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陆冉冉随便找了一家茶餐厅, 两人坐下说话。

    徐墨良道:”小陆, 案子结果张院长和你说过了吧?”

    陆冉冉摇头:”没有, 只说对方提出赔四万。”

    徐墨良:”是,他们几个没满十四周岁, 警察局不能长时间扣留, 我们要和检察院那边商量过了, 不符合起诉条件, 如果不出意外, 明天就会放他们离开。”

    说完, 他仔细观察她的反应, 他知道她的脾气,不会就这么善罢甘休的。

    陆警官, 向来是人敬我一尺, 我敬人一丈,相反的,如果谁冒犯了她,她也会加倍的还回去。

    他道:”小陆,你冷静一些, 不管你要做什么, 都要三思而后行。”

    陆冉冉对这个结果并不意外,知道他们全都未满十四周岁的时候, 她就知道会有这么一天。

    她笑了一下, 道:”徐哥,我想请你帮个忙。”

    徐墨良:”尽管说。”

    陆冉冉道:”想办法, 今天就放了他们。越快越好。”

    m.

    徐墨良:”……!”

    他惊讶的看她一眼,”虽然没法判刑,但是这么快就放人,可是对他们连一点威慑都没有。”

    陆冉冉冷笑一声:”威慑?徐哥,他们杀了人,只威慑几下就够了吗?”.

    徐墨良:”你想怎样?”

    陆冉冉蜜茶般的瞳孔在阳光下闪着光,道:”不仅要尽快放了他们,还要向他们道歉,……我要亲自去向他们道歉。”

    做了这样事情,非但付出任何代价,反而让警察向他们折腰道歉,这项丰功伟绩,想必能让他们的狂妄膨胀到极点。

    徐墨良看着陆冉冉的眼睛,瞬间明白过来。

    他心里微微一凉,对陆冉冉道:”这样太危险了。”

    膨胀到极点的狂妄,会让他们做出更危险的事情,其他人会很容易陷入危机。

    陆冉冉道:”我知道,我会请人监视他们,不会让他们对外人造成伤害。”

    既然养出了这样的畜生,不如就亲自尝尝这些畜生的滋味吧。”

    徐墨良想了一会儿,点头:”可以试试,有需要帮忙的地方尽管说。”

    陆冉冉笑起来:”现在就有一个,请徐哥帮忙我联系一个公关公司,等警察局放了人,我道完歉之后,在一个小时之内,要让所有上网的人都知道这个案子。”

    徐墨良家里就是开影视公司的,对炒作,操纵舆论这些事自然轻车熟路,当即一口答应下来。

    这是第一步,让全国的人都知道,何斌这四个人,奸|杀了同班的女同学,并且说出:”强都强了,反正不犯法,干脆杀了算了”这样的话,并且在被警察抓到的次日就因为犯案时不满十四岁被无罪释放。

    接下来自然还有第二步第三步第四步……

    她会让这些人全都付出代价。

    有些错事,并不是年龄小就可以逃避惩罚。

    她所有的要求,徐墨良全都答应了。

    陆冉冉刚准备向他道谢,徐墨良突然道:”不用向我道谢,其实我也有事想请你帮忙。”m.

    陆冉冉十分大方,”徐哥尽管说,只要我能做到,绝不推辞。”

    徐墨良笑了一下,正准备开口,突然接了一个电话。

    陆冉冉不知道是谁打来的,但是他的样子很无奈,最后好像还说道了自己,他道:”对,我们是同事,我们已经见到了,她现在就坐在我对面……”

    然后又低声说了几句,他挂了电话,对陆冉冉道:”我妈的电话,陈太太想介绍我们两人认识,小陆,你知道吧?”

    陆冉冉诧异的”啊”了一声,没想到话题突然就蹦到这儿来了。

    她点头,”对,我听我妈说过,我今天过来一时想请你帮忙,二就是想把事情说清楚……”

    她觉得他们还是当同事舒服,更何况,她都有季泽阳了。

    虽然这人小心眼儿脾气大还喜欢管人,但季泽阳在她心里和别人都不一样的。

    不是因为他是陆凡凡的爸爸,但就是不一样。

    从一开始就不一样。

    徐墨良也道:”对,就是这个,今年我爸妈托人给我介绍了无数个对象,搞得我烦不胜烦,如果和你不成,明天我就得去见下一个……”

    陆冉冉睁大眼,这么惨?!

    徐墨良也一副受不了的样子,道:”我想的是,如果小陆没有男朋友的话,可不可以帮我挡挡,对外就说你我两个在接触,这样我们都不用被催。”

    陆冉冉没想到徐墨良会提出这么奇怪的要求,她犹豫了两秒钟,道:”我暂时不能答应你,我要和人商量。”

    季泽阳那么小心眼儿,她如果直接答应,这人又该发疯了。

    陆冉冉觉得自己要为他考虑一下,先提前和他说一声。

    徐墨良愣了一下,问:”小陆你……是要和季总商量吗?”

    陆冉冉想了想,不情不愿的点点头:”是他。”

    徐墨良看了她两眼,迟疑了一下,说了一声:”恭喜”。

    陆冉冉第一次被人因为这种事情恭喜,她有些别扭了说了一声谢谢。

    季泽阳家里,他坐在沙发上,彻夜未睡,手里夹着燃烧到尽头的香烟,眼里布满血丝。

    地上落了一地的烟灰,小太阳在旁边吭哧吭哧的擦地。

    它刚把烟灰擦干净,就又有新的落了下来。

    小太阳只好不厌其烦的继续吭哧吭哧,毫无怨言。

    001在旁边看得狂翻白眼,啊,天啊,这个世界上怎么会有这么蠢这么好欺负的系统?

    他没好气的对季泽阳道:”你抽烟就不能把烟灰弹烟灰缸里吗?”

    非要这个笨蛋机器人一直工作,季泽阳是黄世仁吗?

    没有人性的资本家。

    季泽阳抬眸,淡淡的看他一眼,没有搭理他。

    但是小太阳却不干了,一本正经纠正道:”不许对主人不敬!”

    001:”我日啊!”

    这个智障系统,竟然还敢反过来指责他!

    001 正准备大发神威,突然眼珠一转,贱兮兮的笑了起来,下一秒,扬声器中就传来彭岚的声音:”陈姐,说定了吗?”

    季泽阳指间的烟灰一抖,又落了一些下来,小太阳吭哧吭哧赶紧又开始擦起地来。

    001和陆家所有智能设备相连,其中自然包括彭岚的手机。

    只有陆正宇和陆冉冉的手机因为涉及到的机密信息太多,没有建立链接。

    季泽阳看过去,心脏控制不住的紧缩。

    不久之前和001的对话清晰的在脑海中回响

    ——”上辈子陆冉冉和老公相亲相爱,还举行了超级浪漫的婚礼哦,而且还是陆冉冉主动求的婚哦,对了,这辈子陆冉冉已经遇见她未来的老公了呢,而且你还见过哦,你猜猜是谁?”

    001的话七分真,三分假,但是完全没有上一世记忆的季泽阳根本分辨不出来。m.

    更何况有也没用,他死得那么早。

    毫无道理的,一个人的脸突兀的出现在他脑海中。

    如果是那个人,冉冉……

    ”哈哈哈哈哈哈季泽阳你还不算笨!猜对了,就是徐墨良哈哈哈哈哈。惊不惊喜刺不刺激意不意外!”

    而且,季泽阳还想起昨天送陆冉冉回家的时候,听到那位姓陈的女士的话。

    她要给陆冉冉介绍对象。

    难道……

    季泽阳神经一紧,微微坐直身体。

    记忆中那个陈姐喜悦的嗓音传来:”成了,刚才徐太太给我打电话,说两人已经见上面了,正好他们还是同事,现在在外面吃饭呢!”

    季泽阳脑子里嗡得一声,猛地站起来。

    徐太太,盛世影业的太子爷,不就是001说的,陆冉冉前世的老公吗?

    他们这是……在相……相亲?

    ”相亲”两个字说出来的时候,又酸又苦的液体从喉间涌出。

    001:”哈哈哈哈哈哈天呐陆冉冉竟然和徐墨良在相亲哈哈哈哈哈啊!”

    小学鸡在旁边疯狂的作死。

    ”他们……”季泽阳深吸口气,”他们现在……在哪儿?”

    001耸耸肩,”我也不知道,陆冉冉不许我监控她的位置。”

    季泽阳不再废话,抓起车钥匙快步出门。

    他要找到她。

    不许相亲!

    不许和徐墨良相亲!

    上辈子如何他不管,但是这辈子,她只能爱他!

    季泽阳坐上车,直接朝警察局的方向开去。

    她虽然辞职了,但徐墨良没有,两人如果见面的话,应该是在警察局附近。

    更何况,昨天的案子陆冉冉一定还没放下。

    季泽阳开着车,绕着警察局一个店面一个店面的看过去,终于,在一家茶餐厅门前的停车场里,看到了陆冉冉的车。

    她正好坐在窗边,对面是徐墨良,两人低着头,神态亲密,不知道在说些什么。

    桌上还摆着一支鲜艳的红玫瑰。

    季泽阳心里轰然一声,凉透了。

    他们真的在相亲吗?

    插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