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陆凡凡跟着季鸿业到了季家, 管家一看陆凡凡就面露惊喜, 小声问季鸿业:”先生,要去通知夫人吗?”

    季鸿业看了看空荡荡的楼梯,想了一下,摇头:”算了,等等吧。wap.”

    管家没有再说话,退下去,上了许多小孩子喜欢的水果零食。

    都是得知陆凡凡要来之后,他特地去采购的, 就怕小少爷来了没东西招待。

    陆凡凡看着茶几上那些花花绿绿的糖果零食开心疯了, 抱着季鸿业用力亲了一口,甜滋滋道:”谢谢爷爷。”又去看管家, 道:”还有管家爷爷。”

    把两个老头高兴的。

    季鸿业亲自给陆凡凡拆了一颗儿童奶糖,送到他嘴里,柔声道:”凡凡,帮爷爷个忙好吗?”

    陆凡凡吃人嘴短, 毫不迟疑的就答应下来。

    季鸿业凑到孙子耳边,低声说了几句,最后问:”记住了吗?”

    陆凡凡从沙发上滑下来, 用力点头:”爷爷放心,我一定完成任务!”

    说着他又抓了一颗奶糖,揣进口袋里, p颠p颠的泡上了楼。

    季家房子很旧了, 以前住的是国外的一位大人物, 后来房产被收缴,分给了季鸿业的父亲,后来就被季家买了下来,传到现在,已经一百多年的历史。

    二楼走廊两侧挂满了画像,光线也不是很好,带着一股隐约的y森味道,季家其他的小孩子都不怎会喜欢回来住。

    季鸿业也怕吓到陆凡凡,悄悄跟在他身后。

    没想到陆凡凡是个傻大胆,一点都不怵,蹦蹦跳跳的走在前面,左右看了一遍,抬起右手嘀咕道:”这只是写字的手,这是右……”

    然后指着房门开始数,”一……二……三……四……五……爷爷说是第五扇门……”

    嘀咕完,他在第五扇门前停下,踮着脚按下门把手,悄悄把门推开一条缝。

    凄婉哀怨的乐声顷刻间从房间内流出。

    陆凡凡无声的哇了一声,从门缝里偷眼往里看,看到一个漂亮的乃乃坐在窗前,腿上放着一个奇怪的东西,手里拿了一根g子在上面拉来拉去。

    乃乃看起来很伤心像是快哭了一样。

    陆凡凡犹豫了一会儿,摸了摸口袋里的糖果,决定要忠于糖糖,不能对不起爷爷的嘱托,于是轻轻推开门,小声问:”你是乃乃吗?”

    乐声骤然停下。

    许子君停下拉二胡的动作,抬眸看了过去。

    五岁的小男孩站在门口,圆溜溜的眼睛黑白分明,带着好奇和懵懂,亮晶晶的看过来。

    许子君心中一动,明白过来,这是季鸿业说过的那个孩子,泽阳儿子,她的……孙子……

    陆凡凡一点都不认生,见她没说话,十分自来熟的跑过去,结果不小心被旁边的古筝架绊了一下,一下子扑到在地。

    许子君下意识松开马尾弓,赶紧伸出手想要扶他起来。

    可是手伸到一半又僵在半空中。

    她太久没和人相处,一时间有些手足无措,这孩子哭了怎么办?

    没想到陆凡凡没事儿人一样从地上爬起来,拍了拍膝盖,小脸上依旧笑嘻嘻的。

    他摸了摸自己的牙齿,觉得哪里好像有点怪怪的,但是并没有在意。

    见许子君还没来得及收回手,一把抓住她,在她掌心放了一个东西,然后手背后,笑嘻嘻的看着她,奶声奶气道:”送给乃乃吃。”

    许子君低头一看,掌心里静静的躺着一颗大白兔奶糖。

    长久的安静。

    陆凡凡也剥了一颗大白兔奶糖放到嘴里,问:”乃乃,你怎么不吃啊?不喜欢大白兔吗?没关系,我还有很多……”

    说着,他开始翻口袋,小小的口袋里,翻出好多糖果,一股脑全都放到许子君手里,花花绿绿的,好大一堆。

    许子君:”……”

    陆凡凡仰着脸朝她笑,一双眼睛弯成了月牙,季家遗传的浓密睫毛遮住忽闪忽闪的眼睛,可爱得叫人心都化了。

    许子君终于忍不住,低声说了一句:”谢谢。”

    陆凡凡咯立刻蹬鼻子上脸,伸出手轻轻摸了一下马尾弓,问:”乃乃,你刚才拉的是什么呀?好好听。”

    许子君长时间不说话,舌头都麻木了,吐字也不甚清晰,道:”《梁祝》。”

    陆凡凡哇了一声,”我知道我知道,外婆跟我说过,梁山伯和祝英台一定是毛毛虫变的,我最喜欢毛毛虫了!”

    许子君:”……”

    陆凡凡突然眼珠一转,神神秘秘道:”乃乃,你下来一点,我告诉你一个秘密哟。”

    许子君不由自主的弯下腰,听到小朋友奶声奶气的声音说:”爸爸害怕毛毛虫哦,嘻嘻,我第一次见到他就拿毛毛虫吓了他一跳……”

    于是把自己干的好事儿原原本本的说了一遍,得意洋洋。门外,季鸿业站在墙边,避开屋内人的视线,听着屋里的童言童语和女人干涩的嗓音,慢慢露出笑来。

    多少年了,他再没听过她的声音……

    ——

    陆冉冉离开民政局,坐到车里的时候,人还有点懵。

    她看着身边的男人,整个人都稀里糊涂的,怎么就和他领了证了呢?

    就像是做梦一样,一眨眼的功夫,她就变成已婚人士了!

    这简直太可怕了!

    完全没有心理准备。

    季泽阳靠在车上,一条手臂搭在方向盘上,袖子整齐的折上去,露出漂亮流畅的肌r线条。

    他嘴角微翘,看得出心情贼好,幽幽的目光落到她脸上,看得陆冉冉心头愈发奇怪。

    尴尬?

    紧张?

    懵*?

    亦或是神奇?

    她也不清楚究竟是什么,就是觉得整个人都有种不真实感。

    季泽阳突然缓缓的凑过来,低头看着她的眼睛,道:“陆冉冉,你这个表情是什么意思?”

    “……”

    陆冉冉看了他一眼,伸出手掐了他胳膊一下,问:“疼吗?”

    季泽阳失笑,捏住她的手腕,嗓音低沉:“觉得像做梦?”

    陆冉冉点头,补充道:“准确一点,是噩梦。”

    季泽阳哼笑一声,意味深长道:“如果不是担心凡凡,我现在就让你知道,你做的到底是美梦还是噩梦。”

    不等她回答,季泽阳就凑到她耳边,轻缓而又认真的说了一句:“陆冉冉,以后,你就是我的女人了。”

    陆冉冉:“……”

    卧槽,这么s,看来不是梦。

    车子离开民政局,直接回到季家。

    临下车的时候,季泽阳突然又凑到她耳边说了一句:“陆冉冉,你记住,我还欠你一个求婚。”

    说完,不等陆冉冉回答,他笑了一下就拉开车门下去,进了季家大门,陆冉冉赶紧跟进去,还没进门就听见季泽阳惊怒交加的声音:“这是怎么了?”

    还有小朋友的哭声。

    难道是凡凡出了意外?

    陆冉冉愣了一下,夺门而入,瞬间就被面前的场景惊呆了。

    客厅里,陆凡凡满脸是血,正在哭,旁边是季鸿业和一个没见过的女人,还有一群管家佣人模样的人,正围着七嘴八舌的劝哄。

    季泽阳站在门口,脸色很难看。

    管家赶紧过来,道:“泽阳少爷您先别急,小少爷只是掉牙了。”

    管家话音一落,陆凡凡哭得更厉害了。

    季鸿业和美丽的中年女人全都一脸慌张,完全不知道怎么才好。

    陆凡凡看到妈妈,挣扎着从女人怀里挤出来,顶着漏风的门牙还有满脸的血扑到陆冉冉怀里,哭道:“呜呜呜,我的门牙掉光光啦……呜呜呜……”

    说话的时候还有点漏风。

    陆冉冉呆了一下,正好管家送来毛巾,季泽阳赶紧接过,蹲下抬起儿子的脸,道:“ 凡凡,来,让爸爸看看。”

    陆凡凡一张脸深深埋在陆冉冉腿上,脑袋摇得像拨浪鼓,死活不抬头,哭得好不可怜。

    季鸿业这时候已经敛去脸上慌张,带上喜色,大步走过来,三言两语说清了事情经过。

    陆凡凡今年五岁多了,正好也到了该换牙的年纪。

    刚才在琴房的时候他不小心摔了一脚,磕到了门牙,把门牙磕松了。

    可惜小朋友皮实,也不怕疼,笑嘻嘻的站起来根本没在意,继续开开心心的吃糖。

    大白兔奶糖粘合力强,结果吃着吃着就把牙齿粘掉了。

    当时屋子里只有许子君一个人,突然看到陆凡凡满嘴是血,吓得尖叫一声,也顾不得和季鸿业冷战了几十年,抱着孩子就往外跑。

    季鸿业就在外面,他见这情况也被吓得不轻,接过孙子就跑下楼,要送孙子去医院。

    还是管家反应快,看到了陆凡凡嘴巴里多了一个黑窟窿,才知道只是刚巧换r牙了。

    不得不说,陆凡凡这牙掉的还真是时候。

    等季鸿业说完,管家还拿过来一个小托盘,上面红红白白的一块,正是沾着血,粘着两颗小门牙的大白兔奶糖。

    陆冉冉和季泽阳:“……”

    只有陆凡凡哭得更厉害了。

    陆冉冉:“好了,哭什么?只是换牙而已,你们班的小朋友不是已经有换牙的了吗?”

    陆凡凡:“呜呜呜呜……”

    陆冉冉:“前几天你还嘲笑你们班的宋思凡换牙,现在轮到你了,知道丑了?我看你到幼儿园,小朋友会不会嘲笑你。”

    陆凡凡瞬间炸毛,气鼓鼓的抬起头,推开陆冉冉,转而投入季泽阳的怀里,回头红着眼睛愤怒道:“你一点母爱都没有,我要爸爸,不要你了!”

    陆冉冉耸耸肩:“好吧,那你以后跟你爸爸过吧,说的跟他能让你长出牙似的。”

    季泽阳:“……”

    他避开母子两个的战场,拿着热毛巾给儿子擦脸。

    陆凡凡伤心得快炸了,眼泪吧嗒吧嗒往下掉,“我不要妈妈了,妈妈怀。”

    他仰头看着季泽阳,眼睛红得像小兔子,可怜巴巴道:“爸爸,以后我们两个过吧,我们不要妈妈了……呜呜呜&……”

    季泽阳被儿子哭得心软,对陆冉冉道:“你别嘲笑他了,快哄哄他。”

    陆凡凡:“呜呜呜呜……妈妈怀……呜呜呜……”

    陆冉冉:“有什么好哄的?他就是臭美,怕自己变丑没人喜欢。会不会变丑我不知道,我只知道爱哭的小孩儿谁都不喜欢。”

    陆凡凡:“呜呜……呜……”

    一直支棱着耳朵听的小朋友哭声渐渐弱下去。

    季泽阳朝管家试了个眼色,管家会意,连忙叫人拿了一面镜子过来,季泽阳接过,把镜子放到儿子面前,道:“来看看,我们凡凡还是一样好看。”

    陆凡凡小心翼翼的抬起头,看了过去。

    镜子里的小朋友脸上已经被擦干净了,白白嫩嫩的小脸,还有红红的鼻子头,像小兔子一样。

    季泽阳:“看吧,凡凡还和以前一样好看……”

    看到自己还是那么可爱,陆凡凡总算破涕为笑,然而咧开嘴的那一瞬间……

    两个丑丑的黑窟窿露出来。

    “哇——!”

    陆凡凡立刻又哭了起来。

    陆冉冉正想继续嘲笑鹅砸,脑海中突然想起001的尖叫:

    “啊啊啊啊啊啊啊陆冉冉不好了!男主穿过来了怎么办!”

    这个突然变成两个男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