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王豪竟然真的每天扮成女孩子来政教处打扫卫生。m.

    黎润辰不忍心让他一个人干活, 经常会过去帮忙。

    有一次陆冉冉路过, 竟然不小心看到两个大男生坐在一起, 对着一面小镜子,在涂睫毛膏!

    她打了个哆嗦, 决定以后要离黎润辰和王豪这两个变态十丈远!

    陆冉冉走后, 王豪对着镜子问黎润辰:”好看吗?”m.

    黎润辰:”好看!”

    王豪:”和季泽阳比起来呢?”

    陆冉冉一定是被季泽阳那双勾魂的狐狸眼勾走了。

    即便是情敌, 王豪也不得不承认, 季泽阳那双眼睛长得真他妈好看。m.

    尤其是配上那两排睫毛, 看人的时候都像是在放电。

    他要打败季泽阳, 首先就要长出来一双比他还浓密的睫毛!

    黎润辰:”还差一点。”

    假的和真的比, 总是有些欠缺。

    王豪怒道:”我去种睫毛!”

    黎润辰鼓掌:”好主意!”

    第二天,王豪就顶着纤长浓密的睫毛出现在陆冉冉面前, 问:”陆冉冉, 我的睫毛和季泽阳比,谁好看?”

    陆冉冉:”……”

    又一天,吃完午饭,黎润辰竟然拉住她道:”冉姐,你看这个眼影颜色好看吗?还是偏光的!”

    陆冉冉:”……”

    我日啊, 这两个变态能离自己远一点吗?!

    黎润辰在后面感叹:”冉姐, 你真是一点女孩子的样子都没有。”

    最可怕的是,王豪好像彻底对自己的性别认知错乱了。

    这天黎润辰拉着他喊:”豪哥豪哥, 我们明天买这个色号的腮红试试吧。”

    陆冉冉竟然听到王豪说:”卧槽, 跟你说过不要叫我豪哥,叫好姐听见没有!”

    黎润辰:”哦, 忘了,好姐,这个颜色的腮红是不是特别漂亮?”

    王豪认真的看了一会儿,说道:”好看,就是还得买口红配,为了买彩妆,我的摩托都挂咸鱼卖二手了。”

    黎润辰:”我有钱啊,我给你,你去买。”

    王豪:”成交。”

    还有一次,陆冉冉听见两人说,以后要当美妆博主。

    陆冉冉:”……”

    她决定了,以后再也不说黎润辰和自己是同类了。

    变态离她远点!

    鸡飞狗跳中,陆冉冉艰难的抽时间和季泽阳一起补习。

    她真的一点都不想被开除出一班好吗!

    小学鸡似乎知道期末考试临近,也终于消停了下来,让她可以认真学习。

    往往是陆冉冉和季泽阳在旁边刷题,黎润辰和王豪就坐在角落里交流美妆心得。

    王豪个小混混,早就不上学了,黎润辰是借读生,不需要参加期末考试,两人简直浪上天。

    期末考试当天,彭岚和陆正宇亲自把陆冉冉和季泽阳送到学校门口,让陆冉冉不要紧张,考好考不好,都是他们的宝贝儿。

    陆冉冉信心满满:”放心吧,我不会被开除出一班的。”

    她拉着季泽阳下车,到了教室门口,脚步微顿。

    教室里气氛很奇怪,班主任站在讲台上,林静姝眼眶红红的,似乎刚哭过,赵文音在安慰她。

    陆冉冉没有在意,走到自己的位置上坐下,小声问陈丽人:”这又怎么了?”

    陈丽人小声道:”林静姝的手表丢了。”

    ”哦。”陆冉冉不在意的应了一声。

    班主任本来说要找,但是林静姝拒绝了,说等考试完再说。

    十分识大体的样子。

    班主任也担心影响学生们的发挥,准备暂时按下不表,等考完了再追查。

    要先提前整理考场,把课桌翻过来,免得作弊。

    冉姐怎么会干这种活儿,自然要交给男生来。

    韩高燃自告奋勇,”冉姐,来帮你。”

    ”好啊。”陆冉冉把书包扔到课桌上,坐到旁边和陈丽人说话。

    韩高燃把课桌翻了个面,道:”冉姐,你的书包。”

    陆冉冉:”给我扔过来。”

    韩高燃:”好嘞。冉姐,接着……”

    书包化作一道绿色的残影飞跃小半个教室,朝陆冉冉飞过去,一起飞过去的,还有一个亮晶晶的东西,在半途从书包旁边的口袋里掉出来,落到地上。

    看清楚是什么之后,教室里瞬间安静。

    是林静姝丢了的手表。

    被砸碎了。

    表盘碎得十分彻底,指针都不会走了。

    从暂停的时间来看,是昨天晚上放晚自习之后。

    林静姝红着眼睛看着陆冉冉,哽咽道:”这是我妈妈给我的十八岁生日礼物……”

    正在讲台上写考试信息的季泽阳回头,扫过教室,扔了粉笔走到陆冉冉身边,道:”昨天陆冉冉一直和我在一起,她没有动过你手表。”

    但是,这手表分明是从陆冉冉的书包里掉出来的。

    有平时和林静姝关系好的女生小声道:”谁知道是不是记恨当初翅膀的事儿。”

    陆冉冉目光看过去,女生下意识后退一步,又色厉内荏的挺起胸膛,”当初那个翅膀,静姝已经赔过你钱了。”

    陆冉冉正准备开口,被季泽阳按住。

    他道:”交给我。”

    他撕了一张纸垫住,把手表捡了起来,仔细看了看,道:”上面没有指纹,被人擦干净了。指针还能调,暂停的时间不一样是被毁坏的时间。我能问一句,林静姝,你的手表什么时候丢的吗?”

    林静姝红着眼睛道:”我也不知道。”

    季泽阳:”那总该知道什么时候发现不见的吧。”

    林静姝:”我摘了手表,放到衣服口袋里,我是今天早上才发现不见的……”

    季泽阳:”既然是这么重要的手表,为什么要摘下来?”

    林静姝:”我要洗手,不方便……”

    ”喂,季泽阳,你丢东西还能记清楚在哪儿丢的,什么时候丢的吗?”有人出声。

    季泽阳:”我不关心谁偷的,也不关心丢的人怎样,我只想洗清陆冉冉的罪名。”

    林静姝失声:”你……”

    季泽阳:”教室里有监控,如果是在教室被偷,一查监控就出来了,暂时排除这个可能,出了学校陆冉冉和林静姝没有任何交际,那就是在走廊里,或者是校园里。东西是从书包里掉出来的,假设陆冉冉无辜,那就是在放学的时候,她背着书包回家,被人偷偷塞了进去,她从不用外面的小包,一直没发现,很正常。”

    他环顾四周,”昨天晚上放学的时候,有谁记得走在陆冉冉身后的人是谁吗?”

    黄炎坤举手,”是……是我。”

    季泽阳:”那前天呢?”

    前天?

    几个同学互相看了一眼,最后实现落到林静姝身上。

    前天晚上放学下楼的时候,林静姝就走在陆冉冉身后。

    赵文音:”但是前天静姝的表还没丢!”

    季泽阳不带感情的翘起嘴角:”有人见她昨天一天戴过吗?”

    没人出声。

    昨天还有人问过她,她说换一块戴戴。

    大家都有很多手表,一天换一块并不是什么奇怪的事情。

    林静姝不知道是被气的还是太伤心,浑身颤抖,眼泪吧嗒吧嗒往下掉,看着季泽阳道:”你的意思是我故意栽赃陷害她?我会用我最喜欢的东西栽赃陷害她吗?!”

    季泽阳默然不语。

    沉默就等于默认。

    陆冉冉突然摸了摸鼻子,弱弱的举起手来,见大家都看过来,这才道:”说不定是谁想撮合我们两个,把你的手表塞给我当定情信物,结果不小心弄碎了,不敢说而已。”

    ”噗——”

    本来严肃沉闷的气氛瞬间喜感。

    班主任敲了敲黑板:”好了,这件事情暂时告一段落,大家专心考试,等考试结束学校会统一安排调查。到时候一定会找出真相。”

    ”没有用。”季泽阳突然开口,”找不到证据,不管是陆冉冉蓄意报复的证据,还是别人故意诬陷的证据,都找不到。”

    气氛瞬间默然。

    没错,就算季泽阳推断的是真的,放学的时候人那么多,楼道里又乌漆墨黑,谁会注意到有人做什么小动作。

    季泽阳:”这件事情自由心证,我不管别人怎么想,但我能证明,陆冉冉昨天没碰过这块表。我也不管谁在背后搞的这么无聊又白痴的小动作,目的是什么。我现在告诉她,陆冉冉是我的,谁都不许动。”!

    教室里一阵抽气声。

    谁也没想到,季泽阳正一本正经的为陆冉冉洗脱罪名,突然就来了这么一句霸气十足的宣言。

    连陆冉冉都呆了一瞬,睁大眼睛看他。

    季泽阳回眸,在所有人目瞪口呆的视线下,轻轻抬起她的下巴,低下头亲了一下她的唇。

    一触即退。

    少年黝黑的瞳孔里有不顾一切的光在燃烧。

    ”陆冉冉。”

    他再一次连名带姓的叫她。

    ”高考之前不许谈恋爱……”

    语气微顿,一字一字道:

    ”除了和我。”

    插入书签

    作者有话要说:

    小叔叔终于忍无可忍的表白了,撒花~

    因为考完试他就要搬出去啦不怕被陆爸爸发现哈哈哈,黑心肝的小贱人!

    ps:我的新名字依旧被吐槽……

    你们到底要闹哪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