳知道的,对吧。”

    季泽阳:“我不知道。”

    黄炎坤:“你……”

    陆冉冉:“哈哈哈哈。”

    黄炎坤:“……嘤嘤嘤。”

    鸡飞狗跳的一顿饭。

    回去的路上,陆冉冉和黄炎坤在走在前面说话,季泽阳不远不近的跟在后面。

    目光落到前方女孩的身上,从耳朵,到脖子,到肩膀,到腰,到腿……最后落在纤细却并不柔弱的手腕上。

    她把校服袖子挽了起来,露出半截漂亮的小臂,应该是晒得了,阳光撒上去,像浓稠的蜂蜜。

    和学校里那些一个塞一个白的女生完全不一样。

    野性的,原始的,优雅又充满勃勃生命力的……

    让人想到一望无际的金色麦田里,穿着薄纱放肆狂奔的少女。

    他想起那天夜里的惊鸿一瞥。

    到了教室门口,林静姝站在外面的走廊里,靠着一米高的阳台围栏,似乎是在看校园里的风景。

    等季泽阳走进,她却突然转过身来,红着脸准确无误的拦住了他的去路。

    “请等一下。”

    显然,看风景只是她的伪装。

    她的注意力,并不在风景上。

    季泽阳站住,那两人在前面嘻嘻哈哈的进了教室,并不曾注意到后面发生的事情。

    他收回视线,问:“有事?”

    林静姝深吸口气,抬头对上了少年漆黑而冷淡的眉眼,忍不住又是一阵恍惚。

    她觉得如果季泽阳用这双眼睛朝自己笑一笑,只怕让她去死她都会晕晕乎乎的同意。

    她再次深吸口气,忍着狂跳的心脏,问:“我想问一下,春运会你不准备报节目吗?”

    季泽阳:“嗯。”

    说完就准备走。

    “等一下!”

    林静姝突然伸手,想要拉住他。

    被季泽阳飞快避开。

    她扑了个空。

    季泽阳道:“抱歉,我不是很习惯和人接触。”

    林静姝:“没事,我想邀请你和我合奏,可以吗?”

    季泽阳蹙了一下眉,道:“我不会弹钢琴。”

    林静姝:“没关系,我弹钢琴,你拉小提琴。”

    说完,期待的看着他,“可以吗?”

    没人知道,季泽阳会拉小提琴,而且技术非常好。

    也是因为这个,她才会喜欢他。

    那是两年前,她和爸妈一起去陆家做客,无聊出去转悠的时候,听见小提琴的声音,是贝多芬的月光奏鸣曲。

    当时她的钢琴就已经过了九级,顺着琴声过去,看到了站在窗台上拉小提琴的少年。

    月光如练,洒在他的身上,悠扬的乐曲缭绕在他身边。

    那一幕,曾无数次在她脑海中回放。

    她想和他打招呼,但是不等她开口,他就突然转身离开了阳台。

    后来回去的路上,听父母说起,她才知道,原来他就是陆家那个抱错的男孩。

    季泽阳:“对不起,我也不会拉小提琴。你找别人吧。”

    说完,他越过林静姝,进了教室。

    林静姝站在那里,好久才红着眼睛转身回到位置上,打开本子,把划掉的节目重新写上:林静姝 钢琴独奏  乐曲:月光奏鸣曲

    第二天,林静姝把节目表交上去,班主任王老师第一眼就看到了陆冉冉的《最炫民族风》,当场就是眼前一黑。

    三班的李老师凑过来,“我看看你们班的节目表。……噗!最炫民族风?!”

    王老师一阵生无可恋,看吧,她就知道,这个歌名报上去就能引爆全场。

    这是什么好事吗!

    不!

    这个歌报上去,高二一班就会沦为全校的笑料。

    就在她准备想办法把这个节目划掉的时候,外面传来敲门声,季泽阳:“老师,我有事情要和您商量。”

    王老师深吸口气,连忙叫人进来。

    她也想有事想找季泽阳商量,这个歌真的不能上。

    季泽阳进了办公室,其他老师见了,全都面带微笑,热情的打招呼。

    成绩好,长得好,有礼貌,低调,不找事儿,这样的学生,不管到哪儿都是老师的最爱。

    季泽阳和各老师问了好,王老师让他坐下说。

    季泽阳:“谢谢老师,不过不用了,只是一件小事。……”顿了一下,他接道:“老师是不是不准备把陆冉冉的节目上报?”

    投票这种事情,可操作性太强了。

    王老师:“我也想找你商量一下这个事儿,这个歌真的和咱们班的风格相差太大。而且年纪选拔和校选竞争都很激烈,这首歌很大可能过不了。”

    季泽阳:“如果她换一首的话,可以吗?”

    王老师愣了一下,“换一首?”

    季泽阳:“《隐性的翅膀》吧,我和她合唱,如果她不同意换歌,我们再商量《最炫民族风》的事,行吗?”

    他的态度很有礼貌,完全是一副商量的口吻,但就是让人不由得跟着他的想法走。

    非常可怕的说服力。

    同时又抛出诱饵,他和她合唱。

    季泽阳从来没有在公开场合表演过节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