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上课时间, 学校大门上锁, 禁止出入。

    陆冉冉和季泽阳从院墙上翻了出去。

    季泽阳:”去福利院可以坐地铁直达。”

    陆冉冉:”先不去福利院。”

    十分钟后, 两人到了附近最大的超市,疯狂的扫货。

    陆冉冉买的都是便宜实用的必需品, 米面, 肉类, 衣服鞋子, 还有铅笔文具之类的。

    最后小推车都装不下, 超市的工作人员都得过来帮忙, 推了一串小推车。

    买完东西, 超市可以负责送货,装车的时候, 陆冉冉突然脸色一变, 把季泽阳扯到一旁。

    她小声问:”你看我裤子脏了没有?”

    季泽阳愣了一下,等到反应过来,脸上泛起一层薄红,飞快的扫了她裤子那里一眼,摇头:”没有。”

    陆冉冉皱着一张脸, 她觉得要漏出来了, 很难受。

    季泽阳:”那……我陪你去厕所?”

    陆冉冉:”我没带卫生巾。”

    季泽阳:”……我……我去买。”

    季泽阳站在超市货架懵了,怎么这么多种类!

    牌子牌子……捡看起来包装最好的!

    夜用日用?……日用日用!

    绵柔网面?……绵、绵柔的吧?绵柔的听起来舒服一些……

    长……长度?!

    长度应该是多少?

    还有内用外用?!

    他伸着手, 在不同长度和内用外用之间迟疑。

    ”小伙儿要买卫生巾啊?”超市理货员看见, 出声询问。

    季泽阳连忙收回手,一脸冷漠的点头:”嗯。”

    ”做过没有?”

    季泽阳:”……???”

    五十岁大妈提起性毫无羞耻感, 换了个说法,”用的人是处女不是?”

    季泽阳这才明白过来,原来是问他和冉冉……

    脸上一阵滚烫,他咬牙道:”是。”

    大妈:”那最好用外用的……喏,这个卖得就挺好。”

    大妈拿了一个最贵的。

    季泽阳简单的看了一下,日用,绵柔,贵……

    ok!

    拿着东西飞快的结了账,走到厕所门口。

    站定。

    悄悄吸口气。

    他敲门,声线如常:”冉冉?”

    ”进来吧,里面没人。”

    季泽阳硬着头皮走进去,看到一只手从门板下面伸出来,连忙手忙脚乱的把卫生巾拆开,拿出一个递到她手里,说了一声我出去等你,脚步匆忙的从卫生间跑出来。

    出来的时候迎面撞见来上厕所的中年妇女,在对方尖叫出声之前,他赶紧拿出卫生巾,小声道:”我给人送这个。”

    中年妇女脸上立刻堆上暧昧的姨妈笑,”女朋友吧?”

    季泽阳:”不……不是。”

    ”马上就是啦,加油!”说着,女人还朝他比了比心。

    季泽阳:”……”

    他站在外面,盯着墙上的”节约用水,人人有责”的标语发呆。

    丝毫不能否认,他内心一股隐密的窃喜悄悄蔓延。

    很快……就是了吗?

    想起那天晚上陆正宇的话,喜色稍敛。

    没关系,早晚会是的。

    陆冉冉从厕所出来,浑身轻松。m.

    见季泽阳站在那里看标语,过去拍了他一下,”快走快走。”

    季泽阳回神,藏住依旧发烫的耳朵,”我把这个扔了先。”

    陆冉冉:”……!?”

    她道:”扔了?!为什么要扔?!”

    季泽阳:”……”

    陆冉冉:”买这么贵的,还扔,太浪费了。”

    季泽阳:”……”

    陆冉冉:”拿着,给福利院的小女生用。”

    现在女孩子发育都好早,有的小学就来大姨妈了。

    季泽阳:”……那我去找个袋子。”

    最后季泽阳拎着拆开的卫生巾和陆冉冉一起上了超市的送货车。

    福利院的张院长是个很慈祥的老太太,热情的把季泽阳迎进去。

    面对陆冉冉的时候又是另一幅面孔,”你爸妈已经送了很多东西过来,你还买这些干什么?浪费!”

    陆冉冉:”卧槽?他们买过了?!”

    张院长:”是啊,还捐了很多钱。”

    陆冉冉:”那我把东西退回去。”m.

    张院长立刻叉腰:”都进门儿了还想退回去,没门儿!”

    陆冉冉十分不屑:”想要就直说,装什么逼啊。”

    陆冉冉和张院长在里面说话,一群小孩子围过来,冉姐冉姐的喊,显然很熟悉。

    陆冉冉出来,一个小女孩问:”冉冉姐,你好久没来看圆圆了,院长奶奶说你找到爸爸妈妈了,他们对你好吗?”

    陆冉冉:”还行。”

    团团:”那我的爸爸妈妈什么时候来接我啊?”

    陆冉冉:”想他们干什么?说不定他们很坏,带你回家还会打你。”

    团团瘪了瘪嘴,不过收到张院长分的新鞋子,立刻又开心起来。

    陆冉冉回头:”这么看着我干什么?”

    季泽阳:”她还小……”

    陆冉冉:”那你要告诉她爸爸妈妈很爱你,抛弃你是被逼无奈,然后满怀期待的发现,并不是,他们就是抛弃我的人渣。”

    季泽阳:”……”

    陆冉冉:”手给我。”

    他把手递出去,她不知道从哪儿拿了药水出来,打开,给他手上破皮的地方上药。

    她动作很粗鲁,一点都不温柔,但是却并没有弄疼他。

    他诡异的想起那天在泳池休息室的话

    ——她的温柔,不是给别人看的。

    团团又拿着新鞋子跑回来,”谢谢冉冉姐,鞋子好漂亮!”

    陆冉冉没有抬头:”穿坏了就没有新的了,知道吗?”

    团团点头,见季泽阳手上带伤,仰着脸问:”哥哥,团团给你呼呼,呼呼就不疼了。”

    说着低下头,小心的吹气。

    季泽阳想了一下,从口袋里摸了一颗巧克力出来,”给你吃。”

    团团眼睛一亮,说了一声谢谢哥哥,开开心心的抱着巧克力又跑开了。

    陆冉冉想说什么,但是看了季泽阳一样,又咽了回去。

    季泽阳心里一沉,难道自己做错了?

    果然,没一会儿就传来小女孩的哭声。

    团团坐在地上,对面两个男孩子抢走了她的巧克力,已经吃下去了。

    陆冉冉没去打抱不平,当作没看见。

    团团哭了一会儿,自己爬起来,也没来告状。

    季泽阳心里突然闷得喘不过气来。

    回去的时候,季泽阳问她:”你也被抢过糖果吗?”

    陆冉冉:”当然,谁没被抢过?我捡了一周易拉罐换回来的一口没吃,就被王豪那个傻逼抢走了。不过后来我把他揍到看见我就叫奶奶。”

    陆冉冉十分自得。

    正说着,迎面走来一群小混混,当先一个留着长发,看到两人,大吼一声:”陆冉冉,你给我站住!”

    陆冉冉愣了一下,拉起季泽阳就跑:”快走。”

    王豪立刻拔腿就追。

    季泽阳边跑边问:”这是谁?”

    陆冉冉:”王豪那个傻逼。”

    平时她肯定不会跑,但今天自己肚子疼,对方人又多,还带着季泽阳这个累赘。

    动起手来会吃亏。

    两人跑进最近的地铁站,王豪紧追不舍,也跟了进来。

    陆冉冉一看就他一个,立刻站住。

    王豪看见两人牵着的手,眼里冒火,咬牙,”这个小白脸是你什么人?”

    陆冉冉活动活动手腕,扬眉:”看来小刘没把我的话传给你,我说的啥,再出现在我面前,我剁了你的小鸡鸡。”

    王豪脸色一变,”他们说你被家人接走了,也从三中转学了,你转哪儿去了?”

    陆冉冉:”不告诉你。”

    王豪咬牙:”陆冉冉,我是真心想和你处对象。”

    从王豪出现,季泽阳就在打量他,除去那头非主流的长发,长得算不错,身上纹着看不出来的花纹,简直把小混混大哥几个字写在脸上。

    审视情敌一圈之后,下了结论:不足为患。

    他淡定下来。

    正好地铁来了,他道:”冉冉,我们该回去了。”

    陆冉冉指了指王豪:”不许跟着我,否则揍死你。”

    拉着季泽阳进了地铁。

    王豪怎么可能不跟,连忙也跑了进去。

    陆冉冉上去就想动手,被季泽阳按住,”地铁里不能打架。”

    陆冉冉:”……”

    为了不被警察叔叔请喝茶,她只好忍下。

    突然,她笑了一下,走进王豪,伸手捋着他的长发,道:”你想跟着我干什么?”

    王豪:”就像知道你在哪儿上学,以后我骑车送你,我新买了一辆……卧槽,陆冉冉!”

    趁两人说话的时候,正好地铁门关上,陆冉冉顺势把王豪的长发往门缝里一塞,两扇门紧紧夹住了他的头发。

    他懵了,用力拽了几下,纹丝不动,反而扯得头皮疼。

    陆冉冉在旁边拍着他的脸笑:”今天放过你,以后再让我看见你……”

    视线落到他腿间。

    王豪抓着头发夹紧双腿,怒道:”陆冉冉!我不就想和你处对象吗?!……卧槽,老子的头发!”

    陆冉冉:”可惜我不想!”

    说完,她拉着季泽阳就跑。

    她才不想让王豪知道自己现在在一中,简直是狗皮膏药,粘上就撕不下来。

    地铁三分钟一站,要在三分钟之内跑得够远,让他找不着。

    可恶!

    敢和他豪哥抢女人,活得不耐烦了吧!m.

    尤其是那个小白脸,还回头冲自己笑了一下。

    □□裸的挑衅!

    王豪快气死了,像一头被激怒的牛,可是却被套着鼻环拴在门上,只能在后面跺脚。

    这一幕看得旁边的乘客目瞪口呆,半晌才有一个中年男人劝他:”算了吧,强扭的瓜不甜,和那女孩一起的男孩子一看就不是一般人家的孩子,你拿什么和人家比?”

    王豪一点都不领情,骂道:”滚,老子要你管?!”

    中年男人气得一瞪眼,冷哼着骂了一句:”不识好歹。”

    现在不是上下班高峰期,这条线上人又不多,季泽阳拉着陆冉冉跑在前面,突然,地铁里响起到站的提示音,一个老太太站了起来。

    他猛地停住,转身,陆冉冉收势不及,一头撞进他怀里。

    季泽阳:”冉……唔!”

    一个抬头,一个低头。

    电光石火间,两个人的唇碰到了一起。

    季泽阳睁大眼,一时间忘了挪开。

    陆冉冉倒是反应过来了,但是001在她脑海中扯着嗓子尖叫:”啊啊啊啊啊啊,三十秒三十秒!一定要亲够三十秒,不能少!奖励除了痛经宝之外,还有为所欲为符!已经十秒了,再坚持一下……”

    陆冉冉听到痛经宝,正备受折磨的身体瞬间仿佛有了自己的意识,伸出舌头舔了他唇一下。

    季泽阳:”……!”

    001:”啊啊啊啊十五秒了!”

    陆冉冉睁大眼看他,两人大眼对小眼。

    001:”还有五秒!”

    季泽阳终于反应过来,在装作愣住和后退之间挣扎。

    没等他挣扎出结果……

    ……然后,五秒过去了。

    001:”呼呼——为所欲为符是你的了,就算你上了他,都不知道!神器给你了!冲鸭陆冉冉!”

    插入书签

    作者有话要说:

    红包包已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