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六月的夜晚, 风都带着燥热。

    白色的轿车一直开到附近一家酒店门口才停下。

    把钥匙递给门童, 季泽阳拉着陆冉冉出来。

    两人沉默的开房, 拿卡上楼,刷卡进门。

    灯亮的瞬间, 陆冉冉松开手, 这才发现掌心里都是汗。

    她才十九岁, 就算平时再口无遮拦, 也还是个没经历过的女孩子。

    紧张, 几乎不可避免。

    ”小学鸡, 你那个初次不痛的东西, 真的管用吗?”她心情忐忑。

    001:”放心吧,真的不会痛的。我还有避免孕吐的, 包括以后生孩子相关的, 都有,不会让你受苦的。”

    虽然知道小学鸡不靠谱,但她还是安心了一丢丢。

    季泽阳回身轻轻拥住她吻了一下,问:”你先洗还是我先?”

    刚才的失控好像只是一瞬间,他又恢复了冷静。

    陆冉冉深吸口气, ”我先!”

    早死早超生!

    她进了浴室, 草草的洗了个澡,把小学鸡提供的道具全都用上, 裹着浴巾出来。

    季泽阳又去洗。

    也不知道过了多久, 他也出来,走到她面前, 问:”怕吗?”

    陆冉冉十分有骨气:”来吧,不怕!”

    季泽阳轻笑一声,轻轻把人按到床上,自己也上了床,撑着身子,半压在她身上。m.

    陆冉冉下意识屏住呼吸。

    季泽阳一点一点的亲她,顺着脖子,解开浴巾,一路往下,直接亲到脚背。

    陆冉冉被他亲得晕晕乎乎,手被他拉住,男人滚烫的呼吸在耳边燃烧:”帮我解开……”

    陆冉冉摸到一手光滑细腻的肌肤。

    不比她的逊色。

    硬硬的,一层线条漂亮的肌肉贴着骨骼,和女孩子的身体完全不一样的美感。

    她觉得自己被蛊惑了。

    等外衣彻底掉落,季泽阳捏着她的下巴,盯着她道:”我说过,早晚让你知道,我需不需要你说的这些……”

    说着,他竟然还从衣服口袋里拿了一个东西出来摆在床头。

    陆冉冉一看,差点没绷住笑出声。

    是他之前捡到的”金枪不倒丸”。

    就在她盯着小瓷瓶看的瞬间……

    ”卧槽,季泽阳……”陆冉冉叫出声,”我日!”

    疼是不疼,但还是难受卧槽。

    他恶劣的笑了一下,俯身在她耳边道:”你日?现在是谁在日谁,嗯?”

    ”陆冉冉。”他盯着她,嘴角翘起一个残酷的弧度,一字一字道,”我要操得你下不了床。”

    陆冉冉在狂风暴雨中颠簸,晕晕乎乎的,看到床头柜上的”金枪不倒丸”,晃啊晃的,眼一花,差点看成五个充满嘲讽的【滑稽】笑。

    我日。季泽阳这个死闷骚。

    不知道过了多久,终于风雨初歇。

    陆冉冉从床上小心翼翼的爬起来,准备穿上衣服溜走。

    她用了一发就中符,这都不知道第几发了,早就已经怀上了。

    下床的时候,腿肚子都在抖。

    妈的,除了刚开始去武馆的时候,她没这么难受过。

    大腿根儿酸疼得要命。

    比扎马步都痛苦!

    衣服堆在浴室门口,陆冉冉也顾不得穿鞋子,赤着脚下地,点着脚尖过去穿衣服。

    刚走了两步,背后突然响起微哑巴的嗓音:”去哪儿?”

    不轻不重的三个字,淡淡的,落到陆冉冉耳中恍若炸雷。

    她立刻僵住,下一秒,站好,理直气壮的转身,”穿衣服,回家。”

    季泽阳不知道从哪儿摸了一支烟出来,点燃,抽了一口,烟雾朦胧了他的幽邃的眼神。

    他道:”一天的房费一千多,现在才过了不到三个小时,走了也不退钱的。”

    陆冉冉:”……!”

    季泽阳笑了一下,”不如我们把时间用完?”

    大概是抱着一种”打死不能便宜中国移动”的心情,陆冉冉转身回到床上。m.

    抱着被子背对着他躺好。

    季泽阳把烟抽完,烟头按在烟灰缸里,从身后拦住她,滚烫的唇烙在她背上。

    真漂亮,那天她发过来照片,他当天夜里就做了一个梦,梦到自己这样抱着她,亲她的背,还有……

    陆冉冉拍开自己胸前的手,不开心道:”别摸啦,疼。”

    他揉得用力死了。

    季泽阳哑声道:”还能下床,还得继续。”

    十八|九岁的男孩子,一夜七次真的不是吹大话。

    陆冉冉舔了舔唇,主动亲了上去。

    虽然累,但其实……还挺舒服的。

    m.

    两人在床上一直闹到天亮,陆冉冉才打着哆嗦打了床,穿好衣服准备回家。

    要在彭岚和陆正宇醒来之前回去,要不然两人就该知道她干了什么好事了。

    陆冉冉一直想说分手,但季泽阳很高兴的样子,眼角眉梢都是春意。

    抱着她帮她穿衣服,黏在一起洗脸刷牙,动不动就凑过来亲一亲,陆冉冉一个不忍心加一个不忍心,分手的话就没说出口。

    001:”其实……也没必要分手嘛,异地恋成功几率几乎为零,说不定过两年他自己就喜欢上别人了。”

    小学鸡终于完成了任务,整个系统都像是做了一遍深度维护,神清气爽,惬意的开口。

    陆冉冉:”我烦他总想管我。”

    001:”异地恋耶!他能怎么管你?打电话吗哈哈哈哈完全可以拉黑不接嘛!”

    陆冉冉:”……”

    对哦,可以先不说分手,等过段时间,就说感情淡了,再提分手岂不是名正言顺?

    而且接下来还有毕业旅行,也不知道林静姝那个神经病会不会再冒出来。

    不过无所谓啦,反正这次她有了防备,一定不会让她得逞,季泽阳也就不会死了。

    还是等毕业旅行之后再说吧。

    陆冉冉说服了自己,立刻心情十分轻松。

    季泽阳把她送回去的路上,突然道:”冉冉,我记得你昨天是安全期,对吗?”

    昨天太冲动,只想操她,连安全套都忘了。

    陆冉冉一听,连忙心虚的应了两声:”嗯嗯,你放心,不会怀孕的。”

    季泽阳还是不放心,车子在药店门口停下,买了紧急避孕药。

    ”以防万一,别忘了吃。”

    陆冉冉随手装进口袋里,”嗯嗯,知道了。”

    季泽阳亲了一下她的脸,”抱歉,昨天太冲动,以后不会了。”

    这种药据说挺伤身,一年不能吃超过三次。

    陆冉冉心想你想多了,应该没有下次啦。

    到了家门口,季泽阳送她到门口,又舍不得,抱住她亲了又亲,终于还是咬牙放了人。

    没关系,他告诉自己,来日方长。

    冉冉已经是他的了,以后只会越来越好。

    只不过她的志愿……

    心爱的女孩子那么好,身边从不缺狂蜂浪蝶,他守在她身边都嫌不够,等开学,自己远在帝都,而她却在乐阳……

    一来一回,坐飞机都要将近一天。

    万一真有什么,他连应对之策都无法施展。

    太被动了。

    重要的东西,要贴身珍藏。

    高考成绩很快就下来了,陆冉冉成绩不错,按照往年的惯例,她的第一志愿应该没问题。

    到了填报志愿这天,陆冉冉按照计划,把乐阳几所大学全都填上,点了提交。

    填志愿有三天时间,时间截止之前可以随便更改,不过她不准备改。

    填完就开始和同学们一起玩了。

    结束的时候季泽阳来接她,把人按到车里亲了半晌,他哑着嗓音道:”冉冉,今天来我那里,嗯?”

    刚开荤的男孩子,恨不得时时刻刻和喜欢的人厮混在床上,自从那天把陆冉冉送回家之后,她就再也不肯和他亲密了。

    如果不是当时她的反应明显是喜欢居多,他都要怀疑自己是不是真的技术,或者能力有问题。

    就算……就算真的是技术不过关,多练练总会好的。

    季某人对自己的学习能力有自信。

    陆冉冉把人推开,一个字:”不!”

    做的时候是很舒服没错,但结束之后她腿根儿酸疼了两三天。

    坚决不来了。

    而且她现在肚子里有宝宝了。

    季泽阳失望的叹口气,转移了话题,”志愿填好了吗?”

    陆冉冉把自己的志愿说了。

    季泽阳:”真的不准备跟我去首都?”

    陆冉冉:”不去,没兴趣。”

    季泽阳:”好吧……”

    他没有再提。

    过了两天,陆冉冉和陈丽人分别,还没进家门,张管家突然拉住她道:”小姐,夫人和先生不知道怎么了,哭了半天了,你去劝劝吧。”

    陆冉冉愣了一下,”知道了。”

    她推开门进去,彭岚见了她连忙背过身擦了擦眼泪,陆正宇也清了清嗓子,”冉冉回来了。”

    陆冉冉:”嗯,你们怎么了?”

    陆正宇正想说话,被彭岚拦住,”没事儿,看了个电影,太惨了……”

    陆冉冉本能的觉得不对劲儿。

    彭岚以前也会看着电影电视哭得稀里哗啦,但见了陆冉冉只会拉着她一起看,绝对不会这么半遮半掩的。

    陆冉冉:”到底怎么了?”

    她有些生气了。

    彭岚:”没事儿,就是看电影……”

    陆正宇突然打断她,”冉冉,你妈是舍不得你。”

    彭岚立刻横眉冷对:”陆正宇,你皮痒了是不是?!”

    陆正宇不理她,对陆冉冉道:”冉冉,你改了志愿,至少和爸爸妈妈商量一下,我们就算不舍得,只要你想,也不会拦着你……”!

    陆冉冉懵了一下:”什么志愿?”

    陆正宇:”你的高考志愿啊,都改到首都去了。”

    今天就是志愿截止日期,他们不放心,上去看看,没想到会是这样。

    说不伤心,那是假的。

    陆冉冉呆了一会儿,跑到电脑前打开网站,输入账号和密码,看到页面上的内容:

    陆冉冉

    准考证号

    身份证号

    第一志愿:首都财经政法大学

    第二志愿,第三志愿,第四志愿,第五志愿……

    虽然专业没变,但全都是首都的大学。

    陆正宇和彭岚跟过来,看到陆冉冉的脸色吓得不敢吭声。

    他们从来没见过女儿这么生气过。

    陆冉冉噼里啪啦的把志愿全都改回来,敲键盘的时候手指都是抖的。

    改完,点了提交,转身对陆正宇和彭岚道:”帮我看着,志愿截止时间之前一定要保证没错。”

    两人连忙点头。

    这时两人差不多已经反应过来,知道冉冉的志愿是被人故意改了。

    陆冉冉站起来,一脚把椅子踢开,大步出了房门。

    边走边拿出手机拨通某人的电话,”季泽阳,你在哪儿?”

    季泽阳心里咯噔一下,半晌才道:”xx大厦。”

    陆冉冉一听,离得不远,道:”在那等着,我马上过去。”

    说完,她挂了电话,叫来司机:”送我去xx大厦,马上。”

    季泽阳看到陆家的车,连忙从车里下来。

    陆冉冉杀气腾腾的走过来,他道:”冉冉你听我……唔!”

    话未说话,陆冉冉一脚踹上去,疼得他脸色一白。

    陆冉冉冷着脸看着他,道:”季泽阳,我们完了。”

    插入书签

    作者有话要说:

    老季终于把自己作死了~撒花

    后知后觉的发现,我们冉冉是不是家暴了?

    ta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