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参加毕业旅行的人一共有二十六个, 加上林静姝, 是二十七个。

    班里有同学家是开旅行社的, 设计了完美的旅行路线,沿途的衣食住行全都有人安排, 很是省心, 大家只用交钱, 什么都不用操心。

    最后算下来, 正好十五天。

    出发那天, 大家在机场汇合。

    陆冉冉拖着行李箱赶到的时候, 人差不多已经到齐了。

    几个同学围着林静姝说话, 问她现在怎么样了。

    林静姝笑容恬淡,”我好多了, 谢谢大家关心。”

    赵文音:”那你还需要吃药吗?”

    林静姝:”嗯, 医生说还要再吃一段时间,让我多出来走走,散散心……”

    赵文音:”说不定旅行结束,你的病就好了。”

    看到陆冉冉,林静姝竟然还主动打了个招呼, 神色平静, 似乎真的好了。

    正好陈丽人喊了她一声,陆冉冉淡淡应了一下, 去找陈丽人去了。

    陈丽人把她的机票给她, 小声道:”冉冉,好像季泽阳也要来。”

    陆冉冉:”来就来呗。”

    话音刚落, 背后就响起低沉微哑的男声:”对不起,我来晚了。”

    陆冉冉回头,季泽阳没有再穿板正的西装,换回了以前的衣服。

    白衬衫,牛仔裤,运动鞋。

    干净清爽的英俊少年。

    背了一个黑色的旅行包,东西很少,手里拿着一本书还是一个笔记本,陆冉冉扫了一眼,没搞明白。

    陆冉冉回头的瞬间,他也看了过来,浓密的睫毛一颤,似乎想说什么,但又默默的撇开脸,忍了回去。

    大家都在注意两人,看到这里,互相对视一眼,卧槽,原来真的分手了。

    班长连忙道:”既然人来齐了,先检票吧,有话到候机室里再说。”

    大家买的都是头等舱。

    检完票,一群人进了贵宾室。

    陈丽人被严一鸣叫走了,陆冉冉只好自己坐。

    季泽阳也没有凑过来,自己一个人坐在角落里,打开”那本书”,噼里啪啦的敲了起来。

    陆冉冉这才发现那竟然是一台便携式的笔记本。

    黄炎坤这时才凑过去,小声道:”哇,季泽阳你666啊,我爸前两天还跟我说了你,从老王手里抢项目,厉害死了。”

    季泽阳手上动作一顿,道:”别说了。”

    黄炎坤:”好,那我们说冉姐……”

    季泽阳:”闭嘴。”

    黄炎坤:”哎哟,你也真是的,男子汉大丈夫,何患无妻?虽然失去了冉姐这颗奇葩,但在你面前还有整片森林。”

    季泽阳扭头看他一眼。

    黄炎坤立刻在嘴上比了个拉拉链的动作,自动消音。

    上飞机的时候,陆冉冉找到位置,这才发现两人竟然还挨着。

    班长笑:”哎呀,我也没注意,对不起啊冉姐,委屈你了。”

    陆冉冉翻了个白眼,懒得理这些无聊的人。

    旁边有平板,可以玩游戏看视频,陆冉冉趴着开始玩开心消消乐。

    玩了一会儿口渴了,随手捏了一颗草莓塞嘴里。

    咽下去才发现,唔,自己好像没叫水果。

    抬头看了一眼,季泽阳在专心敲键盘,别的桌上也都有果盘,估计是乘务小姐送的,她没多心,开心的边玩游戏边吃了起来。

    季泽阳悄悄停下手上的动作,抬眸看她。

    她很开心,过得很好,和自己一点都不一样。

    他曾经觉得,看着她开心就好,但是尝到拥有过的甜头之后就会发现,上瘾了就戒不掉。

    林静姝突然站起来,”我去上个厕所,顺便吃药。”

    赵文音站起来:”需要我陪你吗?”

    林静姝:”不用了,我自己可以的。”

    赵文音又坐下,目送林静姝离开。

    真好,她觉得好朋友终于又恢复正常了。

    之前那种状态真的很可怕。

    林静姝要了凉白开,吃了药,进了卫生间。

    刚进去,她就把嘴里的药吐了出来,冲进马桶。

    她没有精神病,她很正常,但是如果她不吃药就不能从那里离开。

    她只好这样。

    这个世界,真的太令人恶心了。

    陆冉冉有小学鸡给的安胎丸,除了注意不要吃太过分的东西之外,和平时并没有什么差别。

    她玩得很开心,从南方烟雨绵绵的古镇,到巍峨万千的宫殿群,再到北方一马平川的无垠大草原,还有山山水水,气象万千……

    不知道是不是故意,这一路上陆冉冉都和季泽阳同桌,同座,如果不是男女有别,几乎都要同寝了。

    不过季泽阳没像之前那样纠缠不清,他终于冷静下来了,又变回了刚见面时高冷禁欲的模样。

    陆冉冉并不觉得多困扰。

    林静姝也没作妖,一切都顺利得不可思议。

    直到这天大家决定去山上看日出。

    这里的日出是一大胜景,被誉为国内日出第一景,但是天气预报又说明天有小到中雨,部分地区有大雨,雨天路滑,山路本身又不是很好走……

    大家犹豫的时候,季泽阳突然道:”去吧,我想看太阳冉冉升起。”

    当天晚上,大家还是去了,换上登山靴,准备好帐篷和雨衣,一群人开开心心的爬到山顶,安营扎寨,守着第二天的日出。

    不出意外的,陆冉冉这次又和季泽阳分到了一个帐篷。

    季泽阳蹲在地上扎帐篷的时候道:”你不喜欢的话,我和别人换一换。”

    陆冉冉耸耸肩,”算啦。”

    来个女生她要干活,来个男生……

    算了,还是季泽阳吧,反正床单都滚过了,共用一个帐篷而已,算得了什么。

    山顶晚上很冷,陆冉冉睡着之后,不由自主往热源旁凑,等闹钟响起来,她一睁眼才发现自己八爪鱼一样扒在季泽阳身上。

    诡异的一阵心虚。

    赶紧关了闹钟,免得把人吵醒。

    说了分手还往人怀里钻,万一被人发现冉姐多没面子啊。

    她从帐篷里钻出来,季泽阳才睁开眼,翘了一下嘴角,打开手机铃声,装作刚醒来的样子跟着出去。

    别的同学也陆陆续续从帐篷里钻出来。m.

    天还没亮,乌漆墨黑的,大家聚在一起叽叽喳喳的说话,一边的等着太阳出来。

    等到金红色的阳光终于跃出云海,将光辉洒向人间的时候,陆冉冉都看呆了。

    大家安静下来,欣赏着自然赐予的胜景。

    季泽阳也着迷的欣赏着自己的”太阳”。

    黄炎坤突然贱兮兮的来了一句:”哎你们发现没,咱们班有两个‘太阳’,一个冉冉,一个泽阳。”

    大家听到某个被重读的字眼,立刻发出暧昧的笑声。

    ”泽”字,含义颇丰啊。

    陆冉冉回头鄙夷道:”炫耀你会说黄段子是不是?”m.

    黄炎坤嘿嘿笑,”有感而发,有感而发,冉姐别见怪。”

    ……

    下山的时候,果然下起雨来,陡峭的山路立刻湿滑一片。

    幸好大家装备齐全,披上雨衣,三三两两往下走。

    季泽阳走在陆冉冉身后,有意无意为她拂去路边的枝条,护着人免得滑到。

    等到后面突然传来赵文音的惊呼”静姝,你干什么”的时候,早有准备的陆冉冉连忙一侧身,离开原地,回头却发现,背后空无一人

    ——林静姝根本不是冲自己来的!

    她竟然跑到季泽阳身后,要推他。

    季泽阳一心看着陆冉冉,见她躲开,下意识的跟上去,正好也离开了原地。

    林静姝扑了个空,脚一滑就从山道上跌了出去。

    一切都在电光石火间发生,大家甚至连惊呼声都没发出来,林静姝就已经滑了出去。

    突然,一只手伸出来,抓住了她的雨衣。

    下坠之势猛地停住。

    陆冉冉一手拉住她,一手抱住斜插到山道上的树干,半个身子都悬空在外面,咬牙道:”手给我。”

    雨下得更大了。

    透明的雨衣质量很差,根本支撑不住一个人的重量,扣子咔嘣咔嘣的开始裂开。

    季泽阳心脏都快停跳了,赶紧上去揽住陆冉冉的腰,生怕她被带下去。

    林静姝仰着头,雨水顺着雨衣的帽檐滴进眼睛里,涩涩地疼。

    雨水打湿的塑料滑得厉害,陆冉冉几乎能感觉到,手里抓的东西在一点点的往外掉。

    这样下去,不等扣子开完,她就先抓不住了。

    ”林静姝,抓住我的手!”她大声喊。

    这时班里的其他人也都反应过来,被这一幕吓惨了。

    大家都是十几岁的半大孩子,平时相处的也不错,根本无法理解林静姝怎么会有这么大的深仇大恨。

    但是现在已经不是想这些的时候了,大家围过来,七嘴八舌的朝她喊:

    ”林静姝,你快抓住陆冉冉啊!”

    ”你发什么呆?陆冉冉和季泽阳已经分手了,你还有什么想不开的?”

    ”你快点啊!林静姝,求求你了。”

    ……

    只有季泽阳,自始至终,看着她的眼神,比雨水还冷。

    林静姝仰着头,看着陆冉冉绷紧的下颌线,还有那双蜜茶色的眼睛。

    她终于伸出手,却没有抓陆冉冉的手,她道:”我不要你救。”

    陆冉冉恨恨道:”我操|你个神经病,你想让谁救?”

    林静姝转眸去看季泽阳,”季泽阳,你来拉我。”

    雨哗哗的下,十几岁的小姑娘悬空吊在山道外面,落下去,九死一生。

    大家全都去看季泽阳,催促道:”季泽阳,你快帮忙把人拉上来。”

    林静姝就算再神经病,那也是一条人命,谁也不忍心看着她就这么掉下去。

    会一辈子都睡不安稳的。

    季泽阳为了抱陆冉冉,雨衣的帽子掉了,雨水打湿了他的头发,还有两排浓密的睫毛

    他没有说话,低头去看怀里的人。

    陆冉冉没有回头,吼道:”季泽阳,快点,我抓不住了!”

    黄炎坤赶紧挤过来,抱住陆冉冉:” 我帮你抱住她,不会掉下去的。”

    季泽阳这次松开陆冉冉,扶着树干走到山道,弯腰,伸出手。

    摸到林静姝冰凉的手的瞬间,她露出一个灿烂的笑,说道:”季泽阳,你真的和陆冉冉分手了吗?”

    季泽阳眉目不动,低着头看她:”是。把手给我。”

    林静姝:”骗人,我听到了你和班长的话,你故意让班长把你和陆冉冉排在一起。”

    季泽阳的眼神依旧冷漠,平静道:”你听错了。”

    林静姝激动道:”我没有!”

    因为激动,她的身子晃了晃,陆冉冉手里的雨衣又往外滑了一点。

    她骂道:”我操|死你们两个,妈的能不能快点!”

    林静姝:”我还看到了,日出的时候,你没有看太阳。”

    季泽阳:”不,我一直在看‘太阳’。”

    林静姝愣了一下,突然伸出手抓住了他,道:”季泽阳,这个世界太脏了,连你也被……”

    林静姝抓到季泽阳手的瞬间,猛地用力,想要把他拉下去。

    她喜欢的人,和她一起离开这个世界吧。

    然而就在这一瞬间,一只有力的手又握住了她的手腕。

    用力到手腕火辣辣的疼。

    就在那一瞬间,陆冉冉松开了林静姝的雨衣,转而和季泽阳一起拉住了她的手腕。

    ”卧槽冉姐!”

    黄炎坤大叫一声,差点随着陆冉冉一起掉下去,幸好周围同学多,又把他拽了回来。

    陆冉冉瞪了季泽阳一眼:”愣着干什么?把人拉上来!”

    林静姝愣了一下,尖叫:”放手!放手!谁让你救我的?!谁让你救我的?!”

    她奋力挣扎,但是她一个人,怎么可能杠得过陆冉冉和季泽阳两个?

    一眨眼的功夫就被人拉了上来。

    她崩溃的尖叫:”你不去死,我去死还不行吗?你凭什么……”

    ”啪——!”

    一声响亮的脆响。

    林静姝被甩到对面的石壁上,脑袋都磕破了。

    陆冉冉喘着气,用尽全身的力气给了她一巴掌。

    这还没完,陆冉冉推开惊呆的黄炎坤,上去揪住林静姝的头发,又狠狠踹了上去。

    嘴里骂道:”想死?行啊,你自己去死好了,凭什么拉着季泽阳?!”

    她踹了一脚,”他妈自己去死!自己去死!”

    又揪着她的头发扇了几巴掌。

    这才被季泽阳从后面紧紧抱住。

    他紧紧的抱住她,哑声道:”冉冉,没事了,我们都没事。没事了,没事了,好了已经没事了。”

    陆冉冉用力想要挣开他,但是他抱得死紧,根本挣不开。

    她咬牙回头,朝他发火:”你知道个屁,刚才她想把你拉下去!”

    以为她没发现吗?这个贱人。

    陆冉冉气得抬脚又要踹,被季泽阳从后面直接抱了起来。

    这一脚才算踹空。

    季泽阳心脏跳得比她厉害,喘着气道:”我知道,冉冉,我知道,我有准备,不会被她拉下去的……”

    陆冉冉听不进去,抬起手肘狠狠给了他一下,怒道:”放开!否则我连你一起打。”

    季泽阳闷哼一声,忍着疼依旧没松手。

    林静姝终于从疼痛中回过神来,冷笑道:”打啊,有本事你打死我。”

    陆冉冉眼睛都红了,”你他妈以为我不敢是不是?我操|你妈的我今天非弄死你不可!……季泽阳,不想死你就被给我放开!”

    季泽阳:”陆冉冉,你冷静一下,这是山道,万一真的出人命怎么办?!”

    周围同学也终于反应过来,围过来劝她:

    ”是啊冉姐,你冷静一下,这里太危险了。”

    ”等我们下山你打死她我们都不拦你。”

    ”林静姝你能不能闭嘴,真的想死啊?”

    ……

    林静姝脸肿着,嘴角和额头都是血,看着季泽阳,继续冷笑:”看见了吗季泽阳,你的太阳也想杀人呢。”

    陆冉冉:”我操!”

    季泽阳:”我之前就说过,她要杀人,我就给她递刀子。”

    林静姝失声尖叫:”你到底喜欢她哪里?!”

    季泽阳:”你又喜欢我哪里?”m.

    不等林静姝开口,他又道:”不管你喜欢我哪里,都是你臆想出来的。真正的季泽阳,你从来不认识。”

    林静姝蓦然呆住,她突然捂着头尖叫着蹲下:”不要!不要!不要把我关进去!我没有神经病!我没有——”

    疯狂的模样看得大家一阵恶寒。

    天啊,太可怕了,以后打死都不会再和林静姝有什么接触了。

    陆冉冉突然冷静了下来,回头:”季泽阳,你放开我,我不打她了。”

    两人的视线交错纠缠,互相之间甚至能听见对方的喘息和心跳。

    他盯着她蜜茶色的瞳孔,慢慢的松开了手臂。

    不舍得,不知道这一松开,下次光明正大的这样抱她,又该是何等时候。

    但他还是松开了。

    陆冉冉整了整乱糟糟的雨衣,环顾四周。

    大家生怕她再动手,紧张的看着她。

    陆冉冉:”待会儿下山了你们得帮我证明,这个疯子身上的伤不是我打的,是她自己发疯要自杀,还想拉着季泽阳一起死,我为了救人,不得不动的手,明白吗?”

    大家:”……”

    陆冉冉:”明白了吗?”

    大家见她脸色一变,赶紧点头:”明白明白!”

    陆冉冉这才满意,戴上雨衣的帽子,率先往下走。

    季泽阳赶紧跟上。

    其他同学怕林静姝再发疯,用皮带将她的手捆起来,几个男生押着跟在后面。

    季泽阳看着陆冉冉落满水滴的背影,眼前不由得浮现刚才她扭头朝自己吼的那一幕。

    她吼出”她想把你拉下去”的时候……

    像是快哭了一样。

    怒火烧得再厉害,都烧不掉那层朦胧的水雾。

    她是在为自己哭吗?

    是的吧?

    那他是不是可以期待一下,冉冉其实还喜欢他?

    陆冉冉走得很快,要走在最前面,才不会有人看到她哭。

    当然,冉姐是不会承认自己哭的。

    她悄悄抬手擦了擦眼睛,忿忿的低声嘟囔了一句:”雨都落到眼睛里了,妈的。”

    插入书签

    作者有话要说:

    后面的剧情本来想明天写,结果没想到发上去大家的反应这么激烈orz

    只好连夜赶了一千多字出来。

    哎~又困又饿,我明天是要睡到十二点还是爬起来吃个早饭再睡到十二点,发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