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狠狠踹了一脚, 陆冉冉稍稍解气, 转身就走。

    季泽阳顾不得疼, 连忙拉住她手腕,疾声道:”不许!我不同意, 冉冉我……”

    他本来以为, 陆冉冉最多会发脾气, 没想到她一开口竟然就是分手。

    季泽阳彻底慌了。

    陆冉冉懒得和他废话, 又踹了他一脚, 把人甩开, 快步上车离开。

    季泽阳连忙返回车里, 发动汽车跟了上去。

    陆冉冉回头从车后窗看了一眼,对司机道:”前面公交车站牌那里停一下。”

    趁着体型巨大的公交车上下人的时候, 她从车里出来, 上了公交车。

    001问:”你要去哪儿啊陆冉冉?”

    陆冉冉:”不知道,随便吧。”

    她要是回家一定会被季泽阳堵住,现在真是一点都不想看见他。

    季泽阳跟着陆家的车回到陆家门口,赶紧加大油门堵在前面,下车一把拉开车门, 里面空荡荡的, 只有司机一个人。

    他脸色难看道极点,问:”冉冉呢?”

    司机也是看着他长大的, 事情闹成这样, 他心里也不好受,劝道:”泽阳少爷, 小姐的脾气你还不知道?她正在气头上,你现在追这么紧,她只会更生气……”

    季泽阳不管:”冉冉去哪儿了?”

    司机叹口气:”我也不知道。”

    他默默的关上车门,坐回车里盯着陆家的大门发呆。

    这一呆就是好几个小时。

    中途有无数个电话打进来,他也不想接,手机一直响,一直响,最后没电自动关机。

    直到深夜,少年挺直的脊背终于弯了下来。

    m.

    陆冉冉从出租车里下来,一眼就看到家门口的白色轿车。

    少年趴在方向盘上,双手抱住头,背上的肩胛骨锋利得几乎要划破西装外套。

    似乎是心有灵犀,车里的人也缓缓抬起头,眼眶通红。

    视线撞上。

    他呆了一瞬,连忙拉开车门出来,红着眼睛看着她。

    陆冉冉脚步不变,淡淡的移开视线,目不斜视的走到自己家门口,被人拦住。

    他嗓音沙哑,看着她,良久才开口:”冉冉,我不同意。”

    看似平静的嗓音,压抑着复杂汹涌的感情。

    濒临崩溃。

    陆冉冉没出声,他又重复了一遍,”不许分手,我不同意。”

    只要不分手,她想怎样都可以。

    陆冉冉不耐烦和他废话,她想分就分咯,谁还管他同不同意。

    真把自己当小叔叔了,这么管她?

    就算真的是小叔叔,也没权利改她的高考志愿。

    陆冉冉:”让开,否则我还揍你……”

    季泽阳不想再听她嘴里说出伤人的话,低下头,直接堵住她红润娇嫩的唇。

    ”冉冉,如果我……唔!”

    又是一脚。

    陆冉冉把人推开,冷声警告他,”季泽阳,你再来一次,我揍得你半身不遂大小便失禁信不信?”

    不等人说话,她就打开门,把人关到外面。

    季泽阳一直在陆家门外守着。

    陆正宇和彭岚每次经过,都只是冷冷的看他一眼,甚至干脆连看都懒得看,权当这人不存在。

    就知道这小畜生不安好心,当初把他赶出去真的没做错,竟然能做出偷改冉冉志愿的事情,幸好发现得早,否则是想把冉冉彻底从他们身边夺走吗?

    没良心的小畜生。

    直到两天后,陆正宇从公司回来,路过季泽阳的车,让司机倒回来,坐在车里说了一句:”进来吧。”

    季泽阳惊喜交加,连忙下车,心情忐忑的跟着陆正宇进了门。

    终于又踏进陆家大门,季泽阳掌心里都是汗,进了门却发现客厅里只有彭岚自己。

    视线不受控制的往楼梯口看去。

    管家给他上了茶,他心不在焉的说了声谢谢,注意力依旧在楼梯口。

    陆正宇咳了一下,道:”季泽阳,我叫你进来,是有话要说。”

    季泽阳连忙收敛心神,坐好,道:”季叔叔,我擅自改了冉冉的志愿是我不对,我决定……”

    ”我要说的不是这些。”陆正宇淡淡打断他的道歉。

    季泽阳心里一沉,事先想好的说辞再也说不出口了。

    陆正宇是个意气风发的中年男人,尤其是这两年,女儿终于找了回来,又那么可爱优秀,他无论何时都是满面红光,但是现在,男人的眉宇间染上了淡淡的晦暗。

    他道:”我很后悔当初在书房和你说的那些话,让你误入歧途。你在首都的所作所为,我也听说了……不用惊讶,生意场就这么大,我也混了这么多年,有点人脉不足为奇。”

    陆正宇喝了口茶,润润嗓子继续:”你很聪明,也有手段,把别人手里的项目抢过来,对方技不如人,输了也是活该,但是你的手段就光彩吗?恶意扰乱行业规则,急功近利,浮躁……”

    他一连用了好几个非常严重的形容词,每说出一个,季泽阳的脸就白下去一分。

    等到他说出:”如果是急于向我证明你有能力给冉冉更好的生活,那大可不必,你这样下去,哪怕没有改志愿的事情,哪怕有一天能把整个乐阳买下来,我也不会同意冉冉和你在一起。”

    彭岚似乎想说什么,但是看看丈夫的脸色,又沉默下去。

    季泽阳抿着唇,沉默。

    客厅里久久没有声音。

    直到楼梯口传来欢快的脚步声,他眼睛才又亮了起来,慢慢站起来,看着陆冉冉嘴里叼着一盒酸奶出现在楼梯上。

    陆冉冉看到他,眨了眨眼,问:”你怎么进来了?”

    季泽阳走到楼梯口,扶着楼梯扶手,仰着头看她,”冉冉,这两天我一直在想,是我太自私,我控制欲太强,我不该改你的志愿……我不去首都了,我复读一年,明年和你考一个学校,只要不分手,什么都可以,行吗?”

    陆冉冉看了他一会儿。

    他真的很狼狈,眼下一片青黑的阴影,眼球上布满了红血丝,像是大烟鬼。

    连胡子都出来了。

    只有眼睛,比往常更亮。

    漆黑明亮,像在追光。

    陆冉冉下意识吸了一口酸奶,道:”季泽阳,你爷们儿一点,虽然我是很好没错,但你还能找到比我稍微差一点的,又不是以后都要打光棍了,干嘛这么想不开。”

    楼梯扶手上的收骨节青白,血管都凸了起来。

    他嗓音艰涩:”但是,我只喜欢你。”

    陆冉冉:”可是我不喜欢你了。”

    季泽阳:”我可以……”

    ”季泽阳。”陆冉冉打断他,”你知道我讨厌王豪粘着我,你现在和当初的王豪有什么差别?他都能放下去去当美妆博主,你怎么还不如他。”

    季泽阳眼里的光一点点黯淡下去,终于彻底熄灭。

    他松开扶手,僵硬了后退了一步,哑声道:”我明白了,冉冉……我明白了……”

    他突然转身,快步朝门口走去,差点撞到进来的管家。

    一声匆匆的”抱歉”,话音和他的人一起消失在门外。 m.

    客厅里安静了一会儿,陆冉冉拿了一个苹果上楼,彭岚才终于道:”老公,泽阳真的有你说的那么差吗?”

    这种时候,反倒是平时最看不惯季泽阳的彭岚心软了。

    生意场上你死我活,本来就是正常。

    陆正宇怒道:”不故意说严重点,他还死不悔改呢。”

    毕竟是看着长大的孩子,怎么会不希望他好呢?

    季泽阳是个聪明孩子,他应该有更好的路。

    填饱志愿之后,乐水一中高三一班举办了一场谢师宴。

    请了包括班主任和李铁头在内的所有教过他们的老师。

    谢师宴这天,陆冉冉自然到场了。

    虽然老师们看到她就头疼胃疼全身疼,但是诡异的,大家还都挺喜欢她。

    陆冉冉来的时候是一个人,李铁头一看,没好气道:”季泽阳怎么没和你一起来?”

    陆冉冉:”老师好……我和他分手啦。”

    本来老师同学正在一起说话,陆冉冉这话一出,场上瞬间安静了一瞬。

    陈丽人惊讶的差点跳起来,”不会吧,为什么呀?”

    陆冉冉:”他要去首都,我要留在乐阳,就分开了呗。”

    陈丽人:”……”

    这个理由乍一听合情合理,但是!

    季泽阳怎么可能因为异地就同意分手?!

    根本不可能吧!

    不会是陆冉冉把人甩了吧?

    大家看陆冉冉的眼神都诡异了起来。

    李铁头咳了一声,”分了也好,你们还小,多经历几个才知道谁才是最合适的。”

    陆冉冉立刻:”对,李老师说的对!”

    十分狗腿的样子。

    李铁头哼了一声:”别拍马屁,上次你带着季泽阳逃课的事我还没追究呢。我告诉你陆冉冉,除非我退休,否则我每年开学生会都会把你拉出来立典型。”

    ”噗,”有同学笑出声,”主任,你这是替冉姐宣传呢吧。”

    房间里立刻响起一片笑声。

    教导主任调节气氛,永远都是一把好手。

    季泽阳不知道自己到底是怎么回到家,一头倒在床上睡得人事不知,等他醒来想看时间才发现手机没电了。充上电,开机,一连串的未接来电。

    不等他完又有电话打了进来。

    他接通。

    ”卧槽老大你终于接电话了,你什么时候回来首都,卧槽项目出问题了,有个bug一直修复不了,我给你发了邮件,你快看看吧。”

    打电话的是刘维,季泽阳以前参加竞赛的时候认识的朋友。

    两人拉了几个同样竞赛出身的年轻人,还有春令营认识的朋友,一起组了个队,单干。

    季泽阳:”我现在就看。回首都还要过几天,确定了再联系你。”

    刘维:”行吧,你赶紧的,队里缺了你不行。”

    季泽阳:”嗯。”

    刘维:”对了,你那枚戒指送出去了没,小嫂子看了高兴不?”

    季泽阳:”……回头再说。”

    刘维:”……怎……喂喂喂?……卧槽,不会分手了吧,娘哎——” m.

    季泽阳发了会儿呆,下床,打开电脑,接收了刘维传过来的邮件。

    打开,运行,是密密麻麻的代码。

    事情怎么会变成这样?

    拼命想抓紧的人,却被自己一手推开。

    一夕之间,他好像什么都没有了。

    之前满涨的幸福和期待,成了空落落的一片。

    季泽阳,他对自己道,你真是个失败者。

    谢师宴结束,老师们先离开,同学们留下商量毕业旅行的事。

    说了一半,赵文音突然道:”那个……陆冉冉,如果林静姝也要参加毕业旅行的话,你介不介意啊?”

    见陆冉冉看过来,她忙到:”就是前几天,林静姝给我打电话,她好像出院了。”

    其他人全都看向陆冉冉。

    林静姝退学没多久,就传来她精神有问题,住院的消息。

    大家其实都有点……同情她。

    陆冉冉嘴角一起勾,”行啊,让她来吧。”

    插入书签

    作者有话要说:

    感谢小白白白君、没有柚子的柚子树、黑猫、奻沝孖炏、木沨投掷的地雷

    感谢几甲鱼扔了1个手榴弹

    特别感谢阿静静静扔了1个深水鱼雷

    啊啊啊啊心情激动!

    每次收到深水鱼雷都开心到恨不得出去跑两圈!

    为了感谢阿静静静的深水鱼雷,我决定多虐小叔叔两章

    嗯,就这么愉快的决定了

    下一章,尽量解决掉林静姝这个神经病

    (ps:现实中的神经病人很可怜,但是林静姝这种的不值得同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