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赵秘书刚被叫醒的脑子还是懵懵的, 然而毕竟专业素质过硬, 下一秒就猛地清醒过来, 小心翼翼的问:”老板,是哪个盒子?”

    季泽阳避开陆冉冉的视线, 煞有介事的道:”就是陆警官帮忙找回来的盒子, 我让你帮我收起来了。”

    赵秘书:”……!”

    卧槽, 老板您不是让他把那个盒子丢了吗!

    可惜给人打工的赵秘书根本不敢有丝毫抗议, 冒着热汗道:”老板, 盒子我……”

    季泽阳打断他的话, ”陆警官就在我身边, 你直接和她说吧。”

    他非常不要脸的把烫手山芋扔给了下属。

    还没从懵逼中回过神来的赵秘书立刻又被雷劈了一下。

    不不不老板,现在是凌晨两点多, 陆警官为什么会在您身边啊卧槽!

    您确定这不是秀一波恩爱的同时再顺便警告自己一下陆警官是未来的老板娘吗?!

    陆冉冉似笑非笑的接过电话, 问了好,道:”赵秘书,如果已经丢了的话就算了,没关系。”

    季泽阳一颗心提到嗓子眼儿,怕赵秘书说漏嘴, 连忙道:”没丢!冉冉, 真的没丢!你的东西我怎么舍得丢呢?!”

    本来准备坦白从宽的赵秘书:”……”

    卧槽,要不是看在姓季的开的工资高的份儿上, 老子明天就辞职!

    赵秘书在电话那头一边擦汗一边大脑急速转圈, ”那个盒子啊……对,老板是让我收起来了……因为里面的东西太珍贵, 所以我就……我就……”

    陆冉冉看着季泽阳,笑问:”你就……?”

    季泽阳咳了一声,对着手机道:”你放哪儿自己都不记得了?”

    被两人逼问的赵秘书快哭了,这万恶的资本家!

    终于,他灵机一动,恍然道:”啊,我当然记得,陆警官,您那天找回来的盒子,老板说非常重要,让我一定仔细放好,我怕放在家里再被偷,就存银行保险柜里了。”

    季泽阳悄悄长出一口气,心道赵秘书这事儿办得不错,等回去就给他涨工资!

    赵秘书赶紧转移话题,道:”陆警官,这两天我跟着季总回了首都,准备把公司总部迁到乐阳,您要是不急的话,等过两天回乐阳再把东西取回来,您看行吗?”

    陆冉冉大度道:”没关系,我不急,等你们有空了再取吧。”

    季泽阳背过身,悄悄松了口气。

    不管怎样,总算解了一时燃眉之急。

    如果早知道有今日,他当初绝对不会为了赌一口气真的叫人把盒子扔了

    ——偷偷把盒子藏起来,让陆冉冉以为自己扔了就好了啊。当时的自己是智障吗?

    不行,纸里包不住火,他得赶紧处理一下,免得她什么时候再想起来。

    ”冉冉,我得连夜回首都,再晚就该耽误正事了。”

    陆冉冉刚挂了电话,道:”行啊,陆凡凡一个人在首都我也不放心。”

    季泽阳:”应该没问题。”

    他打开手机,点了几下,屏幕里突然陆凡凡熟睡的脸。

    自从知道他有了孩子,就在家里装满了监控和安全设备。

    避免意外发生。

    毕竟……陆凡凡真的很皮!

    陆冉冉看了一会儿,放了心,躺回床上道:”行啊,那你回去吧。”

    季泽阳把人拉起来,一脸严肃道:”陆冉冉,老公要走了,你就不送一下?”

    ”噗。”

    陆冉冉喷了一下,抱着被子坐起来,道:”季泽阳,你现在真是越来越骚了。”

    老公?

    他怎么不上天?

    季泽阳微微脸红,撇开脸道:”你是我的女人,难道不对?”

    屋子里开着暖暖的黄光,他本来就白,脸上又染了红,被灯光一照,竟然有种灯下看美人的感觉。

    甜得要命。

    陆冉冉看得色心大起,勾住他的脖子下来,亲了他一下,装模作样道:”好,妾身伺候夫君起身。”

    季泽阳嘴角控制不住的翘起,又不想表得得太不淡定,咳了一下,故作淡定道:”唔,有劳爱妻了。”

    陆冉冉温柔的拿过衣服,伺候他穿上,又一颗颗的帮他扣上扣子,还帮他系上领带,戴上袖扣,免得他到了首都还得收拾。

    最后看着他领口上的红色唇印笑:”季总这么衣冠楚楚的,领子上却带着女人的唇印,会不会被人笑话?”

    季泽阳被她撩得要爆炸,如果不是时间来不及,恨不得按到床上再滚一滚。

    闻言低头狠狠亲了她一口,哑声道:”我老婆亲的,随便他们笑话!”

    陆冉冉于是又忍不住骂了他一句:”发骚。”

    等人走了,她才受不了的躺到床上,抱着被子滚了滚。

    脸上热热的。

    天啊,她真的被季泽阳传染了。

    和他一样,越来越骚了。

    受不了!

    被人知道的话,她乐阳一霸的脸真的没地方搁了。

    季泽阳刚出门就连忙找到手机给赵秘书打了个电话。

    季泽阳:”东西真的扔了吗?”

    赵秘书:”老板,真的扔了。”m.

    季泽阳:”……”

    赵秘书:”要不……您就说我取回来的时候不小心弄丢了?”

    作为下属,他早已做好了为老板背锅的准备。

    呸,明明已经背过了。

    季泽阳想了一会儿,道:”不行。”

    冉冉知道了,万一生气怎么办?

    虽然理智觉得陆冉冉不会生气,但他还是不敢冒险。

    赵秘书:”……”m.

    老板,您这也太妻奴了。

    真的,太丢辉日的人了。

    在公司说一不二狂霸酷炫拽的样子都死哪儿去了?

    季泽阳:”叫一个设计部的人过来,把图片绘出来,你们照着图片把东西买回来,买不到的找人定制。”

    赵秘书:”是。”

    第二天,季泽阳先带着陆凡凡去公司,辉日的员工昨天就见过陆凡凡了,进公司的一路上,不停有人和他打招呼,夸他可爱懂事,夸得陆凡凡尾巴都要翘上天了。

    等夸完了陆凡凡,看到季泽阳又是一脸暧昧笑。

    昨天老板穿着带唇印的衬衫来上班就够让人震惊了,今天竟然又穿来了。

    简直是□□裸的秀恩爱!m.

    生怕别人不知道他有儿子有老婆了一样。

    就是可惜了崔小姐,追了老板六年,结果……

    到了办公室,季泽阳让陆凡凡去休息室玩,等大小报告的烦人精一走,堂堂辉日ceo季泽阳立刻叫赵秘书把联系好的人叫进来。

    设计部的小张是公司里水平最好的平面设计师,听赵秘书说总裁找,心情激动又忐忑的走进办公室,见老板面色严肃,更加战战兢兢,还以为自己工作出了大问题。

    季泽阳开口:”我说,你帮我画几张图。”

    小张一时没反应过来,”啊?啊啊,是,季总,您说。”

    等他打开电脑软件,季泽阳道:”第一个,情趣丝袜。”

    小张:”……!!!”

    什么,他听错了吧,总裁这么郑重的把他叫到办公室,商量的不是新产品的设计图,情趣丝袜是什么鬼啊?

    辉日难道要转型做情趣用品了吗?

    赵秘书咳了一声,严肃道:”这是关乎季总人生大事的重要任务,请务必好好完成。”

    小张:”……是,季总您继续。”

    目光悄悄的瞟到季泽阳领口。

    唔,那个鲜红的唇印,真的扎眼到让人无法忽视。

    季泽阳面不改色,一脸淡定,语气表情像是在开正儿八经的公司会议,将陆冉冉穿过的那条情绪丝袜的样子描述出来。

    最后道:”我不知道是什么牌子的,没注意,但是是六年前……至少是六年前的款式,你们可以帮我查查。”

    赵秘书看了一眼,不受控制的脑补了一下陆警官穿上的样子,然后悄悄背过身……

    老板原来这么有情趣,失敬失敬。

    一群人并没有注意到,休息室的门不知道什么时候被悄悄打开了。

    陆凡凡趴在门内,耳朵贴在门板上,悄悄听着外面的动静。

    哇,爸爸在说什么,好严肃的样子。

    还有什么情趣丝袜,戒指之类的,难道要给机器人穿丝袜戴戒指吗?

    小脑瓜脑补了一下001穿丝袜的样子,他用力打了个哆嗦,好丑,他要让妈妈阻止爸爸!

    正好,他突然上厕所了,到了卫生间一看,哇,马桶好高,他上不去。

    陆凡凡只好推开门出去,奇怪,他一出去爸爸和叔叔们都不说话了。

    季泽阳问:”怎么了?”

    陆凡凡小脸红红的,害羞道:”爸爸,我想上厕所。”

    季泽阳愣了一下,反应过来,休息室的马桶是给成年人用的,小孩子根本上不去。

    他起身,牵着陆凡凡的小手道:”走吧,爸爸抱你上去。”

    父子两个进去,小张和赵秘书对视一眼,一起打了个哆嗦。

    真的,习惯了季总不近人情的样子,突然这么好爸爸,真的好不习惯啊!

    季泽阳伺候烦人精上了厕所,陆凡凡说要出去玩,季泽阳也不想拘着儿子,道:”让宋姐姐陪你,不能出公司,不能耽误叔叔阿姨们工作。一会儿要和爸爸一起去看爷爷奶奶。”

    陆凡凡连忙点头,季泽阳把宋秘书叫进来,交代了两句,让她带着陆凡凡出去玩,这才又继续画金枪不倒丸的图片。

    陆凡凡刚出去,就对宋秘书道:”姐姐,我想给我妈妈打个电话,可以吗?”

    宋秘书温柔道:”当然可以啊。”

    陆凡凡:”但是我想和妈妈说悄悄话。”

    宋秘书明白过来,笑道:”好,你慢慢打,姐姐不偷听。”

    陆凡凡:”谢谢漂亮姐姐!”

    宋秘书失笑,这就变成漂亮姐姐了。

    陆凡凡走到旁边,用儿童手机给妈妈打电话,”妈妈,爸爸好像要给机器人穿情趣丝袜,还要戴戒指,怎么办啊?”    韩

    不等陆冉冉说话,黄炎坤的嗓音穿了过来:”什么?情趣丝袜和戒指?哈哈哈啊我就知道老季要自作自受!”

    插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