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同学会这天, 班里能来的同学都来了。

    自然要先吃饭。

    班长定了当地最好的酒店, 陆冉冉到的时候, 包间里已经坐满了人。

    陈丽人本来还严一鸣甜甜蜜蜜,看到陆冉冉立刻抛弃了老公, 跑过去抱住陆冉冉撒娇, ”冉姐, 我想死你了!”

    这些年两人还一直联系, 只是陆冉冉工作忙, 陈丽人婚后也不像单身时自由, 平时难得聚一起。

    不等陆冉冉说话, 严一鸣立刻紧张的站起来,黑着脸道:”笨蛋, 你小心一点!”

    陆冉冉愣了一下, 看着同桌害羞喜悦的模样,反应过来,”你怀孕了?”

    陈丽人红着脸点了一下头,”刚查出来,才五周。”

    周围的立刻响起一连串的恭喜, 接着又是一阵哀嚎。

    太打击人了。

    这两人平时秀恩爱撒狗粮也就算了, 结果连孩子都有了。

    大家几乎能看到不久的将来,一家三口疯狂晒老公晒老婆晒孩子的场景。

    心塞得厉害。 m.

    陈丽人:”冉冉, 如果我生了女儿, 咱们定娃娃亲吧?”

    严一鸣在旁边黑着脸道:”你少来了,我女儿大学毕业之前不许谈恋爱!”

    陈丽人扭头, 气哼哼道:”你还好意思说?我初中的时候就被你霸占了。”

    严一鸣立刻得意起来:”说明我慧眼识珠。”

    陈丽人抓住他手咬了一口。

    ”啊啊啊啊,这里真是没法呆了!”

    ”不是,你们两个给单身狗一点尊严行吗?”

    ”我日,我为什么要来找虐?”

    ……

    抗议声再次掀破屋顶。

    喧闹中,班长凑到陆冉冉身边,小声问:”季泽阳来吗?”

    邀请函本来是准备一起寄出去的,结果陆冉冉听说之后主动要了过去,说她亲手给他送去。

    没亲眼见到人,也没他的联系方式,班长还真不知道季泽阳到底什么态度。

    陆冉冉想起那天的不欢而散,脸色淡淡:”不知道,爱来不来。”

    话都不让她说,也不知道又在气些什么。

    黄炎坤在旁边和赵文音说话,突然扭头插了一句进来,”冉姐,上次老季发火,真的不怨他。”

    陆冉冉扬眉,”难道怨我?”

    她好心好意去看他,一句话都没说完就被他接二连三的堵了回去,不怨他怨谁?

    黄炎坤看她一眼,只道:”老季在医院等了你三天。”

    陆冉冉:”……”

    她突然不知道说什么好。

    把案子移交给缉毒组,等她忙完已经是第二天了。

    本来准备去看他,结果不知道吃了什么,脸上被贾蓉指甲划破的地方感染了,肿得老高,根本就没法见人。

    然后她还没有他的联系方式,也没给他打电话。

    原来是因为这个在闹别扭,真是……

    她真的觉得,季泽阳总是在莫名其妙的地方犯蠢。m.

    说话间,又有人推门进来,陆冉冉抬眸,眼神微凝。

    季泽阳来了。

    季总今天竟然没有穿正装,上身是一件浅灰色的v领薄毛衫,下面穿着米白色的长裤,皮鞋也是同色系的,整个人显得干净又清爽,像还没走出校门的大学生。

    他道:”抱歉,来晚了。”

    笑闹声安静下来。

    黄炎坤怪叫一声:”哟哟哟,还是和以前一样,你们这群女生看见季泽阳就走不动路。”

    几个看呆了的女生回神,笑骂黄炎坤最贱。

    六年不见有些陌生的气氛瞬间又热闹起来。

    班长站起来,”过来,来,坐这儿。季泽阳,你不介意吧?”

    他腾出来的位置就在陆冉冉右手边。

    季泽阳没有看陆冉冉,只道:”没什么。”

    季泽阳坐好,班长叫服务员上菜。

    回头对他道:”我们还担心你不肯来呢,还以为你发达了就忘了我们这些老同学。”

    韩高燃也凑过来道:”哎,季泽阳,你有空的话去看看李铁头,上次我见他他还说起你了。”

    其他人也纷纷道:

    ”是啊,李铁头当初可喜欢你了。”

    ”当初哪个老师不喜欢他啊。”

    ”还有咱们班主任,上次我和冉姐去学校的时候,班主任还说季泽阳这是一辈子不准备回乐阳了吗?”

    季泽阳捏着筷子,默然不语。

    高中时候的记忆,曾经被他埋藏起来的记忆。

    他早已抛弃的记忆……

    陆冉冉突然道:”你们怎么这么多废话,吃饭都堵不住你们的嘴是吧。”

    季泽阳不回来,不是因为他无情,只是因为,忘情水连他对母校的感情也一并洗掉了。

    和陆冉冉有关的所有记忆,都淡化再淡化,变得无足轻重起来。

    冉姐发话,大家终于不再揪着季泽阳不放,开始别的话题,什么”新修的那条商业街,被谁拿下了?”,”我想买个游艇,你帮我参谋参谋”之类的。

    m.

    只有陆冉冉和季泽阳,两人相互之间一句话都没有,甚至连衣角都没有碰到。

    黄炎坤左看右看,十分发愁,这两人未免也太别扭了吧。

    正好这时陈丽人说了一句:”班长,你以后能不能把我的名字写好,我叫陈丽人,不是陈丽丽,我收你发来的请帖的时候,快递员差点不给我。”

    班长:”哎呀,可能是快递员把‘人’字看成叠字符号了。”

    季泽阳移开视线,抬眸问了一句:”快递员?”

    陈丽人:”对啊,我们的请帖都是班长发快递过来的。怎么,你的不是?”

    季泽阳捏着筷子的手指微微收紧。

    他的不是,他的是陆冉冉亲自送过来的。

    下意识回眸看她,她没听见一样,继续面色如常的吃饭。

    大家都很久没聚,自然不能这么简单就结束,吃完饭大家又去ktv唱歌。

    这是黄炎坤提议的。

    他说对全班一起掉节操唱色气情歌的事情念念不忘,一定要再来一次。

    饭桌上喝了酒,大家兴致高昂,到了ktv就浪起来。

    各种无下限掉节操的歌儿轮番上阵。

    还有人起哄,让陆冉冉和季泽阳再来一首《老司机带带我》,被冉姐毫不客气的拍了回去。

    前面几个抱着话筒在”啊~啊~啊~”,其他人没事儿干,开始玩真心话大冒险。

    季泽阳也喝了不少酒,觉得闷,对这种游戏也没什么兴趣,站起来出去透气。

    走到窗边,夜风吹进来,吹散了身上的燥热。

    他摸了一下裤子,空荡荡的,今天没带烟。

    ”抽吗?”背后突然有人问。

    季泽阳回头,严一鸣递过来一盒打开的中华。

    他顿了一下,抽了一支出来,用他的火机点燃。

    严一鸣:”她怀孕了,不能让她吸二手烟。”

    季泽阳唔了一声。

    点烟的时候,严一鸣突然又道:”他们都接受不了你和陆冉冉分开,但我很早之前就知道,你俩成不了。”

    季泽阳捏着烟的手一紧,抬眸看他。

    严一鸣:”我记得有一段时间,学校流行写情书。你记得吧?”

    季泽阳没回答,他当然记得,所有写给陆冉冉的情书,都被他截了。

    一封都没落到她手里。

    严一鸣:”当时也有很多人给陈丽人写,我都知道,甚至不少我还看过,写得稀烂。但是这些情书一封不少,她全都收到了,其中还有几封是我亲自放到她的课桌里的。”

    季泽阳继续沉默,他不知道自己该说什么。

    严一鸣似乎也并不在乎他的回答,继续道:”别说这是乐水一中男生在给她写情书,就算全世界的男生都给她写情书,我也不会阻拦。她可以随便挑随便选,但是我知道,最后她一定会回来我身边。因为……”

    他顿了一下,嘴角翘起一个极为自信的笑,”……这个世界上,不会有人比我更爱她。”

    季泽阳心脏猛地揪紧,一时间甚至喘不上气来。

    他哑声道:”你为什么和我说这些?”

    严一鸣把烟扔进垃圾桶,不耐烦的嗤了一声,”你以为我愿意和你废话啊?还不是那个笨蛋,知道你们分手之后哭了好久,听说你回来又哭了好久。我有什么办法?”

    季泽阳看着窗外的月色,道:”当时……我们不一样。”

    严一鸣靠在墙上,”知道你顾忌什么,但其实没什么不一样,你就是想太多,抓太紧……”

    他突然拍了拍季泽阳的肩膀,转身走了。

    季泽阳站了一会儿,突然脱力一样靠到墙上。

    为什么……他没有严一鸣那样的自信?

    明明,这个世界上,也不会有人比他更爱她。

    没有……

    到底是哪儿错了?

    季泽阳站了很久才回去,房间的门没有关严,走到门口,他突然听见陈丽人的声音:”冉冉,这次你输了,选真心话还是大冒险?”

    陆冉冉道:”大冒险吧。”

    陈丽人:”你确定?大冒险的话,我会让你去亲季泽阳的。”

    陆冉冉:”……那我还是选真心话。”

    陈丽人:”哈哈哈哈,我就知道。听好了,问题是:‘你现在有喜欢的人吗?’”

    陆冉冉:”有。”

    陈丽人:”是谁?”

    陆冉冉:”这是下一个问题。”

    陈丽人:”那好,我们再来。”

    一阵摇骰子的噼里啪啦声过后,陈丽人再次大笑起来,”哈哈哈哈,冉冉,你又输了。”

    陆冉冉骂了一声:”我日。”

    陈丽人:”哈哈哈,日谁都没用。选真心话还是大冒险?”

    陆冉冉:”大冒险。”

    陈丽人十分失望,”你确定?”

    陆冉冉:”确定!”

    鬼都知道下一个问题是什么,她才不要选真心话。

    陈丽人:”大冒险就大冒险吧。要求是去亲季泽阳三十秒!”

    季泽阳连忙后退,刚转过身就听见房门开了。

    陆冉冉微醺的嗓音在身后响起。

    她道:”季泽阳,帮个忙吧,我玩大冒险输了。”

    插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