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刘奎刚被放出来, 正在楼下遛儿子, 把这几天缺失的感情培养回来。

    远远看见陆冉冉的车, 连忙牵着儿子过去,热情的打招呼。

    没办法, 当贼的怕抓贼的, 天性。

    车窗落下, 刘奎涎着脸笑, 差点就上去递烟了, 道:”陆警官, 忙公务呢?”

    陆冉冉坐在车里没动, 问:”昨天谁又手长了,知道吗?”

    刘奎一听, 连忙道:”哎哟, 这我哪知道啊?”

    陆冉冉懒得和他废话,直接道:”别耽误我时间,我脾气你知道,否则吃亏的还是你们。”

    刘奎苦着脸:”我才刚出来,我真不知道啊。”

    陆冉冉换了个问题:”最近谁常抽雪茄, 这你总该知道吧?”

    她在保险柜前面发现了烟灰, 如果推断不错,是雪茄的。

    虽然只是惊鸿一瞥, 但陆冉冉已经把季泽阳和赵秘书都观察了一遍, 两人手上都干干净净,没有常年抽烟的痕迹。

    应该是贼留下的。

    刘奎:”哎, 这我知道,王胜和那老小子最近喜欢这一口,雪茄配红酒,越抽越有。”

    陆冉冉:”带我去找他。”

    陆冉冉负责这一块挺长时间,和这些人打过不少交道,看手法就差不多能锁定人,刘奎说的和她的推断差不多。

    不出意外就是他了。

    陆冉冉找到王胜和的时候,他正在台球厅打斯诺克。

    嘴里叼着雪茄,就剩最后一颗球,一杆入洞。

    一见陆冉冉,连忙热情的过来招呼,”陆警官,来一杆?”

    陆冉冉:”没空,昨天晚上拿的东西呢?交给来。”

    王胜和:”陆警官说什么呢?我昨天在家睡觉什么都没干啊。”

    赵铭瞬间一脸同情。

    真的,这个王胜和太不会看人脸色了。m.

    没看冉姐今天心情很不好吗!

    陆冉冉活动活动手腕,把人拉到没有监控没有人的死角。

    十分钟后,王胜和哭丧着脸叫球童去自己柜子里拿东西,道:”陆警官,我本来打算今天就还回去的,真的。”

    陆冉冉没理他,球童把紫檀木盒子拿过来,上面的锁已经被打开了。

    王胜和是开锁高手,保险柜都能开,这种锁自然是小菜一碟。

    陆冉冉打开一看,脸色瞬间变得十分奇怪。

    赵铭凑过去,”冉姐,里面都是什么,我好记录……”

    话没说完,陆冉冉咔得合上盖子,咬牙道:”你们真的和我家人杠上了是不是,前有刘奎,后有你王胜和。”

    王胜和瞬间呆住,什么叫她的家人?!

    他只是见来了一户新住户,想去看看对方家里有什么宝贝,就算开了保险柜,拿走的也是最不值钱的东西。

    怎么就成了陆警官的家人了?!

    陆冉冉把盒子夹到腋下,对赵铭道:”你带王胜和回局里,东西我去送。”

    赵铭:”是。”

    王胜和呆了一下,见她要走,连忙叫道:”陆警官!陆警官!你说了既往不咎的!”

    陆冉冉回头看他一眼:”那是刚才。”

    谁让他竟敢连盒子都打开了。

    想到里面的东西被王胜和看到,她就想打人。

    说话间,她就急匆匆的出了门。

    时间快来不及了,再晚烦人精又该闹腾了。

    王胜和在后面叫:”陆警官!陆冉冉!你怎么能说话不算数呢!”

    赵铭劝道:”好了,陆警官今天心情不太好,你别叫了,关你两天,等她心情好了就放你出来了。”

    警察局人手资源紧张,像刘奎王胜和这种有偷窃癖又没什么社会危害的人,吓唬吓唬就完了,还得腾地方关真正的犯罪分子呢!

    王胜和:”真的?”

    赵铭:”真的真的。”

    王胜和乖乖的跟着赵铭走了。

    谁都没想到,冉姐这一不高兴,持续了好久。

    陆冉冉开着车,木盒子放在副驾驶座上。

    突然,前面的车毫无预兆的停下,陆冉冉赶紧踩刹车,盒子因为惯性缘故掉了下来,里面的东西也全都掉落。

    一个黑色的天鹅绒小首饰盒,一个白色的小瓷瓶,一张泛黄的笔记本纸,一条黑色的情趣丝袜……

    陆冉冉看到这些东西,突然就想起很多年前的事情。

    她戴不惯戒指,那枚粉钻戒指只戴了两天就还给他了。

    首饰盒里,是一对。

    还有被自己扔掉的情趣丝袜……

    没想到都在这里。

    陆冉冉突然觉得心里闷闷的。

    直到听到后面的车主不耐烦的探出头来喊”前面的,还走不走了”,她才回过神来,把东西重新装好,踩下油门。

    到了目的地,陆冉冉没有进去,直接把盒子交给了赵秘书,让他转交季泽阳,自己直接上车走人。

    赵秘书已经得到了季泽阳的命令,拿到盒子不用给他,扔了就是。

    他出了大门,走到垃圾桶旁,按照季泽阳的命令,面无表情的把盒子扔了进去。

    盒子落入桶底,直接打开,一张纸飘了出来。

    赵秘书发誓!

    他真的没有想偷看老板的隐私!

    但是非常不巧的,那张纸正好打开,有字的一面朝上,而他从事文秘工作,对信息又太敏感,只是眼光一扫就提取到了最重要的信息!

    ”我的成绩,永远与你共享”什么的,一看就是情书啊情书!

    而且,这句话绝对是季总写的。

    字迹十分明显。

    真想不到老板年轻时竟然这么浪漫。

    他还以为老板的性冷淡是天生的。

    ”你在看什么呢?”

    背后突然有人问。

    赵秘书吓了一跳,赶紧移开视线,合上垃圾桶的盖子,保护老板岌岌可危的隐私。

    回头,黄炎坤正贱兮兮的勾着头往垃圾桶里看,也不知道看没看到垃圾桶里的东西。

    赵秘书压下即将跳出喉咙的心跳,道:”黄先生,您是找季总的吗?”

    黄炎坤:”是啊。”

    赵秘书推了推眼镜,道:”请您稍等,我禀告一下。”

    ——

    陆冉冉去幼儿园接到烦人精,看到他的那一瞬间,她就要气炸了。

    陆凡凡小朋友来上学的时候还一身干净漂亮的衣服,现在已经成了烂菜叶子,泥土灰尘和草叶子到处都是,脸上也青了一块,一看就是和人打架了。

    偏偏小屁孩一脸骄傲,炫耀道:”我今天把周俊凯揍趴了!”

    就差把”快来夸我”四个字写脸上了。

    陆冉冉咬牙:”你完了,这身衣服你外婆给你买的,好几千,都从你的压岁钱里扣。”

    陆凡凡瞬间像是被扎破的气球,灰溜溜的瘪了下去。

    ”冉姐~”他撒娇。

    陆冉冉:”走开,我不吃你这套。”

    陆凡凡愤而指责她:”陆女士,你没有一点点母爱!”

    陆冉冉:”我就没有,怎么了?”

    陆凡凡:”哼,我要离家出走,让你找不着我!”

    陆冉冉:”行啊,走吧,不许拿家里的钱,不许穿我,外婆,好姨,干爹等等给你买的衣服,随便你走。”

    陆凡凡捧着脸:”天呀,你是魔鬼吗?你竟然让自己的儿子不穿衣服出门,被人看光光!”

    陆冉冉恶劣的翘起嘴角,”有本事你自己赚钱啊,家里谁赚钱谁说的算。”

    陆凡凡:”……”

    他忿忿的哼了一声,气鼓鼓的背过身去,拿屁股对着陆冉冉,嘴里嘀嘀咕咕的不知道在念叨些什么。

    母子两个到了家,一辆骚黄色的法拉利跑车停在外面。

    陆凡凡看见,眼睛瞬间亮了起来。

    小屁孩拉开车门跑出去,喊道:”好姨,干爹,你们是不是来看你们的宝贝凡凡的?”

    黎润辰和王豪从屋里出来。

    王豪一见陆凡凡这一身,惊恐道:”站住!不许过来!”

    弄脏了他精心化好的妆和亲手做的衣服。

    黎润辰无语的翻了个白眼,温柔的微笑,伸手把干儿子抱起来,”凡凡怎么又打架了,温柔贵公子不可以打架哟~”

    陆凡凡无奈的耸耸肩,”别人要来挑衅我我也没有办法啊。”

    黎润辰悄声问:”打赢了没有?”

    ”那当然!”陆凡凡十分骄傲,抬着下巴故作发愁道,”唉,无敌就是这么寂寞~”

    黎润辰:”把别人揍趴,自己还是温柔贵公子,这才是真正的无敌。”

    陆凡凡睁大眼,受教的点点头,”干爹好厉害!”

    黎润辰咳了一声,”你妈妈说的。”

    陆凡凡哼了一声,不情不愿道:”冉姐是很厉害啦……”

    每次打他都能把他的小屁屁打开花,哼。

    陆正宇不在家,彭岚招呼了两声,赵姨上了茶,把空间留个年轻人。

    陆冉冉靠在沙发上,灌了一口茶水,问:”还一起过来,有事?”

    王豪矜持的抿了一口茶水,不着痕迹的擦去杯子上的口红印,道:”我接受了《白水晶》剧组的邀请,去给他们当化妆师。”

    王豪竟然十分有美妆天赋,被国内首屈一指的美妆大师看上收了徒弟,如今已经是圈内有名的化妆师。

    黎润辰和实现了当初的理想,通过家里的资源,和王豪合作,创办了化妆品公司,折腾出了不小的水花。

    陆冉冉:”可以啊。正好我被我们头儿指去给女一号当动作指导。”

    王豪看她一眼,面露古怪,道:”你答应了?”

    陆冉冉:”我倒是想不答应,张局金口玉言下的圣旨,我敢不答应吗?”

    黎润辰的脸色也变得十分古怪,迟疑道:”那个……冉姐啊,你没听说过吗?”

    陆冉冉:”什么?”

    王豪:”演女一号的那个,叫杜含妍,你知道吧?”

    陆冉冉:”有点印象。”

    王豪:”圈里有人说,她和季泽阳关系不浅,还有,这部剧最大的投资商除了公安部下属的影视公司,就是辉日。” m.

    陆冉冉愣了一下,瞬间明白过来为什么季泽阳会出现在乐阳。

    她沉默了三秒钟,耸耸肩,:”无所谓咯,反正我们已经分手了。”m.

    王豪:”……”

    黎润辰:”……”

    陆凡凡在旁边听得惊呆了。

    现在的小朋友,五岁就知道什么叫分手,什么叫谈恋爱了。

    他从黎润辰怀里爬出来,跑到冉姐的房间里。

    阳台上,一个漂亮的机器人躺在椅子上,翘着二郎腿,十分惬意的样子。

    面前还摆着一个平板,上面正在放沙雕电视剧。

    乍一看还以为机器人在看电视。

    陆凡凡跑过去,把机器人拿起来,翻到屁股上一看,在上面找到了辉日两个字。

    陆凡凡惊呆了。

    天呀,冉姐竟然和机器人谈过恋爱!

    自己难道是冉姐和机器人生的吗?

    他看机器人的眼神瞬间变得十分复杂。

    半晌,他伸出小手摸了摸机器人的脑袋,叹道:”唉,虽然你是我爸爸,但我真的没办法把你介绍给班里的小朋友,委屈你了。”

    寄居在机器人体内的001:”……exm???”

    插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