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晚上到家,陆冉冉坐在客厅里边看电视边吃宵夜。

    陆正宇和彭岚坐在旁边和季泽阳说话,问她今天在学校过得怎么样。

    虽然一切似乎已经步入正轨,季泽阳私下里给他们透露的情况也很不错,女儿应该没在学校吃什么亏,但是似乎因为在女儿的生命中缺席了十七年的缘故,夫妻两个总喜欢问和陆冉冉有关的一切。

    恨不得连她中午吃了几颗米饭都打听清楚。

    陆冉冉把一只大虾塞进嘴里,含糊道:“挺好的啊……对了,我报名参加了春运会的节目。”

    “呀!”夫妻两个对视一眼,又惊又喜,这是不是说明女儿彻底融入学校生活了?

    彭岚连忙问:“冉冉,你要表演什么节目?妈妈能不能帮上忙?”

    陆冉冉:“应该不用吧,我就唱歌而已。”

    陆正宇:“唱什么歌呀?”

    陆冉冉张开嘴正准备回答,季泽阳突然道:“《隐形的翅膀》。”

    “……???”

    陆冉冉连忙去看季泽阳。

    她的《最炫民族风》什么时候变成《隐形的翅膀》了?

    季泽阳无视了她是目光,接道:“我们两个合唱。”

    夫妻两个不明就里,一个劲儿的说好,让陆冉冉不要有压力,她声音好听,唱歌一定也好听。

    两人高兴了一会儿,彭岚突然想起来:“那要表演的话,是不是要准备演出服啊?”

    陆冉冉:“不……”

    季泽阳:“是,我们还没挑好,嫂子你帮我们看看。”

    彭岚连忙说好,《隐形的翅膀》曾经也是大街小巷传唱度非常高的一首歌,彭岚自然也听过,而且因为是励志歌曲,比《最炫民族风》要能登大雅之堂些,有一年的春晚就有这首歌的独唱。

    彭岚想了一下,“我看那些歌手唱这个的时候都戴一个假翅膀,我们也弄个维密的翅膀,到时候给冉冉戴上。”

    女儿个子高,腿又长又直,脸也长得好看,不比那些维密天使差,甚至在彭岚眼中,冉冉是天底下第一好看。

    陆正宇连忙应好,拿起手机就出去打电话托人弄翅膀去了。

    彭岚也去联系自己的造型师,让他们过来给女儿设计造型。

    陆冉冉:“……”

    什么情况?

    两个人一走,她就凶巴巴的道:“我什么时候说要唱《鸡翅膀》了?”

    季泽阳没有透露他和班主任的对话,只道:“我想和你合唱。”

    陆冉冉:“《最炫民族风》也是男女合唱的啊。”

    不等季泽阳说话,她长长的哦了一声,明白过来,给了他肩膀一下,“明白了,你嫌《最炫民族风》男声部分太少是不是?”

    季泽阳:“……”

    陆冉冉:“早说嘛,看在你帮我买的份儿上,我才不会和你计较这些,翅膀就翅膀吧。”

    季泽阳失声:“你……你知道……”

    知道是他买的?

    陆冉冉骄傲的哼了一下,“那当然。”

    她是谁啊,城中村村霸,未来会是乐水一中的校霸,怎么可能连这点小事都猜不出来。

    季泽阳默默的撇开脸,坐了一会儿,似乎觉得尴尬,站起来上楼了。

    001:“哈哈哈哈哈哈季泽阳是不是害羞了啊哈哈哈哈!”

    陆冉冉耸耸肩:“大男生比女生脸皮都薄,真是的。”

    第二天,季泽阳和陆冉冉男女合唱《隐形的翅膀》的消息就传遍了全班,听到这个消息,林静姝如遭雷击。

    她完全想象不到,为什么季泽阳不肯和自己钢琴小提琴合奏,却要和陆冉冉一起合唱什么见鬼的《隐形的翅膀》。

    她趴在课桌上哭了好久。

    直到赵文音安慰她说:“静姝,你别哭了,一定是陆家逼着季泽阳帮陆冉冉合唱的,他一定不是自愿的。”

    林静姝这才止住眼泪,对,季泽阳一定是被逼的。

    他那么完美的人,怎么可能宁愿去唱《隐形的翅膀》都不和自己合奏月光曲。

    他一定是被陆家逼的。

    陆家人真是太可恨了。

    班级初选这天,大家全都压抑着兴奋,本来陆冉冉唱歌就够吸人眼球了,结果这次直接加了个核弹上去,季泽阳要和她合唱!

    季泽阳从来没有在任何场合唱过歌,表演过才艺。

    大家的期待不是一点半点。

    压抑着期待,这天晚自习,班级初选开始了。

    林静姝这种每次学校活动都参加的人就不用了,直接入校级选拔,陆冉冉这种的,需要一级一级的打boss才能通关。

    但是等陆冉冉和季泽阳上去,开口的瞬间,大家就知道,这两个人赢定了。

    季泽阳就不用说了,一如既往的做什么都能让人仰望。

    出乎预料的是陆冉冉,她的声音并不软嗲,辽阔,高远,清澈,纯净……

    几乎让人看到一望无垠的北方大地,湛蓝的天空,流动的白云,还有呼啸而过的风。

    太优秀了。

    比很多专门学过声乐的人都优秀。

    《隐性的翅膀》以高票入选年纪选拔,又以高票入选校级选拔。

    校选这天,班里很多同学都来了。

    之前都是清唱,到了校选不仅会有伴奏,还需要化妆,穿上演出服。

    正好,陆正宇和彭岚给女儿找的翅膀也终于送到了。

    直接请的维密的设计师,为陆冉冉量身定做的一对儿翅膀。

    当陆冉冉化好妆,穿着演出服出来的时候,场上一阵抽气声。

    女孩穿着白色长裙,背上是一对洁白的翅膀,毛绒绒的,真的像坠落凡间的天使。

    传说天使是没有性别的,一定就像陆冉冉这样,超越了性别的美。

    不是柔弱的风一吹就倒的小白花,她像竹子一样,亦或者其他坚韧的植物,美丽且带着强悍的力量。

    她眼波一扫,简直让人腿一软,想要当场给她跪下。

    有些知道内情的人终于明白,为什么季泽阳要选这首歌。

    唱的分明就是陆冉冉自己。

    “我靠!”黄炎坤站在季泽阳身边,失神的呢喃道,“早知道冉姐长得美,没想到这么美,天呀,想跪下喊女王。”

    季泽阳没理他,视线落在陆冉冉身上,看着她如蜜一样的眼,良久才轻轻的应了一声。

    “嗯。”

    确实很美。

    陈丽人也在现场,看呆了半晌之后,突然反应过来,站起来扯着嗓子尖叫:“啊啊啊,冉姐,请正面上我!”

    严一鸣脸一黑,连忙把人按下去。

    黑着脸道:“再叫老子上了你。”

    陈丽人:“滚,谁要你。”

    陆冉冉眉梢一挑,带笑的眼波扫过去,陈丽人又是一阵尖叫。

    陆冉冉和季泽阳上去唱歌的时候,黄炎坤全场在旁边录像。

    录像的不只是黄炎坤,还有其他人,不过他们反应过来的时候歌已经唱到尾声,只录下来一点点的片段。

    在场的所有人心中都有一种预感,这节春运会的高|潮,有了。

    校选还没结束,陆冉冉和季泽阳的名字就在学校贴吧和论坛开始屠版。标题全都是:

    【啊啊啊我要吹爆陆冉冉啊啊啊啊】

    【我宣布,我的女神正式从奥黛丽赫本换成了陆冉冉!】

    【校花选举什么时候开始,我投陆冉冉一票!】

    诸如此类。

    贴子里有校选上的照片,进来的同学全都是啊啊啊的舔颜。

    偶尔有几个黑子,很快就被掐死在人潮中。

    真正的大美女,永远不可能是清秀挂。

    真正直击人心的美,必定伴随着侵略和冲击。

    陆冉冉无疑就是这种美人。

    全校都再期待着春运会的那天,看到陆冉冉在舞台上真正的模样。

    毕竟每一个发帖的人都说,真人比照片和视频美多了。

    连陆正宇和彭岚也期待着春运会这天女儿能艳惊四座。

    他们已经联系好了,那天一定要到现场去给女儿打气。

    这样的气氛林静姝怎么可能感觉不到,她一遍又一遍的看贴吧和论坛的帖子,到处都在说陆冉冉漂亮,到处都在说季泽阳和陆冉冉般配。

    两人唱歌时目光对视的样子,在她的心里扎了一个又一个的洞。

    疼得要命。

    她觉得自己要疯了。

    她宁愿季泽阳和以前一样,高高在上,谁都无法接近,也不能接受他如今这样,似乎对陆冉冉格外不同。

    她无法接受。

    她要破坏这一切。

    她要让人知道,陆冉冉不过是个福利院长大的野鸡,永远不可能变成凤凰。

    季泽阳不可能和那种人般配。

    她已经不知道,自己讨厌陆冉冉是因为陆家人欺负季泽阳,还是因为季泽阳对陆冉冉格外不同。

    她只知道,如果陆冉冉从来没有出现就好了。

    她想让陆冉冉消失。

    很快到了春运会,动员晚会提前一天召开。

    整整一天,学校的工作人员都在布置会场。

    真正开始的时候,天色已经黑了。

    陆冉冉和季泽阳的节目在中断,两人还在外面陪着彭岚和陆正宇看了一会儿节目,快轮到他们的时候才被人叫到后台去化妆。

    造型师是学校统一请的,手艺很不错,是个gay里gay气的男人,给陆冉冉打粉底的时候,他问:“小妹妹,你平时用的什么护肤产品啊,皮肤这么好。”

    陆冉冉扳着指头道:“大宝sod蜜,郁美净,美加净……哦,对了,还有青蛙王子。”

    陆冉冉每说一个,造型师的脸色就扭曲一分,旁边已经收拾好的季泽阳忍不住微微勾起嘴角。

    等陆冉冉说完,造型师强笑道:“呵呵,那小妹妹你真是天生丽质,我用整套的lamer和lp都不行。”

    陆冉冉愣了一下,“你说那个lamer是不是l-a-m-e-r这么拼的?”

    造型师:“对啊,一套lamer好贵的。”

    好……好贵?

    陆冉冉咽了口口水,小心翼翼的问:“多贵?”

    造型师:“一瓶三十毫升的面霜就要将近两千块。”

    陆冉冉眼前一黑,仍然强自镇定,“lamer没有500ml的大瓶吧?”

    造型师:“有啊,好像卖一万多吧。”

    一万多!!!

    陆冉冉差点跳起来。

    她竟然把这么贵的面霜当身体乳用了!!!

    她的心都在滴血。

    季泽阳背过身,轻轻咳了一下。

    其他人不知道陆冉冉的眼神代表什么,他却明白。

    这丫头不知道干了什么好事,这副心疼的样子,今天晚上估计要睡不着了。

    就在陆冉冉正心如刀绞的时候,突然有人冲进来,陆冉冉认识,是看管服装道具的一个女生。

    她一脸煞白,眼眶却是红的,急道:“怎么办啊,冉姐,你的翅膀坏了。”

    陆冉冉蹭的站起来,“你说什么?”

    那个翅膀后来她问了彭岚,价格吓得她差点少吃一碗饭。

    和翅膀比,lamer都只能算是毛毛雨。

    季泽阳也连忙过去,道:“你别急,到底怎么了?慢慢说。”

    女生:“我也不知道怎么回事,我就出去一趟,回来就发现你的翅膀上的羽毛被人拔光了。”

    这时候晚会的负责老师也得到了消息,赶了过来,一群人过去一看,集体倒抽口凉气。

    雪白华丽的翅膀扔在地上,羽毛落了一地,已经露出里面的骨架,眼看不能用了。

    挂在旁边的长裙也被人用剪刀剪了好几个大窟窿。

    女生一边哭一边急得跺脚,“怎么办啊?演出马上就要开始了。”

    老师也没遇见过这种情况,迟疑道:“要不然……节目往后挪一挪?”

    陆冉冉从进来就盯着翅膀看,一语不发,直到这时才突然抬头,“挪后有用吗?翅膀又不会长出来。”

    老师脸色一阵青红交错。

    她负责的晚会出现这样的情况,真是太打脸了。

    陆冉冉转身拿下衣服,“不挪,换节目。”

    老师懵了一下,问:“换节目?换什么?”

    “最炫民族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