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下了班, 警察局的小食堂里, 张局长点了几个小菜, 两瓶啤酒,坐在那里自斟自饮。

    徐墨良过来, 手里拎了一瓶红酒, 自发坐到张局长对面, 道:”局长今天心情很好啊。”

    张局长看到他手里的酒眼前一亮, 又叫加了两个菜, 道:”你小子, 心情好像不怎么样。”

    徐墨良笑了一下, 没吭声,打开酒瓶, 给张局长倒了一杯, 又给自己倒满。

    张局长喝了一口,容光焕发,”好酒!”m.

    徐墨良:”好酒就多喝点。”

    张局长满足的长出口气,叹道:”我啊,没看错人, 陆冉冉这丫头, 出息!”

    当了这么多年警察,再穷凶极恶的犯人, 只要能抓到, 只要能判刑,就不算什么。

    他们最恨的, 是判不了刑的。

    明知道这些人干了什么,但是因为证据不足,或者年龄太小,有精神疾病这些原因,只能眼睁睁看着。

    现在终于好了,至少以后不用为少年犯发愁了。

    徐墨良点头,”她和一般人……不一样。”

    徐墨良很难形容陆冉冉,但她就是和别人不一样。

    她身上有种在现在的人身上已经很难看到的傲骨和执着。

    宁折不弯。

    张局长:”你小子,也不错,和陆冉冉配合的好啊,我就说当初怎么突然转了性急着放人,原来是在这儿等着呢。”

    徐墨良:”您知道?”

    张局长:”哼,否则你以为次日就能把人放了?”

    徐墨良:”谢谢局长。”

    张局长:”知道就好,你啊,以后老实点,别学陆冉冉,整天气我。”

    徐墨良笑了一下。

    两人又喝了几口,张局长突然道:”你和陆冉冉……费了那么大功夫,没成?”

    徐墨良敛了笑,沉默一会儿,道:”她心里有人了。”

    张局长虎目一睁:”怕什么?又没结婚,公平竞争嘛!”

    两人成了,陆冉冉还能算半个警察系统的人。

    毕竟是家属嘛。m.

    徐墨良淡淡一笑,”算了,强扭的瓜不甜。”

    其实徐家根本没人催婚,相亲那事儿是他主动托的陈太太,本来想找个机会私下里多接触接触,他也幸运,正好撞上何斌案,这段时间竟然和陆冉冉见面,商议正事。

    他虽然没明说,但陆冉冉对自己的想法,想必也心知肚明。

    不久之前,两人见面的时候,陆冉冉把话挑明了。

    她说不准备给陆凡凡换个爸爸。

    当时季泽阳就在门外,他甚至知道他在偷听,陆冉冉一定也知道。

    这话与其说是说给他听的,不如说是说给季泽阳听的。

    当时他就明白,自己没希望了。

    陆冉冉多么没心没肺的一个人,竟然也学会小心翼翼的呵护对方的脆弱又敏感的心了。

    多么不可思议的一件事。

    张局长想了想,”季泽阳……”

    不情不愿道:”也不错,这事儿多亏了他,要不然也不会这么顺利。”

    ”算了,听说两人还是青梅竹马,破镜重圆,恭喜吧。”

    徐墨良释然一笑,”恭喜。”

    ——

    为了逼那四家,陆冉冉欠了不少人情,其中就有黎润辰和王豪的。

    为了还人情,陆冉冉要免费不要工资的给他们打工!

    万恶的资本家!

    l&w公司是国内近些年来新兴的化妆品公司,主要走中高端路线。

    黎润辰家一开始就是做精细化工的,有足够的技术和设备,生产出来的化妆品质量非常很好,粉质数得着的细腻。

    正好最近有新的产品线上市,一直没找到合适的演员拍广告,两人哈陆冉冉很久,可惜冉姐太难说话,始终不肯帮他们拍广告。

    直到现在,才终于找到机会,而且还不用掏钱!

    两人简直开心疯了。

    在陆冉冉不知道第几遍万恶的资本家的骂声中,她还是不情不愿的穿上露肩的长裙,像个傻逼一样被王豪折腾了一整天。

    其中一个镜头,是要陆冉冉涂上口红,手指点唇,做亲吻手指勾引人的动作。

    一直ng了无数次。

    刚看到陆冉冉就眼冒粉红泡泡的导演都快被整疯了,在旁边崩溃的叫道:”要风情!风情万种知道吗?!是让你去勾引人,不是去威胁人啊我的天!”

    陆冉冉耸耸肩,无奈道:”勾引人?我只会揍人。”

    接着对旁边的黎润辰道:”黎总,我就说我不行,我给你介绍一个大明星吧。”

    杜含妍了解一下!

    黎润辰:”打住!这个红色国内的明星都不合适,只有你能驾驭得了。”

    陆冉冉气得简直想锤爆他的狗头,怒道:”卧槽,你是卖给中国人,中国明星驾驭不了你还卖个屁啊,亏死你。”

    黎润辰一副温柔贵公子的样子,微笑:”这个系列,我准备开扩海外市场。”

    国外其实更吃陆冉冉这种攻击性强却明显属于东方的美。

    陆冉冉:”我日!”

    黎润辰:”日谁都没用,冉姐,你就想着勾引的对象是季泽阳试试。”

    陆冉冉翻了个白眼,对季泽阳她还用勾引?

    勾勾手指他就硬了好不好?

    个色|情狂。

    正想着,导演又喊了开始。

    陆冉冉无奈的出了口气,刚准备竖起食指,突然看见一大一小两个身影站在不远处。

    季泽阳穿着笔挺的西装,里面是优雅精致的法式衬衫,胸前的口袋里塞着一张叠得整整齐齐的领巾,最骚的是,竟然还戴着领结。

    他手里牵着的小男孩也做同样打扮,头发还梳成装逼的三七分,装逼得要死。

    父子两个一起看过来,陆冉冉的心脏像是突然被击中了一样,一下子苏苏麻麻起来。

    她胸口砰砰乱跳,手指突然就按到了唇上,亲了一下。

    像是亲到了季泽阳雪白的领口上。

    ”cut!”

    导演一声喊。

    陆冉冉猛地回神,就看到导演刚才还一张晚娘脸,瞬间就乐开了花。

    导演:”好,这个镜头太好了,过了!”

    黎润辰站在旁边笑得满脸深意,连王豪都顾不得身上美美的裙子还有完美的妆容,一个劲儿的狂翻白眼,嘴里骂道:”卧槽,卧槽,陆冉冉你看到季泽阳就发骚。”

    陆冉冉听见,眼波横过,王豪不甘示弱的瞪回去,道:”看什么?肉麻死了,不信你自己去看……导演,让她看看刚才的镜头!”

    陆冉冉提着裙子大步走过去,弯腰一看,被视频里的女人肉麻得起了一身鸡皮疙瘩。

    天呐,那是自己吗?

    卧槽……真的,太骚了。

    她幻肢都硬了。

    文科生陆冉冉诡异的想起一个词

    ——媚眼如丝。

    ”妈妈……”季泽阳牵着陆凡凡过来。

    陆冉冉赶紧转身,挡住镜头,不让父子两个看到。

    刚才两人离得远,应该看不清楚她的眼神和表情。

    太肉麻了,受不了。

    被看到的话,她乐阳一霸的形象还要不要了?

    以后揍儿子都没底气。

    正好王豪和黎润辰也走了过来,和季泽阳打招呼。

    黎润辰还好,和季泽阳没什么宿怨,但是王豪可不行,他还记恨着季泽阳把他坑进派出所的事情,看见他就鼻子不是鼻子,眼睛不是眼睛的。

    王豪:”哟,季总这样的大忙人,来我们这种小作坊干什么?”

    季泽阳和他是相看两生厌,他也记恨着王豪当初纠缠陆冉冉那么久,还当众表白的事情,撇开脸道:”我来看我儿子她妈,顺便,豪哥如今的身份,让冉冉帮忙却连工钱都不给,是不是有些过于吝啬了?”

    王豪秒炸,”季泽阳,你眼瞎啊,没看见老子今天穿的女装,哥你祖宗啊哥。”

    季泽阳淡淡的扫他一眼,道:”抱歉,看不出来。”

    王豪:”我擦,小白脸你……呜呜呜,黎润辰,你爪子痒了是不是?!”

    他一边叫嚣一边被黎润辰拉走了。

    黎润辰一头的汗,天啊,王豪好歹是公司的招牌,被人看到像泼妇一样当众骂街,公司的形象还要不要了?

    陆凡凡捂着小嘴,看得小心脏扑通扑通跳。

    天呀,爸爸和好姨的矛盾好深的样子,难道两人以前打过架吗?

    唉,好愁,以后万一爸爸和好姨再打起来怎么办?

    他到底要站哪一边呢?

    唉,好愁人。

    陆凡凡一颗小心脏陷入深深的纠结。

    陆冉冉双手抱胸,等一群小学鸡吵完这才问:”你们怎么过来了?”

    季泽阳道:”家里有点事儿,我要回首都一趟,处理一下。估计会呆上三天。”

    陆冉冉愣了一下,这才反应过来,季泽阳找到他的家人了。

    她哦道:”好啊,那你去吧。”

    陆凡凡赶紧举手,道:”妈妈我也要去!”

    陆冉冉扬眉:”你去干什么?”

    陆凡凡理直气壮:”我要去看看爷爷奶奶!”

    这样他就可以不用上学了,开心!

    陆冉冉戳了他脑袋一下,一口拒绝:”不行,你还得上幼儿园,比想逃学。”

    陆凡凡的脸瞬间垮了下来,可怜巴巴道:”妈妈,人家长这么大,还没见过爷爷奶奶呢。”

    陆冉冉:”……”

    季泽阳咳了一声道:”让凡凡跟我去吧,我会照顾好他的。”

    陆冉冉迟疑了一下,”好吧,最多三天,如果三天回不来,你俩就等着挨揍吧。”

    再多就算她同意,彭岚和陆正宇也不会同意。

    俩人把陆凡凡疼得跟眼珠子似的,根本就不舍得离开孩子这么久。

    陆凡凡欢呼一声,扑过去抱着陆冉冉大腿道:”妈妈最好了,又美又温柔又疼凡凡!”

    陆冉冉翻了个白眼。

    季泽阳又和陆冉冉说了几句,陆冉冉催促他:”你怎么还不走?”

    季泽阳:”……你不亲我们一下吗?”

    他一直拖着,就是想等她一个告别吻。

    陆凡凡也在旁边用力点头。

    妈妈都不亲亲他们,太坏了。

    陆冉冉:”……”

    她严重怀疑,季泽阳被陆凡凡这个沙雕传染了。

    有什么好亲的?

    可她还是无奈的弯下腰,在陆凡凡脸上用力的亲了一下,留下一个鲜红的口红印。

    陆凡凡怪叫:”啊啊啊我被怪阿姨占便宜了。”

    陆冉冉把烦人精推开,凑到季泽阳脖子上,在他雪白的领口上亲了一下,也印上一个鲜艳的唇印。

    然后退开,一脸理直气壮的看着他。

    季泽阳低头,看了一眼唇印一眼,眼里溢满笑意。

    他突然低头,凑到她耳边道:”陆冉冉,刚才你是不是就想这么干?”

    陆冉冉老脸一红,嘴硬道:”没有!”

    季泽阳又笑了一声,继续小声道:”但是我被你看硬了,怎么办?”

    陆冉冉:”……”

    我日,她就知道季泽阳是个色|情|狂。

    m.

    季泽阳又说了一句:”记得想我。”带着陆凡凡离开了。

    刚出去,牵着爸爸手的陆凡凡就抬头道:”爸爸,你放心,我一定帮妈妈看好你,不会让你被别的坏女人抢走的!”

    季泽阳摸了一下儿子的头,道:”真乖。”

    插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