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just for one night。

    优美的英文混着香烟和酒精的味道在嘈杂的背景下发酵。

    陆冉冉顿了一下, 看着他, 上前两步, 走到他面前,扬眉道:”你说什么?”

    季泽阳:”one night stan……”

    ”说人说!”没好气的打断他, 陆冉冉语气很是不耐烦, ”中国人说什么鸟语?”

    季泽阳:”……”

    他干脆弯腰, 凑到她耳边, 慢悠悠的, 轻声道:”我想操|你。”

    香烟和红酒的味道扑面而来。

    陆冉冉深吸口气, 勾唇笑了起来。

    她伸手拉住他领带, 让他弯下腰,妖娆的唇角翘着, 凑到他胸口, 湿热的呼吸缓缓上移。

    她身上喷了男式香水,和女人的味道混在一起,糅成了一种鬼魅的勾人香气。

    荷尔蒙几乎要爆炸。

    毫无顾忌的向四周蔓延,传递出让雄性疯狂的信号。

    她粗鲁的扯开他的领带,缠在手上, 红艳艳的唇吻上了他的衣领。

    像刚才那个男人一样, 在洁白的衬衫领口,留下一个暧昧的唇印。

    但是并没有停下, 唇蹭着他的脖子, 来到耳边,吹了口气, 用微微沙哑的嗓音说道:”巧了,我也想操|你

    ……”

    话音未落,一脚踹到他腿上,季泽阳猝不及防,疼得眼前一黑。

    什么暧昧的气氛,荷尔蒙的爆炸,求偶的信号……顷刻间散了个干净。

    他们就是在厕所门口,两步远的里面说不定还有人刚拉了屎出来,没来及的冲。

    m.

    陆冉冉把人按到墙上,眉梢扬起,”季泽阳,姐姐忙着呢,没空和你玩这么无聊的游戏,等我忙完,看到底谁操|死谁。”

    季泽阳垂眸看着她,不知道是不是有些醉了,眼神有些朦胧。

    他没有说话,看着她把自己的领带扔到垃圾桶上,转身走了。

    走了两步,她突然又站住,回头小声道:”对了,我劝你一句,千万别牵连进去,否则我不会念旧情的。”

    陆冉冉说完,重新涂着唇膏出去了。

    她相信季泽阳不会和贾蓉牵连到一起,但是刚才他说知道贾蓉在哪儿,让她有种不好的预感。

    这个笨蛋,不会犯什么傻吧?

    她越想越担心,以前就是,季泽阳明明是个聪明人,总是在莫名其妙的地方犯傻。

    陆冉冉竟然没担心错。

    她去了二楼,溜进休息室随便挑了一身服务生的衣服换上,找了个托盘和冰桶出去,走到vip包间区域,敲了几个房间的门,没有找到贾蓉。

    突然,几个人走了过来,人群中间的赫然是季泽阳。m.

    他跟着两个男服务生进了房间。

    房间门口竟然还有两个保镖守着。

    陆冉冉想起之前他的话,赶紧端着托盘过去。

    被门口的保镖拦了下来。

    陆冉冉一脸无辜的反问:”不是这个房间的客人要冰吗?”

    两个保镖对视一眼,看了一眼陆冉冉手里的冰桶,让她等一下,其中一个推门走了进去。

    陆冉冉有些紧张,不知道季泽阳进去干什么,他到底知不知道有多危险。

    如果不出意外,这可是吸毒现场!

    他是不是想死?!

    一……二……三……四……

    陆冉冉在外面几乎度秒如年。

    她甚至不敢想季泽阳真的沾上冰|毒该怎么办,真的会毁了一辈子的!

    就在她准备啥也不管,冲进去救人的时候,门开了。

    保镖从里面出来,道:”不好意思,请进。”

    陆冉冉:”……!”

    她不动声色的端着冰桶进去。

    她选冰桶是有原因的,以前和前辈一起缉毒的时候,听过有些人会把冰|毒藏在冰桶里,送冰就是送”冰”。

    没想到竟然被她蒙上了。

    陆冉冉推开门进去。

    这是最高规格的vip包间,进玄关看不到人,只能听见女人柔媚的嗓音在说:”季总年少有为,像您这样的天才,怎么会有压力呢?”

    是贾蓉的声音。

    接着,是季泽阳在说话:”天才最怕灵感枯竭,贾小姐应该深有同感才对。”

    陆冉冉记得调查过贾蓉的资料,贾蓉一开始出道并不是演员,而是创作型歌手。

    在歌坛挣扎了很多年,才进了演艺圈。

    包间里,季泽阳翘着腿半靠沙发上,手里把玩着一只打火机,面前放着一个烟盒,已经被拆开了。

    陆冉冉站在玄关处,拿出手机悄悄录了起来。

    她听见季泽阳似乎抽了一支烟出来,说:”尝尝?”

    然后是贾蓉的赞叹声。

    季泽阳于是道:”送给贾小姐。”

    陆冉冉手指悄悄握紧,捏着手机的手指用力到泛白。

    季泽阳哪儿来的这种东西?

    他真的牵扯进去了吗?

    怎么可能?

    贾蓉笑出声,道:”季总送了我这么好的礼物,我也得回礼才对。季总有兴趣尝尝更爽的吗?”

    季泽阳扬眉:”k?”

    贾蓉一脸风情的嫌弃:”没劲儿。”

    季泽阳:”那是……?”

    贾蓉:”到了你就知道了……季总怎么不抽?来,我亲自给你点……”

    哪怕季泽阳拿出了加料的香烟,她还是有些不信,一定要季泽阳抽一口才相信。

    只有真的抽了,才能证明他确实是同道中人。

    打火机咔哒一声,火苗窜了出来。

    季泽阳盯着火苗看了一会,突然翘起嘴角笑了一下,从烟盒里抽了一支出来,身体前倾,点燃了嘴里的香烟……

    就在这一瞬间,一个冰桶砸了过去。

    打断了他的动作。

    陆冉冉披头散发的跳出来,在所有人都没反应过来的时候,一把冲过去,抓住他嘴里的烟扔到地上狠狠踩灭,反手给了贾蓉一巴掌,骂道:”贱人,敢抢老娘看上的男人!”

    她简直像个疯婆子,谁都没认出这是谁。

    贾蓉和小刘彻底懵了。

    陆冉冉抓住季泽阳的领口就把人拽起来,拖着就往外走,嘴里还骂道:”你不贱能死吗?今天晚上在厕所给我跪一夜,否则别想上床……”

    季泽阳是疯了吗!

    她快要气死了。

    不管是为了什么,只要一口下去,他这辈子就毁了。

    陆冉冉赶紧拍了照片,录了录音,上传云端,立刻抄起手里的冰桶砸过去。

    幸好,他好像还没抽下去。

    季泽阳至少微微愣了一下而已,立刻表现得比她还震惊,失声道:”你?!你怎么在这里?你跟踪我?!”

    一副被老婆捉奸的模样。

    陆冉冉总算松了口气,总算这人脑子还没坏掉,看这反应和贾蓉应该也不是一伙儿的。

    她不说话,拉着人就往外走。

    希望能在黑昼里的人反应过来之前跑出去,否则两人就危险了。

    陆冉冉飞快的冲到门口,拉开门,另一个送冰桶的男服务生站在门口。

    他才是真正的”送冰”人。

    一瞬间的死寂。

    门口两个保安飞快反应过来,伸手就要抓陆冉冉。

    几乎是同时,徐涛猛地打了个激灵,想起自己到底在哪儿见过那个眼熟的女人。

    那是陆冉冉!

    乐阳市警察局的陆冉冉!

    他连忙跳起来,拿起对讲机,道:”开信号屏蔽器!把发给你们的这个女人给我抓过来!”

    同一时间,黑昼内所有的安保人员的手机上,全都收到了陆冉冉的证件照。

    ——

    陆冉冉反应快,膝盖狠狠顶了一下保镖的腿间,趁他呼痛的时候,把另一个解决,拉着季泽阳就跑。

    刚跑了两步,就看到一群保安冲了上来,连忙又向反方向跑。

    季泽阳被她拉着,这个场景如此似曾相识。

    运动会那天晚上,她也是这样拉着自己,最后躲进了学校的卫生间里。

    模糊的回忆,瞬间清晰起来。

    他甚至陡然间有种身临其境的感觉,那天,他被她撩得几乎要发疯,差点控制不住,真的按住他吻下去……

    遗忘六年的冲动,一瞬间全都回来了。

    突然,陆冉冉脚步一顿,敲了敲手边一扇包间的门。m.

    门很快打开,里面的人看见陆冉冉和季泽阳愣了一下,不等他反应过来,陆冉冉就拉季泽阳钻了进去。

    反手把门关上,她低声威胁道:”老实点,我不伤害你。”

    男人愣愣道:”不是我点的小姐吗?”

    陆冉冉:”小姐你妹,抢劫的!”

    男人看她一眼,咽了口口水,”也是,你这样的干小姐,估计要饿死……”

    陆冉冉挥了挥拳头,”闭嘴,你看见我们的脸了,再多嘴别想活命!”

    男人这次反应过来,吓得脸色惨白,连忙捂住眼背过身,道:”我什么都没看见,别杀我别杀我……”

    陆冉冉没空搭理他,正好床就在旁边,她一把把人按到床上,趴在他胸口屏息听了起来。

    砰!

    砰!

    砰!

    ……

    急促有力。

    她算了一下,太快了,身体兴奋成这样,难道真的碰了那些东西?

    她手顺着胸膛往下,掠过男人劲瘦有力的腰……被滚烫的手捉住。

    季泽阳喘着气,漆黑的瞳孔盯着她,哑声道:”你要做什么?”

    陆冉冉没空和他废话,反手又按住他手腕,把人固定到床上,抬起腿碰了一下。

    完了,硬的……

    她觉得眼前一黑,脑子都空了。

    季泽阳呼吸一紧,脸上的表情瞬间变得古怪到极点。

    羞愤,羞耻,尴尬,还有难以掩饰的隐约的痛苦和兴奋……

    陆冉冉连任务都忘了,心里只有一个念头,吸食过冰|毒身体兴奋,并且会伴随强烈的性冲动……

    季泽阳这个样子……不会真的碰了冰|毒吧?

    真的完了。

    他以后怎么办?

    这个真的是碰上就戒不掉的!

    ……

    就在她愣神的时候,一阵天旋地转,刚才还被她按倒床上的人翻身压了上来。

    季泽阳盯着她的唇,恶狠狠道:”陆冉冉,你真想让我操|死你吗?”

    插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