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季泽阳回头, 陆冉冉靠着门框站在门口, 蜜茶色的瞳孔里荡漾着微醺的笑意。

    她脸上还贴着创口贴, 浪荡不羁又不逊,若是男孩子, 这副模样不知道要多招女孩子喜欢。

    其他人也跟过来看热闹, 见季泽阳没有说话, 在后面开始起哄:

    ”老季, 不就亲一下么, 是爷们儿就上。”

    ”就是, 冉姐都不怂, 你怂什么?”m.

    ”快啊老季,亲一个亲一个……”

    哪怕过了六年, 这群看热闹不嫌事大的依旧掩饰不住本性。

    陆冉冉站直, 走到他面前,耸耸肩,”你多包涵。”

    话音落,她就揪住他的领口,抬头亲了上去。

    红酒甜甜的香气和女人身上隐约的芬芳瞬间淹没他的口鼻。

    季泽阳微微睁大眼, 一时间忘了反应。

    耳边有人在计时:”……十一……十二……十三……”

    一直到:”……二十一……二十二……二十三……”

    贴上来的唇突然动了起来。

    他听见陆冉冉略微沙哑的嗓音在馥郁的酒香中响起, 低低的,只有他一个人能听到。

    她道:”对不起, 我没去看你, 是因为前两天生病了……”

    季泽阳脑子里嗡得一声,就在他张开嘴, 想要用力的亲回去的时候,”……二十九……三十!时间到。”

    话音落,陆冉冉轻轻离开他的唇,笑了一下跟人进去了。

    季泽阳站在那里,心脏砰砰砰的跳动。

    黄炎坤推了他一下,”走,老季,回去喝酒去……”

    等他反应过来的时候,面前的酒杯里已经倒了满满一杯的红酒。

    陆冉冉和陈丽人几个依旧在旁边玩真心话大冒险,只是陆冉冉再没输过。

    等到聚会结束已经是凌晨,喝了酒的要么叫司机,要么叫代价,没喝酒的,例如陈丽人和严一鸣则自己开车回去。

    季泽阳也被黄炎坤他们几个灌了不少,理由是他一去首都就是六年,连个电话都没有,该罚。

    季泽阳也认罚,到最后醉得不轻,半靠在沙发上,眼波朦胧,一副任人采撷的模样。

    黄炎坤:”冉姐,老季就交给你了,你一定要把他送回家哈……”

    说着,不等陆冉冉答话,他立刻簇拥着其他人离开,嘴里还嘚啵个不停,说什么大家都很忙,和季泽阳不熟,陆冉冉不管谁管,完全忘了刚才拉着的季泽阳哥儿俩好的模样。

    陆冉冉只好去扶季泽阳,刚摸到人就被推开。

    季泽阳扶着沙发站起来,道:”我自己能走。”

    语气平静,连脚步都很平稳,乍一看真的不像喝醉了。

    陆冉冉无奈,只好跟在他后面下到地下停车场。

    季泽阳拿出车钥匙,准备开车,被陆冉冉一把抢了过去。

    她直接把钥匙塞进自己包里,冷着脸道:”你想酒驾?”

    季泽阳靠在车上回头看她,眼神很冷,道:”陆冉冉,很好玩是不是?”

    陆冉冉:”……???”

    季泽阳语气平静,像是在叙述和自己完全无关的事情。

    ”在黑昼挡在我前面,在大家面前亲我,说你没来看我是因为生病了……这些这些,让我觉得你还喜欢我,就像当初一样,带我去福利院,只给我唱《将军令》,在地铁里亲我……让我觉得你其实是喜欢我的……这样有意思吗?”

    陆冉冉:”……”

    季泽阳:”当初你我都太小,我不够成熟,抓你抓得太紧,你要分手,我认了,真的,陆冉冉,我认了。我六年没回来,你也没主动联系过我,现在我回来了,你又凑过来,好像你还喜欢我一样,何必呢?”

    陆冉冉深吸口气,道:”你到底想说什么。”

    季泽阳绷紧脸颊,半晌,才道:”我想知道,当初你到底有没有喜欢过我。”

    这个问题,他想过无数次,哪怕是在没回来乐阳之前,无数次无意间想起过去的一切,他都会在心里这么问自己一句,她当初到底有没有喜欢过自己。

    没有答案。

    他找不到答案。

    甚至他开始怀疑自己的记忆。

    如果真的像他记忆中爱得那么深,怎么会那么轻易就放手,怎么突然就……

    突然,就像一道闪电劈开了无边的黑夜,他脑海中陡然一清,过去的记忆清晰起来。

    他记得很清楚,那天晚上,在酒店里,他明明前一秒还在为她怀了孩子准备结婚而欣喜若狂,下一秒,在她亲了自己之后,狂热的爱情和对未来的憧憬突然间就烟消云散了。

    和当初周一凡喝了她的矿泉水时一模一样……

    季泽阳猛地收紧手指,小心的控制住呼吸,掩饰着某个荒谬又可怕的猜测。

    陆冉冉犹豫了一下,肯定道:”有,季泽阳,我当初有喜欢过你。”

    否则,就算系统逼得再紧,她也不会和他生孩子。

    她本来以为,这个答案会让季泽阳高兴一些,但是没想到,他眼神反而更冷了。

    m.

    ”你是说,你明明喜欢我,却还是不肯和我结婚。是这样吗?”他声音更轻。

    陆冉冉:”……是。”

    ”陆冉冉,在你心里,喜欢到底有多廉价?!”季泽阳突然爆发,指着自己道,”我到底有多不堪?!多不值得你付出?!多不值得你珍惜?!仅仅是因为我喜欢管你,仅仅是因为年纪小,仅仅是因为……因为一些莫名其妙的原因,你就要分手!”

    最后,他骂道:”陆冉冉,你真想把你的心挖出来,看看是不是石头做的。”

    陆冉冉有点懵了。

    忘情水,难道没有用吗?

    他的反应怎么还是这么强烈?

    他突然抓住她的手,把人拉到自己面前,盯着她道:”告诉我,那天晚上你给我喝了什么?”

    陆冉冉:”……!!!”

    这句话比之前知道忘情水似乎没用更让人震撼。

    她脑子里只剩下一个念头,完了,被发现了。

    ”原来……”

    季泽阳之前只是猜测,看到陆冉冉这个反应,这才肯定自己的猜测竟然是正确的。

    抓着她的手握得更紧。

    他咬牙道,”到底是什么!”

    陆冉冉舔了舔唇,不想再骗他,道:”能洗掉你对我感情的东西。”

    季泽阳瞳孔紧缩,足足愣了有三秒钟,才猛地松开她的手,怒气反笑,”好!好!好!陆冉冉,你真是好!”

    他一连说了三个好,气得话都不知道怎么说了,甚至没想过这种东西的存在到底有多不合理。

    他一连几个深呼吸,才道:”怪不得……怪不得……陆冉冉,你知道我这六年怎么过的吗?我怕我会忘记,我怕我会忘记你,我每天都在想以前的事情,我让小妍叫我小叔叔,我让她提醒我,有人这么叫过我,但是没有用,过去的记忆还是一点一点淡去,我甚至开始想不起你的样子……陆冉冉,谁给你妄自处置我的感情的权力?!”

    不等陆冉冉回答,他转身就走,连车也不管了。

    刚走出几步,背后终于响起女人软软的嗓音。

    ”季泽阳……”她叫他,声音从来没有这么软过。

    ”我当初是真的觉得,洗掉你的感情你会好受一点。”

    离开的脚步停下,半晌,季泽阳才红着眼睛回头,走回她面前,轻声道:”陆冉冉,我真想掐死你。”

    不等她回答,他突然捏住她下巴,用力亲了上去。

    他把人按到车上,疯狂的吻她。

    唇舌纠缠,尖锐的牙齿磕破了嘴唇,铁锈味在口腔中蔓延。

    他不管不顾,恨不得把人吞下去。

    报复似的亲吻。

    陆冉冉踹他一脚,好不容易把自己嘴巴解救出来,骂道:”我日,季泽阳,你疯了,我明天还得上班!”

    叫人看见她嘴巴像是被狗啃了一样,冉姐的面子往哪儿搁?

    季泽阳冷笑,”你日?陆冉冉,还记得我们的约定吗?one night stand。你今晚会被我日得下不了床!”m.

    话音落,他抓住人的手腕就往外走。

    反正喝了酒没法开车,那就干脆不开了。

    ktv隔壁就是酒店,正好。

    陆冉冉:”卧槽,你要干什么?季泽阳我警告你,我明天还得上班……”

    季泽阳绷着脸拽着人往前走,开房的时候前台的服务员看着陆冉冉,一副需不需要帮她报警的表情。

    为了避免人误会,陆冉冉只好放松了表情,否则万一真有人报警,来的还是她认识的人,那才叫丢人。

    开房,进屋,从头到尾,季泽阳一句话没有说。

    直到把人甩到床上,他才居高临下的问了一句:”需要我戴安全套吗?”

    陆冉冉现在已经死心了,事到如今,先睡一觉也无所谓。

    ”如果你想给陆凡凡添个妹妹的话,不戴也无所谓。”

    插入书签

    作者有话要说:

    感谢:

    月不晴扔了1个地雷

    超人扔了1个地雷

    helen扔了1个地雷

    包子婷扔了1个地雷

    张大boss扔了1个地雷

    爱吃土豆的猫扔了1个地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