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楼上书房, 两人落座, 陆正宇抽了支烟, 抬手问季泽阳:”要吗?”

    季泽阳摆摆手,示意不用。

    他抽烟, 但只有非常偶尔的时候, 一包烟能放到受潮都抽不完。

    陆正宇吐了口气, 道:”泽阳, 这些年我们家没亏待你吧?”

    季泽阳已经隐隐明白陆正宇想说什么, 他点头:”没有。”

    虽然以前冉冉没回来的时候, 陆正宇和彭岚对他没个好脸, 但是平心而论,两人从未亏待过他。

    他很感激陆家收留。

    陆正宇:”没亏待就好, 冉冉好不容易回来, 我和你嫂子只想她以后开开心心,顺顺利利,不用为任何事情发愁,她现在还小,等以后她会和合适的男人结婚, 你……明白我的意思吗?”

    季泽阳:”我明白。”

    陆正宇:”明白就好。你的看法呢?”

    或许是季泽阳平时太稳, 陆正宇很难把他当十几岁的半大孩子看,下意识把他当成可以交流的同龄人。

    季泽阳抬眸, 直视陆正宇, 眼中迸射出耀眼的光彩。

    陆正宇从没在他眼中看到过这样的光彩,势在必得的光彩。

    他道:”我喜欢她, 我会娶她。”

    砰!

    陆正宇一掌拍到办公桌上,蹭得站起来,怒道:”你凭什么娶她?!我女儿要过最好的生活!”

    季泽阳:”我会给你证明。”

    陆正宇:”你拿什么证明?你连身上的衣服都是陆家的。”

    季泽阳:”我会离开陆家,不会借用陆家的任何资源,我会证明给你看,我可以给她你想要的未来。”

    陆正宇:”好,只要你有能力,冉冉也喜欢你,我不反对。”

    季泽阳点了一下头,转身离开。

    临出门的时候,陆正宇又补了一句:”大学毕业之前不许她谈恋爱!”

    季泽阳:”……知道了。”

    他关上门离开。

    人一走,陆正宇恨恨踢了一下桌子腿,疼得自己抱着脚抽气。

    臭小子,他的宝贝女儿刚找回来就敢打主意,嘶,疼死了,脚趾甲不会劈了吧……

    混帐东西。

    晚上,陆正宇脱了衣服洗脚上床。

    彭岚:”你脚趾甲怎么青了?”

    陆正宇没好气哼哼道:”踢到了臭石头。”

    彭岚白了他一眼。

    两人躺到床上,翻来覆去半天,彭岚恼了,坐起来怒道:”姓陆的,你这夜不能寐什么呢?想小情人儿?”

    陆正宇瞪她一眼,心疼道:”我想起再过些年冉冉要结婚嫁出去,这心就揪得睡不着觉。”

    他女儿才回来几天啊,就有混蛋臭小子打主意了,两人真要成了,过不了几年又要离开家。

    想想他心都要炸了。

    彭岚翻了个白眼,躺床上一躺,离他远远的。

    陆正宇推她:”诶你怎么当妈的,就一点不发愁?”

    彭岚:”我发愁什么?为什么一定要嫁出去,招个上门女婿不行吗?”

    陆正宇眼睛一亮,蹭得坐起来,”诶,这个主意好啊。”

    连忙开始盘算起公司都有什么人品过关的青年才俊。

    季泽阳不行,一来身世不明,万一有什么乱七八糟的家庭背景,未来后患无穷,还有,这孩子心思太深,真要有个什么,冉冉会被他吃的骨头都不剩。

    彭岚烦死他了,蒙头睡自己的,让这个神经病自己折腾去。

    ——

    很快到了周末,可惜陆冉冉十分倒霉,她大姨妈来了!

    而且不知道什么原因,这一次格外的疼,疼得都让她主动问001上次的痛经宝还在吗。

    001一本正经道:”因为你拒不接受,所以系统又收回去了。”

    陆冉冉:”……”

    日!

    001:”如果需要的话,请尽快完成地铁激情任务哟。”

    陆冉冉:”……滚。”

    她就知道这个智障系统靠不住。

    这次不仅疼,量也比以前大,她一天要跑无数次厕所。

    这次她和陈丽人一起从厕所出来,好几个女生都在偷偷看她,眼神还很奇怪。

    陆冉冉懒得管,陈丽人抓住一个女生怒气冲冲道:”看什么呢?没见过来大姨妈啊?”

    女生强笑了一下,”原来是来大姨妈啊。”

    陈丽人:”你说话怎么怪怪的。什么叫‘原来是’?不是大姨妈难道还能来大姨夫?”

    女生尴尬的笑了一下,赶紧走了。

    陈丽人:”莫名其妙。”

    回到教室,又有几个女生在窃窃私语:

    ”……不会吧,我觉得不像。”

    ”……但是别人都这么说……”

    ”……谁说的?”

    ”三班的xxx……”

    ”听说有人看到过。”

    ”反正我是不信。”

    ”我觉得有点可能啊,电视上那么多新闻……”

    看到陆冉冉,也都故作无事发生一样坐了回去。

    连黄炎坤都觉得气氛有点奇怪,下课的时候凑过来小声问:”冉姐,你又干了什么大事儿?”

    陆冉冉超级无辜的:”我什么都没干啊?”

    黄炎坤一脸懵:”那她们都在议论你什么?”

    陆冉冉比他还懵:”议论我?难道我又变漂亮了?”

    黄炎坤:”噗——!应该是。”

    他忍着笑坐了回去。

    季泽阳坐在旁边,蹙眉。

    他突然站起来,出了教室。

    男生之间比女生之间更没有秘密,尤其喜欢分享一些带颜色的话题,例如和女朋友在床上的那点事儿。

    他有种不太好的预感。

    已经快上课了,厕所没什么人。

    他挑了一个没人的卫生间进去,关上门,没一会儿有两个男生进来,接着响起哗啦啦的水声。

    其中一个道:”哎,你听说了吗,一班陆冉冉的事儿。”

    另一个道:”没啊,怎么了?”

    ”听说这个女生玩得很疯,和小混混上床,堕胎,特别easy……”

    ”不会吧?听谁说的,我看着不像啊。”

    ”切,陆冉冉又不是在陆家长大的,她们那些女生不都这样,装得一个比一个圣洁,其实给钱就能上……”

    杜凯文正说得开心,背后突然哐当一声巨响,吓得他浑身一抖,尿憋了回去,赶紧回头看,还没看到人是谁,一个拳头挥过来,脸上一阵剧痛。

    杜凯文惨叫一声,见是季泽阳,捂着脸骂道:”卧槽,季泽阳你发什么神经?”

    季泽阳上去又是一脚,把人按到尿盆上,水哗啦啦冲下来。

    他一语不发,只管动手。

    杜凯文本来准备还手,结果一松手裤子就掉了,连忙又去提裤子,手忙脚乱,被季泽阳按着打。

    卫生间里瞬间乱成一团。

    外面的人听见动静,跑过来一看

    ——卧槽,打人的竟然是季泽阳!!!

    连和人大过声都没有的季泽阳!!!

    五好青年季泽阳!!!

    他竟然把同学按在厕所尿盆里揍!!!

    对方到底干了什么天怒人怨的事情???

    所以说人是很奇怪的动物,如果今天打人的换成另外一个,场面绝对不会是一边倒的情况。

    谁让季泽阳平时形象太好,大家都觉得一定是被打的那个太过分,季泽阳忍无可忍才动的手。

    陆冉冉也听见闹腾的声音,跑出来看热闹。

    一看竟然是季泽阳在按着别人打,她第一次和大家的心理同步

    ——卧槽,这个衰货干了什么,把季泽阳气成这样?!

    这节正好是李铁头的课,教导主任本来准备来上课,结果撞见有人打架,这还得了,一声怒吼:”上课铃都响了,里面的人不去上课,都在干什么?!”

    围观的人立刻作鸟兽散,露出事件中心的几个人。

    李铁头一看,怒道:”季泽阳,还不住手?!”

    他这才深吸口气,把被打得嗷嗷叫的男生推开。

    杜凯文一屁股坐在尿盆里,手努力提着裤子不让掉,满身狼狈,看着季泽阳的眼都快滴出血来了。

    和他一起来上厕所的那个男生叫王奕,目瞪口呆的看着,说不出话来。m.

    他从小到大第一次这么近距离的目睹打架……不对,单方面的殴打。

    好几次他都觉得对方的拳头要挥到自己脸上。

    李铁头这时看见了陆冉冉,脸一黑,”陆冉冉,怎么又是你?!”

    他脸上的表情那叫一个痛心疾首。

    老师心里的宝贝疙瘩,完美少年季泽阳怎么一碰上这个女生就崩人设?!

    陆冉冉耸耸肩,她在这儿怪她咯?

    李铁头不再理他,问季泽阳:”怎么回事,为什么打架?”

    杜凯文捂着脸指着季泽阳道:”我在撒尿,他上来就给我一拳。”

    李铁头问季泽阳:”是他说的这样吗?”

    季泽阳抿紧唇:”是。”

    那些脏话,他不想复述一遍,让更多的人听见,更不想让陆冉冉听见。

    ”不是!”

    截然相反的答案一同响起。

    李铁头去看陆冉冉:”你说,怎么回事。”

    显然,他不信季泽阳无缘无故会打人。

    陆冉冉指着杜凯文道:”他要非礼我,季泽阳才打他的。”

    脸色诚恳,一脸正直!

    杜凯文睁大眼:”卧槽!我什么时候……我有病啊我非礼你?!”

    陆冉冉:”你有没有病自己不知道还问我?!”

    她看着李铁头,眼神诚恳:”他有,神经病,要不然季泽阳为啥打他?不信你问他!”

    手指指向傻站在原地的第三方代表。

    王奕:”……???”

    他???

    陆冉冉看过来,眼带威胁,□□裸的写着”敢说不是你就死定了”几个字。

    m.

    王奕动了几下唇角,迟疑着道:”他……他对陆冉冉……不尊重。”

    他艰难的找了个中间词。

    用那些话说一个女生,真的很不尊重,尤其是还没有证据。

    他觉得陆冉冉不是那样的人。

    李铁头烦死这群不省心的货了,不耐烦的挥手,”滚滚滚,都给我滚。”

    杜凯文提着裤子站起来,看了季泽阳一眼,你给我等着。

    然后气哼哼的走了。

    李铁头又看向季泽阳,”你,收拾收拾,给我回来上课。”

    说完,怒气冲冲的夹着课本出了厕所。

    季泽阳去洗手。

    陆冉冉看到他手指关节上青了一片,还破皮了。

    她问:”你打人家干什么啊?”

    季泽阳仔细的洗着手,语气很淡:”看他不顺眼。”

    陆冉冉轻轻锤了他肩膀一下,”够爷们儿!我喜欢!”

    季泽阳抬眸看她一眼,甩掉手上的水,准备进班。

    陆冉冉突然拉住他,兴致勃勃道:”季泽阳,我们逃课吧?”

    李铁头在教室里讲了半天,心想这俩不省心的怎么还没回来?

    无意间视线往教室外一瞟,正好看见两道人影跑出教学楼,朝学校门口跑去。

    李铁头赶紧冲出教室,站在门口怒吼:”陆冉冉,你干什么去?!”

    陆冉冉回头,开心的朝他挥手。

    ”老师,我和季泽阳请个假,等忙完了再回来。”

    李铁头气得眼前一黑,”等你回来你就死定了!”

    m.

    插入书签

    作者有话要说:

    明天两章的红包一起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