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前段时间, 因为张圆圆的案子, 陆冉冉求了不少人帮忙, 最近整天忙着还人情,接到陆凡凡的电话的时候, 她正和黄炎坤几个商量正事。

    黄炎坤家里接了一个工程, 钱不够用, 想找陆家周转周转一下, 让陆冉冉帮帮忙, 到时候给算分红。

    没想到接到陆凡凡的电话, 黄炎坤会突然冒出来这么一句。

    陆冉冉一把把人推开, 把烦人精打发走,见他笑得贱兮兮, 扬眉问:”什么情况?你知道?”

    黄炎坤:”嘿嘿嘿, 当然,那天赵秘书把东西扔掉的时候,我刚好看见,于是灵机一动,趁赵秘书进去通报的时候, 从垃圾桶里拣出来放到了车里。”

    说着他忍不住笑, 他回头就联系季泽阳,一定要好好坑他一把。

    陆冉冉一伸手:”拿来!”

    黄炎坤:”……不是, 冉姐, 我好歹得给老季吧?”

    陆冉冉:”给不给?不给借钱的事就面谈。”

    黄炎坤:”天呐,冉姐, 你现在简直是奸商本奸,我拿着东西去找季泽阳,还不是要多少有多少?”

    陆冉冉似笑非笑,”行啊,你去,你前脚去说我后脚就叫他不借给你,你看他是听你的还是听我的。”

    黄炎坤:”……我日!”

    不过等他进屋把东西拿出来,就又是一副看热闹不嫌事大的模样,笑嘻嘻道:”冉姐,东西我给你了,但是我有一点小小的请求。请你务必答应。”

    陆冉冉:”先说来听听。”

    黄炎坤:”嘿嘿,你先别告诉季泽阳,等他拿着东西给你的时候,记得通知我,我要看去看热闹。”

    陆冉冉扬眉,季泽阳的笑话,凭什么给别人看?

    黄炎坤赶紧提醒她:”张圆圆!”

    陆冉冉:”……好吧。”

    她瞪他一眼,道:”人情还清了!这才才是还你人情。”

    下次别犯她手里!

    季泽阳并不知道自己已经露馅了,叫人画了图去定制,然后自己还找了一张记忆中的纸重新写了情书,交给赵秘书去做旧。

    处理完这些,这才长出一口气,带上陆凡凡回季家。

    车里,陆凡凡正襟危坐,乖巧极了。

    季泽阳一边处理邮件一边时不时的抬头看他,终于道:”凡凡,不用紧张。”

    季家的人,除了杜含妍母女,别人他都懒得理会。

    他以为陆凡凡是要见爷爷奶奶心里紧张。

    陆凡凡看了季泽阳一眼,更紧张了。

    想了想,还是冒死谏言,道:”爸爸,我们不要改机器人好不好?”

    所以真的没必要给机器人穿丝袜戴戒指。

    想想都丑毙了。

    季泽阳:”……不是因为见爷爷奶奶紧张吗?”

    陆凡凡不可思议的看他一眼,”为什么紧张?我这么可爱,爷爷奶奶怎么可能不喜欢我?”

    季泽阳:”……”

    臭小子这莫名其妙的迷之自信到底是哪儿来的? m.

    一定是跟他妈学的。

    季家是老牌豪门,祖上出过近代史上赫赫有名的好几个人。

    到了这一代,老爷子有四个儿子,其中前三个都是原配夫人生的,只有季泽阳是现任的孩子。

    陆凡凡已经做好看到两个和陆正宇彭岚那样的爷爷奶奶的准备,但是没想到,父子两个刚进门,满脸严肃的管家就上来说了一句:”崔小姐也在。”

    陆凡凡立刻想起昨天说自己是私生子的女人。

    季泽阳脚步一顿,拉着陆凡凡转身就走,道:”既然家里另有贵客,我和凡凡还是改天再来……”

    话音未落,陆凡凡就听见后面有人疾步出来,道:”季泽阳,你站住!”

    季泽阳听而不闻,干脆把陆凡凡抱起来,继续大步往外走。

    突然,一只手抓过来,修剪得精致漂亮的指甲狠狠刮过陆凡凡白嫩的小手,抓住了季泽阳的手臂。

    崔子雯又愤怒又委屈,道:”季泽阳,你就这么不想看见我?”

    季泽阳本不欲与她一般见识,结果目光一扫,竟然发现陆凡凡抱着手,红着眼睛,正强忍泪意。

    他脸一沉,拉开陆凡凡的手,压着怒道:”凡凡,怎么了?给爸爸看看?”

    陆凡凡红着眼睛松开手,露出手背上一条渗血的刮痕。

    他委屈死了,抱着季泽阳的脖子道:”爸爸,我手疼。”

    季泽阳一颗心瞬间揪成一团。

    他抱着陆凡凡看向崔子雯,道:”崔小姐,请你向我的儿子道歉。”

    崔子雯本来不小心碰到陆凡凡还有点小愧疚,她才没那么low对孩子下手。但是被季泽阳冷厉的眼神一看,大小姐强烈的自尊心瞬间受不了,梗着脖子道:”不过是个私生子,伯伯认不认都还不一定呢,季泽阳,你至于为这么一个小孩子和我过不去吗?”

    季泽阳气得心都在抖,旁边管家刚进上来劝,还没来得及开口,季泽阳就用力将人甩开,骂了一句:”不知所谓。”抱着陆凡凡直接走了。

    崔子雯被甩到门上,大小姐脾气爆发,跺着脚哭着出去了。

    从小到大,不管她想要什么,就没有得不到的,凭什么季泽阳是例外?!

    两人刚走,季家老爷子就坐着车从外面回来。

    问:”泽阳和我小孙子呢?还没到?”

    管家叹了口气,道:”刚走,撞见了崔小姐,崔小姐把小少爷的手抓伤了。”

    季鸿业换鞋的动作一顿,回头问:”严重吗?”

    管家:” 都出血了。”

    季鸿业眉心一皱,道:”以后没我的允许,不许再放崔家的人进来。”

    管家愣了一下,这是要和崔家撕破脸吗?

    可看了看季鸿业的脸色,一句话都不敢多说,连忙道:”是。”

    季鸿业把外衣交给佣人,又问:”夫人呢?”

    管家道:”在楼上,不肯下来。”

    季鸿业眉心皱得更紧,什么都没说,快步上楼。

    推开一扇门,里面摆满了乐器,即便上了年纪依旧美丽的女人坐在窗前,怀里抱着一把琵琶有一下没一下的弹奏,完全将季鸿业视为无物。

    等她弹完,季鸿业才沉声道:”泽阳带着孙子过来,你都不肯下楼,既然这么不想见他,当初何必让我把他认回来。”

    女人依旧拨着琵琶,充耳不闻。

    季鸿业有力而中气十足的声音里突然生起一抹几不可察的疲惫,道:”子君,三十年了,你就这么恨我?”

    恨到连她自己的亲生骨肉都能丢弃,现在孙子来了都不肯看一眼?

    然而,依旧得不到女人任何回应。

    他又站了一会儿,带上门转身离开。

    ——

    季泽阳带着陆凡凡去了一趟医院。

    医生很无语的给这对小题大做的父子开了药。

    季泽阳还在一旁担心的问会不会感染之类,那个女人指甲上涂得乱七八糟,谁知道有什么东西。

    医生更无语了,道:”不会感染,就破了层皮,没事儿。”

    m.

    季泽阳刚放心,陆凡凡又皱着脸问:”那会不会留疤啊,我变丑的话就不可爱了。”

    外婆整天对妈妈说让她不要受伤,留疤就不好看了。m.

    医生好笑又无奈,道:”不会,这么点小伤。而且你还小,愈合能力很强。”

    陆凡凡一听不会留疤,立刻又眉开眼笑起来。

    季泽阳带着儿子上车,不知道回去该怎么给陆冉冉交代。

    他才把儿子带走两天就让他受了伤。

    正在这时,陆凡凡突然小声道:”爸爸,我们不要告诉妈妈吧?”

    季泽阳心头一紧,回头,陆凡凡仰头看着他,黑白分明的眼睛清澈极了。

    他道:”妈妈知道了,一定会生气,然后坐飞机过来打人。”

    季泽阳听得喉咙发痒,咳了一声才道:”妈妈以前打过人吗?”

    ”嗯嗯!”陆凡凡用力点头,”以前张俊和我打架,他打输了就回家哭,他妈妈就来打我,被妈妈知道了,她就去打人了。”

    季泽阳控制不住的用力抱了陆凡凡一下,道:”好,我们不告诉妈妈。”

    父子两个商量好,给陆凡凡手上贴上创口贴,就说是他不小心自己弄伤了,反正陆冉冉只是视频,不可能从电脑里伸出手把创口贴撕开看看到底是什么伤。

    当天视频的时候,季泽阳特地把美颜功能开到最大,镜头直接把创口贴糊掉了,陆冉冉果然没发现。

    就是听说陆凡凡又没见到爷爷奶奶,她都有点恼了,等陆凡凡回去睡觉她才发作,道:”季泽阳,你给我从实招来,到底怎么回事?”

    难道是季泽阳的爸妈不喜欢陆凡凡?

    不至于吧,自己儿子能装得多可爱,她可是深有体会。

    季泽阳咳了一声道:”不是,阴差阳错而已。”

    陆冉冉眼神狐疑,”不是你爸妈不喜欢凡凡?”

    季泽阳连忙道:”不是。当然不是!”

    陆冉冉没有再追问,她已经订好了明天的机票。

    自从拿到黄炎坤送过来的盒子,她就想见他。

    想抱抱他,亲亲他……

    其他乱七八糟的事情,等她到了首都,自然就全都清楚了。

    自以为躲过一劫的季泽阳送了口气。

    第二天,辉日大厦,总裁办公室。

    季泽阳正在给陆凡凡的伤口上涂药,赵秘书突然敲门进来,一脸严肃的表情下是一颗惊慌失措的心。

    他道:”季总,前台打来电话,说陆警官来了。”

    季泽阳愣了一下,失声:”你说什么?”

    赵秘书道:”陆警官,陆凡凡的妈妈,来了,现在就在楼下。”

    陆凡凡”哇”得叫了一声,小手抓着头发道:”要被发现了。”

    季泽阳深吸口气,问:”盒子里的东西都准备好了吗?”

    赵秘书:”准备好了!”

    季泽阳:”给我放保险柜里,我去接她上来。”

    插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