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季泽阳话音落, 车里安静下来。

    陆冉冉用一种很奇怪的眼神看着他, 半晌才无力的靠回椅子上, 叹气道:”我竟然沦落到要靠男人养的地步了,真可怜。”

    季泽阳:”……”

    为什么她的脑回路, 总和他预想的不一样?!

    陆冉冉又瞥他一眼, 道:”等你以后破产了我养你还差不多。”

    季泽阳:”……”

    突然, 他低低的笑了一声, 乌黑的瞳孔看着她, 柔软又深邃, 淡淡道:”好, 一言为定,陆冉冉, 记住你自己说的话, 不许反悔。”

    陆冉冉被他弄得突然有些心虚,摸了摸鼻子道:”随口一句,那么认真做什么?”

    m.

    季泽阳:”……”

    他看她一眼,踩下油门,车子冲了出去。

    陆冉冉被惯性吓了一跳, 骂道:”卧槽, 你又发什么神经?”

    季泽阳幽幽的看她一眼,道:”陆冉冉, 你说再多的‘卧槽’, 也谁都操不了。”

    陆冉冉怒道:”卧槽,季泽阳, 老子早晚爆了你菊花。”

    季泽阳冷笑。

    心里却微微松了口气。

    这会儿终于精神一些了,刚才她从警察局里出来,样子真的有些不对。

    他有种不太好的感觉,那个案子……到底怎么了?

    竟然会让陆冉冉辞职。

    她对这个职业的喜欢,就算不了解她的人都能看得出来,更何况是季泽阳。

    没走多远,身边没了动静,季泽阳扭头一看,陆冉冉竟然睡着了。

    他的心瞬间酸软得一塌糊涂。

    这几天她是真的累了,现在案子破了,职也辞了,也该好好休息休息。

    陆凡凡都说她妈妈好忙啊,也就这段时间因为《白水晶》清闲了一些,以前这种忙法都是常事。

    季泽阳把车速放慢,一点点的挪到陆家门口。

    把车停下,坐到旁边看她的睡颜。

    她真的很累了,眼下一片青色,眼帘紧闭,遮住漂亮的瞳孔。

    脸色也不太好,灰突突的。

    但是……真可爱。

    为什么连她呼呼大睡的样子看起来都这么可爱。

    季泽阳没忍住,轻轻凑过去,在她干涩的唇上亲了亲。

    觉得不满足,又伸出舌头舔了舔,将她泛白的唇润湿,直到嘴唇被他舔得红艳艳水润润的……

    笃笃笃!

    有人敲窗户。

    季泽阳一抬头,眼前一片阴影。

    陆正宇就站在车窗外,黑着脸看着他。

    m.

    偷亲人家女儿被当爹的抓到的季泽阳:”……”

    陆正宇难得今天回来得早,看到女儿的车停在家门口不进去,正在奇怪就透过窗户玻璃看到了车里的场景!

    他的宝贝女儿躺在副驾驶座上,人事不知,一个看不见脸的男人正猥琐的凑过去,亲他女儿的嘴!

    陆正宇一颗老父亲心瞬间炸了,怒气冲冲的下了车,冲过去本来想拉开车门把人揪出来揍一顿,结果车门反锁了,他只好怒气冲冲的敲窗户。

    没想到回头的人竟然会是季泽阳。

    陆正宇愣了一下,正准备再敲,被季泽阳一个噤声的手势阻住,这才黑着脸道:”下来!”

    季泽阳回头看了陆冉冉一眼,敲窗户的声音这么大,她都没醒,是真的累到极点了。

    他悄悄下来,把车门关上,这才叫了黑着脸的陆正宇一声:”陆叔叔。”

    陆正宇神情复杂的看着面前年轻有为,英俊迷人的男人。

    他才二十五岁,已经达到了他这辈子都不可能达到的成就。

    事业和事业是有差别的,哪怕赚同样多的钱,但是创造的价值却是完全不同的。

    季泽阳无疑是能创造价值的那一类人。

    是能改变世界的那一类人。

    看着季泽阳,他真是又骄傲又惭愧,骄傲季泽阳毕竟是在陆家长大的,惭愧当初自己对他的挑剔。

    不过,这些都及不上看到他偷亲自己女儿的愤怒!

    陆正宇黑着脸道:”这是怎么回事?”

    大有季泽阳不给个合理的解释就揍他一顿的意思。

    季泽阳:”太累了,睡着了。”

    并没有解释他为什么要偷亲她。

    没有解释的必要,他就是在偷亲她。

    陆正宇瞪大眼,怒道:”睡着了你就能偷亲她?!”

    季泽阳:”……”

    他默然两秒钟,道:”我们在谈恋爱。”

    陆正宇:”……?!”

    整整震惊了三秒钟,陆正宇立刻道:”冉冉没和我说过!”

    所以他还没有承认。

    季泽阳:”……陆叔叔,就算你不喜欢我,我也一定要娶她。”

    陆正宇一口气憋到心口,怎么想怎么不爽,一张脸更黑了。

    两人面对面站着,没人说话,气氛十分古怪。

    半晌,陆正宇黑着越过他,拉开车门,看到女儿红艳艳的唇,心里的火儿一拱一拱的。

    简直想揍死这个混小子!

    陆冉冉的暴力倾向,估计真的是来源于她爹。

    陆正宇拍了拍陆冉冉的脸,叫她:”冉冉,醒醒,到家了。”

    陆冉冉迷迷糊糊的,以为是季泽阳,啪得拍了他一下,怒道:”走开,别吵。”

    陆正宇:”……”

    季泽阳咳了一下,道:”陆冉冉,你的案子都……”

    不等他说完,陆冉冉就猛地睁开眼坐了起来,瞬间清醒。

    但是下一秒,又反应过来,哦,她已经辞职了,

    扭头,叫了一声爸,又对季泽阳怒目而视,道:”你想被揍直说。”

    陆正宇深吸口气,道:”回去再睡,看看你都累成什么样子了。”

    陆冉冉懒懒散散的下车,一手医者车门,道:”爸,我失业了。”

    陆正宇愣了三秒钟,突然一拍大腿,喜道:”好好好,终于失业了,等回去就开瓶酒和你妈妈庆祝一下……”

    陆冉冉:”……”

    她翻了个白眼,转身开门走了进去。

    陆正宇赶紧喜滋滋的跟上,走到门口又不情不愿的转身,黑着脸说了一句,”那个谁,把冉冉的车开进来。”

    季泽阳嘴角一翘,应了一声。

    陆正宇哼了一声,又赶紧跟着女儿进去了。

    司机也开着车跟了上去,路过季泽阳的时候,还笑着喊了一声泽阳少爷。

    季泽阳也笑着应了。

    他坐进车里,没有立刻动作,想了一会儿,突然又笑了。

    摇了摇头,这才开着车进了陆家。

    自从七年前从陆家离开,这是第一次,他光明正大的又走进来。

    陆冉冉进屋,倒了杯水,正喝着陆正宇就一脸喜色的鞋子都没换大步走到楼梯口对上面喊道:”彭岚,快下来,我有喜事要跟你说……”

    彭岚正在二楼休息室打麻将,不情不愿的站起来,还交代旁边的赵姨帮她打一圈。

    她出来,道:”什么好事儿啊?真是的,我这局都要胡了……”

    说着走到楼梯拐角处,正好看见季泽阳从外面进来,话音瞬间停下。

    和陆正宇一样,她现在见了季泽阳也举得尴尬。

    不仅尴尬,更多的还有生气。

    女儿生凡凡的时候还没满二十,还那么小,季泽阳这个小混蛋就带着女儿做了那种事!

    不管后来要分手啊之类的到底是谁的错,但是对父母来说,十九岁就带着女儿上床的男孩子,都是混蛋!

    最可恨的是,他还没有做安全措施,还让女儿怀孕了!

    太可恨了。

    不过当陆正宇一脸惊喜的说出:”我跟你说,冉冉终于失业了”的时候,惊喜立刻冲淡了看到季泽阳的不爽。

    她捧着脸道:”真的?!”

    陆正宇:”真的真的!冉冉亲口说的,不信你问她!”

    正捧着水杯喝水的陆冉冉对这两个中年男女无奈死了,有气无力的点头,道:”真的,我被辞退了。”

    陆正宇:”赶紧叫你那些牌友下来,咱们开瓶酒庆祝一下……”

    ”啊——!”

    彭岚惊呼一声,连忙提着裙子跑回休息室,对自己的牌友道:”哎哎哎,今天先不玩了,我女儿失业了哈哈哈,快下来喝杯酒庆祝一下……”

    牌友们这两天都听彭岚念叨女儿工作太忙了,又危险,巴拉巴拉,此刻倒是能理解她的心情,纷纷恭喜道:

    ”哎呀,那真是太好了。”

    ”恭喜恭喜,以后找个清贵点儿的工作。”

    ”冉冉二十五了吧,我那边有不少青年才俊,以前她工作忙,一直没敢介绍,要不我帮冉冉牵个线?”

    彭岚本来不想女儿那么早谈恋爱嫁人的,不过想起季泽阳,心中一动,道:”行啊,我先替冉冉谢谢陈姐了。”

    如果男方真的优秀,让女儿见见也无所谓。

    季泽阳是好,但是多接触接触其他人,才知道到底谁才是最适合的。

    楼下,陆正宇乐颠颠的跑去开红酒去了。

    有几瓶酒他珍藏了好长时间,一直都不舍得喝,几天大喜事,开一瓶,剩下的留着,等女儿结婚的时候再开。

    陆冉冉靠在沙发上,有气无力的打了个大哈欠,举得自己爸妈真心沙雕。m.

    管家看见季泽阳还以为看错了,愣了一下才热情的迎上去,叫了一声泽阳少爷,见没人注意又悄悄说了一句:”加油,老张看好你!”

    在他心里,季泽阳是陆家人,一直都是。

    季泽阳笑着点了点头,他换了鞋,坐到陆冉冉身边,见她没精打采的,道:”晚上我去接凡凡?”

    陆冉冉应了一声。

    他心里热热的,想像一下未来一家三口的生活,又想起陆正宇的话,道:”冉冉,我们这算是重新开始谈……”恋爱了吧?

    一句话没说话,楼上一阵嘈杂,彭岚带着一群牌友嘻嘻哈哈的下来,一路走一路说着话。

    等听到一个女人说:”……盛世影业的太子爷,今年二十八,身高一米八三,比那些小明星都帅,我之前问过,他说就喜欢冉冉这样的……”

    季泽阳的脸瞬间黑了下来。

    插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