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陆冉冉现在很发愁。

    当务之急不是一个多月后的考试, 而是如何过了彭岚和陆正宇这关。

    乐水一中晚上有三节晚自习, 走读生上两节, 住宿生要上三节。

    陆冉冉和季泽阳是走读生,平时都只上两节, 第二节下课, 家里的司机就来接人了。

    现在要打扫一周的政教处, 平时没时间, 只能等最后一节晚自习的时候去, 这就不得不面对一个问题——如何向彭岚和陆正宇解释为什么要晚回家。

    下课的时候, 陆冉冉戳季泽阳的胳膊, ”喂,等会儿你就说晚上要给我补课, 所以等上完第三节晚自习我们再回家, 让司机叔叔晚点来接,知道吗?”

    季泽阳正在列补习计划,闻言停下笔,目光淡淡的看过来,”又让我帮你说谎?”

    陆冉冉睁大眼, 脸上露出忍耐的表情, 心一横,勾勾手指示意他靠过来。

    季泽阳睫毛颤了一下, 依言靠过去。

    陆冉冉闭着眼, 小声道:”小叔叔,帮帮忙~”

    季泽阳如愿听到了让人满意的话, 嘴角翘起,淡定的”嗯”了一下。

    几乎是同时,悄悄凑过去偷听的黄炎坤”卧槽”出声,蚂蚱一样跳起来,指着陆冉冉的手抖啊抖:”冉、冉姐你你你你……”

    陆冉冉是个要面子的人,一看事情暴露,立刻举起拳头威胁:”敢说出去你就死定了。”

    季泽阳凉凉的视线也幽幽的看了过来。

    咕噜。

    黄炎坤咽了口唾沫,连忙摆手,”不不不,我不会说出去的!我发誓!”

    陈丽人听见,好奇的凑过来,”不要说出去什么?”

    陆冉冉抬手把人按回去,”小孩子不要问不该知道的事情。”

    被人知道堂堂校霸冉姐竟然叫季泽阳小叔叔,她的脸还往哪儿搁?!

    陈丽人鼓起脸颊,拖着调子道:”哦——”

    陆冉冉给彭岚打了电话,说快考试了,自己要留在学校让季泽阳帮自己补课,让司机晚点来接。

    彭岚一听,心疼得不行,说:”冉冉啊,压力不要太大,考不好也没关系,身体重要,上三节课太晚了。”

    陆冉冉豪气万丈:”没事!我能坚持住,我一定要考好,不能被开除出一班!”

    彭岚听得眼眶都红了,觉得女儿怎么这么懂事,让陆冉冉把电话给季泽阳,让她和季泽阳说几句。

    陆冉冉赶紧朝季泽阳挤眼睛。

    季泽阳接过电话,一直在点头,最后道:”我知道,您放心吧。”

    挂了电话,陆冉冉长出一口气。

    黄炎坤这才悄悄碰了碰季泽阳,”兄弟,没想到冉姐还能这么嗲,卧槽,可软妹可御姐,你赚大了。”

    季泽阳淡淡道:”不要说出去。”

    陆冉冉是个要面子的人,黄炎坤敢说出去,绝对会被揍得很惨。

    黄炎坤:”我肯定不能说啊,放心!”

    他又不想挨揍。

    自己这小身板,完全不是冉姐的对手啊!

    不过……

    他又碰了碰季泽阳,视线下移,猥琐的嘿嘿笑:”小叔叔~嘿,没想到你好这口儿,啧啧,听硬了没有?”

    季泽阳:”滚。”

    ——

    下第二节晚自习,陆冉冉和季泽阳两人去劳动改造。

    手里还捧着辅导书。

    冉姐是要面子的人,flag都立了,怎么能让倒?

    第三节晚自习,政教楼里的老师已经全都下班,楼里几乎没什么人了。

    陆冉冉自告奋勇要拖地,拎了拖把去卫生间涮。

    001:”嘿嘿嘿嘿嘿,整栋楼都没什么人,简直是做坏事最合适的地方,陆冉冉你一定要加油哟,为所欲为符随时听你号令!”

    陆冉冉懒得理这只满脑子生生生的智障鸡,进了卫生间,结果水龙头坏了,还没修,只好去楼上。

    楼上是微机室,平时人更少,她刚上去就听见奇奇怪怪的声音,放轻脚步,听了一会儿,瞬间无语。

    她真是服了那只小学鸡了,去他妈的”享受偷情的刺激”,她看是”享受偷看别人偷情的刺激”才对吧。

    001:”……”

    001:”这……这不正好说明了,这里真的是偷情的好地方吗。”

    陆冉冉:”这么好的地方,怎么就被我撞见了呢?”

    001:”……”

    陆冉冉听了一会儿,突然捂着嘴笑起来,独乐乐不如众乐乐,季泽阳平时一本正经的,带他上来开开眼界!

    季泽阳把屋子里整理好,垃圾倒了,腾空一张桌子,准备待会儿给陆冉冉补习用。

    十几分钟就能把政教处打扫完毕,剩下半个小时不能浪费。

    他刚收拾好,陆冉冉就兴冲冲的跑进来,眼睛亮亮的,嘴角带着隐密又兴致勃勃的坏笑,把拖把往地上一扔,拉起他就往外跑。

    ”去哪儿?”季泽阳问。

    ”嘘——”陆冉冉回头做了个噤声的手势,神秘道,”带你看好戏,别出声。”

    季泽阳:”……”m.

    季泽阳跟着陆冉冉上了楼,在一扇窗户前停下。

    屋子里很黑,隐隐约约能看见两个人影,暧昧的声响从里面传出来,嗯嗯啊啊,不要不要之类的。

    季泽阳仔细一听,脸上的表情瞬间变得很难形容。

    他拉着陆冉冉就想离开,压着声音道:”非礼勿听。”

    陆冉冉按住他不许他走,眼睛亮闪闪的,盛满了好奇,问:”你不好奇吗?我还没见过真人版的!”

    季泽阳干脆伸手捂住她的眼,低声道:”不好奇,没什么好看的。”

    陆冉冉在他手下眨着眼笑。

    好奇不好奇她不知道,她只知道他手好烫,呼吸也是烫的。

    里面突然一声压抑的低吼,周围终于安静下来。

    陆冉冉把季泽阳的手拿开,小声问:”这就完了?”

    季泽阳:”……嗯。”

    陆冉冉:”这也太快了吧,我还没看呢!”

    季泽阳:”……”

    季泽阳:”走吧。”

    陆冉冉失望的叹了口气,两人正准备离开,里面的人突然开始说话了。

    ”你又在里面,万一怀孕了怎么办?”

    ”怎么办?打了呗。”听声音还挺熟悉,只是陆冉冉一时想不起来。

    ”你去死,打胎很伤身体的。”

    ”没有吧?你看那个陆冉冉,不照样活蹦乱跳。”

    陆冉冉:”……???”

    卧槽,这关她什么事?为什么拿她举例子?!

    她还想再听,突然被季泽阳捂住耳朵。

    陆冉冉岂是别人不让听就不听的人?

    她强硬的拉开季泽阳的手,听见女生问:”陆冉冉怎么了?”

    季泽阳:”冉冉,不要听!”

    陆冉冉推开他,她终于想起这个声音是谁了,不就是白天的时候被季泽阳揍过的那个男生嘛,好像叫杜凯文还是什么的。

    m.

    杜凯文道:”你竟然不知道?陆冉冉不知道被上过多少次,孩子都流过……”

    就在这时,陆冉冉后退一步,一觉踹开房门。

    女生吓得叫出声,连忙转过身子,蹲到地上。

    杜凯文吓得魂飞魄散,手一松,裤子掉到地上,露出两瓣白白的大屁股。

    他以为是老师,还没来得及回头,屁股上一阵剧痛,一脚就被踹到墙边,狠狠撞到墙上。

    陆冉冉一下不停,把人翻过来,踩到他双腿之间,微微眯起眼,勾起嘴角:”你很厉害啊,在背后造谣,鸡|巴不想要了?”

    杜凯文本来以为是老师,结果定睛一看,竟然是陆冉冉。

    要害被人踩着,他一点反抗的余地都没有,脸上的表情几经变换,终于还是服了软,”我也是听说。”

    陆冉冉微一用力,”听谁说?”

    ”贺海帆。”他交代得很快。

    ”把人给我叫来。”

    ”他放学了,不在学校。”

    陆冉冉:”明天早饭时间,我在一班等你,把人给我带来。”

    ”一定一定!”

    季泽阳一直没出声,直到这时才突然道:”留个信物。”

    陆冉冉:”……对,我不信你。”

    杜凯文:”……!”

    陆冉冉拿出手机。

    女生这时发现不是老师,终于不再叫了,见陆冉冉拿出手机,捂着脸转身,低声哀求道:”同学,别照我行吗?”

    陆冉冉顿了一下,抬了抬下巴,”躲远一点。”

    女生抱着衣服连忙走远,感激的冲陆冉冉说了一声谢谢。

    看了一眼她身后的季泽阳,见对方根本连眼神都没给自己一个,终于松了口气。

    陆冉冉对着杜凯文咔嚓咔嚓拍了好多张照片,还重点描写了某不可描述的部位,拍的时候还冷笑:”就你这样的,阉没阉也没太大差别,怪不得这么快。”

    这一瞬间,杜凯文简直想死的心都有了。

    光着屁股被女人揍了一顿不说,还被人照了相。

    而且还带人身攻击。

    可他怂,一点都不敢反抗。

    陆冉冉照完照片,把手机收起来,”我查出造谣的人,一切好说,如果查不出,这些照片……我们学校人手一份你信不信。”

    杜凯文咬牙:”明天,我一定把人给你带去。”

    陆冉冉咧开嘴笑起来:”乖~”

    她转身欲走,杜凯文一口气还没松出来,陆冉冉又回身道:”对了,还有一件事,以后你见了季泽阳躲着走,知道吗?”

    杜凯文从牙缝挤出两个字:”……知道。”

    陆冉冉这才满意,拉着季泽阳离开。

    从头到尾,不管她干什么,季泽阳都没瞎比比过一句,她很满意。

    哼,等她抓到造谣的人,一定让ta知道花儿为什么这样红。

    两人一走,杜凯文连忙想要站起来,提裤子的时候背后一痛,被人狠狠砸了一下。

    女生扔了凳子,冷笑一声:”孬种!”

    转身出了微机室。

    她真是瞎了眼,和这种货色谈恋爱,妈的,简直像被人塞了一口屎。

    陆冉冉刚出房门,001又开始了。

    ”虽然很不合适,但我还是要提醒你,你的任务还没做~”

    陆冉冉:”……”

    太阳!

    为了完成任务,陆冉冉和季泽阳充满激情的打扫完政教处的卫生,还非常激情的开始刷题。

    他们这也是在享受激情的刺激啊!

    然鹅,小学鸡也不是那么好糊弄的。

    001:”陆冉冉!你再不做任务,惩罚就要来了哟!”

    陆冉冉:”卧槽,你没病吧?你要我和季泽阳像刚才那两个傻逼一样?信不信我拆了你?”

    001:”那……那至少不能这么糊弄我!”

    陆冉冉:”打个商量,换个任务怎么样,你这个任务我肯定不会干,大不了鱼死网破。”

    001:”……”

    001沉默良久,终于可耻的屈服了,”至、至少要比地铁激情更进一步吧!”

    至少应该舌吻才行!

    陆冉冉:”ok,成交!为所欲为符拿来。”

    季泽阳:”这道题你做一下……”

    话没说话,他瞳孔突然放空,捏着笔的手顿在半空。

    001:”嘿嘿嘿嘿苍蝇搓手手,要舌吻了哈哈哈!”

    陆冉冉翻了个白眼,弯腰对准少年色如樱花的唇瓣贴了上去。

    一秒……五秒……十秒……

    001:”啊啊啊啊陆冉冉你在干什么?光贴着有什么用?!舌吻!舌吻!”

    陆冉冉不理这个智障,盯着季泽阳看。

    哇,男生长这么长这么浓的睫毛有什么用?

    嫉妒,想拔掉。m.

    十五秒……

    陆冉冉真的伸手拔了一根。

    二十五秒……

    然后又拔了自己一根,一对比,卧槽,短一大截!

    三十秒……三十一秒!

    完成任务!

    陆冉冉立刻后退,伸手揭了季泽阳身上的为所欲为符,符纸立刻化作一道光消失。

    季泽阳眨眨眼,自己刚才晃神了吗?

    ……眼皮怎么有点疼?

    他顿了一下,继续,”把这道题做一下。”

    陆冉冉:”哦。”

    她捏着笔开始刷题。

    001在她脑海中尖叫:”陆冉冉!你浪费了一张为所欲为符你知道吗!你太过分了!我要惩罚你!”

    陆冉冉十分理直气壮:”你说的,比亲吻三十秒更进一步就行,我这次亲了三十一秒!你想不认账?”

    001:”……!!!”

    还可以这样???!!!

    亲三十一秒就算比亲三十秒更进一步了?

    你咋不上天呢!

    陆冉冉一脸正直,一脸理所当然。

    又没说进多大一步,她进一小小小……步不行吗?

    001:”这次任务奖励是言听计从符,不管对方是谁,心里到底怎么想,只要贴上符之后,都会对你言听计从,你可以让季泽阳心甘情愿的和你酱酱酿酿……给你了,哼!”

    十分的不情不愿。

    陆冉冉耸耸肩,完全不care小学鸡的心情。

    001又重重的”哼”了一声。

    下次,一定不会让她这么蒙混过关了。

    嘤嘤嘤,陆冉冉真的太坏了!

    插入书签

    作者有话要说:

    下章抓到林静姝

    看我冉姐继续骚操作23333

    红包包已发,继续继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