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陆冉冉回到陆家之前, 就在三中上学。

    三中有初中部和高中部, 和乐水一中不同, 是传统意义上的菜市场中学,里面的学生良莠不齐, 很多老师也都混日子, 热衷于收礼和办辅导班, 精力根本不在教学上。

    陆冉冉刚去的时候, 就体验过校园暴力。

    当时她刚入学, 几个高年级的男生见她长得漂亮, 又是无依无靠的孤儿, 晚自习放学把她堵到路上,想做些什么, 可惜被她反暴力了回去, 揍得他们哭爹喊娘。

    几次之后,陆冉冉的名声就出来了,半学期过后,就很少有人不长眼再来招惹她。

    到案发现场之前,陆冉冉就已经做好了心理准备, 让季泽阳在外面等着, 自己戴上手套跟着赵铭进入警戒线。

    赵铭:”死者叫张圆圆……”

    陆冉冉愣了一下,反问:”张圆圆?”

    赵铭:”对, 今年才初二, 十四岁……冉姐,有问题吗?” m.

    脸色这么可怕。

    陆冉冉深吸口气, 摇头:”没有,你继续。”

    赵铭继续往下说。

    尸体是吃完饭的时候被两个同校学生发现的,一男一女,据说是去树林里学习,看见一只野狗在刨地上的东西吃,过去一看,发现一只人手。

    两人吓得当即报警,尸体已经被挖出来了,法医也做了初步检查。

    暂时的推测是被人轮过之后扼死,然后就地挖坑埋了起来。

    说话间,两人已经走到尸体前面。

    十四岁的小女生,浑身□□,青白的尸体上满是青紫,是被人施予暴力性|侵之后才被杀的。

    她睁着漂亮的眼睛,空洞茫然,上面已经落满了泥土。

    两人看着女孩沉默了好一会儿,赵铭才道:”已经在联系死者的监护人……”

    ”不必了。”陆冉冉突然打断他。

    声音冷硬紧绷。

    赵铭:”……?”

    陆冉冉又看了女孩一眼,转身快步离开,”死者我认识,是孤儿,在福利院长大,没有亲人,叫人直接去xx福利院找张院长。最后一个见到死者的人是谁,查出来了吗?”

    赵铭:”啊?哦!查出来了,是同班的同学,男生,叫何斌……”

    季泽阳一直在外面等到深夜。

    他借了校门口一家文具店的凳子,坐在那里等。

    到了下晚自习,学生们放学,一群群的从他面前经过,议论着今天发生的命案。m.

    m.

    两个女生进来,忍不住看了季泽阳几眼。

    然后进去买东西。

    一边挑还一边小声议论着:

    ”圆圆太惨了,她今天没来,我还以为又请假了。”

    ”我也是,老师都说了,最近晚上有女生被性骚扰,让家长来接。”

    ”主要是要她是孤儿啊,谁会接她?”

    ”也对……”

    两个女生唏嘘了一番。

    ”请问,你们认识出事的女孩吗?”突然有人问。

    两个女生回头一看,竟然是门口那个超帅的男人,立刻热情起来:”对对,我们是一个班的。”

    季泽阳:”那个女生叫什么?”

    ”张圆圆,团团圆圆的圆圆。”

    季泽阳心里微微一沉,继续问:”她是孤儿吗?在xx福利院长大的?”

    ”咦?你怎么知道?”

    季泽阳没有回答,匆忙说了一声谢谢,转身快步跑了出去。

    他一口气跑到案发现场,抓住负责守卫的警察问:”陆警官呢?”

    ”不知道,和赵警官离开了。”

    季泽阳转身又进了学校。

    正好迎面走来赵铭,可却只有他一个人,见季泽阳行色匆匆,还一脸茫然的问:”季总?你怎么在这里?”

    季泽阳:”陆冉冉呢?”

    赵铭:”调查完就回去了啊,你没遇见?哎,季总,你去哪儿……”

    季泽阳一边跑一边给陆冉冉打电话,没人接,再打,还是没人接。

    他拉开车门进去,猛打方向盘,车子拐了个弯冲了出去。

    怪不得他一直觉得这里很熟悉,原来他以前来过,两次,一次是和黄炎坤一起,为了给她买,还有一次是和她一起,她带他去福利院。

    季泽阳循着记忆,把车子开得飞快,到后来堵车,干脆把车往路边一停,跑了过去。

    等他跑到福利院门口,刚好看见陆冉冉站在那里,背对着自己,低着头。

    他从来没见过她这么低落的样子。

    季泽阳冲过去,直接从后面抱住她,紧紧的把人抱在怀里。

    那个出事的女生,他也见过,之前陆冉冉带他来福利院的时候,他还给了那个小女孩一颗巧克力。

    陆冉冉被吓了一跳,抓住他的手刚准备给他一个过肩摔,就听见季泽阳嗓音在耳边响起,紧迫低哑,惊魂未定一样喊她的名字:”冉冉……冉冉……”

    从后背都能感受到他急促跳动的心脏,砰!砰!砰!

    陆冉冉没动,让他抱了一会儿,这才道:”你快勒死我了,快松开!”

    季泽阳这才缓缓放手,把人转过来。

    她手里拿着一个日记本,面色冷肃,并没有哭。

    她很少哭,他唯一见过的一次,是他差点被林静姝拉下去,她回头吼自己的时候。

    季泽阳心里轰然一声,突然间明悟过来。

    冉冉是爱他的。

    他想,就算她恶劣到哪怕爱他,也要分手。

    她还是爱他的。

    陆冉冉看他一眼,问:”怎么了?”

    季泽阳沉默半晌,哑声道:”怕你伤心。”

    陆冉冉把人推开,冷笑一声:”伤心有什么用?浪费时间。我现在只想破案。”

    季泽阳知道,陆冉冉现在越是平静,等爆发的时候就越是强烈。

    他问:”我能帮你什么?”

    陆冉冉看他一眼,”乖乖呆着,别碍事就行。”

    再像上次那样,她揍死他。

    ”陆冉冉。”季泽阳突然连名带姓的叫她,又是那种让人揪心的口吻。

    他盯着她,道:”等事情结束,我们再试试吧。”

    只要她愿意一直爱他,他可以忍住不做会让她不开心的事情。

    只要她一直还爱着他。

    陆冉冉脸上浮现一丝纠结,她本来还想说让他滚呢。

    纠结了一下,她耸耸肩,满不在乎道:”行吧。”

    季泽阳突然翘起嘴角,手按住她后脑,轻轻在她额头上亲了一口。

    温柔的,羞涩的,包容的,安静的……

    没有任何情|欲的成分,纯粹到极点的一个吻。

    陆冉冉翻了个白眼没,等他亲够这才推开人,翻开日记看了起来。

    这是她在福利院找到的张圆圆的日记。

    和陆冉冉一样,张圆圆十四岁就离开了福利院,但是也经常会回来看看。

    张院长那里,还有很多她的遗物。

    因为三中附近最近有一个喜欢性骚扰女学生的变态出没,局里的其他同事去查那个流浪汉去了。

    陆冉冉觉得有些不对劲,决定从另一个角度试试。

    这么粗糙又张狂的手法……

    突然,陆冉冉看到张圆圆提到,为了赚钱,她周末会出去打工,但是打工的地点和工作内容去一概模糊过去,一副并不想提的样子。

    而且,在打工的地方,她还遇见了同班同学。

    但是同学是谁,她也没有提起。

    陆冉冉下意识的觉得,这个信息非常重要,等明天一定要问清楚。

    她看着日记,季泽阳就走在她外侧,偶尔伸手为她挡住迎面过来的人群。

    老城区人多,一些年轻的女孩子路过,都会偷看季泽阳两眼,等看到陆冉冉又是羡慕嫉妒恨。

    爱意,总能从一些不值一提的小事中流露。

    季泽阳忍不住一会儿侧头看她一眼,她看日记看得认真,偶尔会眉头紧锁,夜晚霓虹灯映得她的脸明明灭灭,一双眼睛却越发明亮甜蜜。

    他突然就没忍住,低头飞快的亲了她脸颊一下,又立刻站好,目不斜视,一副自己什么都没做的模样。

    等了一会儿,她一点反应都没有,他又忍不住郁闷。

    悄悄伸出手,搭到她的腰上。

    一开始还只是虚虚揽着,后来直接把人揽到自己怀里。

    陆冉冉被他闹得没法走路,无奈的站好,抬眸看他,道:”季泽阳,你又开始发骚了。”

    季泽阳干脆弯腰,在她唇上轻轻亲了一下,低沉轻柔的嗓音在两人唇间响起:”陆冉冉,你记住,要一直爱我,这是我对我的女人唯一的要求。”

    ”卧槽。”陆冉冉猛地推开他,后退了一大步,骂道:”你肉麻不肉麻,受不了。”

    她瞪了他一眼,拿着笔记本快步往前走。

    脸上好烫。

    陆冉冉在心里忿忿的骂了一句,她这辈子第一次脸红。

    卧槽,真是见了鬼了。

    季泽阳眼里漾开隐约的笑意。

    真可爱,他也是第一次见她脸红。

    看来脸皮还没有厚到城墙拐角的程度。

    两人走到车旁边,季泽阳看着贴在上面的罚单:”……”

    陆冉冉:”叫你乱停车!被罚钱了吧!”

    季泽阳私下罚单,把人推到车里,道:”陆冉冉,我被罚钱你就这么开心?”

    笨蛋,他的钱以后就是她的钱,他现在出的,有一半都是她的钱。

    他知道她现在心情不好,只是刻意调节情绪,十分配合。

    顿了一下,突然翘起嘴角,道:”陆冉冉,罚我两百块钱你就高兴成这样,你忘了自己亏了多少了吗?”

    陆冉冉:”……???”

    她又没被罚!

    季泽阳好心提醒她:”两千的房费。”

    ”卧槽!”陆冉冉瞬间惊呆了。

    她开的房间!

    季泽阳:”现在去住的话,还不算亏太多。”

    还有买的那些道具,扔到酒店里,未免太浪费。

    陆冉冉一张脸立刻纠结成一团。

    真的……好多钱的!

    快抵得上她半个月的工资了!

    她捏着手里的笔记本,咬牙道:”走吧,今晚住酒店。”

    当天晚上,陆冉冉躺在酒店床上,看了一夜的日记!

    插入书签

    作者有话要说:

    感谢:

    2251670扔了1个地雷

    hahahaha扔了1个地雷

    沐子卿扔了1个地雷

    29964725扔了1个地雷

    给大家推一本完结文,感兴趣的可以去看看~

    《东宫侍妾(重生)》by玥玥欲试

    文案:萋萋被卖到了妓院,第一次接客,被那个冷面的贵公子选中,一夜过后,想想以后要被不同的男人……,她顿觉想死。可太怂了,死还没勇气,最后萋萋心一横,不可能也要试一试。她一下子跪了下去,拉住男人的衣角,梨花带雨地央求,”公子,公子带我走吧!”

    岂料某公子居高临下,侧头斜瞥,竟道了一句:”好。”(惊恐)

    数月后,萋萋跟着他回家,看着宫门之上的两个大字,咽了下口水。(惊恐+1)

    app用户可以直接搜索文名《东宫侍妾(重生)》,或者作者名玥玥欲试,前往观看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