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前台,偌大的会场里坐满了人。

    前排是校领导和部分贵宾,陆正宇和彭岚就在这里,作为家长代表出席,后面才是乌压压的同学。

    趁着上一个节目进入尾声,旁边的陈太太问彭岚:“陆太太,下一个就是你们家冉冉的节目了吧?”

    彭岚笑得谦虚又骄傲,“是啊。”

    陈太太撇撇嘴,她家和陆家是竞争对手,平时两家的龃龉并不少。

    她捂着嘴笑,“我听说这还是乐水一中的舞台上第一次出现这种节目呢……对了,你们冉冉有男朋友没有?”

    彭岚不喜欢她,不过说起自己的女儿,还是忍不住倾诉欲望:“没呢,她还小,先不让她谈恋爱。”

    陈太太:“就是,女孩子不像男孩子,容易被欺负……”

    她生的就是男孩。

    被欺负?

    彭岚脸色一阵微妙,含糊着糊弄过去。

    等台上表演的同学退场,主持人上台,对着话筒道:“接下来有请高二一班的陆冉冉季泽阳同学为我们带来……”

    话未说完,下面就是一阵骚动。

    终于来了!

    彭岚夫妻和陈太太也连忙坐正。

    正在这时突然有人上台对着主持人耳语几句,主持人面露诧异,然后继续:“……请欣赏陆冉冉和季泽阳同学为大家带来的歌曲合唱——《最炫民族风》。”

    噗!

    整个会场都骚动了。

    什么鬼?!

    说好的翅膀呢?怎么变卦了?

    变的还是《最炫民族风 》!

    坐在前面的校领导脸上也是一阵抽搐,最炫民族风?这像什么话?!

    负责老师紧忙过来解释,把事情说了一遍。

    校领导这才诧异的扬眉,还有这事儿?

    陈太太噗嗤笑出声:“果然是你们家冉冉能拿出手的节目。”

    福利院长大的,确实也就这种水平了。

    彭岚此刻却没心思和她斗嘴,她有些慌了,拉住老公的手:“冉冉不会出什么事儿了吧?”

    陆正宇也慌,不过他是男人,强自镇定道:“都能上台表演,能出什么事,估计是临时换节目。”

    彭岚这才安心一些,手仍紧紧抓着老公,紧张的盯着舞台。

    前奏响起,灯光打上,陆冉冉和季泽阳出样的那一瞬间,所有人眼前一亮。

    好一对儿英俊漂亮的美少年!

    陆冉冉摘了假发,抢了一个街舞男孩的演出服,和季泽阳走在一起,简直像是两个风格迥异的美少年。

    光芒万丈,简直像是天生就该站在聚光灯下。

    等陆冉冉一开口,竟然出乎预料的好听。

    尤其是季泽阳还十分配合,把一首欢脱的口水歌,唱得跟情歌似的。

    熟悉的旋律太多洗脑,就算再不情愿不少人也忍不住一起哼了起来。

    唱到半段,季泽阳突然道:“大家和我们一起唱,好吗?”

    女生们沸腾了,尖叫声四起。

    男神的要求怎么能不满足?

    就算丢脸也要给男神面子!

    一开始只是女生在唱,到了后来男生也开始了。

    家长区,彭岚率先拉着老公站起来,扯着嗓子吼:“苍茫的天涯是我的爱。”

    口水歌就这点好,不管学没学过,谁都会唱。

    乐水一中的校园里,到处都回荡着大合唱的声音。

    连严肃的校长都没忍住站起来扭了扭。

    一曲完毕,季泽阳拉着陆冉冉鞠躬退场,掌声尖叫声口哨声连成一片。

    这场别开声面的合唱,足以载入乐水一中的史册。

    陆冉冉刚退场,把话筒一扔,拉住看道具的女生问:“谁叫你出去的?”

    女生被她的脸色吓了一跳,战战兢兢道:“何莹萱。”

    陆冉冉:“人在哪儿?”

    女生:“应该在钢琴房。”

    陆冉冉转身就走,旁边的人被她吓了一跳,竟然没有一个人敢拦。

    季泽阳赶紧跟上去,拉住她,“冉冉,你冷静一点。”

    陆冉冉回头,眼神又冷又狠,道:“你别管,谁敢欺负我,我一定加倍还回去。”

    用力把人推开,她快步朝钢琴房走去。

    季泽阳愣了一下,她刚才的眼神,像被伤到的小兽,又凶狠又脆弱。

    是了,她从小在那样的环境中长大,若是软弱一点,此刻已经不知是何等模样。

    不过几秒钟,他就想通了,快步跟上去。

    钢琴房里,林静姝一下一下按着琴键,听何莹萱讲话,旁边还有几个女生,都是乐团的。

    何莹萱有些担忧,“我们会不会被学校处分啊?”

    林静姝:“你怕什么?”

    其他人也道:“对啊,你什么都没做,只不过有事招人帮忙而已。”

    林静姝:“别人问你你就说不知道,谁能把你怎么样……”

    话音未落,哐当一声巨响,门被人一脚踹开。

    女生们吓了一跳,见是陆冉冉,站起来堵住路,“你来干什么?钢琴房不许外人进。”

    陆冉冉没理,冷冷的目光刀子一样刮过几个女生,问:“谁是何莹萱?”

    一个女生尖声道:“你算个什么东西,敢来……啊!”

    她尖叫一声,捂着脸不可思议的看着陆冉冉。

    她从来没见过一言不合就打人的。

    陆冉冉:“我再问一句,谁是何莹萱?”

    大家全都被她吓住了,不由自主的去看后面的女生。

    何莹萱后退一步,“我……”

    陆冉冉:“谁让你做的?”

    何莹萱:“你说什么,我不知道……”

    陆冉冉见她不肯说,上去按住女生的脖子按到桌上,拿起一个汽水瓶,哗啦一声在桌角砸碎,碎片抵住她的脸,“说不说。“

    何莹萱哇得一声哭出来:“我说,我说,是林静姝……林静姝让我做的。”

    林静姝脸色苍白,被陆冉冉眼神一扫,下意识后退一步,见陆冉冉的目光落到自己的钢琴上,她突然啊了一声,扑到钢琴上,看着她颤声道:“你……你要干什么?不许碰我的琴……”

    陆冉冉冷笑一声,上前……

    林静姝一声尖叫。

    同时,响起:“陆冉冉,住手!”

    陆冉冉回头,负责老师带着一群学生急匆匆的赶了过来,黄炎坤也在。

    老师喘着气道:“再有二十分钟就是林静姝的表演了,不管你们私底下有什么矛盾,现在都先放下,等表演完之后再说。”

    陆冉冉扬眉:“她毁了我的翅膀,还让她上台?”

    老师硬着头皮道:“节目已经安排好了,不能再出问题,而且你的表演也很不错,下次晚会老师再让你唱《隐性的翅膀》怎么样?”

    说着,对身后几个男生道:“快去搬钢琴。”

    “冉冉。”

    季泽阳赶到,站到她身边。

    陆冉冉看了林静姝一眼,转身出了琴房。

    黄炎坤听说了后台发生的事情,找了个借口跟过来,见两人一走,连忙跟上去。

    季泽阳拉住她:“你想做什么?”

    陆冉冉:“二十分钟,我要唢呐。”

    季泽阳:“你在这儿等着,我想办法。十五分钟,一定把唢呐送到你手上。”

    陆冉冉看他一眼。

    学校最近的乐器店在两公里开外,一来一回至少半个小时。

    季泽阳:“信我。”

    陆冉冉:“……好。”

    季泽阳转身就走,边走还不放心的又叮嘱了一句:“就在这儿等着,不许乱跑。”

    陆冉冉:“好。”

    黄炎坤远远的听见,连忙跑过去赶上季泽阳,拉住他道:“你疯了,你知道陆冉冉刚才都干了什么吗?我们就不能等晚会结束让学校处理吗?她要杀人你不拦着还要给她递刀子?!”

    “是,她要杀人,我就给她递刀子。”

    季泽阳挥开他的手,朝学校门口拔足狂奔,同时拿出手机:“张老板吗,一万块,十分钟内把唢呐送到乐水一中门口。”

    黄炎坤看着好友的背影,喃喃道:“真是疯了。”

    陆冉冉没走,她站在楼下,冷冷的看着一群人簇拥着林静姝和钢琴朝会场走去。

    等人走远了,她才缓缓蹲下,抱着膝盖发呆。

    季泽阳赶回来的时候,看到她,脚步一顿,慢了下来。

    他轻轻走到她面前,把崭新的唢呐拿出来,递到她面前,“十五分钟。”

    他没有迟到。

    陆冉冉没动。

    季泽阳连忙蹲下,“怎么了?”

    陆冉冉:“腿麻了,站不起来。”

    他失笑,伸手把人拉起来,想了想还是安慰道:“翅膀毁了就毁了,没什么,和翅膀比,你妈妈还是更担心你。”

    陆冉冉拿着唢呐试吹了两个,闻言诧异的看他一眼:“你说什么呢?你知道那个鸡翅膀多贵吗?我转手就能卖几十万!”

    现在全都被林静姝毁了。

    季泽阳:“……”

    陆冉冉:“你知道播音室在哪儿吗?”

    季泽阳看了一眼她手里的唢呐,“知道,我带你去。”

    会场上,主持人宣布:“接下来请欣赏,由高二一班林静姝同学带来的钢琴独奏——月光奏鸣曲”。

    舞台暗下去,灯光重新打上的时候,上面出现一架钢琴,林静姝坐在钢琴前,闭眼,深呼吸,抬手,眼前几乎又看到了月光下拉小提琴的少年。

    第一个音符响起的瞬间,一道极具穿透力的乐声从四面八方传来。

    就像高雅的西洋歌剧会上,突然放起了二人转。

    直击灵魂!

    场上立刻一阵骚乱。

    林静姝猛地睁开眼。

    明白过来,抬手狠狠敲击琴键。

    她的表演绝对不能被影响。

    但是唢呐乐器界流氓的称呼不是白叫的,唢呐一出,能压制整个乐团的声音,更何况只是一架钢琴。

    钢琴的声音被秒成渣渣,不管林静姝多么用力,场上都只有唢呐能穿透一切的声音。

    渐渐的,大家竟然还听出来吹的是好汉歌。

    这不是钢琴独奏!

    这是唢呐独奏啊!

    观众席上,陈丽人突然反应过来,大声道:“是冉姐!”

    她一说,班里的同学也都反应过来,会吹唢呐,吹的还是好汉歌,可不就是陆冉冉吗!

    黄炎坤:“娘诶,冉姐也太牛了。”

    一搞就是轰动全校的大事儿。

    他回到班里已经把后台发生的事情都说了一遍,班里的同学都觉得林静姝这事儿干得挺不地道。

    当陈丽人站起来说“咱们一起来唱好汉歌”的时候,竟然没有一个人反对。

    于是,在集体唱过《最炫民族风》之后,会场上又响起“路见不平一声吼啊”的歌声。

    林静姝手上的动作越来越乱,终于,她再也忍不住趴在钢琴上哭了出来。

    校长坐在下面,脸色扭曲,对负责老师道:“谁在捣乱,给我带过来。”

    陆冉冉站在播音室里吹得开心,季泽阳突然道:“有人来了。”

    音符戛然而止,两人对视一眼,连忙往外跑。

    就算全世界都知道是她们干的都没关系,只要不被抓到现行。

    两人关上门,连忙下楼,迎面撞见上来的一群保安,趁没发现,赶紧掉头往回跑。

    路过卫生间,陆冉冉心中一动,拉着季泽阳进了女厕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