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按照001的说法, 上一世陆冉冉三十三岁结婚, 没过多久就和徐墨良离婚了, 而且是因为陆冉冉主动提出的。

    离婚后没多久,她就把季沐搞死了。

    陆冉冉有点懵, 如果不是001任务完成, 没必要再骗自己, 她怎么都无法相信自己竟然会和徐墨良结婚。

    ”妈妈。”陆凡凡突然推门跑进来, 把手机还给她, 一脸神秘又得意的笑, 道, ”我和爸爸讲完话了。”

    陆冉冉:”说了什么?”

    陆凡凡抬着下巴:”哼,不告诉你, 略略略。”

    陆冉冉:”……”

    陆凡凡拽着她的手往外拉, 催促道:”妈妈,我要睡觉觉了,快来帮我洗澡澡~”

    陆冉冉诧异道:”这么早?”

    才刚八点多一点,平时到了九点睡觉时候,烦人精还缠着人不想上床呢。

    今天怎么突然转性了?

    陆凡凡:”哎呀, 陆女士, 你好啰嗦啦,我想早点睡觉觉你还不高兴……”

    陆冉冉:”……”

    她一脸无语的守着烦人精洗了澡, 小屁孩还臭美得抹了香喷喷的宝宝霜, 穿上小裤裤钻进被窝里,朝她招手:”妈妈你快走啦, 你在这里我都睡不着……”

    陆冉冉:”不用给你讲故事了?”

    陆凡凡:”不用不用,你快走啦。”

    陆冉冉离开,要关门的时候,小脑袋又钻出来,喊了一句:”妈妈,不要锁门!”

    陆冉冉没好气道:”知道了,烦人精。”

    陆凡凡哼唧两声,又钻回被窝里。

    陆冉冉回去把挑好的情趣用品下了单,洗了澡,吹干头发,发现001正坐在电脑前看着她的订单记录捂着嘴嘿嘿笑。

    整个机器人简直猥琐到不行!

    陆冉冉一把把他揪下来。

    001:”嘿嘿嘿,陆冉冉你小心哟,这些东西别最后都用到你身上了嘿嘿嘿。”

    陆冉冉看他一眼,”如果用我身上了,我就拆了你的扬声器。”

    001赶紧捂住嘴,再不敢出声了。

    不让他说话,简直比杀了他还痛苦。

    陆冉冉累了一天,身上也酸疼得厉害,过去和彭岚说了一声,躺床上没过多久就睡着了。

    半夜突然被雷声惊醒,睁开眼窗外就亮起一道紫红色的闪电。

    要下雨了吗?空气潮湿又沉闷。

    陆冉冉恍惚间想起,白天的时候看天气预报,是说晚上有雷阵雨。

    她觉得有些气闷,赤着脚下床走到窗前,推开窗户准备透气。

    深夜微凉的狂风吹进来,叫人精神一阵。

    窗外的树冠被风吹得东倒西歪,树叶疯狂的哗啦啦的响。

    路灯昏黄,闷雷从天边传来,惊醒了屋子里的人。

    突然,陆冉冉目光一凝,看到了停在树下那辆熟悉的黑色宾利。

    法国梧桐巨大的树冠将车身完全掩住,如果不是风吹得树冠左摇右摆,不小心露出了车后红色的尾灯,陆冉冉根本就不可能发现。

    下一秒,雨滴噼里啪啦的落了下来,又急又猛,打得窗台梆梆作响。

    咚咚咚。

    有人敲门。

    赵姨的嗓音传来:”小姐,您窗户关好了吗?”

    陆冉冉回神,连忙道:”没事,我自己关上就行。”

    赵姨应了一声,说了一句”我去把别的窗户关上。”

    转身走了。

    雷雨声中,远处传来”当——当——当——”三声钟响。

    凌晨三点了。

    陆冉冉站在窗前,不知怎么的就想起了很多年前,他在外面从晚上八点等到凌晨三点的事情。

    这么多年过去了,季泽阳还是个笨蛋,没有一点长进。

    又等了一会,等到赵姨把所有的窗户都关好,等到她应该又睡着,陆冉冉才穿上拖鞋,披上外衣,悄悄推开门出去。

    季泽阳趴在方向盘上,只能看到漆黑浓密的头发,和孤零零的脖颈。

    白衬衫下肩胛骨嶙峋,右手无力的悬在黑暗中,青筋微微凸起,苍白冰冷。

    陆冉冉走到车窗前,看到的就是这样的场景。

    莫名其妙的,他整个人像是淹没在安静的悲伤和绝望中,茫然到失去未来的方向。

    ……明明见到她的时候,攻击性强得像是只豪猪,锋利的尖刺到处扫射。

    陆冉冉默了一下,觉得他要是知道自己把他比作豪猪,可能又要炸了。

    她弯腰,敲了敲他的车窗,里面的人有些迟钝的抬起头,浓密的睫毛颤了一下,露出微微泛红的眼眶,还迷茫的眼神。

    但是看到她的瞬间,眼里茫然在顷刻间褪去,眼神变得冷硬而清醒。

    陆冉冉想,她还是更喜欢他刚才那副小可怜的模样。

    她撑着伞,穿着睡衣,站在滂沱大雨中,弯着腰敲他的窗户,明明身上快湿透了,脸上依旧神采飞扬,扬眉问:”季总,你在这里赏雨吗?”

    季泽阳没有回答,盯着她被雨水打湿的肩膀看了一秒,突然拉开车门下车,打开后门,说了一声”进去”,把陆冉冉按进车里。

    接着,他也紧跟着钻了进来。

    车门关上,呼啦啦的雨声被关到外面,变得遥远起来,雨伞也掉到了外面,被雨水打得乱颤。

    逼仄的空间里,两人呼吸声交缠。

    季泽阳顺势把人按到车后座上,手摸了上去。!

    ”卧槽!”陆冉冉抬脚就想踹他,骂道,”你是狗吗?天天发情……”

    一个精致的纸盒子递到她面前,打断了她的话。

    季泽阳:”换上。”

    陆冉冉诧异的看他一眼,打开盒子,是一套内衣裤。

    真丝的,摸起来又软又滑。

    一张小票落到旁边,陆冉冉扫了一眼,结账时间,昨天下午三点钟。

    所以,之前自己下班他等在外面,是为了要送自己这个?

    陆冉冉咬牙笑,揪着他衬衫领口,道:”季泽阳,你是不是有病?!”

    前天晚上他那么疯,她现在被内裤磨到还火辣辣的疼,本来就准备抽时间去买新的内衣裤。

    他来送东西,就不能好好说话吗?

    明明以前那么讨人喜欢,现在怎么变得这么别扭?!

    季泽阳默然。

    他也觉得自己有病。

    但是不准备治疗。

    为什么要治疗?

    以前他恨不得把心挖出来给她看,结果被弃若蔽履。

    连尊严都被踩在脚底下践踏。

    这样,至少有一天,他再被扔掉的时候,还有尊严。

    季泽阳突然问:”那天,你给我喝的东西,哪儿来的?”

    陆冉冉:”……!”

    她信口胡诌:”小时候无意间发现的。”

    季泽阳:”作用机理是什么?”

    陆冉冉:”啊?”

    季泽阳:”为什么能清洗掉我的感情?”

    陆冉冉看着他,一本正经的开始胡说八道:”大概是能抑制多巴胺这些激素的分泌吧。”

    季泽阳:”我问过内分泌方面的专家,没有这种东西。”m.

    陆冉冉:”那是因为他孤陋寡闻。”

    季泽阳:”……”

    陆冉冉紧盯着他的眼睛,以示自己没有说谎。

    季泽阳看了她半晌,突然嗤笑一声:”陆冉冉,我早说过,你在我面前说谎,我一眼就能看出来。”m.

    陆冉冉耸耸肩:”看出来就看出来咯,反正我不会告诉你……你来这里干什么?就为了给我送这个?”

    季泽阳:”……我来接凡凡。我答应他明早一醒就到我家了。”

    陆冉冉:”……”

    怪不得那么早就破天荒的要睡觉。

    她道:”那等雨停了,你跟我上去把他抱下来吧。”

    季泽阳应了一声,两人不再说话。

    气氛暧昧又沉默。

    雨声渐小,最后彻底安静下去,只剩下偶尔丁丁冬冬的滴水声。

    雷阵雨,来得快,去得也快。

    但是谁都没有先开口说要下车。

    直到陆冉冉忍不住扭头看过去,他才哑声道:”还在滴水,落脸上会惊醒他。”

    陆冉冉耸耸肩,”好吧。”

    那就再等会儿。

    又等了一会儿,连滴水声都没有了,陆冉冉又去看他。

    季泽阳睫毛缠了一下,道:”我把车换个地方,树下会落水。”

    陆冉冉又耸耸肩,道:”好吧。”

    季泽阳下去,坐进驾驶室里,慢慢的把车开到陆家门口。

    这下再也找不到任何继续呆在一起的理由了。

    季泽阳轻轻的叹了口气,下车,帮她拉开车门,道:”走吧。”

    m.

    陆冉冉出来的时候没锁门,两人怕把家里的人惊醒,蹑手蹑脚的进去,换了鞋,正准备上楼的时候,背后有人小声喊:”泽阳少爷?”

    陆冉冉一回头,见是赵姨,赶紧做了个噤声的手势,用气音道:”姨,季泽阳把凡凡带他那住一天,晚上就送回来,你别声张,我今天早点走,就说我把凡凡带走了。”

    昨天晚上陆正宇回来得晚,彭岚又打了半宿麻将,明天肯定起不来。

    陆冉冉这个理由找得很好。

    否则两人绝对不舍得让季泽阳把凡凡带走,一天都不行!

    赵姨愣愣的点头。

    季泽阳低低说了一声:”谢谢。”

    赵姨突然就有些难受。

    陆凡凡的房间靠里面,经过陆冉冉和房间。

    走到陆冉冉的房间门口,他突然站住。

    从第一次见她到现在,已经快八年了。

    两人最亲密的事情都做过,甚至在同一个屋檐下住了那么久,他竟然连她的房间都没进过。

    哪怕,年少时,他曾经听着她洗澡的声音,夜夜不得安寝。

    当时两人房间紧挨着,卫生间挨着卫生间,窗户一打开,就能听见对面的声音。

    他卫生间的窗户,从来没有关过。

    陆冉冉见季泽阳突然停下,连忙拉住他,催促道:”磨蹭什么,快点,被发现了你别想带凡凡走了。”

    001能瞒过彭岚他们,却绝对瞒不过季泽阳。

    被他知道就惨了。

    季泽阳心中一动,不着痕迹的看她一眼。

    他太了解她了。

    这么紧张,屋子里有什么不能给他看见的东西?

    插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