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此刻, 他们还没出辉日大楼, 公司的员工得到消息,全都偷偷摸摸的翘班,跑下来藏到角落里,鬼鬼祟祟的往外看。

    大厅中央,陆冉冉拉着季泽阳的手,那句几乎算逼婚的话一出口,就换来一连串的抽气声。

    她眉梢微扬,眼神凌厉, 目光甚至带着威胁。

    大有他敢不答应就要他好看的架势。

    崔子雯也不知道是处于什么心理, 低声嘀咕了一句”要不要脸,当众向男人求婚”

    全然忘了自己跟在季泽阳屁股后面追着跑了六年。

    这句话像是开关一样, 戳中了季泽阳,他终于反应过来,反手抓住了陆冉冉的手。

    男人的眼神深邃犀利,乌黑的瞳孔盯着她, 几乎叫人喘不上气来。

    赵秘书站在旁边的角落里,攥着拳头,双眼放光, 看样子比他被求婚的老板都激动。

    他手上用力,道”答应答应老板快答应啊”

    但是谁都没想到,季泽阳竟然开口说道”陆冉冉, 你这样对我太不公平。”

    陆冉冉睁大眼。

    其他看热闹的人也全都惊掉了下巴。

    他闭了一下眼, 压住胸口几乎要炸开的热流, 微微颤抖着嗓音道”当初要在一起是你,说分手是你,瞒着我生下凡凡也是你,要复合还是你,如今要结婚,又是你”

    季泽阳紧紧攥着她的手,道”陆冉冉,至少求婚这样的事情,应该让我来”

    随着他的话语,偷看的员工莫名心里沉甸甸的,又酸又软。

    他们从来没用想过,强势霸道的季泽阳,辉日的创始人,紧紧二十五岁就成就如此竟然的ceo,遇见感情的时候竟然如此被动。

    一切的主动权,竟然掌握在对方手中。

    陆冉冉也愣了半晌,最后不知道是听到季泽阳的话良心发现,还是怎样,她想了一下,道”那这样好了”

    她抬头冲他笑”那干脆这样,你先接受我的求婚,等以后我再接受你的求婚好了。”

    不等季泽阳回答,周围突然响起响亮的掌声。

    赵秘书站在最前方,抬着手用力鼓掌,公司里其他人,也都跟着热烈的鼓起掌来。

    一时间,掌声连声一片。

    赵秘书大声道”好季总,快答应咱们给你作证,以后陆警官敢你答应你的求婚,就是和整个辉日作对”

    人群中响起热烈的附和

    ”对陆警官敢不答应,我们就和她没完”

    ”季总,快同意啊,过了这村就没这店了。”

    ”让冉姐亲自求婚,太有排面了”

    ”快答应啊老板”

    这边的轰动终于惊动了在旁边培养爷孙感情的一老一下,陆凡凡伸着小脑袋看过去,捂着脸夸张的惊呼道”哇妈妈向爸爸求婚了”

    季鸿业也回头看过去,严肃的脸上隐约露出一丝微笑。看1毛线3

    别人听说泽阳和陆冉冉的事情,都为这孩子不值,但他不是。

    只有他能体会到泽阳的那种心情不管付出什么,都想要得到的东西。

    生命短暂而又漫长,很多人一辈子可能都感受不到那种迫切,即便煎熬,也不舍得放弃。

    永远无法松开手。

    七嘴八舌的劝说起哄最后变成整齐划一的口号,拍一下手喊一声”答应”拍一下手喊一声”答应”。

    声浪一浪高过一浪,最后在的海浪一般的冲击下,季泽阳终于道”陆冉冉,我答应你了。”

    下一秒,他上前一步,抬起陆冉冉的下巴,低头亲了上去。

    两人唇齿相触的那一瞬间,尖叫声几乎要掀翻大厅高高的穹顶。

    连陆凡凡都惊呼一声”哇,爸爸妈妈亲嘴啦”

    然后装模作样的捂着脸,手指岔开,露出圆溜溜的眼睛,直勾勾的盯着人群中间的一对男女看。

    哇,亲得好用力啊,爸爸快把妈妈揉到胸口里去了

    小小年纪的陆凡凡,诡异的感觉到了一阵害羞,小脸都红透了。

    他正想继续看,一只苍老的手捂住了他的眼睛,刚认的爷爷苍老浑厚的声音在他耳边响起”好孩子不能看。”

    陆凡凡在心里嘀咕一声”才怪。”

    他就算看了也还是好孩子,爷爷真是太古板了。

    他们幼儿园的小朋友就有人偷偷摸摸的亲嘴,只不过不像爸爸妈妈这样,亲得他脸都红了。

    季泽阳亲过陆冉冉无数次,宣示主权的,饱含情欲的,发泄怨愤的,欣喜若狂的

    但从来没有像这一次一样,觉得整颗心都踏实了。

    他一直不安,一直彷徨,一直想把她紧紧握在手中,藏在心里

    他曾经做错过,也曾经做对过,她曾经幼稚过,也犯下了叫人难以原谅的错误。

    幸好,他们心里的人,始终只有对方。

    这次,她终于愿意,主动走到他怀里,永远不离开。

    两人的吻终于结束的时候,陆冉冉这么厚的脸皮都忍不住浑身发烫,脸上火辣辣的烧着。

    见周围的人还是起哄笑着叫着,怒气冲冲的瞪过去,可惜陆警官曾经杀伤力十足的视线此刻连一点威慑力都没有,水汪汪的,媚眼如丝,抛媚眼儿一样,大家不仅没有收敛,反而闹得更厉害了。

    其中属赵秘书闹得最厉害,见陆冉冉看过去竟然还变本加厉,继续起哄道“季总,以后我们是不是该叫老板娘了”

    这话一出,其他人又赶紧开始应和

    “对啊对啊,该改口了”

    “那咱们叫一个”

    “叫一个叫一个”

    “来来来,我喊一二三,咱们一起开始”

    “好咧,赵秘书快喊”

    “一,二,三”

    随着一声“开始”,整齐响亮的“老板娘”三个字,几乎要把人耳膜震破。

    我日

    陆冉冉在心里骂了一句,整个人都快烧起来了。

    不过冉姐怎么会让别人看到自己害羞,她头一抬,勾住季泽阳的脖子,又主动凑上去用力亲了一下。

    这就是冉姐的套路,自己害羞的时候,要努力让别人更害羞,这样就没人注意到自己害羞了。

    果然,被陆冉冉当众偷亲的季泽阳的脸上飞快染上一抹羞涩和喜悦。

    他喜欢陆冉冉主动亲他,从一开始到现在,一直喜欢。

    于是,周遭人的起哄对象立刻变成了他们的老板。

    “yoooooooooo季总脸红了哈哈哈”

    有人不怕死的大笑。

    季泽阳看了陆冉冉一眼,突然伸手“女戒呢”

    陆冉冉“干嘛”

    季泽阳“轮到我给你戴了。”

    陆冉冉咳了一声,从兜里把女戒拿出来。

    季泽阳接过,抓住她的手,将镶着粉色小钻石的戒指珍而重之的一点点套到她手上。

    执起她的手,送到唇边,轻轻亲了一下,道“陆冉冉,以后,你也是已婚人士了。”

    两人脉脉对视,旁边的季鸿业一下子没拉住陆凡凡,被他挣脱出去。

    小朋友屁颠颠的跑过去,一把抱住陆冉冉的大腿,仰着脸看看妈妈,再看看爸爸,奶声奶气的问“妈妈,爸爸以后是不是可以和我们一起住了”

    季泽阳弯腰,用一只手把儿子抱起来,道“对,以后爸爸和你们一起住。”

    另一只手,从头到尾一直牵着陆冉冉的手,不舍得松开。

    陆凡凡“哇好棒爸爸快跟我回家,外公外婆我帮你搞定”

    小朋友拍着小胸脯,信誓旦旦,十分仗义。

    季泽阳忍不住笑。

    旁边的崔父终于拉着女儿上前,向两人说恭喜,陆冉冉这才想起自己一时冲动的诱因还在旁边。

    她故意勾着季泽阳的胳膊,扬眉看向崔子雯,笑道“这位小姐,看清楚了吗,这个男人有主了。”

    崔子雯红着眼睛看着陆冉冉,又看向季泽阳,前者笑意盈盈,后者连眼神都不曾给她一个。大小姐的那颗心再也受不了这样的打击,跺着脚忿忿仍下一句“季泽阳,你一定会后悔的”

    捂着脸跑开了。

    崔父叫了女儿两声,对方连头都没会,眼看着就要消失在大门外,顾不得这边,匆忙说了一句等着两人的好消息,跟着女儿出去了。

    直到这时,季鸿业才终于大步走了过来。

    时间点卡得刚刚好,完美避开了儿子未来儿媳妇和多年好友的修罗场。

    季鸿业看着陆冉冉,脸色难得的柔和,道“今天出来得突然,也没想到会遇见陆小姐,没有准备见面礼,这样,等你和泽阳什么时候有空,带着凡凡来家里一趟,行吗”

    陆冉冉笑得客气又大方,一口应下“行啊。”

    季泽阳握着她的手更紧,不知道是谁的汗水,浸湿了两人的掌心。粘粘的,滑滑的。

    季泽阳道“等有空了,我会带他们两个过去的,到时候我会提前和季先生联系。”

    季鸿业点点头,又逗了陆凡凡两下,转身准备离开。

    季泽阳看着季鸿业的背影,突然凑到陆冉冉耳边小声说了一句,陆冉冉想了一下,点头。

    季泽阳叫住季鸿业,道“季先生,我和冉冉今天下午有事,请您帮我们照看一会儿凡凡,可以吗”

    季鸿业一双沉郁的眼里瞬间绽开亮光,像是两颗落满了灰尘,年久失修的电灯泡突然又被点亮了一样。

    从进来就沉稳冷静的老人第一次失态,连忙道“好好好,你们忙你们忙”

    见了凡凡,子君说不定会心软。

    陆凡凡瞪大眼,“妈妈,爸爸”

    季泽阳摸了摸儿子的头,道“乖凡凡,爸爸做完了这件事,以后就能和凡凡住在一起了。”

    陆凡凡小脸一亮,瞬间兴奋起来,乖乖的被季鸿业抱到怀里。

    等爷孙两人一走,季泽阳拉着陆冉冉就往外走。

    陆冉冉失声道“唉唉唉,你要干什么”

    季泽阳“去民政局。”

    陆冉冉愣了一秒钟,突然反应过来。

    为了带陆凡凡来首都,她把户口本给他了

    卧槽,这个阴险狡诈的小贱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