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楼下,保安和吴老师惊恐的看着黑暗中,大片的鸟类飞了过来。

    这是怎么了?要地震了吗?

    然而下一秒,这些鸟竟然全都扑簌簌的落到几人身上,展开翅膀,一边啄着头顶的头发,一边翘着尾巴,用泄殖腔一下一下的往下蹭。

    教生物的吴老师:“……!”

    卧槽卧槽卧槽!

    这是雄鸟向雌鸟请求交|配时的动作啊卧槽!

    她崩溃的挥舞着的双手,想把落在自己身上的乱七八糟的鸟类赶走,但是鸟太多了,赶走一只飞过来三只,她向保安求救,可没人理。

    回头一看,两个大男人竟然红着脸,像是没感觉到疯狂扑过来的鸟一样,一点点的靠近彼此……

    她看到了什么?!

    难道这两个保安其实是一对儿?!

    天啦噜!

    她竟然见识到了活生生的同性恋!

    两个保安紧紧盯着对方,喘着气一点点接近彼此。

    啊,他们从来没有感觉到,对方竟然这么迷人。

    看那乱糟糟的胡子,多么有男人味;

    看那油腻毛孔粗大长满痘痘的皮肤,散发着强烈的雄性荷尔蒙;

    还有那肥硕的肚子,如此的迷人又性感,跑动的时候,还会上上下下的晃来晃去……

    他们甚至觉得自己终于找到了想要上一辈子的男人!

    就在两个人即将亲上去的瞬间,吴老师爆发出一声惊恐的尖叫,终于唤醒了两人的理智。

    卧槽!卧槽!卧槽!

    刚才发生了什么?!

    他竟然想要亲这个死胖子(满脸痘印的猥琐男)!

    两人连忙分开,顺着吴老师的视线一看,头皮瞬间炸了。

    一大片密密麻麻的虫子朝他们冲了过来,地上爬的,天上飞的,到处都是。

    吴老师是女人,女人就没有不怕蜈蚣蟑螂这种东西的。

    她再也忍不住,什么晚会陆冉冉教导主任校长,在成群结队的虫子面前算个屁啊!

    她拔足朝自己的公寓狂奔而去。

    一口气跑回屋子里,把门锁上,回头看到自己养在公寓里的狗狗,是一只刚成年的泰迪公犬,还没来得及做绝育手术,正站在不远处看着自己。

    她松了口气,一屁股坐到沙发上,把狗狗抱到怀里,亲了一下,道:“昊昊,想妈妈了吗?”

    泰迪汪汪叫了几声,两腿岔开,在她身上蹭来蹭去,做抬胯动作。

    吴老师心里一咯噔,觉得不对劲儿,把儿子揪起来一看,两条狗腿之间,挨着蛋蛋的地方,一根红色的东西正和她打着招呼。

    接着,一股白色的液体喷出来,直接喷到她身上。

    吴老师:“……”

    我操他祖宗十八代!

    明天老娘就带这畜生去做绝育!

    ——

    播音室外的卫生间里,季泽阳关门的动作顿住,乌黑的瞳孔紧紧盯着愣住的少女。

    陆冉冉被他看得莫名有些腿软,连忙把手里的空瓶子扔进垃圾桶里,道:“你好了吗?好了我们赶紧……”

    说话声越来越沉,最后消失在唇间。

    他像是没听见一眼,松开门把手,脚步缓慢却坚定的朝她走了过来。

    从头到尾看着她,视线一瞬不瞬。

    陆冉冉后退,他走近,她再后退,他再走近……

    直到她退无可退,后背抵在冰冷的墙壁上。

    季泽阳抬手撑着两边墙壁,把人困在两臂之间。

    漆黑的瞳孔里有幽暗的火焰在燃烧,火舌伸出来,一点一点的舔舐着她的肌肤。

    陆冉冉觉得他在用眼神剥自己的衣服。

    “我日!”

    陆冉冉在心里狂吐槽,“这个香水效果也太好了点吧,和欲|火焚身完全不是一个档次的啊,季泽阳都控制不住这样了。”

    当初欲|火焚身三十分钟的时候,这人明明冷静得完全看不出任何反应。

    001有些心虚,按理说香水的效果和“欲|火焚身”是持平的。

    不过以前也没人用过,说不定说明书错了呢。

    这一点都不重要,重要的是:“快躺平!陆冉冉快鸭!厕所play!男主能不能生出来,就靠现在了。”

    陆冉冉:“……”

    生你妹啊生,她还在上高二!

    少年,或者说是男人,盯着怀里的少女,胸膛缓慢,但幅度极大的欺负。

    滚烫的呼吸扑到她脸上,然后随着主人缓缓下移,最后落到她脖子上,停住不动。

    陆冉冉身上起了一层鸡皮疙瘩。

    她没有低头看他现在的模样,根本不用看就想象得出来该是何等场景。

    冷静得近乎冷漠的少年身上,第一次散发出如此强烈的压迫力,那是雄性潜伏在雄性生物血脉基因中万亿年来始终不变的侵略因子。

    就在她以为他会亲下来的时候,他硬生生顿住,匆忙说了一句“抱歉”,竟然毫无预兆的转身离开,大步走进里间,用力甩上了房门,紧接着是落锁的声音。

    陆冉冉赶紧跑到水龙头下面去洗手。

    001扯着嗓子尖叫:“啊啊啊啊啊啊啊陆冉冉你这个笨蛋!为什么不推倒他!为什么!!!”

    陆冉冉冷笑。

    刚才如果季泽阳真的亲下来,她一点都不介意给他一个终生难忘的教训。

    用洗手液仔仔细细搓洗了五六遍,确保闻不到没有任何味道,陆冉冉才停了下来。

    她侧耳倾听,卫生间里安静极了,听不到任何声音,也不知道他是不是在里面自撸。

    又过了许久,里面响起哗啦啦的冲水声。

    门被重新打开。

    季泽阳看了陆冉冉一眼,眼神复杂。

    他动了动唇,什么都没说,打开水龙头去洗手,还用了洗手液。

    陆冉冉:“……”

    真的很难不让人多想啊。

    陆冉冉告诉他,楼下已经没有保安了,季泽阳看她一眼,点点头唔了一声,仍然什么都没问。

    俩人下楼,正好晚会结束了。

    一中校园太大,播音室和会场正好又在两个对角的位置,那边的鸟群和虫子并没有影响到接下来的晚会。

    季泽阳给陆正宇和彭岚打电话,说在校门口等他们,一起回家。

    两人站在大门口,中间隔着老远,活像两个互不认识的人。

    同学们从两人身边经过,见季泽阳冷着脸,陆冉冉也不很热情的模样,也没人敢上去打招呼。

    彭岚和陆正宇两人和其他家长边聊边走,能上得起乐水一中的都是有钱人,有钱人不少都是人精,今天晚会上的怪事儿,一猜就能猜出来大概。

    有人隐晦的夸道:“老陆,你家的小孩儿不得了啊,是个干大事儿的。”

    陆正宇哭笑不得,他还没见着女儿,问清楚到底怎么回事呢。

    正说着,彭岚惊喜的声音传来,“老公,冉冉。”

    说着松开挽着陆正宇的手朝女儿快步走过去。

    陆冉冉听见声音,抬头。

    彭岚:“你们俩跑哪儿去了,急死妈妈了。”

    陆冉冉:“晚会没意思,跑着玩儿了。”

    彭岚看到女儿脱了上衣,抱在胸前,衣服里明显裹的有东西。

    她于是没再问。

    陆正宇和一群带着孩子的家长过来,大家夸了陆冉冉几句,各自带着自家的孩子离开。

    陆冉冉也和父母一起上了车。

    季泽阳自己坐在前面副驾驶的位置上,陆家一家三口坐在后面。

    到了车里,陆冉冉把衣服一扔,拿出里面的东西美滋滋的看着,是一柄崭新的唢呐。

    彭岚:“……”

    果然是女儿在捣乱。

    陆正宇问:“这是怎么了?不是说好了要唱《隐形的翅膀》的吗?泽阳,怎么回事?”

    季泽阳:“林静姝,就是弹钢琴那个女生,把冉冉的翅膀弄坏了。”

    陆正宇和彭岚一听,全都气得不行,这女生心眼儿怎么这么坏?!

    夫妻两个道:“不行,明天就得联系学校,让她向你道歉!”

    陆冉冉恨恨加了一句:“还得让她赔钱!”

    季泽阳:“……让她道歉赔偿是一定的,不过你打了人,这件事也不好办。”

    其实陆冉冉最大的罪名应该是恶意扰乱晚会秩序,不过这个没有证据,可以抵赖。

    打了人?!

    彭岚和陆正宇对视一眼:“……”

    女儿果然变成校霸了。

    季泽阳:“可能要请家长……”

    陆正宇和彭岚异口同声:“请家长?!”

    陆冉冉难得的良心发现,看着激动的彭岚和陆正宇,他们不会觉得自己丢脸了吧?

    彭岚呜得一声差点哭出来,扑到陆正宇怀里,“老公,我们终于也有被请家长的一天了,呜呜呜,好感动……”

    天知道女儿没回来的时候,她看到小姐妹因为孩子不听话被老师请家长有多羡慕。

    陆正宇回抱自己的老婆,也莫名感动:“对,我们等了十七年,终于等到这么一天了。”

    夫妻两个陷入诡异的自我感动。

    陆冉冉:“……”

    她怎么觉得自己亲爸妈有点沙雕?

    不过转念一想,两人都能把自己的孩子弄丢,沙雕一点也不奇怪。

    季泽阳:“……”

    他深吸口气,接道:“……可能还要通报批评,念检讨。”

    陆冉冉耸耸肩,一点都不care,“只要林静姝赔我钱就行。”

    念检讨什么的,小意思。

    以前在三中,老师看她的检讨都看麻木了。

    有一次她被罚升旗的时候站在升旗台上念检讨,结果念的时候下面的同学都笑成傻逼,虽然她不明白有什么好笑的,她明明很认真的在念检讨。

    最后念到一半被教导主任轰了下去。

    再后来……唔,再后来老师好像就没再让她念过检讨了。

    这真是一件悲伤的往事。

    季泽阳:“……”

    他坐在前面,透过后视镜看后面一家三口。

    这家人都是什么奇行种?!

    他突然觉得自己真心不容易,在陆家十七年,非但没有长歪,还变成如今德智体美劳全面发展的五好少年,真是太难为自己了。

    季泽阳猜得一点没错,第二天陆冉冉果然被请了家长,还要写检讨。

    早上两人进班的时候,班里的同学一起起哄,哦哦乱叫“冉姐威武”。

    有黄炎坤这个大嘴巴,大家都知道唢呐是谁吹的。

    简直佩服了冉姐了,怎么这么牛!

    班里的同学都是从小接受贵族教育出来的,哪怕心里妈卖批,脸上也能笑嘻嘻,要顾全大局,要维护形象,要这要那,很少彻底撕破脸。

    像陆冉冉这种一言不合就正面直接杠到底的情况,想都不敢想。

    在这群被精英教育压制了叛逆本性的少年少女眼中,陆冉冉简直帅爆了!

    陆冉冉站在讲台上抱拳:“客气客气,长时间不吹,生疏了,让大家见笑了。”

    “哦哦哦哦哦!”

    下面又是一阵尖叫和大笑。

    陈丽人捧着脸喊:“冉姐,我要嫁给你……啊,严一鸣,你他妈是不是有病?!”

    严一鸣冷笑:“死了这条心吧,你这辈子没指望了。”

    季泽阳:“……”

    他默默的撇开脸,从陆冉冉身后绕过,走到自己位置上。

    笨蛋,他在心里骂道,当着这么多人面承认自己吹的唢呐,昨天还躲什么?

    果然,下一秒,就传来班主任的质问:“陆冉冉,你承认唢呐是你吹的了?!”

    教室里一静。

    陆冉冉回头,班主任王老师站在教室门口,身后跟着脸色苍白,红着眼睛的林静姝。

    季泽阳站起来,刚想揽到自己身上,就见陆冉冉眨了眨眼,“老师,吹牛逼你也信啊。”

    班主任:“……”

    季泽阳:“……”

    全班同学:“……”

    诡异的静默后,又是噗嗤噗嗤的喷笑。

    能屈能伸,冉姐牛。

    001在她脑海中狂笑:“哈哈哈哈陆冉冉你真是太无赖了哈哈哈啊哈老师要被你气死了。”

    班主任深吸口气,“好,唢呐的事儿先不提,打人的事情你怎么解释?”

    陆冉冉嘴角一勾,竖起了身上的尖刺:“打了就打了,谁叫她欠呢。”

    班主任:“通知你家长来一趟,还有,写份一千字的检讨,今天中午之前交上来。”

    这孩子或许本性不坏,但是未免太随心所欲了,现在不好好管教,以后就晚了。

    【叮咚!随机任务激活中……请在全校所有师生面前宣布你对季泽阳的所属权,让那些觊觎季泽阳的小婊砸都玩蛋去吧!】

    班主任本来做好了陆冉冉据理力争,甚至讨价还价的准备,毕竟这件事情,一开始确实错不在她。

    没想到陆冉冉竟然道:“只写检讨够吗?需不需要在全校师生面前念一念?”

    班主任脑中神经一抽,“怎么,你还想念念?”

    陆冉冉点头:“是有点想念。”

    样子十分跃跃欲试。

    “那你就趁着春运会,去台上念吧。”

    陆冉冉咧开嘴笑起来,“谢谢老师!”

    班主任一口气差点没喘上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