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教室里很安静, 黑板上写着高考倒计时。

    每周惯例的模拟考试, 大家都考麻木了, 甚至连考场都不需要,就在自己的位置上写, 考完自己批改。

    陆冉冉把最后一道大题写完, 陈丽人立刻凑过来, 小声道:”冉冉, 你写完了吗?”

    陆冉冉应了一声, ”怎么了?犹豫半天。”

    ”那个……季泽阳什么时候回来啊?”半晌, 她憋出来一句这个。

    陆冉冉:”管他什么时候回来, 不回来才好呢。”

    陈丽人没心思想她说的什么,捏着笔的手指雪白, 脸却涨得通红。

    ”那个……冉冉, 你和季泽阳有没有……”

    ”嗯?”

    ”有没有……”

    ”什么啊?”

    ”就是……就是那个……”

    陆冉冉呆了一下,”没啊,你想和严一鸣那个?”

    ”谁……谁和……”陈丽人提高声调,说了一半想起来这是教室,赶紧又捂着嘴趴下来, ”他那个啊……”

    并没有注意到严一鸣看过来的视线。

    ”哦。”陆冉冉并不打算戳穿同桌。

    一直到考试时间结束, 同学们三三两两的出去,陈丽人才又道:”他说, 等高考完……我们是不是还太小?”

    陆冉冉一脸正直:”对, 至少要到结婚年龄以后!”

    不要学她,她是被逼无奈, 如果可以,她才不想和季泽阳上床。

    陈丽人终于吃了颗定心丸,拍着胸口道:”对,我也这么觉得。”

    话音刚落,一个男同学在门口喊:”冉姐,有人找。”

    也不知道是谁,门口一群好事的男生在那边怪叫,”冉姐赶紧的,大帅哥啊!”

    m.

    陆冉冉站起来出去,看到一群男生簇拥着一个挺帅的男孩子站在不远处。

    看到陆冉冉,男生红着脸拿出一盒巧克力递过来,”陆冉冉,送给你的。”m.

    不等陆冉冉答话,旁边就有男生起哄道:”哟哟哟哟,撬季泽阳的墙角啊,666。”

    陆冉冉:”我有男朋友了。”

    孩子没到手之前不准备换。

    男生十分理直气壮,”只是想送你巧克力而已,拿着吧。挺好吃的……”

    说着,就往陆冉冉手里塞。

    陆冉冉有些生气了,自己真是太久没揍人,什么阿猫阿狗都敢强迫自己。

    就在这时,不知道谁叫了一声:”卧槽,修罗场啊。”

    陆冉冉顺着对方的视线一看,一眼就看到车里的人。

    不知何时,一辆白色的宝马停在梧桐树下,车窗落下,坐在车里的少年淡淡的看过来。

    两人视线不偏不倚的撞上。

    季泽阳回来了。

    空气安静下来。

    大家全都摒住呼吸,等着看好戏。

    这一年来,季泽阳对陆冉冉的占有欲,有目共睹。

    他下车,反手轻轻的关上车门。

    不紧不慢的走过来。

    陆冉冉有些看呆了。

    她第一次见季泽阳穿正装,西装皮鞋,甚至还系了领带。

    干净清爽的少年,似乎一眨眼就成了英俊沉稳的男人。

    和周围校服运动鞋的男生隔绝成了两个世界。

    他目不斜视的越过送巧克力的男生,走到陆冉冉面前,在无数道视线中,抬起她下巴,低头亲了上去。

    ”嘶——”

    周围响起此起彼伏的抽气声。

    季泽阳还是季泽阳,简直是秒杀。

    轻轻碰了一下唇,季泽阳离开,陆冉冉:”你回来了。”

    季泽阳:”嗯。考完试了吗?”

    陆冉冉:”考完了。”

    季泽阳:”可以走了吗?”

    陆冉冉:”随便咯。大不了逃课呗。”

    季泽阳轻笑出声。

    李铁头刚从政教处出来,就看见陆冉冉和季泽阳上了车,往校外开去。

    ”陆冉冉,你又带着季泽阳逃课!”李铁头站在树下怒吼。

    陆冉冉从车窗探出头来,朝李铁头挥手:”老师你弄错啦,是季泽阳带我逃课!”

    李铁头才不管,吼道:”等你回来你就死定了!”

    车子绝尘而去,只在垃圾桶上留下一盒还没拆封的巧克力。

    陆冉冉坐回车里,”李铁头真是的,只要是坏事就算到我头上。”

    季泽阳笑:”当初你带我逃课,给李老师留下的印象太深刻。”

    陆冉冉耸耸肩,”你明明也逃得很开心啊。……对了,车哪儿来的?”

    季泽阳:”刚买的,去首都和朋友接了一个项目,不出意外收入会很不错。”

    陆冉冉:”哇,厉害。那我以后是不是要叫你季总?”

    季泽阳:”我更喜欢你叫我小叔叔。”

    陆冉冉:”呸,想得美。”

    她动了动,觉得坐得不舒服,手伸到后面一摸,摸出一个黑色的天鹅绒小盒子。

    季泽阳见了,脸微微红了起来,故作镇定的继续开车。

    陆冉冉:”送给我的?”

    季泽阳唔了一声。

    她打开,露出小盒子里的戒指

    细细的一圈,上面镶着一颗小小的粉色钻石。

    价值不菲。

    内圈还刻着”l&j”的字母。

    陆冉冉扭头,这才发现季泽阳握着方向盘的手上也多了一圈银色。

    他目不斜视道:”无意间看到,挺漂亮,就买了。”

    他顿了一下,继续:”车里后备箱里还有一些燕窝之类的,你待会儿带回家,送给你爸妈……”

    ”季泽阳。”陆冉冉突然打断他的话。

    他看过来,就见陆冉冉笑容灿烂道:”今晚我不回家了,你收留我。”

    季泽阳蓦然失声。

    半晌才道:”……好。”

    陆冉冉认真算过,现在是四月份,怀孕的话高考一点都看不出来,等她孩子生下来,坐一个月月子,明年不耽误大一下学期,这样她只用请一个学期的假就可以了。

    如果到高考后,她就要休学一年!

    不划算。

    所以,她决定现在就推了季泽阳。

    托小学鸡的福,道具什么的应有尽有,随便她用。

    到了家,季泽阳去冲澡。

    从首都跑回来,风尘仆仆,他觉得自己快成细菌屋了。

    陆冉冉在卧室里开始捣鼓。

    ”女仆装?不行!丑毙了……猫娘装?可以可以,挺萌的……还有你那荷尔蒙扩增器,雄性闻到就硬香水乱七八糟的,都给我来点……”

    季泽阳洗完澡出来,客厅里没见到人,书房也没有,等他推开卧室的门,心脏瞬间停跳了。

    她穿着超短裙,背后拖着毛绒绒的尾巴,头发里还藏着一对儿耳朵,胸前的弧度第一次大剌剌的暴露在他眼前。

    陆冉冉信心十足,揪着尾巴朝他招手:”过来,送你一个礼物~”

    季泽阳盯着她,眼里飞快凝聚起风暴,足足有半分钟,他才终于动了。

    转身飞快走出屋子。

    陆冉冉愣了一下,赶紧跟上去。

    季泽阳了连忙掩上门,近乎凶狠的说了一句:”不许出来。”

    然后立刻关上门,从外面顶住,不让她出来。

    她穿成那样,万一被人看到,他怕自己控制不住挖了对方的眼睛。

    m.

    陆冉冉呆在门内。

    她不可置信的问:”卧槽,小学鸡,是你的道具过期了还是季泽阳真的阳痿了?”

    001:”我的道具不可能过期!!!”

    陆冉冉惊恐道:”那就是季泽阳真的阳痿了。”

    不会是以前逗他的次数太多的缘故吧,听说男人硬了总忍下去对那方面很不好。

    001:”应……应该不会吧……”

    毕竟是男主他爸,阳痿的话遗传了怎么办?

    陆冉冉觉得十分生无可恋。

    她坐在沙发上,拿出手机开始搜索:”男朋友阳痿的话,还能生孩子吗?”

    幸好幸好,只要正常射|精,还是可以怀孕的。

    季泽阳贴在冰凉的门上等了半天,汹涌澎湃的情|欲总算消褪下去。

    迟疑着打开门,看到陆冉冉已经换下了猫娘装,他松了口气。

    但还是克制不住想亲她。

    这很正常,他一点没怀疑。

    他时时刻刻都想亲她,想上她,想操到她哭出来……

    ”冉冉……”

    陆冉冉的眼波淡淡扫过来,有些奇怪。

    季泽阳深吸口气,道:”现在还不行,等你高考完……”

    陆冉冉看着他不说话。

    季泽阳:”我怕影响你学习。”

    情|欲的闸门一旦打开,就再也关不上了。

    就像他想象着她的模样自|慰,心里觉得再羞耻,再不应该,可一旦有了第一次,就会有无数次一边骂自己下流,一边控制不住的继续,上瘾了一样。

    陆冉冉淡淡的哦了一声,站起来飘然离开。

    季泽阳:”……”

    那个眼神是什么意思?

    接下来好久,陆冉冉开始带着他锻炼身体,饭菜也全都成了补肾壮阳的。

    直到有一天,他忍无可忍的破了她的手机密码,看到了:

    【男朋友阳痿的话,还能生孩子吗?】

    【阳痿怎么治疗?】

    【阳痿可以□□吗】

    ……等等一连串的搜索记录。

    季泽阳:”……”

    到底自己哪里给了她这样的误解?!

    陆冉冉试了几次,季泽阳全都躲得飞快,到后来甚至连亲她不都不肯亲了。

    她好惆怅,难道要像林静姝那样做试管婴儿吗?

    听说很痛苦。

    她一点都不想。

    而且要耽误自己一年时间!

    在她的唉声叹气中,终于迎来了一年一度的高考。

    考完试,陆冉冉被陆正宇和彭岚接走,季泽阳想一起,可惜被赶走了。

    一家三口高兴的庆祝,陆正宇问:”冉冉,想好去的哪个学校了吗?”

    彭岚也屏息看过来。

    冉冉才回来一年半,去上大学又是四年。

    他们想想就难受得要命。

    不想让女儿离开家,但又怕耽误女主的未来,夫妻两个长吁短叹了好几天。

    陆冉冉喝了一口甜甜的葡萄酒,随意道:”想好了,第一志愿是乐阳大学,第二志愿乐阳财经政法大学,第三志愿……”

    她一连说了五个学校,都是乐阳本地的大学。

    夫妻两个瞬间心花怒放,季泽阳被首都大学提前录了,他们还真担心女儿要跟着季泽阳去首都。没想到……

    一家三口又开开心心的庆祝了起来。

    陆冉冉喝了不少酒,回来的路上一直拉着彭岚和陆正宇唱歌,从《吉祥三宝》唱到《常回家看看》。

    彭岚和陆正宇都红了眼眶。

    女儿一直没说过喜不喜欢他们,两人心里不是不失望,也曾想过是不是失去了十七年,真的永远无法挽回。

    直到今天才知道,女儿嘴上不说,心里也是爱他们的。

    不管是一家三口唱的歌,还是高考志愿都在本地。

    陆冉冉回到家,躺在床上,突然摸出手机给季泽阳打电话。

    只嘟了一声就接通了。

    陆冉冉钻进被窝里和他说话:”喂,季泽阳,我考完试了。”

    介于男人和男孩之间的低哑嗓音鼓噪着她的耳膜:”嗯,我知道,考得怎么样?”

    陆冉冉嘿嘿笑:”当然没问题啦!”

    季泽阳:”这么自信,首都大学能上吗?”

    陆冉冉:”……唔,有点难,不过我又不准备去首都大学。”

    季泽阳:”那准备去哪儿?”

    陆冉冉扳着指头:”乐阳大学,乐阳财经政法,乐阳理工,乐阳科技,乐阳师范。排名分先后。季泽阳,我能考上得吧?”

    乐阳是教育大省,经济又相对发达,这几所学校都很不错,不是985就是211。

    从陆冉冉开始说志愿,电话那头就没再出过声音,直到她问完,季泽阳才道:”不准备和我来首都?”

    陆冉冉摇头:”不想离开乐阳。”

    季泽阳:”我们要异地?”

    陆冉冉:”哎呀以后再说。”

    这恋爱谈不谈得下去都两说呢。

    季泽阳沉默了一会儿,突然道:”陆冉冉,下楼。”

    陆冉冉:”……???”

    季泽阳:”我在楼下。”

    他坐在车里,看着二楼窗户里暖暖的灯光,眼神阴郁。

    嗓音终于掩饰不住疯狂:”我要操|死你。”

    插入书签

    作者有话要说:

    哎呀没写到,不过拌好包子馅了~

    知道大家都想看一甜到底,一写分手订阅和收藏肯定会掉~

    但冉冉和小叔叔一开始在一起就不正常,是因为系统

    而且两人都不成熟,季泽阳缺乏安全感,控制欲和占有欲强到让冉冉不适

    冉冉干脆直接没开窍~

    再加上其他的一些缘故,分手其实是必然

    等季泽阳成熟一些,等冉冉开始能体会到爱情,等排除了小学鸡的干扰……

    等一切都水到渠成,季泽阳和陆冉冉会再次相爱,没有任何原因,只是因为恰好,ta是ta爱的那个人~

    小叔叔会把冉冉重新追回去的!撒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