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季泽阳在学校附近租了房子。

    是老小区, 没有电梯, 楼道里的灯也坏了, 空气不太好,隐隐带着灰尘和潮湿的霉味。

    季泽阳打开手机上的手电筒, 十指相扣, 牵着陆冉冉慢慢往上走。

    不时提醒她小心楼梯。

    陆冉冉:”安啦, 顾好你自己吧, 我闭上眼都能找到你家。”

    这样的环境对陆冉冉来说反而亲切。

    生命中的前十七年, 她都是在这种环境中长大的。

    季泽阳不说话了。

    牵着她的手收得更紧。

    两人掌心之间滑腻腻的, 不知道是谁出了汗。

    到了三楼, 季泽阳拿出钥匙打开房门,带陆冉冉进来。

    房子是两室一厅, 一间卧室被改成了书房, 整洁干净,一点也不像臭袜子脏内裤乱丢的男生家。

    不等她看完,就对上了男孩幽暗深邃的视线。

    他盯着她,目光一瞬不瞬,反手轻轻关上房门, 走到她面前。

    ”陆冉冉。”他叫她, 嗓音低哑得可怕。

    陆冉冉心一揪,动了动脚尖, 故作随意道:”你干嘛又连名带姓的叫我?”

    真讨厌, 陆冉冉想,每次季泽阳这样叫她, 她都觉得心脏像是被人揪了一下,胸口闷闷的,喘不上气来。

    有种小时候偷吃东西被张院长抓到现行的感觉。

    季泽阳伸手按住墙,把人虚虚的圈在怀里,低头轻轻的亲她的脸。

    软软的,香香的,和她的脾气一点都不像。

    陆冉冉被他亲得脸和脖子都痒痒的,只想发笑,骂道:”你是狗吗?这么喜欢亲人。”

    季泽阳干脆含住她的耳垂,细细的咬,轻轻的吮。

    一个月没见到她,他想得心都要炸了。

    干脆把人抱起来,抵在墙上,放肆的亲。

    以前被她撩拨时疯狂的念头,终于可以放纵一二。

    只是露出冰山一角,就已初露狰狞。

    小学鸡在陆冉冉脑海中捂着嘴无声的尖叫,”啊啊啊啊嗄终于要酱酱酿酿了吗啊啊啊啊!”

    虽然陆冉冉今天在安全期,但他有一发就中符,完全不怕放空炮!

    只要两人嘿嘿嘿,一定会怀上小包子!

    他不敢出声,生怕打破了这难得的气氛。

    不过,还是可以做点小动作的嘿嘿嘿~

    ”呜呜呜……”

    陆冉冉把自己的舌头从他嘴里拯救出来,喘着气道:”季泽阳,你咯到我了。”

    季泽阳恋恋不舍的离开她的唇,努力平静呼吸,脸上一阵阵的烫。

    夏□□服单薄,两人又贴得严丝合缝,身体稍微有一点反应就瞒不了人。

    更何况,还不是一点半点……

    他撇开脸,刚想离开她,手突然摸到一个凉凉的东西。

    拿出来一看,是一个白色的小瓷瓶,上面写着”金枪不倒丸”几个字。

    陆冉冉:”……”

    这个智障小学鸡。

    季泽阳看她。

    陆冉冉连忙把瓶子拿过来,嘿嘿笑:”出去玩买的纪念品,送给你啦。里面的东西是从身上搓下来的灰,不能吃!拿着玩吧。”

    季泽阳脸上的表情古怪,问:”送我的?”

    陆冉冉用力点头。

    他翘了一下嘴角,在她耳边哑声道:”冉冉,我说过,我不需要这种东西,不信,我们今天就可以试试……”!

    陆冉冉睁大眼,诧异的看着他:”季泽阳,你现在变得好骚啊。”

    季泽阳:”……”

    他咳了一下,”我去洗个澡,家里随便你玩,书房有游戏机和电脑。”

    陆冉冉应了一声,季泽阳匆匆进了卫生间。

    书房里塞满了书,不是高考辅导书,陆冉冉找出翻阅最多的几本,都是和计算机有关的,还有一部分金融学的。

    她不感兴趣的放下,去上厕所,惊讶的发现连忙竟然两套洗漱用品,打开下面的柜子,连卫生巾都有。

    她:”……”

    后来她发现,连换洗的内衣内裤都有,还都是洗过的。

    季泽阳从浴室出来,看到陆冉冉靠在沙发上,身上放着psp,已经睡着了。

    他轻轻走过去,蹲在旁边看她。

    她喝了酒,脸颊红红的,鼓鼓的胸膛随着呼吸上下起伏。

    连衣裙的领口开得很低,隐隐能看见圆润的弧度。

    他看了很久,才轻轻叫她:”冉冉,起来回卧室睡,沙发上睡着不舒服。”

    她哼了两声,把脸埋进沙发上,继续睡。

    m.

    季泽阳无奈,只好把人抱起来……

    好沉!

    他咬牙快步回卧室,把人放到床上,见她自动找了个舒服的姿势重新躺好,这才松了口气。

    以后要努力锻炼身体了,否则连女朋友都抱不动,未免太丢人。

    忍不住又脑补了一下以后做更亲密的事,自己都按不住她……

    不行不行,一定要努力锻炼身体!

    还得报个武术培训班什么的……

    胡思乱想了半晌,他站起来准备去书房凑合一夜,突然觉得好像哪里不太对。

    仔细回想刚才抱她的时候,手摸到后背,光滑一片……

    她……她好像没穿内衣。

    陆冉冉醒来,迷迷糊糊的翻了个身,味道清爽,好像季泽阳身上的……

    她猛地睁开眼,瞬间清醒。

    完蛋,夜不归宿被发现的话彭岚会念死她的。

    陆冉冉赶紧拿出手机,正准备编个理由打电话过去,季泽阳推门进来,手里拿着一套新的内衣。

    两人对视几秒,季泽阳道:”我给张管家打过电话,让他转告你爸妈,说你提前来学校了。”

    陆冉冉:”……哦。”

    她放下手机。

    季泽阳脸红红的,把内衣放到床头,”你试试合不合身。”

    他只是目测加手虚虚的量了一下,也不知道准不准确。

    陆冉冉:”我戴了胸贴,不用穿内衣。”

    季泽阳立刻一脸严肃:”不行,必须穿!”

    他是男人,知道男人下流起来有多可怕。

    就像昨晚,他甚至想脱了她的衣服。

    陆冉冉白了他一眼,”出去,我要起床了。”

    季泽阳这才红着脸关上门离开。

    陆冉冉最后也没穿内衣,她的裙子是细吊带,穿上内衣肩带都遮不住,穿个屁啊穿,死直男。

    开学第一天,两人就差点闹矛盾。

    到了学校,陆冉冉看见黎润辰,开开心心的和人走了,留下季泽阳一个站在原地。

    黎润辰:”冉姐,你今天太漂亮了,终于有点女人味了!”

    陆冉冉:”我每天都很有女人味!”

    黎润辰:”呵呵……对了,季泽阳怎么了,一大早就臭着张脸?”

    陆冉冉:”欲求不满没撸够……不说他了,烦人。好姐呢,你俩整个假期都凑在一起,浪什么呢?”

    黎润辰:”我正要跟你说你,好姐报了个美妆培训学校哈哈哈,过几天就要去上学了。”

    陆冉冉:”噗,他还真准备以后当美妆博主啊?”

    黎润辰:”可不是嘛,雄心万丈呢!我们商量好了,我以后去学精细化工,研发化妆品,双剑合璧,以后国内美妆界就是我们的天下啦哈哈哈。”

    陆冉冉:”……”

    ”对了,还有一件事……”他笑够了,突然想起正事。

    陆冉冉:”嗯?”

    黎润辰:”林静姝退学了。”

    陆冉冉还没来得及赶到高兴,周一凡不知道从哪儿冒出来,道:”陆冉冉,都是因为你林静姝才退学的。”

    陆冉冉:”……???”

    关她什么事儿?!

    周一凡:”如果你肯和我试试,我就不计较林静姝的事了。”

    卧槽!

    陆冉冉拉着黎润辰就跑。

    ”尼玛,小学鸡,你这忘情水根本不管用啊操!”

    001很委屈:”忘情水只能清洗掉之前的感情,淡化和你有关的记忆,又不能让她永远不再喜欢上你……”

    周一凡后来和陆冉冉接触的时候又心动了,这系统也没办法的呀,除非再喂她喝一次忘情水。

    陆冉冉:”日,假冒伪劣产品!”

    001:”……”

    陆冉冉的高三生活在一片鸡飞狗跳中开始。m.

    除了部分选了理科的同学离开,又有一部分选了文科的同学进来,一班的同学几乎没怎么动。

    只是陆冉冉没了共享成绩的季泽阳,以后考试只能靠自己了。

    一开始很吃力,陆冉冉毕竟是三中转过来的,基础和这些精英学生差很远,幸好季泽阳每天抽空帮她补习,陆冉冉才慢慢跟上大部队。

    王豪找到了新的人生目标,和迷人的美妆比起来,陆冉冉算什么,充其量就是一支美丽的口红而已,再好看,也总有平价替代品。

    更何况,他还拥有粉底腮红眉笔睫毛膏高光阴影古铜粉……

    好姐,胸怀整个美妆世界。

    没有这个傻逼捣乱,陆冉冉的高三生活十分平静,连老师私底下说起来,都觉得陆冉冉转了性.

    谁说男生长大只是一瞬间,女生明明也一样。

    至于季泽阳和陆冉冉的交往,陆正宇和彭岚已经认命了。

    拦不住还能怎么办?

    幸好季泽阳还算有分寸,没做过什么越线的举动,两人也就睁只眼闭只眼,只是遇见季泽阳还是没个好脸色。

    来年春天,陆冉冉和季泽阳并排走在路上,陆家的车不远不近的跟在后面。

    季泽阳:”我参加了首都大学的春令营,如果不出意外,会走提前批。”

    他很早就选好了专业。

    计算机,人工智能方向。

    问及原因,他说:”前景好,是一块未开发的处女地,最重要的是,只要有能力,出成果很快。”

    他迫切的需要成果,需要能让陆家刮目相看的成果。

    来加大他得到心爱之人的筹码。

    陆冉冉:”好啊。”

    季泽阳:”我在首都还有事情要处理,可能要留很久。”

    陆冉冉锤了他肩膀一下:”尽管去吧!不用参加高考,太吊……”

    ”冉冉……”季泽阳抓住她的手,打断了她的话。

    陆冉冉:”嗯?”

    季泽阳想,要分开这么久,她就一点都不舍不得吗?

    可他最终还是什么都没说。

    他低头,轻轻亲了亲她的嘴角,”没我陪着不许喝酒,不许和王豪他们去见乱七八糟的人,晚上不许一个人出门……”

    陆冉冉:”知道啦知道啦。罗嗦……”

    如果不是看他长得好看,再加上小学鸡的缘故,这么爱管东管西,她才不乐意和他谈恋爱。

    赶紧走,多走一会儿,免得整天念她不许这个不许那个。m.

    她想好了,她会把男主生下来,等到怀孕她就和他分手。

    要算好时间,怎样才能最不耽误她上学。

    季泽阳不在说话,把人送到陆家门口,说了一声:”记得想我。”

    看着她进了屋,又等了一会儿,不见她出来,这才叹了口气转身离开。

    有时候,他真想做些什么,让她时时刻刻想着自己。

    插入书签

    作者有话要说:

    下一章吧,应该会蒸包子

    然后小叔叔就要被甩啦哈哈哈

    喜闻乐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