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陆冉冉虽然答应了黄炎坤看季泽阳的笑话, 但季泽阳是自己人啊, 她怎么可能让外人看季泽阳的笑话?

    临出发前她才给黄炎坤打了电话, 说她要去首都,问他肯不肯同行。

    如果不一起的话, 看不到季泽阳的热闹可就不赖她了。

    黄炎坤一听, 崩溃道:”卧槽啊冉姐, 你明知道我走不开, 就不能等季泽阳回来吗?”

    故意的, 绝对是故意的!

    陆冉冉才不和他废话, 直接挂了电话走人。

    反正她给过机会了, 他自己放弃,怪得了谁?

    黄炎坤看着手机无语半晌, 又忍不住为季泽阳高兴。

    老同学这是不是总算是苦尽甘来了?

    陆冉冉下了飞机, 直接打车到辉日大厦,报了名字就坐在大厅里的等。

    前台的工作人员热情的上了茶,悄悄打量未来的老板娘。

    出乎预料的美人啊,真没想到老板竟然喜欢这种类型。

    很那驾驭的样子。

    老板本来就是强势霸道的性子,两人确定不会打架吗?

    如果打架的话, 到底谁家暴谁?

    正想着, 总裁办专用电梯就响了一下,老板竟然亲自下来, 把未来的老板娘接了上去。

    前台:”……”

    好了, 大致可以猜到,以后老板一定是被家暴的那一个。

    进了电梯, 季泽阳忍着心跳问:”你怎么来了?”

    陆冉冉抱着胸,似笑非笑的看着他,道:”怎么,不欢迎?”

    季泽阳脸微红,撇开脸,从反光的电梯内板看着她的眼睛道:”没有,只是意外。”

    陆冉冉扬眉,没吭声。

    这样一副心虚忐忑的样子,瞒着她做了什么好事?

    季泽阳欣喜又紧张,刚出电梯,陆凡凡就冲过来抱住陆冉冉的腿,喊道:”妈妈,我想死你了!”

    陆冉冉弯腰打量了儿子一遍,见小的也一脸心虚,心中更是狐疑,这一大一小在干什么呢?

    季泽阳怕陆凡凡露馅,赶紧带着陆冉冉进了办公室,让赵秘书把陆凡凡带出去,美其名曰接下来的画面少儿不宜。

    陆冉冉扬眉,等着看他打什么鬼主意。

    等办公室里只剩下两人,季泽阳按住她亲了两下,问:”冉冉,那个盒子我让赵秘书取回来了。”

    陆冉冉眉梢瞬间扬得老高。

    她道:”取回来了?”

    一脸不可置信。

    东西在她那儿,季泽阳怎么取回来的?

    季泽阳咳了一下,弯腰打开保险柜的门,从里面拿出一个一模一样的木盒子,在陆冉冉诧异的视线下打开,露出里面的东西。

    一对简单精致的戒指。

    他找之前的那个设计师重新做的。

    一双黑色带蛇头吊袜带的情趣丝袜;

    他找到生产商,从人家仓库里扒出来的。

    情书;

    重新写过之后找了文物师做旧。

    金枪不倒丸的小瓷瓶;

    找的也是国内的瓷器生产商,特地定制的。

    一个不缺一个不少。

    季泽阳还特地检查过,几乎可以以假乱真!

    反正他是没看出来,哪儿有什么不对。

    绝对可以瞒过陆冉冉!

    他拿出里面的丝袜,凑到陆冉冉耳边,轻声道:”我一直想,你重新穿上这个给我看。”

    陆冉冉接过看了一下,眉梢一扬,笑了起来,哑声道:”穿过的?”

    丝袜上还残留着穿过的痕迹。

    季泽阳:”当然,你自己穿过的,忘了?”

    陆冉冉当然不会忘,但是她穿过的现在在她那儿,这个是谁穿过的?m.

    她脸上的表情古怪起来,又问了一句:”确定是穿过的?”

    m.

    季泽阳弹了一下她的额头,道:”忘性怎么这么大?你打扮成摄魂怪的时候穿过的……”

    陆冉冉没好气道:”我当然记得,我穿过的现在正在我卧室的衣柜里放着,这个是谁穿的?”

    季泽阳呆了一秒钟,对上陆冉冉似笑非笑的视线,瞬间明白过来——真正的盒子在她手上,他却拿着假的在她面前装腔作势。

    一瞬间,尴尬,羞窘,狼狈……全都涌上心头,脸上火辣辣的,一阵阵的滚烫。

    尤其是陆冉冉还用那种看笑话的眼神看着自己,季泽阳难得的恼羞成怒,水润的双眼控诉般的看了她一眼,坐回椅子上撇开脸生闷气。

    陆冉冉没想到他反而先恼了,伸手戳了他胳膊一下,没好气道:”喂,你倒是有脸气了?”

    季泽阳没看她,绷着嗓子道:”既然在你那里,为什么不告诉我?”

    她明明什么都知道,却不提醒他,就是为了看自己笑话是不是?

    陆冉冉扬眉,”你还说我?我也是才知道的。你为什么一开始不坦白?反正当时我们又没复合,你扔了我还能怎么着你?”

    陆冉冉本来是劝他,没想到这句话不知道哪儿又戳中了他的玻璃心,季泽阳脸色更黑了,怒道:”陆冉冉,我真想把你的心挖出来看看!”

    陆冉冉:”……”

    ”喂!”她又用力戳了他一下,嗓门高了起来,”季泽阳,你还好意思说我?别人穿过的袜子你也敢拿来给我穿,想挨揍是不是?”

    季泽阳又愣了一下,脸突然爆红,原来她是在生气这个……

    他回头看她,脸红红的,咳了一声,小声说了一句。

    陆冉冉没听清,问:”你说什么?”

    季泽阳回头,耳朵红得像樱桃,绷着脸重复了一句:”我自己穿的。”

    m.

    ……

    陆冉冉愣了三秒钟之后,噗得笑出声。

    天呐,季泽阳竟然穿了情趣丝袜,哈哈哈哈哈啊哈!

    她想象一下某人板着一张脸,偷偷摸摸藏到房间里,红着脸一点点把情趣丝袜套上的样子就忍不住……

    哈哈哈哈哈!

    陆冉冉笑得捂着肚子倒在沙发上,眼泪都出来了。

    季泽阳看着她,身上冒了一层热汗,不知道是羞的还是窘的。

    陆冉冉肚子都疼了,指着他道:”哈啊哈哈季泽阳我……我不信哈哈哈你再穿给我看看哈哈哈……”

    季泽阳站着没动,陆冉冉继续笑着催促,”快啊,快去啊!”

    季泽阳终于忍无可忍的大步走到她面前,捏着女人的下巴亲上去,堵住让他恨得牙痒痒的笑声。

    陆冉冉含糊的骂了他一句”发骚”就勾着他的脖子,热情的回吻。

    等到结束的时候,两人都是气喘吁吁。

    陆冉冉勾着他的衬衫,看到领口上依旧显眼的唇印,忍不住笑,”季泽阳,你几天没换衣服了?”

    季泽阳微微喘气,凑到她耳边道:”明天,就可以换了。”

    她来了。

    陆冉冉:”想我再亲一个可以,不过我有条件。”

    季泽阳:”什么条件?”

    陆冉冉看了一眼掉落在沙发旁边的黑色丝袜,笑:”丝袜,穿给我看。”

    季泽阳看着她,意味深长道:”好,今天晚上。”

    两人又说了一会儿话,季泽阳问她是从哪儿拿到的盒子,陆冉冉立刻把黄炎坤卖了,一点都不带犹豫的。

    季泽阳默默咬了咬牙,在心中记下一笔。

    陆冉冉起身去找烦人精,几天没见,她竟然有点想念。

    季泽阳陪她一起出去。

    外面,助理办公室,陆凡凡正在和秘书姐姐们说话,赵秘书机警,听见开门声立刻迎出去,看见陆冉冉和季泽阳出来,想起不久之前老板说盒子这事儿他办得不错,回头让财务给他发奖金。

    陆冉冉也看见赵秘书,斜乜了季泽阳一眼,故意糗他,问:”季总,你什么时候让赵秘书拿回来的盒子啊。”季泽阳咳了一下,朝赵秘书使眼色。

    赵秘书瞬间会意,帮自己老板说好话,立刻一本正经道:”接到季总电话的第二天,季总就让我飞回乐阳一趟,去银行把东西取了出来。”

    使眼色让赵秘书照实说的季泽阳:”……”

    很好,这个月的奖金没了!

    陆冉冉直接笑出声,问:”那怎么没直接给我?”

    赵秘书义正言辞:”季总是想亲自给陆警官,所以让我特地带了回去。”

    季泽阳:”……”

    陆冉冉看了看季泽阳,又看了看赵秘书,最后对季泽阳道:”季总,以后你的秘书的话,我都不敢信了哦。”

    说完,她就走了,去找烦人精,问问他这两天调皮捣蛋了没有。

    季泽阳落后两步,看着赵秘书,半晌,道:”这个月的奖金……没了。”

    赵秘书:”……???!!!”

    为什么?!

    老板,他哪里做得不对吗?

    可惜季泽阳抬脚跟着老婆走人了。

    赵秘书:”……”

    万恶的资本家,这工真是给他打不下去了!

    以后他要投靠老板娘!

    哼哼哼!

    季泽阳刚走到门口,就听见里面传来陆冉冉的声音问:”陆凡凡,手上的伤怎么回事?”

    季泽阳心里咯噔一下,赶紧进去,就看到陆冉冉捏着儿子的手,上面的创口贴已经被揭掉了,露出一道已经结痂的伤疤。

    陆凡凡看着妈妈,一脸无辜,空着的那只手紧紧捂着自己的小屁股,急切道:”我没有和小朋友打架!真的,妈妈,你不要打我屁屁!”

    正好季泽阳进来,陆凡凡赶紧向爸爸求救:”哇,爸爸,你快告诉妈妈,我真的没有和小朋友打架,这是那个坏阿姨抓的。”

    陆冉冉一听,脸色更沉。

    如果是小朋友闹着玩也就算了,但如果是大人动的手……

    她回头,季泽阳赶紧道:”对不起,我没看好孩子……”

    ”说重点。”陆冉冉绷着脸打断他。

    季泽阳:”……我们回办公室说。”

    陆冉冉抱着陆凡凡跟着季泽阳回了办公室。

    十分钟后,办公室门被用力推开,陆冉冉气势汹汹的走出来,身后跟着父子俩个。

    陆冉冉快气炸了,骂她儿子也就算了,但是对小孩子动手,这事儿没完!

    插入书签

    作者有话要说:

    这文准备收尾完结了

    最近都是一天一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