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陆凡凡下意识摒住呼吸。

    要打他了吗?

    上次他这样吓人, 被冉姐按住狠狠揍了一顿。

    季泽阳蹲下去, 平视小朋友黑清澈漂亮的眼睛, 忍着怒道:”你知道偷溜出去,万一遇到危险, 你妈妈要多伤心吗?”

    陆凡凡诧异的睁大眼。

    不等他做出反应, 陆冉冉就跑了过来。

    陆冉冉听见这句话瞬间炸了, 怒道:”陆凡凡, 你又捣蛋?!来的时候怎么给我保证的?!”

    说着, 抬手就要抓他。

    陆凡凡大叫一声:”哇——不要打我屁屁。”

    季泽阳下意识的把小人儿挡在身后, 对陆冉冉道:”你吓到他了。”

    陆冉冉现在正在气头上, 对他也很不客气,”季先生, 我管我自己的孩子, 和你有关系吗?”

    季泽阳看着她,淡淡道:”棍棒教育不可取。”

    陆冉冉冷笑:”那你倒是拿出个好的教育方式来啊,只说我的方法不对却不提供对的方法,季先生,你耍流氓吗?”

    旁边杜含妍和可薇看呆了, 这一副夫妻两个为孩子的教育问题吵架的即视感是要闹那样?!

    抱着季泽阳的腿藏在他身后的陆凡凡也看呆了。

    以前他闯祸被冉姐揍的时候, 外公外婆干爹好姨管家赵姨司机伯伯全部加起来都拦不住冉姐。

    没想到papa,不, 现在是他爸爸了!

    没想到爸爸能拦住!

    再一次去抓陆凡凡被拦下来后, 陆冉冉彻底爆发了,”季泽阳, 你再碍事我连你一块揍你信不信!”

    季泽阳冷笑一下,嘲讽道:”暴力永远是你解决问题的方法对不对?”

    不问缘由,不求沟通,不想磨合……

    只用最简单最省事的方式来达到目的。

    就像……就像当初分手……

    或许是这句话不小心泄露出来的怨气太浓郁,连陆冉冉都惊了一下。

    她沉默一秒,双手环胸,道:”那你说,该怎么办?”

    m.

    季泽阳怔了一下。

    该怎么办?

    他也没谱儿。

    他从来没和小朋友相处过。

    呆了两秒钟,他弯腰,对陆凡凡道:”昆虫身上带有很多病原体,你偷偷溜走抓他们就是为了吓我?”

    陆冉冉翻了个白眼。

    真丢脸,大男人竟然被毛毛虫吓到了。

    陆凡凡一本正经:”这是礼物。”

    季泽阳:”从经济学的角度讲,要最大限度的控制成本,你的目的已经达到,以后要付出的都是不必要成本,就像你要挨揍,聪明的孩子会想办法避免。你是聪明的孩子吧?”

    陆凡凡当然是啦!

    他觉得自己全天下第一牛逼哄哄。

    他迟疑了一下,小声道:”我只告诉你一个人的话,你能让冉姐不揍我吗?”

    季泽阳:”不知道,我尽力试试……”

    见他要反悔,他又不紧不慢的接了一句,”但是你不说,一定会挨揍。”

    陆凡凡皱着一张小脸纠结半晌,终于趴到他耳边小声道:”你要是不打我,我就同意你当我爸爸……”

    季泽阳愣在原地。

    他回头去看陆凡凡。

    小男孩漂亮极了,五官和他妈非常像,只有眼睛和睫毛,酷似自己。

    是……他和陆冉冉的孩子吗?

    陆冉冉不耐烦的把陆凡凡揪过来,季泽阳连忙回神,伸手要拉陆凡凡,却不小心抓住了陆冉冉的手。

    一秒钟之后,两人一起触电了一样各自松开。

    季泽阳压住一连串的震惊,脸上依旧没什么表情,道:”他的解释我能接受,陆警官,你或许也应该听一听孩子到底在想些什么。”

    陆冉冉没理他,冲杜含妍点点头,抱着陆凡凡转身离开。

    刚走了两步,她突然转身,对季泽阳道:”季先生,可能你不想,但这段时间很可能我会经常出现在你面前。”

    季泽阳沉默的看着她的背影。

    突然,陆凡凡转身给了他一个大大的飞吻。

    季泽阳没忍住微微翘起嘴角。

    ”那个……小叔叔……”杜含妍迟疑着开口。

    季泽阳敛目,看她一眼,意味不明的问:”你让他叫你姨姨?”

    ”哈……哈哈……那个……”杜含妍心虚的不敢看他。

    季泽阳:”算了,姨姨就姨姨吧,你以后也不用叫我小叔叔了。”

    杜含妍呆住:”那我叫你什么啊?”

    季泽阳:”随便,我们并没有法律上的亲缘关系。”

    杜含妍:”……”

    不是,当初是你非要让我叫你小叔叔的喂!

    什么莫名其妙的人都是!

    陆冉冉把烦人精揪到僻静处,沉了脸,”知道错了吗你!”

    陆凡凡连忙扑过去,抱住陆冉冉的腿,仰着脸装可怜,”妈妈,不要打我屁屁,好疼~”

    陆冉冉:”来的时候你怎么跟我保证的?!”

    陆凡凡:”我只是……只是想看看爸爸喜不喜欢我……”

    陆冉冉愣了一下。

    陆凡凡仰着脸看她,”他是我爸爸对不对?”m.

    陆冉冉:”……是不是有差别吗?反正你已经把人得罪了。”

    陆凡凡:”没有!我只是想看看他会不会打我!”

    陆冉冉:”……”

    ”爸爸没有打我,他可喜欢我了~”陆凡凡忍不住又翘起尾巴。

    陆冉冉想起那个被水泡坏的机器人,瞬间歇了揍他一顿的心思,迈开长腿往外走。

    陆凡凡扒在她身上,缠人得要命,一直问:”他是不是我爸爸?……是不是嘛?……陆女士,请回答我的问题……到底是不是嘛~”

    陆冉冉把烦人精送回家,直接回了警局。

    敲了敲局长办公室的门,等听到允许,推门进去。

    张局:”你不在片场好好呆着,跑回来干什么?”

    陆冉冉:”我怀疑女二号贾蓉吸毒。”

    张局长愣了一下,”有证据吗?”

    陆冉冉:”只是推测。”

    她把情况简单说了一遍。

    精神亢奋,偏执,皮肤状态差,性|欲亢进,用浓烈的香水可能是为了掩盖身上化学药品的味道……

    这些,全都是吸毒者的特征。

    张局长听完,沉默。

    如果是真的,以后事情爆出来,简直是打公安部的脸。

    ”陆冉冉!”

    ”到!”

    ”三天之内,把证据给我拿上来。顺便,不许打草惊蛇。”m.

    一个吸毒者,往往能揪出一连串的地下产业,正好最近还严打。

    ”是!”

    季泽阳从片场离开的时候,看到站在树下的陆冉冉。

    她似乎在纠结什么,揪着一支树枝,几乎把上面的叶子都揪光了。

    看到自己过来,她连忙松开可怜的树枝,快步走到路中央,拦住了他的去路。

    车窗落下,季泽阳没有看她,默然道:”陆警官,你好像答应过,尽量避免出现在我面前。”

    陆冉冉直接拉开副驾驶的车门坐了进去,一边扣安全带一边道:”私人恩怨先放放,季先生,我有事情要和你商量。”

    季泽阳没有说话,只是搁在方向盘上的手骨节雪白。

    陆冉冉把对贾蓉的怀疑说了一遍,道:”我想请季先生帮个忙。”

    季泽阳:”这和我有什么关系?”

    陆冉冉:”当然有关系了!如果贾蓉吸毒,她就不能露面,剧组必定要找人代替她重新拍摄,这是一大笔损失!你可是投资商啊。你帮我尽快找到证据,损失才能最小化。”

    季泽阳:”我愿意承担这个损失,陆警官,请你下车。”

    陆冉冉:”我们再谈一……”

    季泽阳伸手熄了火,转身要下车把人拉下来。

    陆冉冉赶紧拽住他手腕。

    季泽阳怒极,转身,对上她近在咫尺的脸,愣住。

    陆冉冉探着身子,仰头看着他,空气有些安静,仿佛有浓稠的液体在其中缓缓流动,叫人穿不上气来。

    她声音很轻,眼神是从未有过的柔软。

    她道:”季泽阳,以前是我不对,我其实一直想向你道歉,只是没有机会……我现在说——季泽阳,当初的事情是我不对,对不起。”

    虽然她真正想说对不起的地方,他可能永远都不会知道。

    她喂他喝了忘情水的事,他就算知道了,也永远不会原谅自己。

    是从什么时候开始的呢?

    去年,她晚上回来,看到季泽阳出现在电视上。

    虽然只是惊鸿一瞥,当时她也没什么特别的感觉,甚至还觉得很得意。

    如果她没有给他忘情水,他现在怎么会有这样的成就。

    他知道一切的话,说不定还会感谢她。

    没错,当初她是真的这么想的。

    从内心深处这么认为,并且为之自得,觉得自己处理得如此美满。

    世界不会消失,自己不会失去自由,季泽阳也不会痛苦。

    两人各自去过自己的人生,谁也不会碍着谁。

    似乎是电视唤起了以前的记忆,她去了杂物间。

    里面还堆着很多季泽阳的东西。

    彭岚嘴上说全都扔掉,但还留了不少下来,尤其是书本之类的,一张纸都没扔。

    她本来想,把东西整理一下,如果有重要的东西,说不定以后季泽阳会回来取。

    但是,她没想到会找到他的日记。

    其实并不是日记,是课本,上面有时候会记录一些他的心情。

    因为身份尴尬,他没什么交心的朋友,也很少向人倾诉。

    能说的,只有文字。

    写下来的东西,全都又被他划掉。

    如果不是陆冉冉当警察,学过辨别被毁掉的字迹,根本就看不出来他写了什么。

    她艰难的看到了一个十几岁的少年,是怎样小心谨慎,忐忑不安。

    他对陆正宇说喜欢,要娶她的时候,又是怎样破釜沉舟,不顾一切……

    那天晚上,她没有睡觉,坐在杂物间里把他所有的书都翻了一遍。

    断断续续的片段,并不仅仅写在课本上,有时候是试卷,有时候是课外书,有时候可能仅仅是一张演草纸……

    印象最深刻的是他写在演草本的上的一句话,他正在算题,突然笔锋一转就写道:

    【以后结婚的话,要请福利院那些人,冉冉一定会开心,王豪也要来,免得他总惦记……要记下来,不能忘!!!】

    然后下面就是一连串的计划,写了满满一页。

    她突然就没忍住,趴在腿上掉下泪来。

    这次,没有下雨。

    她没法再骗自己,是雨落到眼里了。

    她一夜没睡,直到快天亮的时候才眯着眼睛睡了十五分钟。

    还做了一个梦。

    001说那是她的前世。

    前世的陆冉冉并不知道季泽阳喜欢她,她锁定了林静姝只是因为想为家人报仇。

    虽然和季泽阳并不熟,但两人一起上学放学,陆冉冉早就把他也当成了家人。

    同是这一天,她整理遗物的时候,看到了季泽阳留下的”日记”。

    二十四岁的陆冉冉,坐在杂物间里哭了一夜。

    爱情开始了,男主角却不在了。

    插入书签

    作者有话要说:

    女主确实是一直在想办法接近男主啊,你们没理解错

    ╮(╯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