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陆冉冉站在医院走廊里, 身上还穿着服务生的衣服, 外面披了一件深色的男式外套。

    双手抱胸, 头发只简单的用手梳了一下,依旧乱糟糟的。

    沉着脸, 眼神锋利, 浑身上下都散发着”老娘十分不爽, 少来惹我”的信号。

    路过的人看见她, 全都下意识的绕开, 在她周围形成一个小小的真空带。

    赵铭跑过来, 道:”冉姐, 结果出来了。”

    陆冉冉急问:”怎么样?”

    赵铭:”不太好……”

    陆冉冉脸色一变。

    ”……小腿被你踢骨折了……”

    陆冉冉静默一瞬,咬牙道:”你说的谁?!”

    赵铭:”徐涛啊, 被你一脚踢骨折了, 冉姐你回去估计要被骂……”

    他接到消息,一看不是陆冉冉的手机发过来的,知道不好,一刻都不敢耽误,立刻申请了上级去救人。

    大家破开门, 冲进去的瞬间, 看到陆冉冉被绑在椅子上,一脚踹向徐涛。

    咔嚓一声, 徐涛抱着腿倒在地上嚎叫。

    直到这时, 大家才发现季泽阳身上还扎着一支注射器。

    ”卧槽,谁问他了?!”

    陆冉冉气炸了, 骂了一声,作势要踹他。

    赵铭吓得一连后退了好几步,生怕自己变成下一个徐涛。

    站在安全范围,看着陆冉冉难看到极点的脸,他终于反应过来,小心道:”你问的是季泽阳啊?”

    陆冉冉绷着脸没反驳。

    赵铭松了口气,”哎,他呀,没事儿,针刚扎进去,药还没推,而且还是肌肉注射……你不是看见了吗?”

    他们把注射器当物证拿走的时候,里面还是满的。

    陆冉冉:”……”m.

    她看他一眼,快步朝季泽阳的病房走去。

    快走到门口的时候,脚步又慢下来。

    房门关着,医生的声音传出来,说没有在他身体里检测到药物残留,让他好好休息,观察两天,没有问题就可以出院。

    陆冉冉听了一会儿,转身走了。

    局里还有很多事等着她处理,没时间一直浪费。

    ——

    陆冉冉忙到很晚才回家,推开门,陆正宇彭岚还有烦人精都还没睡,一家三口坐在客厅里看动画片。

    陆凡凡已经困得要命,看见陆冉冉回来瞬间精神,连忙跑过来抱住她的腿,仰着脸道:”妈妈,你脸上怎么受伤了?”

    小模样很是可怜,快哭了一样。

    陆冉冉抱着他坐到沙发上,道:”没受伤,不小心被指甲刮了一下。”

    陆凡凡瞬间又得瑟起来,凑到她的脸上,轻轻吹气,一边吹气还一边自恋道:”冉姐,你真是太不小心了,让你聪明可爱的儿子给你呼呼,呼呼就不疼了……”

    陆冉冉翻了个白眼,彭岚也过来,小心揭开她脸上的创口贴,闪过一丝心疼,道:”都破皮了,这几天一定要防晒,万一留疤就不好了……”

    接着又开始给陆冉冉将怎么护肤,精华面膜要多用。

    说完这些又开始念叨她一定要注意安全,危险的事情让别人去做巴拉巴拉。

    陆冉冉抱着烦人精心不在焉的听着。

    没一会儿,烦人精就睡着了,躺在她怀里睡得小脸红扑扑的。

    彭岚叫赵姨过来把孩子抱走,陆冉冉靠在沙发上,知道要开始了。

    陆正宇平时很忙,今天夫妻两个凑到一起,一定是有话要对自己说。 m.

    果然,彭岚推了推老公,陆正宇咳了一声,道:”冉冉,我听凡凡说了,他爸爸是季泽阳?”

    陆冉冉喝了口水,掩饰心虚,含糊应了。

    陆正宇瞬间提高了声调:”那你当初怎么说……”

    彭岚掐了他一把,陆正宇熄了声。

    陆冉冉眨眨眼,无辜道:”当时只想要孩子,不想要孩子他爸。”

    彭岚和陆正宇:”……”

    这个理由,真是理直气壮到让人不知道怎么接下去。

    安静了两秒钟,陆正宇迟疑道:”是不是因为……因为我和你妈妈不同意……”

    自从知道陆凡凡是季泽阳的孩子,陆正宇这两天一直在自责,当初自己是不是太古板,耽误了女儿。

    就像因为自己和彭岚不舍得,女儿报了本地的大学一样,是不是也是因为自己和彭岚反对,女儿才被逼无奈和季泽阳分手……

    如果不是因为真的喜欢,她怎么会十九岁就生了凡凡。

    陆冉冉睁大眼,脱口而出,”什么啊?和你们没关系,我当初就是不想和季泽阳在一起而已。”

    陆正宇:”算了,那你现在怎么想的?如果你还喜欢季泽阳,爸爸去向他道歉……”

    就算别人说他嫌贫爱富,前倨后恭也没关系。

    这就是事实,如果季泽阳一事无成,就算女儿喜欢他也不会同意。

    况且,连陆凡凡都担心陆冉冉受伤,他们两个怎么可能不担心?

    可是女儿太有主见,工作性质又这么危险,如果成了家,说不定能让人少操心一点。

    陆冉冉翻了个白眼,”你们别管了,我们分手是我们自己的问题,和谁都没有关系。”

    她怕两人再说这些莫名其妙的话,扔下一句:”哎呀我明天还要上班,睡去了啊。”

    一溜烟儿的上楼,跑了。

    陆正宇和彭岚对视一眼,叹气。

    第二天,贾蓉吸毒,黑昼被整锅端的消息就在网上炸开了。

    因为有贾蓉这个名人,正在参演的还是缉毒剧,据传闻还是被当地警察局在剧组的工作人员发现的,十分具有传奇性,再结合几天前某位女警察莫名其妙被黑事件,有些人竟然拼凑出了大体的真相。

    唯一想不明白的是,辉日ceo季泽阳怎么牵扯进去的。

    似乎只能用巧合解释。

    季泽阳靠在病床上,腿上搁着笔记本电脑刷新闻,杜含妍坐在旁边捏着葡萄说话:”四叔,我爸他们都听说了,本来说要坐飞机过来看你,被我挡回去了。”

    m.

    季泽阳没说话。

    杜含妍又准备说话,突然有人敲门,她连忙站起来去开门。

    季泽阳也停下手里的动作,抬眸看过去。

    黄炎坤从外面跳进来:”老季你够可以的啊,我都听说了,我说你怎么突然要约我去黑昼,原来是为了英雄救美……冉姐呢?怎么来看过你了吧?感动了没有?”

    他进来嘴巴就突突突个不停,一连甩了好几个问题出来,没人搭理他,这才意识到不对劲儿,无辜道:”你们干什么这么看着我?”

    杜含妍看着他的眼神简直像看一个傻逼。

    真的,她从来没有见过这么没有求生欲的人,这两天她来看四叔,眼睁睁看着某人那张脸越来越臭,平时都避免提起陆冉冉和陆凡凡。

    这人倒好,一开口就扎心。

    还一连扎了好几下,一次比一次狠。

    杜含妍憋着气道:”陆警官很忙,没时间过来。而且我四叔也没事。”

    黄炎坤夸张的怪叫,”天呐,这也叫没事?差点就被人注射冰|毒了啊!还有,案子好像已经移交缉毒组了,冉姐应该不怎么忙……”

    杜含妍:”……”

    ”你来有事吗?”季泽阳终于开口,嗓音透着一股凉意。

    黄炎坤一屁股坐到床沿上,”当然有事啊。你一走就是六年,也不和班里的同学联系,大家想问你情况都没人问,群里听说了这事儿,准备过来看看你。对了,严一鸣和陈丽人都结婚了,两人整天齁死个人,你还不知道吧?”

    季泽阳:”……”

    严一鸣和陈丽人……

    他当然不知道。

    他记得上学的时候,陆冉冉和陈丽人关系很好。

    黄炎坤:”哎,当初你和冉姐,严一鸣和陈丽人,可是咱们班最看好的两对情侣,甚至看好你和冉姐比看好那俩的要多得多,谁能想到人家两个顺风顺水考一个大学,毕业结婚,顺顺利利,你和冉姐反而闹成这样……”

    现在班级群里隔三岔五的有人感叹一番,觉得意难平。

    当初陆冉冉和季泽阳做的那些事,现在想起来都觉得轰轰烈烈。

    季泽阳手指微微收紧,盯着电脑的瞳孔漆黑一片。

    他突然开口,打断了黄炎坤的话,”别说了。”

    黄炎坤:”好好好,我不说了,反正扎你的心也扎够了,目的达到。”

    杜含妍:”……”

    她四叔年轻的时候都交了这叫什么损友啊,合着过来就是为了扎心的。

    医生这时敲门进来,说季泽阳已经可以办理出院手续了。

    季泽阳没吭声,杜含妍十分理解自家四叔的心情,问:”能再住两天吗?我担心万一没检查清楚……”

    医生很为难:”杜小姐,季先生昨天就可以出院了,真的没有再住下去的必要……”

    医疗资源很紧张好不好,你们这些有钱人不在乎花钱,但是他们医生也得为其他没病床住的病人考虑一下好不啦!

    黄炎坤突然插嘴,”我说医生哥哥,你行行好嘛,我们季先生还没等到要等的人,再让他住几天,等人来了我们自然就……”

    杜含妍对他怒目而视。

    医生:”……”

    不是,原来是苦肉计……

    但是也不能这么浪费公共医疗资源啊这群可恶的资本家!

    ”小言,通知赵秘书,让他过来办手续,我们这就出院。”

    季泽阳再一次忍无可忍的打断黄炎坤的话。

    杜含妍狠狠瞪了黄炎坤一眼,不情不愿道:”好,我知道了。”

    这人真讨厌,心里明白就好了,为什么非要说出来,不知道她四叔脸皮薄吗?

    这下好了,连再住下去的理由都没有了。

    杜含妍拿出手机正准备给赵秘书打电话,突然惊喜道:”冉姐,凡凡,你们终于来了!”

    陆冉冉牵着陆凡凡的手,从电梯间走了出来。

    插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