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班主任一走, 陆冉冉就转过身去和新同学说话。

    ”黎润辰, 你口音不是乐阳人。”

    正在擦新课桌的黎润辰抬头, 眉眼一弯,笑道:”对, 我是s市人, 来乐阳借读一段时间。”

    他没说为什么搬家, 陆冉冉也没问, 只道:”以后学校有人欺负你, 告诉我, 我帮你揍ta。”

    黎润辰眉眼弯得更厉害, 笑问:”那你很厉害啊?”

    陆冉冉抬起下巴:”那当然。”

    陈丽人适时地转过身来,”这是我们学校的冉姐, 当然厉害了!”

    黎润辰笑出声:”那就谢谢冉姐了……”

    嘻嘻哈哈的说话声不小, 旁边的位置听得一清二楚。

    黄炎坤悄悄戳了戳同桌,小声道:”诶,季泽阳,冉姐看起来很喜欢这个新来的啊。”

    季泽阳回眸,陆冉冉正转身和新来的男生说话, 根本没注意到自己的视线。

    黄炎坤:”比当初喜欢你都明显啊。”

    季泽阳看了一会儿, 收回视线,”少管闲事。”

    黄炎坤白了自己同桌一眼。

    闲事?

    对他来说是闲事没错, 不过对某人来说……

    嘿嘿, 等着看好戏咯。

    到了中午吃饭的时候,陆冉冉竟然带着黎润辰进了他们的三人小团体。m.

    这么久以来, 每次吃饭都是陆冉冉、季泽阳和黄炎坤三个,现在多了一个黎润辰,成了四个人。

    陆冉冉美其名曰,三个人占用一张餐桌浪费空间,四个人刚刚好。

    餐桌上气氛诡异。

    陆冉冉和黎润辰说说笑笑,季泽阳自始至终沉默以对,黄炎坤看看这个,看看哪个,等着暴风雨什么时候开始。

    终于,在黎润辰问及陆冉冉身高体重的时候,季泽阳放下筷子,冷冷的说了一句:”陆冉冉,吃饭的时候不要讲话。”

    陆冉冉耸耸肩,对黎润辰道:”他就是这样,不用理他。”

    黎润辰冲季泽阳笑了一下。

    不过这个话题总算跳了过去,避免陆冉冉再次发表十八厘米的高见。

    这还不算,没两天陆冉冉就把黎润辰彻底带进了乐水一中的学生圈子。

    全校都知道高二一班来了一个温柔漂亮的帅哥转学生,黎润辰课桌里可是时不时的出现情书。

    这还不算什么,这天晚上下了第二节晚自习,季泽阳惯例要帮陆冉冉补课,她竟然说新同学成绩也特别好,带上他一起去了他们的小教室。

    季泽阳漠然的看着陆冉冉有了问题就和黎润辰讨论,就是讲题的时候,两人也笑声不断,黎润辰是个幽默风趣又温柔的男生,和季泽阳讲题时的严肃认真完全不同。

    季泽阳看着他们,甚至忍不住想,和新同学相比,他是不是真的过于呆板无趣了些。

    当天晚上,季泽阳睡得很不安稳。

    他做了一个诡异的梦。

    梦里的世界和现实完全不同,但又诡异的统一。

    梦里的自己和陆冉冉并不相熟。

    他冷漠少言,陆冉冉喜欢疯玩,两人有完全不重叠的交际圈。

    现实中的运动会宣言,地铁里无意间的亲密接触,还有ktv包间里那让他几乎发疯的亲吻全都不存在。

    但是梦里的季泽阳,一样的无法自控的注意她。

    那么鲜活而又生机勃勃的少女,是和他完全不同的类型。

    人总是容易被和自己完全不同的人吸引。

    仿佛宿命一样,他关注着她的一切。

    然后,他看到了黎润辰。

    他听到了陆冉冉闯进播音室,警告全校的同学,以后不许再给黎润辰写情书,否则她见一个揍一个。

    黎润辰也说,陆冉冉不欢迎任何人给她写情书,否则他也见一个揍一个。

    这和两人互相表白有什么差别?

    他像活在见不得光的世界里的阴暗生物,任由嫉妒将他的心啃噬干净。

    嫉妒,疯狂的嫉妒,为什么那个人不是自己……

    他从窒息中醒来,躺在床上好久才终于心跳正常。

    他告诉自己,不一样的,那只是梦。

    她带他去了福利院,给他上药,亲了他,还说色气满满的歌只唱给他一个人听……

    梦中她和黎润辰互相表白的一幕,不会发生。

    一定不会!

    只是再也睡不着了。

    屋子里很黑,他没有开灯,摸索着拉开床头柜,找到打火机和烟盒,打开一摸,烟盒已经空了。

    他只好又拆了一包,一条烟里最后一包。

    等到天亮,这包烟也空了。

    他把垃圾收拾一下,进了卫生间,洗去满身的烟味儿。

    下楼的时候,餐厅只有赵姨。

    赵姨看见他手里的垃圾袋,小声道:”泽阳少爷,你最近是不是压力太大了?”

    她已经好几次看见季泽阳拿着满是烟头的垃圾袋下来。m.

    季泽阳脸色淡淡:”没有,提神而已,不用担心。”

    赵姨:”提神的话家里有咖啡和茶叶,烟还是少抽。”

    季泽阳把垃圾装好,点头:”好,以后不会了。”

    ——

    早上两人一起去学校,下了车,走在校园里路树成荫的路上。

    季泽阳突然道:”陆冉冉,高考之前不许谈恋爱。”

    陆冉冉心里一揪,扭头看他,眼带疑惑。

    季泽阳目视前方,”你爸爸说的。他的原话是,大学毕业之前都不许谈恋爱。”

    陆冉冉耸耸肩,嘀咕了一声:”老古董。”不再说话了。

    过了一会儿,她突然道:”喂,你以后能不能别连名带姓的叫我。”

    季泽阳默了一瞬,问:”为什么?”

    陆冉冉踢着脚边的小石头,故作随意道:”没什么啊,你一连名带姓的叫我,我就有种上课被老师提问的感觉。”

    季泽阳:”……”

    等不到他的回答,陆冉冉追问:”行不行啊?!”

    季泽阳:”不行。”

    ”……”陆冉冉,”我日!”

    她生气的加快脚步,把季泽阳抛到身后。

    m.

    季泽阳的目光追随着她的背影。

    不想答应。

    连名带姓的叫她,她才知道他不是在开玩笑。

    陆冉冉到了教室开始早读,一直到快上课,黎润辰才进来,诡异的还戴了个墨镜。

    ”喂,你装什么酷?大清早戴墨镜,嫌收到的情书太少吗?”陆冉冉笑他。

    ”嗐,别提了。”黎润辰没好气道,”我真是倒了八辈子霉,被几个傻逼缠上了。”

    说着,他用书挡住,悄悄摘了墨镜,露出眼眶里一圈乌青。

    陆冉冉:”……噗!”

    她没忍住笑,问:”你和人打架了?”

    黎润辰赶紧又戴上墨镜:”是别人打我好不啦!你竟然还笑!不许说出去,说出去我的脸还往哪儿搁。”

    陆冉冉干脆也不背书了,转过身趴在黎润辰课桌上,问:”到底怎么了?谁打你?不知道你是我的罩着的吗?”

    陆冉冉很生气,一开始接近黎润辰是因为系统任务,但是很快她就发现,黎润辰身上带着和自己同类的气息。

    什么温柔漂亮的小哥哥,都是假的,实际上就是个逗比。

    不过黎润辰不承认自己是逗比,不屈不挠的维持着自己温柔贵公子的假象。

    黎润辰:”几个傻逼,说什么我抢了什么骁哥的女朋友,卧槽,我连对方是谁都不知道,上来就是一顿揍,卧槽。”

    陆冉冉:”你不会揍回去吗?!”

    黎润辰大惊:”我可是温柔贵公子,怎么可以和人打架?!”

    陆冉冉:”……”

    黎润辰:”希望以后那些女生别再给我写情书了……日,照片都不附一张,鬼知道长啥样啊。”

    陆冉冉无语半晌,突然眼睛一亮,道:”我有个主意,这样……”

    两人用书把自己挡得严严实实,自然没看见,季泽阳幽暗浓郁的视线。

    插入书签

    作者有话要说:

    红包包已发!

    顺便,前世的季泽阳和林静姝其实很像,唯一的不同是,他想喜欢的人幸福快乐,哪怕幸福快乐里没有他的身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