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受到杜含妍这么热情的接待, 陆凡凡得意得尾巴都要翘上天了, 松开陆冉冉的手背着小书包跑过来, 仰着头道:”姨姨,你是不是想死凡凡了?”

    杜含妍弯腰在他脸上吧唧亲了一口, 兴奋道:”可不是嘛, 姨姨想死你了。”

    陆凡凡捂着脸, ”哎呀, 不要亲男孩子, 人家会害羞啦。”

    杜含妍:”哈哈哈。”

    他踮起脚, 也亲了杜含妍一口, 道:”凡凡也想姨姨!”

    杜含妍高兴得整个人都开始冒泡泡。

    黄炎坤脸色古怪,看见陆冉冉走过来, 迟疑道:”冉姐, 凡凡叫杜小姐姨姨?”

    陆冉冉:”有问题?”

    ”没有!没有!”黄炎坤连连摆手。

    杜含妍鄙夷的看他一眼,刚才在四叔面前狂成那样,怎么见了冉姐就怂得一比了?

    陆冉冉没理他,去看季泽阳。

    他靠在病床上,脸上的巴掌印儿已经消下去了, 漆黑的瞳孔盯着电脑, 捏着鼠标的手明显用力,不知道在看些什么。

    空气微微安静。

    陆凡凡从杜含妍怀里挣扎出来, 又叫了一声黄叔叔, 和爸爸一样漂亮的眼睛看过去,爬到床边, 对着他大喊了一声”爸爸”。

    季泽阳抬眸看过去,小男孩脸皱巴巴的,背着手道:”爸爸是不是生我上次恶作剧的气了?”

    小模样很是忐忑不安。m.

    季泽阳喉头一哽,伸出手,哑声道:”没有。”

    陆凡凡并没有扑过去,依旧委屈巴巴的:”那看见凡凡怎么都不高兴?”

    季泽阳:”没有……爸爸……很高兴。”

    他第一次用这个自称,十分不适应,语气带着艰涩。

    真的很难看出有什么高兴的样子。

    但是陆凡凡十分大度的表示不计较,欢呼一声扑到他怀里,神秘兮兮的凑到他耳边道:”爸爸,凡凡给你准备了礼物哦。”

    季泽阳想起上次的毛毛虫,神经瞬间绷紧。

    陆凡凡摘下书包,拉开拉链,兴致勃勃的从里面拿了一张卷起来的画纸出来,递到季泽阳手里,继续神神秘秘的小声道:”不要给冉姐看见哦。要不然她又该打我屁屁了。”

    站在旁边听得一清二楚的陆冉冉十分不客气的翻了个白眼。

    真的,她觉得陆凡凡这么沙雕,一定是因为季泽阳的基因不好。

    季泽阳应了一声。

    陆凡凡又道:”现在不能看,等我们走了爸爸再看。”

    季泽阳失笑,说道:”好,不会让任何人看见的。”

    他拉开床头柜的抽屉,把纸放进去。

    陆凡凡这才拍着小心脏,长出一口气。

    杜含妍看看四叔,再看看陆冉冉,最后目光落到陆凡凡身上,过去道:”凡凡,姨姨带你出去玩好不好?”

    或许是陆冉冉在,黄炎坤十分有求生欲,连忙道:”小可爱,和叔叔姨姨出去玩去咯。”

    陆凡凡去看陆冉冉,见妈妈答应,飞快的从病床上爬下来,欢天喜地的跟着出去了。

    爸爸什么的,真的没有出去玩有吸引力呀!

    两大一小出去,还体贴的帮忙关上门。

    病房里只剩下陆冉冉和季泽阳两个人。

    静默的空气在两人之间流淌。

    陆冉冉拉了一张凳子,坐到季泽阳窗边。

    窗外阳光很好,笼罩在他身上,映得男人英俊干净的脸明明暗暗。

    浓密的睫毛下,是毛绒绒的阴影。

    让人想要伸手摸一摸。

    陆冉冉咳了一声,道:”谢谢你……”

    ”不用。”季泽阳冷淡的打断她,盯着黑下去的电脑屏幕。

    陆冉冉在心里翻了个白眼,继续道:”毕竟是因为我……”

    ”和你没有关系。”季泽阳再次打断她。

    陆冉:”……”

    她眉梢扬了起来,但是看在季泽阳是功臣兼病人的份儿上,依旧压着脾气道:”最后……”

    ”我才要谢谢你。”季泽阳突然提高嗓音,漆黑的瞳孔看过来,继续,”谢谢陆警官为人民服务,如果不是陆警官,第一个被注射的人就是我,陆警官一心为人,我不过是投桃报李,不忍心看着女人挡在我前面罢了……”

    m.

    陆冉冉被他气炸了。

    真的,季泽阳现在脾气真的臭得要命。

    她也不客气,怼回去:”季泽阳,以前那点破事儿你准备记一辈子是不是?”

    季泽阳绷着脸:”和以前没有关系,陆警官想多了。陆警官日理万机,何必把时间浪费在前男友身上,请回吧。”

    直到这时候,嗓音里才泄露出一点点的怨愤。

    季泽阳说谎了。

    他当时诡异的,脑子里全都是以前发生的事情。

    她和陆正宇彭岚出去旅游回来那天晚上,他带她去吃烤串,遇见了几个小混混。

    看到贾蓉打她,他瞬间仿佛被六年前的季泽阳附体了一样。

    脑海中只有一个念头,他的女朋友,不能被人欺负。

    谁都不行,谁都不能在自己面前欺负她。

    他一直不能理解,为什么当初的自己会那么愚蠢,像是被人下了降头一样做出那么多疯狂的事情。

    但是那一瞬,他好像和以前的自己产生了共鸣,也变得疯狂起来。m.

    甚至比之前更疯狂。

    他的女人,不能被人欺负!

    季泽阳甚至觉得,如果陆冉冉当时能抱住自己,说一声对不起,她还爱他,他就真的再一次彻底栽进去了。

    但是没有。

    他在医院等了三天,她连个电话都没有。

    心一点点的凉了下去。

    他对自己说:”季泽阳,你在做什么美梦?六年前她不爱你,六年后她就爱你了吗?你清醒一点,别再叫人看笑话。”

    对,他不能再让她看笑话。

    陆冉冉自然不明白他心中想的什么,看他一眼,站起来,也冷了脸色,道:”我只是来看看你好了没有,季总这么有精神看来身体没一点问题,这我就放心了。再见。”

    季泽阳捏着鼠标的手用力到发白。

    他没有看陆冉冉,硬邦邦的道:”不送。”

    陆冉冉气得要爆炸。

    她转身快步走了出去。

    房门被不客气的打开又关上,病房里彻底安静下来。

    安静到几乎能听见他的心跳和呼吸。

    急促,冲动。

    赵秘书接到电话飞快的赶了过来,还和陆冉冉打了个照面,可惜陆警官一脸生人勿近,老子很不爽,他心里咯噔一声,心想:完了,这两位不会又闹别扭了吧。

    求生欲让他避开了陆冉冉,等人下了楼才出来,来到老板的病房门口,还没来得及敲门,就听见里面一声脆响,像是什么东西被砸到了地上,碎得四分五裂的声音。

    赵秘书打了个哆嗦,这下更肯定老板和陆警官闹别扭了。

    他当了老板五年多的秘书,真的从来没见过季泽阳发过这么大脾气,但是每次碰上陆警官,都像是变了个人,脾气臭得要命。

    好像看见陆警官就不顺眼,但是偏偏又找虐一样凑上去。

    真是搞不懂。

    赵秘书站在门口等了一会儿,估摸着老板的脾气应该已经发得差不多了,这才一副不知情的模样敲门进去,无视地上摔成碎片的鼠标,道:”季总,车已经在楼下等着了。您先回家还是……”

    季泽阳:”先给小妍打电话,让她回来。”

    赵秘书又被季泽阳泛红的眼眶吓了一跳,一时摸不准是气得还是哭得。

    呸呸呸,他在开什么玩笑?

    一定是气得,季总一个大男人,怎么可能哭?!

    绝对不可能!

    他赶紧给杜小姐打了电话,说完,拿起旁边的扫帚把地上的鼠标碎片扫干净,倒进垃圾桶里。

    在心里默默记下,以后要多买几个鼠标放在身边……

    额……光买鼠标会不会不够,电脑是不是也得买几台……

    正胡思乱想,门外又响起短促有力的脚步声。

    陆冉冉推开门,从包里拿了一封信封出来,扔到季泽阳脚边,扔下一句:”爱来不来。”

    转身又快步消失在两人面前。

    季泽阳盯着信封半晌,突然拿起来,粗鲁的撕开,里面是一张请帖:

    乐水一中xx届高二一班同学会邀请函

    季泽阳恍然明白过来,她是来送请帖的。

    他看了一会儿,拉开抽屉,把陆凡凡送给他的那张纸拿出来,展开,上面画了一幅画。

    五岁的小朋友,对线条和色彩的控制能力还很差。

    只能勉强看得出来,上面画的是三个柴火小人儿,两个短头发的应该是男性,一大一小抱在一起,另一个长头发的应该是女性,手里拿着一个类似拖鞋的东西,横眉冷对。

    下面还有一句话,拼音和汉字夹杂:

    【爸爸,你回jia的话,我会bang你lan着妈妈,不许她打你屁屁的!】

    插入书签

    作者有话要说:

    下章……应该会有大突破~

    感谢:

    软扔了1个地雷

    太瘦了好苦恼扔了1个地雷

    2251670扔了1个地雷

    20479003扔了1个地雷

    临扔了1个手榴弹

    红舞华裳扔了1个地雷

    良凡扔了1个地雷

    tintin扔了1个火箭炮

    云清扔了1个地雷

    晚晴凌扔了1个地雷

    花粥扔了1个地雷

    俗人没办法扔了1个地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