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一家三口进了电梯。

    陆冉冉抱着胸, 对父子俩怒目而视。

    陆凡凡躲在季泽阳身后, 抱着爸爸的大腿求庇护, 小手轻轻拉了拉爸爸的衣服,季泽阳弯腰, 小朋友凑到他耳边小声道:”爸爸, 一会儿如果妈妈打我的屁屁, 你一定要救救你的宝贝儿子呀~”

    不等季泽阳说话, 陆冉冉就道:”陆凡凡, 你嘀嘀咕咕什么呢?”

    陆凡凡连忙捂住嘴。

    季泽阳对她道:”你别总对孩子这么凶。看把凡凡吓得。”

    陆冉冉扬眉:”我对他哪里凶了?我又没要打他。”

    陆凡凡从季泽阳后面伸出脑袋, 快速说了一句:”上次妈妈就打我屁屁了。”说完立刻又缩回去。

    季泽阳:”看吧, 你儿子都这么说。”

    陆冉冉气结,”打他是因为他犯了错, 没错我为什么要打他?闲得慌?”

    陆凡凡突然又伸出头来, 道:”我也不想妈妈和别人打架,会疼疼。”

    陆冉冉瞬间失声,半晌才道:”我没有要和别人打架。”

    陆凡凡怀疑的看着她,妈妈这么怒气冲冲的,不是要找人干架吗?

    陆冉冉捏了他小脸一下, 道:”打人犯法的, 妈妈会这么笨吗?”

    陆凡凡睁大眼:”哦——”

    陆冉冉又摸摸他的头,道:”以后只要你没犯错, 妈妈不打你。”

    陆凡凡连忙跑出来抱住陆冉冉的腿, 仰着头道:”妈妈最好了,我最喜欢妈妈了!”

    陆冉冉翻了个白眼, 嘴巴这么甜,到底遗传的谁?

    季泽阳撇开脸,他才不像儿子这么没节操。

    说话间,电梯门打开,一家三口刚出门,一辆黑色轿车停在门口。

    带着白手套的司机下来,打开车门,一个上了年纪的老人走出来,老人昂首阔步,气势逼人,身后还跟着一男一女,看样子像是父女,女的做了精致华丽的美甲,不情不愿的跟在男人身后。

    三人朝自己这边走了过来。

    ”前面那个是我生父,后面两个是崔家父女。”季泽阳贴到陆冉冉耳边飞快的说了一句。

    陆冉冉恍然大悟,就是这个女人抓伤了陆凡凡。

    三人走过来,老人的目光落到陆冉冉母子身上,对季泽阳道:”泽阳,不介绍一下?”

    季泽阳的样子并不热络,叫了一声”季先生”,道:”这是我儿子和儿子他妈。冉冉,凡凡,这是我父亲,叫人。”

    陆冉冉心里有了谱,季泽阳和生父的感情看起来很一般。

    她叫了一声季伯伯,去看陆凡凡。

    陆凡凡仰着脸看着季鸿业,奶声奶气的道:”哇,原来你就是爷爷。”

    季鸿业压抑着心中激动,应了一声,道:”凡凡,让爷爷抱抱?”

    陆凡凡去看陆冉冉,见妈妈没有反对,这才伸出小粗胳膊,被季鸿业抱了起来。

    季鸿业严肃的脸上挤出一抹笑,柔声和陆凡凡说话,问他几岁了,都上了什么学之类,喜爱显而易见。

    崔子雯撇开脸小声的切了一声,季爷爷也真是的,一个私生子而已,值当这么宝贝吗?

    季家孙子辈的男孩好几个,多一个不多,少一个不少。

    崔父悄悄退了女儿一下,对季泽阳笑道:”泽阳,前天的事我听说了,是子雯不对,我今天特地带她过来向你道歉……”说着,推了崔子雯一下,”愣着干什么?还不过去道歉?”

    崔子雯不情不愿的上前,”对不起,我没想到……”

    话没说完,季泽阳突然拉着陆冉冉挪开一步。

    他脸色淡淡,道:”不敢。”

    崔父脸色微微一变,去看季鸿业,可惜老领导正忙着和孙子说话,根本没注意到这边发生的事情。

    崔子雯受此侮辱,一下子甩开父亲的手,抬着下巴道:”季泽阳,我又不是故意的,再说,不就刮一下吗,我都道歉了,你还想怎么样?”

    崔父:”子雯!”

    崔子雯:”我说得难道不对?我这辈子向谁道过谦?他凭什么不接受……”

    ”哎,我说……”

    一直在旁边看戏的陆冉冉终于忍不住开口了。

    她双臂抱胸,一条腿斜,稍息的站姿,微微垂眸看着崔子雯道:”……你向季泽阳道歉有什么用?我儿子又不是他养大的,他有接受你道歉的权力吗?”

    崔子雯脸色一变,怒道:”你是谁,凭什么这么和我说话?”

    陆冉冉:”都9102年了,怎么还有自以为高人一等的傻逼?”

    崔子雯气炸了,精致华丽的指甲指着陆冉冉,”你……你……你骂谁?”

    陆冉冉直接忽略她,转脸去看季泽阳,一脸怜悯,问:”季泽阳,你怎么总吸引这些神经病?”

    前有林静姝,后有面前这个。m.

    当然,在冉姐心里,她肯定不在神经病的行列。

    季泽阳:”……”

    他也很冤枉,他怎么知道,喜欢他的人都这么不正常。

    被忽略的崔子雯更气,伸手就要拉陆冉冉,叫道:”你把话说清楚,你骂谁?你才是神经病!”

    她刚摸到陆冉冉的胳膊,就被人抓住手腕,瞬间扭到身后,疼得她叫出声。

    陆冉冉按住她,道:”这位小姐,喜欢动手动脚可不是一个好习惯,很容易吃亏的,知道吗?”

    崔子雯疼得漂亮的脸皱成一团,骂道:”贱人,你知道我是谁吗?快放开我!”

    崔父见女儿吃亏,赶紧对季泽阳道:”泽阳,子雯的脾气你知道,她没坏心,就是被我宠坏了,你……”

    季泽阳打断他,道:”冉冉是孩子的妈妈,除了她,没人有权利接受道歉。”

    至于季鸿业,直接抱着陆凡凡坐到旁边和孙子玩起了游戏。

    将这边的闹剧完全视为无物。

    陆冉冉看着她道:”这位小姐,我得提醒你,就算我们中有人高人一等,也是我比你高。一米六五都不到,不配在我面前有姓名。”

    崔子雯瞬间像是被戳到□□的猫一样跳起来,大声道:”谁说我一米六五不到?你眼瞎吗?我明明一米六六!”

    陆冉冉哼笑一声,站直,直接比她高半个头,扬眉:”一米六五还是一米六六,在我面前有差别吗?”

    崔子雯咬牙:”长得高了不起啊?傻大个!”

    陆冉冉:”当然了不起,老子腿长,不穿高跟鞋腰线都比你高!”

    崔子雯睁大眼:”你到底要不要脸,我是黄金比例!”

    陆冉冉:”哦,所以你到底要不要向我儿子道歉?”

    崔子雯:”……”

    陆冉冉松开她,道:”向我,或者向我儿子道歉,这事儿就算完了。”

    崔父本以为两人要吵起来,没想到吵是吵起来了,竟然吵的方向这么……奇怪。

    此刻赶紧上前,拉着女儿道:”好了,你那臭脾气你妈说过你多少次了,怎么就不改改,还不赶紧道歉。否则下半年的零花钱都没有了!”

    崔子雯:”……!”

    她咬牙瞪着陆冉冉瞪了好一会,才绷着脸,不情不愿的快速说了一句:”对不起,我不是有意抓伤你儿子的。”

    陆冉冉即没说好,也没说不好。

    她突然朝旁边的季泽阳招手,”季泽阳,你过来。”

    季泽阳一脸平静的过去,走到她面前。

    陆冉冉将他从头到脚打量一遍,道:”是怪好看的,招蜂引蝶,现在好了吧。”

    季泽阳被她看得心里发毛,撇开脸,道:”陆冉冉,我只想招你。”

    旁边的崔子雯:”……!”

    她下巴都快掉下来了。

    认识季泽阳六年,她从没见过他这么……风骚的样子。m.

    嫉妒,不甘,愤怒,还有强烈的占有欲在心里疯狂的翻滚。m.

    这个女人除了比她高一点,到底哪儿好,值得他六年后还巴巴的贴上去复合。

    陆冉冉伸出手,掌心朝上,冷着脸道:”手给我。”

    季泽阳愣了一下,见她这么严肃,心里微微忐忑,一句话没说,乖乖的伸出手,递了过去。

    陆冉冉一把将他的手抓在掌心。

    他的手非常漂亮,和记忆中相比,几乎没有任何变化,一如既往的白净,修长,漂亮,有力。

    相比之下,陆冉冉的手反倒粗糙了些,掌心里甚至还带着茧子。

    她翻来覆去的看了一会,突然道:”季泽阳,你手上缺了东西。”

    季泽阳问:”是什么?”

    陆冉冉抬头冲他笑了一下,”闭上眼!”

    季泽阳驯服的闭上眼,在心里猜测她到底想要干什么。

    崔子雯和崔父也忍不住好奇,瞪大眼睛看过去。

    陆冉冉空着的那只手插|入长裤口袋里,拿了一个东西出来。

    季泽阳一点偷看的意思都没有,紧紧闭着眼,等着她接下来的动作。

    似乎是本能,他隐隐期待,控制不住紧张。

    他总是摸不准她的想法,猜不到她接下来的举动。

    她要做什么?

    心脏跳动得厉害。

    突然,他中指指尖一凉,硬硬的环状物一点点套到了他手上。

    季泽阳:”……!”

    那是……

    他一时间,甚至不敢呼吸。

    圆环一直被推到最根部,陆冉冉轻柔的嗓音才在他耳边悠悠响起。

    她道:”省得你总被乱七八糟的人惦记。季泽阳,以后,你就是已婚人士了!”

    陆冉冉刚才从办公室出来的时候,顺手把盒子里那对戒指拿了出来。

    她本来想,到了没人的地方,再向他求婚,不过也无所谓了,什么时候求,在哪儿求,都没什么差别。

    反正,她知道,他一定会答应。

    季泽阳颤抖着浓密的睫毛睁开眼,他左手的中指上,多了一个银色的金属圈。

    他熟悉到极点的金属圈。

    陆冉冉见他久久没有反应,心里也忐忑起来,”季泽阳,你敢不答应?!”

    插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