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哦, 是吗?你现在这个身体是不想要了, 要不我让凡凡再给你洗个澡?”

    001猥琐又嚣张的笑声在陆冉冉的冷嘲中渐渐熄灭。

    他崩溃的指责道:”陆冉冉你是魔鬼吗?竟然用这么惨绝人寰的事情威胁我!”

    陆冉冉嗓音瞬间冷了下来, ”少废话,东西拿来。”

    001重重的哼了一声, 不情不愿道:”你这样我对不住账, 没法报销啦!”

    陆冉冉扬眉, ”那你发布一个简单点的任务。”

    001纠结半晌, 道:”那你去亲亲季泽阳吧。”

    和陆冉冉这个没节操的坏蛋比, 季泽阳真的超级守信用的!

    说不让他告诉陆冉冉自己暴露了, 他就真的没告诉!

    自己要帮他争取福利!

    001觉得自己超级伟大的。

    陆冉冉:”成交!”

    001:”要亲够三十秒哦!”

    陆冉冉翻了个白眼, 三十秒对现在动不动就法式热吻的季泽阳来说,很随意啦。

    正在这时, 她收到徐墨良的短信, 马上警方就要放人了,让陆冉冉赶紧到位。

    不知道季泽阳还要洗多久,陆冉冉干脆去敲浴室的门。

    季泽阳正在打沐浴露去味儿,听见敲门声,以为陆冉冉在催他, 便道:”快了, 别急。”

    陆冉冉怎么可能不急,懒得和他废话, 直接推门进去。

    季泽阳满身泡泡, 看到她,还没来得及害羞, 就被她一把按到墙上亲了起来。

    陆冉冉没什么旖旎心思,在心里数了三十秒,立刻放开,道:”好了,我先走了。”

    季泽阳前面的泡泡被她粘走,一切都大剌剌的暴露在她面前,他恨恨咬了她唇一口,哑声道:”去床上等我。”

    陆冉冉翻了个白眼,没理他,转身出了浴室。

    季泽阳飞快的冲掉泡沫,披着浴袍出去,结果外面空荡荡的,陆冉冉竟然真的走了。

    被撩炸的男人瞬间黑了脸。

    她一定是故意的!

    陆冉冉出门就给何欢打了电话,让他赶到警察局门口,两人几乎是同时到的。

    何欢租了一辆车,守在警察局门口。

    没一会儿,一群家长就带着何斌四个男生从警察局里出来。

    他立刻拿起早已准备好的相机,开始录像。

    没一会儿,他就看到陆冉冉也走了过来,还提了四个花篮,走到那四户人家面前,一家一个,送花篮,鞠躬,道歉。

    等一切录完毕,他按照陆冉冉的要求,将视频上传网络。

    几乎是同时,徐墨良联系的公关公司开始运作,半个小时后,【十四岁少年轮|奸并杀害同学被捕后无罪释放办案刑警鞠躬道歉】的新闻就上了热搜排行榜前三。

    源源不断的人点进来,看到了何欢录下的视频。

    视频录得非常棒。

    警方迫于法律不得不放人的无奈,被无罪释放的四名少年的得意的嘴脸,尤其四个人得意的表情和陆冉冉鞠躬道歉的镜头交错,看得人简直牙痒痒。

    短短的三十分钟,网上彻底爆炸了。

    数以千万的网友顺着何欢的微博摸到了乐水三中同学们的微博里,确定了事实的真相。

    一时间,群情激愤。

    这样的畜生,为什么不能人道毁灭?!

    为什么还要无罪释放?!

    为什么还能回到学校上学?!

    谁又能保证学校老师和同学们的安危?!

    炸掉的不仅是事不关己的网友,更炸的是三中的同学和老师。

    学生和老师们全都疯狂的抗议,拒绝学校继续接收他们四个来上学。

    教育局也展开了紧急会议,如何处理这四个学生。

    按照法律,谁都不能剥夺这四个学生受教育的权利。

    但是事情闹得这么大,大家都看到了这四个学生的脸,不管送到哪个学校,对方都得炸。

    简直是烫手山芋,谁都不愿意接。

    但是又甩不掉。

    大家只恨法律为什么规定十四岁以下不负刑事责任,明明是如此恶劣的犯罪事件。

    大家的反对情绪太强烈,强烈哪个学校接收这四个学生,哪个学校的学生们就集体退学。

    教育局也很发愁,只能暂时按下不表,想等事态平息一些再商量处理办法。

    不仅是学校,还有这四家家长上班的公司。

    在事情爆发之前,大家只隐隐约约听说三中有个女生被奸|杀了,但是并不知道凶手是谁。直到在这个微博上看到了前去警察局领孩子的同事,大家才突然发现,原来自己同事家的孩子,就是之前骂过的没有人性的变态!

    一时间,大家全都心情复杂。

    几个公司里,员工们私底下议论纷纷,能养出这么变态的孩子,父母背地里是不是也……

    担忧的大家并不知道,同一时间,乐阳的每一个公司领导,都接到了老板的指示,不允许录用这四家的任何一个人。

    什么?人现在就在自己公司里?

    那好,找个错处,辞退。

    而此时,正带着孩子回家的家长还并不知道,他们已经失业了。

    何斌的父母带着他,拎着陆冉冉送的果篮,里面都是名贵水果,一家三口回到家,看着进门就开始打游戏的儿子,何父骂道:”闯了这么大祸,回来你就打游戏!”

    何斌不耐烦道:”有完没完?我被关了一整天,打会儿游戏怎么了?”

    何母:”别玩了,缺了两天课,回学校跟不上怎么办?你就不会预习预习?”

    ”靠!”他突然就恼了,眼神阴狠的看着爸妈,骂道:”罗嗦够了没有?!”

    两人被他的眼神看得心头一怵得慌。

    突然就想起在警察局的时候,警察们说的话。

    自己的儿子在杀死那个女孩的时候,全程笑嘻嘻,就像杀死了一只蚂蚱。

    恐惧,与生俱来。

    何父正要继续骂,被何母拉走了。

    两人锁上卧室门,何母小心翼翼道:”老公,我有点怕。”

    何父这时也反应过来。

    如果儿子真的像警察说的那样,以后他们还怎么敢管他?

    毕竟不久之前才有十三岁少年砍死亲生母亲的案子发生。

    说着说着,他突然觉得对自己早就没有性吸引力的老婆格外迷人起来,他心中一动,想既然这个儿子废了,那就再生一个孩子好了。

    陆警官送来的果篮里,一张符纸和荷尔蒙信号扩增器悄无声息的融化在空气中。

    其他三家,场景大同小异。

    第二天,等他们回公司上班的时候,这才得知自己竟然被公司辞退了。除了少许赔偿金,整个人被扫地出门。

    他并没有太在意。

    虽然有房贷车贷等大额开支,但他也有不少积蓄,够维持不短的时间,工作再找就是。

    但是他完全没有想到,投出去的简历全都石沉大海,没有任何回音,甚至打电话给hr,得到的只是不符合公司用人标准。

    他隐隐知道,很有可能是因为自己的儿子。 m.

    有时候走在小区里,平时和他说话打牌的人都离得远远的,对着他指指点点。

    不仅如此,儿子也被学校勒令在家反省,迟迟不让去学校,整天抱着手机玩游戏,要么就出去和一群小混混胡闹,至于以前的朋友,事发之后就没人联系了。

    何父也不敢管儿子,要钱就给。

    只求他不要再闯祸。

    这时候他甚至有些后悔了,打不得骂不得,这个儿子该怎么办?

    m.

    就在他最发愁的时候,家里来了一件喜忧掺半的事情。

    他老婆怀孕了。

    这时家里的存款几乎已经耗尽。

    为了怀孕的老婆,他只好省吃俭用,减少了给儿子的零花钱。

    没想到儿子竟然开始偷钱,有一天被老婆发现了,老婆不过说他两句,他竟然说惹恼了他他要砍死老婆,甚至威胁道:”你肚子里的种就算生出来,我也会直接掐死。”

    何母吓得等儿子走后直接反锁了房门,等老公回来才敢开门。

    这样的日子根本过不下去了,终于,不久后在儿子又为了钱把老婆推得动了胎气之后,何父主动联系了其他三家,一问才知道,三家几乎面临了同样的难题。

    杀过人的孩子,没有受到任何惩罚,他们甚至不认为自己有错,变本加厉的作恶。

    其中一个母亲,已经流产过一次了。

    大家商量着,避开孩子,私下里见一面,商量一下到底该怎么办。

    就算再蠢也该知道,事情不能继续下去了。

    再这样下去,孩子真的就毁了。

    终于,何父咬牙道:”既然咱们管不了,那就让能管的人管。”

    谁能管?除了国家,谁还能管?

    但是一开始就该管的国家,却因为十四岁以下不负刑事责任不肯管,听之任之,放任自流。

    这时候,他们又开始怨国家不管了,完全忘了当初可是庆幸儿子没满十四的。

    第二天,市长热线被打爆了。

    八个人轮番打电话,要求政府出面负责收容管教这四个孩子,他们当家长的真的管不了了。

    半个月后,乐阳设立了国内第一个收容管教未满十四周岁的少年犯的学校,视犯罪情节轻重选择在校时间,除了每个月有两天的假期之外,几乎等同于坐牢。

    包括何斌等四人在内的近期所有性质恶劣的低领犯罪者,全都被送了进去。

    何斌几个,需要一直上到二十岁。

    如果表现得好,顺利毕业的话,还颁发国家认可的高中毕业证书,并且不影响考大学。

    把何斌他们送进去的那天,天上在下雨。

    张圆圆的墓碑前,摆满了白色的菊花。

    一开始来的是赵铭等警察,后来是张院长带着福利院的孩子,再后来的陆冉冉和季泽阳。

    不知是不是故意的,谁都没有撞上谁。

    季泽阳帮她撑着伞,看着她把菊花放下之后,又拆了一颗巧克力放到墓碑前。

    ”季泽阳,谢谢你。”

    陆冉冉看着墓碑,突然道。

    为了让那四家人找不到工作,陆冉冉几乎求遍了乐水一中的同学,欠了数不清的人情。

    但是为了让政府的人松口开设收容管教少年犯的学校,季泽阳暗地里花了更大的力气。

    那所学校的所有开支,不用政府拨款,全都走辉日的账。

    永远。

    除了钱,还有人情,这才是最难还的。

    季泽阳站在她身后,看着她微微湿润的发丝,有几缕悄悄黏在她的脖子上,他伸手,轻轻帮她拨开。

    ”冉冉……”他叫她,声音又轻又柔。

    雨水笃笃的打着伞面,几乎将他的嗓音彻底淹没。

    他道:”你记住,永远不用对我说谢谢。我想要的,不是这个。”

    陆冉冉回头,扬眉,”那你想要什么?”

    ”你知道的。”

    ”我不知道。”

    ”……”

    ”快说,你不说我怎么知道?”

    ”……”

    ”喂,你到底说不说?!你……唔——卧槽你在墓园都能发骚,唔唔——”

    伞落下。

    世界一片寂静无声。

    m.

    插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