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这些东西, 十九岁的陆冉冉就算看见, 或许也没有任何感觉, 只会觉得季泽阳变态,那么早就想结婚, 想把她绑住一辈子, 想可怕的婚姻生活……

    但是她不是十九岁的她了。

    就算依旧不喜欢季泽阳总管她, 也不会像小时候那样毫无顾忌的用忘情水的方式摆脱纠缠。

    陆冉冉觉得, 自己确实欠他一句道歉。

    但是这时候的道歉, 显然很容易让人误解。

    在她向他寻求帮助被拒绝之后。

    季泽阳垂眸看她, 嘴角渐渐翘起嘲弄的弧度。

    她竟然会向他道歉?

    呵, 为了让他帮忙查案子吗?

    ”陆冉冉,”他叫她的声音里没有任何温度, ”你没有什么对不起我的地方, 相反,我还要感谢你毫不留情的分手,否则我还沉浸在那可笑的爱情中醒不过来,是你叫醒了我,我要感谢你。”

    卧槽, 这么高姿态!

    陆冉冉恼了。

    以她的脾气, 能低声下气的道歉已经很难得了,对方还这么冷嘲热讽的, 这怎么能忍?

    陆冉冉松开手, 也敛了眼中柔软,道:”感谢我是吧, 没有表示吗,嘴上说说就算了?”

    季泽阳:”……”

    他被气得差点一口气没上来。

    他也被激起了火,嘲讽道:”不是所有人都能听懂话里的隐藏含义的。”

    陆冉冉本来已经拉开车门下去,听见这句又弯腰探身进来,毫不客气的嘲讽回去:”季泽阳,你表现得太明显了,你对我的恨要掩饰得更好一点。明白吗?”否则很容易让人误解旧情难忘。

    幸好她心里还残留着一丢丢的愧疚,没把后面这句说出去。

    但这杀伤力已经够了。

    季泽阳面无表情的脸瞬间黑到了极点。

    他飞快的解开安全带,下车,一把抓住陆冉冉的手把人拽回来,咬牙道:”你说什么?我恨你?!”

    陆冉冉用力甩开他,扬眉:”难道不是吗?你就不能学学我,爷们儿一点。”

    季泽阳嘲讽道:”学你?学你变着法儿的往我面前凑吗?怎么,后悔了,想破镜重圆?”

    陆冉冉一脸不可置信:”我后悔?也不知道每次见面一脸深闺怨妇脸的人到底是谁!”

    季泽阳:”陆冉冉,你太自恋了。我只是不想看见你!”m.

    陆冉冉:”我自恋不自恋你自己心里最清楚,我可没抓个人就喊人小叔叔。呕——”

    季泽阳:”杜含妍本来就是我侄女!而且,让她叫我小叔叔,是为了提醒我以前干过什么蠢事!倒是你,这么介意干什么?”

    陆冉冉:”我想起以前被你逼着叫小叔叔觉得恶心不行吗!呕——变态!”

    季泽阳:”我变态?小叔叔是你主动喊的,为了求我不要告诉你爸妈在学校干了什么。呵,为了让我帮你撒谎就能叫我小叔叔,下次别叫小叔叔了,干脆叫爸爸算了。”

    陆冉冉一脚踹上去,骂道:”卧槽,你这个死变态……”

    季泽阳侧身躲过。

    陆冉冉愣了一下,没想到他能躲开。

    她以为他这六年整天坐办公室……

    季泽阳深吸口气,气得嗓音都在抖。

    他这辈子都没这么不冷静过。

    他竟然被陆冉冉激得站在大街上像泼妇一样和她吵架。

    陆冉冉愣了一下就敛神,怎么扎心怎么说:”季泽阳,你不仅怨妇,还一副自己没错的样子。修改我的高考志愿,我能让你坐牢你信不信!”

    季泽阳刚压下去的火瞬间又窜了起来:”照你的理论,我没坐牢是不是因为你不舍得?”

    陆冉冉:”卧槽,季泽阳我今天就让你看看,到底谁旧情难忘……”

    说着,她抓住他的衣领,把人往前一拉,抬头亲了上去。!!!!!!!!!!

    双唇相触的那一瞬间,心脏似乎停跳了一下。

    飞快的,蜻蜓点水的一个吻,甚至不能称之为吻,只是唇与唇碰了一下而已。

    陆冉冉离开,摸了摸他胸口,得意的笑,”你的心跳得比我快。到底谁才是旧情难忘的那一个?”

    季泽阳突然翘起嘴角,”要用这种方式来证明是吧。”

    他抓住她的手,把人按到车上,低头亲了下去。

    过去的六年里,季泽阳曾无数次的问自己,他那时到底怎么了,陆冉冉到底有什么样的魔力,让他做出那么多疯狂的事情。

    他不明白,完全无法体会当时的心情。

    就像站在迷雾里,怎么都走不出来。

    最后,只能归为荒谬又可笑的荷尔蒙彻底控制了他的大脑。m.

    他让杜含妍叫他小叔叔,就是要向人证明,他对过去没有任何留恋。

    那些可笑的记忆,什么都不算。

    他扔了和她有关的盒子,他让杜含妍叫自己小叔叔,他此刻把她按到车上亲……

    他要证明,陆冉冉在自己心里什么都不算。

    他近乎凶狠的吻着她,咬着她的唇,在离开的时候,甚至恶意的咬了一下。

    疼得陆冉冉眼泪都快出来了,差点流血。

    她也不甘示弱,抓住他用力咬。

    用虎牙咬。

    等离开分开的时候,季泽阳嘴上一块破皮,陆冉冉也没好到哪儿去。

    男人滚烫的掌心按到她胸口,他似乎并不知道自己此刻有多狼狈,脸上的表情甚至得意,道:”陆冉冉,你的心跳得比我快!”

    似乎是报了仇,他把人拉开,上了车,油门一踩,扬长而去。

    卧槽!

    陆冉冉气炸了。

    欺负她没开车是吧!

    以后别落到她手里,她绝对不会因为愧疚就手软。

    死变态!

    季泽阳开着车一路到家,从车里下来,赵秘书迎出来,精英禁欲的脸瞬间变得十分古怪。

    ”季总,您……”迟疑的目光落到老板的唇上。

    季泽阳心情正爽,摸了一下嘴唇,道:”没事,磕了一下。”

    赵秘书:”……”

    骗鬼去吧,全身完好无损的正好磕到嘴唇上的概率都可以去买彩票了好不啦!

    还有您一脸春风得意是要闹那样?!

    不过作为一个敬业的秘书,赵秘书什么都没说,只问:”需要我准备消毒水吗?”m.

    季泽阳:”不用,给我准备狂犬疫苗就行。”

    赵秘书:”啊?那我现在联系防疫站。”

    季泽阳:”……我开玩笑的。”

    赵秘书:”……”

    我日,季总什么时候这么幽默了?

    今天到底发生了什么。

    太可怕了。

    陆冉冉在心里把季泽阳骂到狗血喷头,捂着嘴唇准备去贾蓉入住的酒店,看看能不能找到什么线索,最好是找到吸毒用的工具,那就铁证如山了。

    季泽阳不帮忙算了。

    冉姐替他解决这个隐患,就当稍稍弥补一下当初喂他忘情水的事情。

    她才不像季泽阳那么小心眼儿。

    没想到她刚走到酒店门口,手机上突然收到一条微博推送:

    【开法拉利的女警察】

    陆冉冉愣了一下,点开一看,里面果然是说的自己。

    配的是以前她开车上班的图。

    正文只有一句话:”现在的女警察都这么有钱了吗?”

    下面评论点赞最多的一条是:”这个女警察我知道,乐阳公安局的,警花,今年才25岁,就有个五岁的儿子。现在在《白水晶》剧组,说不定是想出道。”

    看似只是单纯的描述事实,但其中的煽动性一点都不少。

    果然,下面阴谋论开始了。

    什么py交易,炒作之类的,内容很是不堪入目。

    陆冉冉:”……”

    卧槽,微博果然是智商盆地,十个喷子九个都在微博。

    不等她看完,电话就打了进来。

    张局:”陆冉冉,网上的信息看到了吗?”

    陆冉冉:”看见了。”

    张局:”你有什么想法?”

    陆冉冉:”什么想法?怼回去啊!”

    插入书签

    作者有话要说:

    其实,我也是第一次尝试写这样复杂的人物,或许有些地方把握不太好,但一开始的设定确实是这样的

    女主小时候就喜欢男主,并不是因为看到日记才喜欢的

    日记只是一个契机,让她开始反思自己

    感谢:

    醉唱夜歌扔了1个地雷

    醉唱夜歌扔了1个地雷

    枫翎瑛扔了1个手榴弹

    小风扇灯光光扔了1个地雷

    沐子卿扔了1个地雷

    不要葱谢谢扔了1个地雷

    沐子卿扔了1个地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