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陆冉冉兢兢业业的信仰了一天宗教, 第三节晚自习, 到了空无一人的教室, 终于忍无可忍的把面纱和头巾撕开,长长喘了口气。

    妈的, 热死她了。

    换衣服!

    否则穿着这一身回家, 彭岚看见又该尖叫了。

    季泽阳被她推了出去, 门被关上, 窗帘也被拉上。

    他站在夜色里, 背对着教室。

    教室里很安静, 他控制不住的想, 她现在换到哪一件了,上衣脱了吗, 裙子呢, 那条丝袜呢……

    突然就想抽烟。

    过了一会儿。

    ”季泽阳,你进来。”她的声音闷闷的,好像还带着焦躁。

    但是他没有多想,推开门进去。

    瞬间的怔愣。

    连忙反手关上门,顺便上了锁, 免得不小心有人进来。

    陆冉冉看到他, 连忙道:”我头发缠住了,快帮我解开。”

    季泽阳悄悄吸口气, 有些迟疑。

    她已经换上了校服裙子, 上衣也穿上了,只是黑袍子后面是拉链, 一缕头发缠了进去,拉不开也拽不出。急得她脸都红了。

    陆冉冉见他站着没动,催促道:”快点快点,疼死我了……”

    ……可她丝袜还没脱!

    季泽阳瞳孔微缩,两颗精致的蛇头刚好从校服裙摆下方露出来,黑色的丝带系着丝袜下端,露出一截漂亮的大腿。

    他走过去。

    细细的金属链在裙子里隐隐约约,似乎在勾引人把它揪出来。

    幽暗的目光扫过,落到衣服拉链上。

    陆冉冉皱着脸:”有剪刀没有,直接剪断吧?”

    长发太讨厌了!

    季泽阳:”……不用,能解开。”

    m.

    陆冉冉干脆坐到凳子上,让他慢慢解。

    坐下之后,裙子显得更短,细细的金属链露出一截,在腿边晃来晃去,亮得刺眼。

    季泽阳活动了一下手指,站在她身后,将缠进去的头发一根根解救出来。

    把衣服递给她,陆冉冉立刻团吧团吧扔进垃圾桶,揉着钝痛的头皮,忿忿道:”回去我就剪短发!”

    季泽阳没吭声,转过身抽了一张试卷出来,声音微哑,道:”我出去一趟,把这张卷子写完。”

    陆冉冉一看:”你没画题。”

    季泽阳:”嗯,都做完。”

    说完,他拉开门出去了。

    陆冉冉耸耸肩。

    好吧,听年纪第一的。

    做了没几道,她就发现有以前做过的。

    跳过跳过,做过的都跳过。

    哼,季泽阳一定逃懒了。

    直到她把一张卷子写完,人都没有回来。

    又等了一会儿,直到第三节晚自习下课的铃声响起,某人才踏着铃声进来,”走吧,回去的路上给你讲。”

    陆冉冉早就把东西收拾好了,拎起书包过去,凑上去一闻,”你抽烟了?”

    季泽阳一边锁门,一边淡淡的嗯了一声。

    陆冉冉嘿嘿笑:”事后烟吗?”

    锁门的手一顿,他拔出钥匙,看她一眼,目光沉沉,没有说话。

    两人走在校园的路上,陆冉冉晃着书包绕着他取笑。

    ”哈哈哈,没否认就是承认了!”

    ”快说快说,和哪个小姐姐干坏事去了?”

    ”怪不得连题都不给我画。”

    ”季泽阳,真看不出来,你这么重色轻友,啧啧啧……”

    ”陆冉冉。”

    ”嗯?”

    ”闭嘴。”

    ”哈哈哈,恼羞成怒了哈哈哈。”

    ”……”

    第二天,陆冉冉穿着校服来上学。

    物理课是下午第一节,同学们刚从午休中醒来,不少也迷迷糊糊的。

    李铁头进来,第一句话就是:”陆冉冉,今天你怎么不信教了?”

    教室里立刻响起一阵压抑的喷笑。m.

    陆冉冉:”报告老师,体验了一天,觉得还是社会主义好。”

    ”哈哈哈哈哈哈……”

    李铁头冷哼一声:”才体验一种,还有佛教道教基督教……世界上教派多的是,以后慢慢体验,啊。”

    陆冉冉:”不了不了,我还是坚定的信仰马列毛邓三,做社会主义接班人比较好。”

    李铁头:”不信了?”

    陆冉冉”不信了。”

    李铁头:”不会再穿尼姑装道士装修女装了?”

    陆冉冉:”不会了不会了不会了。”

    ”哈哈哈哈哈哈……”

    班里的学生快笑疯了。

    冉姐太识时务了,能屈能伸,牛!

    等班里的同学笑够了,李铁头才敲了敲黑板,开始讲课。

    之前睡迷糊的那些学生,也都精神十足的开始听课。

    陆冉冉:”……我是不是被李铁头当起床闹钟用了?”

    陈丽人:”……好像是。”

    陆冉冉:”日!”

    一路嘻嘻哈哈的到了周末,黄炎坤的生日聚会终于到了。

    季泽阳帮陆冉冉和自己准备了礼物,提前送给他,到了聚会这天,除了部分家里有事儿的同学来不了,大部分都来了。

    黄炎坤在班里人缘还是很不错的。

    黄家的车把一群人送到乐阳市最好的ktv。

    包了最大的包间,酒水零食随便叫。

    一群学生平时在学校压抑惯了,终于能趁同学生日放一次风,疯狂的点啤酒红酒各种酒,不过为了照顾女同学,还是点了不少果汁和零食。

    中规中矩的几首歌之后,歌单切到了最炫民族风,大家起哄让冉姐来一首。

    陆冉冉十分不屑:”来ktv还唱这些。”

    大家愣了一下,哦哦叫起来,问:”那冉姐要唱什么?”

    陆冉冉视线瞟过人群,嘴角一勾,笑道:”唱情歌啊,越色气越好。按姓氏排名,一个一个来。”

    哇,色气!

    这时大家多少都喝了点酒,酒精上头,男生们的瞬间叫好,连女生都忍不住红着脸没有反对。

    第一个是艾云鹏,还比较矜持,点了《小情歌》,第二个就开始黄暴了,《青媚狐》,第三个,第四个,一个比一个骚气,在二次元宅文化中流传的那些污力涛涛的色气金曲几乎被唱了个遍。

    尤其是黄炎坤,竟然敢挑战《威风堂堂》,色情的摸着胸口,张开嘴,开头那几声”啊~”一出,包间里一阵卧槽。

    ”坤娘,搞基吗?”

    ”操,太骚了。”

    ”又浪又骚。”

    ……

    001担心不已,”怎么办怎么办?陆冉冉你快想想办法啊,色气的情歌都快被唱完了啊啊啊啊啊啊,wuli冉姐不可以唱别人唱过的!”

    陆冉冉:”放心,更色气的歌多得是。”

    001仍然不放心,”真的吗?你不许再骗我了!”

    陆冉冉:”绝对不骗你!”

    001迟疑了一会儿,决定再相信陆冉冉一次。

    黄炎坤唱完,轮到季泽阳,陆冉冉拦住他,举手:”季泽阳要和我合唱,跳过。”

    大家对视一眼,嘿嘿笑了起来。

    合唱色气情歌yoooooooo~

    季泽阳坐在黑暗里,不知是不是也喝了一点酒的缘故,脸微微泛着红,小声问她:”要唱什么?”

    陆冉冉凑到他耳边,小声的说了一个歌名,季泽阳脸上的表情瞬间变得异常精彩。

    陆冉冉窃笑:”不会的话现在学,旋律很简单,歌词也好记。”

    嘿嘿嘿,吓死他们。

    跳过了季泽阳,轮到了林静姝。

    画风立刻变了,从《威风堂堂》变成了《信仰》。

    不过大家都能理解,女生脸皮薄嘛。

    只是林静姝你唱:”我不管心多伤,不管爱多慌,不管别人怎么想~爱是一种信仰……”的时候

    ——为什么要看着陆冉冉啊喂!

    连季泽阳都蹙了眉心,动了动身子,挡住了陆冉冉。m.

    一曲毕,终于轮到冉姐上场。

    掌声,怪叫,口哨声几乎要把屋顶掀开。

    冉姐和季泽阳情歌合唱诶,选的还是色气满满的那种,谁能淡定?!

    可当大屏幕上的画面和诡异的旋律一出,大家全都喷了。

    卧槽,冉姐选的是”老司机带带我,我要上昆明”啊卧槽!

    插入书签

    作者有话要说:

    满足你们的恶趣味,让小叔叔看到丝袜了哈哈哈

    ps:

    红包包已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