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她脸上的异常虽然只是一闪而过, 但还是落入屋子里其他们眼中。

    季泽阳抱着儿子问她:“怎么了?”

    陆冉冉微微一笑, 摇头,“没事。”

    心里则对001道:“给我打个电话。”

    下一秒,她的手机响了起来。

    她装模作样的拿出来看了一眼, 道:“我妈的电话,我出去接一下。”

    说着,拿着手机出去了。

    陆凡凡见妈妈走了, 慢慢止住哭声,红着眼睛看过去,只看到陆冉冉拿着手机的背影。

    陆冉冉装作打电话的样子, 问001:“什么情况?说清楚。”

    001一句话概括:“季沐穿成女主角了!”

    陆冉冉愣了一下,差点喷出来。

    她虽然对原剧情不怎么感兴趣,但是作为一本霸总文,有男主自然就有女主。

    001曾经透露过,女主叫沈嘉桐, 比季沐小一岁, 也是乐阳人, 四岁那年家里出了意外,父母双亡,

    先被叔叔收养, 后来因为被虐待,又被福利院收养。

    算算时间,现在沈嘉桐应该已经被叔叔婶婶收养了。

    本来是个霸道总裁爱上我的故事,可惜因为她, 男女主还没相遇季沐就死掉了。

    到这一世,陆冉冉其实并不怎么关心所谓的女主,毕竟剧情都崩成啥鬼样子了。

    如果真有遇见的那天,她希望自己亲眼去看对方,而不是一开始就打上“女主”的标签。

    至于以后陆凡凡还会不会喜欢女主,一切顺其自然。

    他喜欢她也不会反对,不喜欢也无所谓。

    但是现在季沐穿成女主是什么神仙操作?

    陆冉冉整个人都懵了。

    半晌,她才道:“如果以后陆凡凡真的和女主在一起,我是不是就变成季沐的婆婆了?”

    001:“噗!陆冉冉你在开什么玩笑?!季沐是男主!”

    陆冉冉:“但他穿成女孩子了啊╮(╯▽╰)╭。”

    001:“……………………”

    他愣了半晌,突然嘿嘿嘿的笑起来,贱兮兮道:“那你就可以过一把恶婆婆的瘾了。”

    陆冉冉耸耸肩。

    她只是开玩笑,如果季沐真成自己儿媳妇,她第一个不答应。

    家里有一只偏执狂已经够了,再来一个岂不是要翻天!

    屋子里,季泽阳抱着儿子坐在沙发上,用消毒湿巾把儿子的小手擦干净,拿着他小手放牙龈上,

    道:“摸摸,凡凡的小牙很快就长出来了,摸到了没有?”

    陆凡凡本来眼里包着泪,结果还真让他摸到了一个硬硬的东西,眼睛立刻亮了起来。

    哇,这是他的小牙吗?

    他还想再摸,手被爸爸拽了出来。

    季泽阳故意吓唬他:“摸一下就够了,再摸牙会长歪……也不能用舌头舔,也会长歪,到时候凡凡

    就变成丑八怪了。”

    陆凡凡刚伸出去的舌头立刻缩了回来。

    不过他还是有点小不信,道:“爸爸骗人。”

    季泽阳笑了一下,“爸爸没有骗人,不信我搜给你看。”

    说着他拿出手机,搜了一张图片出来。

    陆凡凡看了一眼,差点又吓哭,“哇,不要不要,我不要变得这么丑。”

    季泽阳:“所以从现在开始,不能摸不能舔,也不能张着嘴哭,否则呼出来的气就会把牙齿顶歪

    掉……”

    陆凡凡赶紧捂住嘴,再也不敢哭了。

    季泽阳哄儿子的时候,许子君就在旁边看着。

    二十多年来,第一次见到她的孩子,她的脸上没有任何表情,谁也不知道她到底怎么想的。

    等陆冉冉从外面进来,惊讶的咦了一声,问:“陆凡凡,你怎么不哭了?”

    陆凡凡哼了一声,拿屁股对她,捂着嘴瓮声瓮气道:“我生气了,以后都不理你了。”

    陆冉冉耸耸肩:“好吧,那我回家了,你以后就和爸爸住在首都吧。”

    陆凡凡一听,立刻就想转回来,好不容易才忍下来,哼道:“骗人,我才不信。”

    季泽阳倒是很平静,问:“家里出事了?”

    陆冉冉:“没有,福利院的事情,我要回去处理一下。”

    季泽阳:“严重吗?”

    陆冉冉:“小事。对了,季泽阳,我想向你要个权限,我要一个辉日小学的入学名额。”

    辉日小学就是之前季泽阳和政府合办的那个关门收容教育少年犯的学校,因为犯人年龄差别很

    大,学校小学,初中,高中,都有。

    老师全都是高薪聘请过来的,政府还给了编制。

    因为福利待遇好,还真聘到不少好老师。

    当初季泽阳想着,反正都已经投资这么多了,干脆就办成福利学校好了。

    特地单独辟出来一半地方,和隔壁的少年犯隔绝,用来解决孤儿的教育问题,正好可以把季沐送

    到学校。

    他是个爱憎分明的人,也不屑和几岁的小朋友一般见识,大家都安全,简直完美。否则以季沐的性子,沈嘉桐的叔叔一家,估计凶多吉少。

    况且没,她不能让陆凡凡处于危险之中。

    陆冉冉已经想好了季泽阳问起来的时候该怎样解释,谁知她准备好的说辞根本没有用上,他什么

    都没问,淡淡说了声:“我让赵秘书联系一下校长,以后这种事情,你做主就好。”

    陆冉冉看他一眼,没说什么,向季鸿业和许子君告别。

    季泽阳抱着陆凡凡送她出门。

    直到这时候,陆凡凡才相信妈妈是真的要走了。

    他再也顾不得生气臭美,挣扎着要下地,连刚掉了牙都忘了,哼咛道:“我也要回去……我想外公

    外婆了……”

    谁知道陆冉冉竟然按住了他,“好了,你现在这么丑,回去让外公外婆看笑话吗?在爸爸这儿玩

    几天,等牙长出来了再回来,否则你就等着被小朋友们嘲笑吧。”

    陆冉冉不准备让陆凡凡回去,季沐那个神经病,万一觉得陆凡凡抢了他的爸爸怎么办。

    陆家宠大的小宝贝,万一被个神经病伤到,她要气死。

    陆凡凡瞪大眼,连忙捂住嘴,气哼哼的看着陆冉冉。

    他还小,根本听不出来陆冉冉话里的隐藏含义,他只知道,妈妈真是太坏了,他要和爸爸商量,

    以后不要她了!

    但是季泽阳太了解陆冉冉了,自从她接到电话开始,行为就有些反常。

    有什么事情发生了,并且是十分危险的事情,所以她才把陆凡凡留给自己。

    她来首都的时候,一定是想和陆凡凡一起回去的。

    但是他什么都没有表露出来,神色如常的抱着陆凡凡把她送上飞机。

    临别的时候,还要了一个goodbye-kiss,看得陆凡凡在旁边一个劲儿的戳着自己的脸蛋喊:“羞

    羞脸~羞羞脸~”

    等陆冉冉的背影消失在安检通道,季泽阳牵着儿子,立刻拿出手机给001打电话。

    而与此同时,陆冉冉也赶紧给陆正宇和张院长打了电话,串了一下口供,接着立刻联系辉日学校的王校长,让他出面联系沈嘉桐的监护人,问他们接不接受辉日提供的免费教育。

    001说沈嘉桐的叔叔婶婶收养她纯粹是为了她父母的赔偿款,因为家里已经有了两个孩子,跟本就

    没功夫管她,有时候遇见不顺心的事情,还会虐待她。

    这样的人,想必很乐意把“累赘”扔到寄宿学校。

    陆冉冉并不怕季沐冲着自己来,但是她现在不是一个人,她有父母,爱人,亲朋好友,还有最危

    险的陆凡凡……

    她必须谨慎。

    陆冉冉以最快的速度赶回乐阳,王校长已经接到了季泽阳的消息,此刻正等在机场外。

    看到陆冉冉,他热情的迎上来,还没来得及寒暄,就被陆冉冉打断了。

    她直接问:“王校长,请问联系上沈嘉桐的监护人了吗?”

    王校长也立刻严肃起来,道:“已经和沈嘉桐的监护人联系过了,他们十分愿意,说等过几天就

    把孩子送过来。”

    陆冉冉愣了一下,扬眉:“过几天?”

    王校长道:“他们是这么说的,说要给孩子准备在学校穿的衣服,还有洗漱用品。”

    其实辉日给这些孤儿配的有全套的生活用品,但如果有监护人,想要用自己买的,学校自然不会

    不同意。

    陆冉冉眉梢扬得更高,略一沉吟道:“王校长,我想亲自和沈嘉桐的监护人谈一谈。”

    王校长自然不会拒绝,把联系方式给了陆冉冉。

    陆冉冉打过去,电话一接通,对面就是孩子的哭声,还有男人的吼声:“让他们别哭了,我头都

    炸了。“

    接着是女人的声音,问:“你找谁?”

    陆冉冉:“我是辉日招生处负责人,请问沈嘉桐在吗,我有问题需要问她。”

    女人:“你们之前不是已经问过了,过几天我就把孩子送去。”

    陆冉冉:“我需要和沈嘉桐亲自谈一谈。”的王校长,让他出面联系沈嘉桐的监护人,问他们接不接受辉日提供的免费教育。

    001说沈嘉桐的叔叔婶婶收养她纯粹是为了她父母的赔偿款,因为家里已经有了两个孩子,跟本就

    没功夫管她,有时候遇见不顺心的事情,还会虐待她。

    这样的人,想必很乐意把“累赘”扔到寄宿学校。

    陆冉冉并不怕季沐冲着自己来,但是她现在不是一个人,她有父母,爱人,亲朋好友,还有最危

    险的陆凡凡……

    她必须谨慎。

    陆冉冉以最快的速度赶回乐阳,王校长已经接到了季泽阳的消息,此刻正等在机场外。

    看到陆冉冉,他热情的迎上来,还没来得及寒暄,就被陆冉冉打断了。

    她直接问:“王校长,请问联系上沈嘉桐的监护人了吗?”

    王校长也立刻严肃起来,道:“已经和沈嘉桐的监护人联系过了,他们十分愿意,说等过几天就

    把孩子送过来。”

    陆冉冉愣了一下,扬眉:“过几天?”

    王校长道:“他们是这么说的,说要给孩子准备在学校穿的衣服,还有洗漱用品。”

    其实辉日给这些孤儿配的有全套的生活用品,但如果有监护人,想要用自己买的,学校自然不会

    不同意。

    陆冉冉眉梢扬得更高,略一沉吟道:“王校长,我想亲自和沈嘉桐的监护人谈一谈。”

    王校长自然不会拒绝,把联系方式给了陆冉冉。

    陆冉冉打过去,电话一接通,对面就是孩子的哭声,还有男人的吼声:“让他们别哭了,我头都

    炸了。“

    接着是女人的声音,问:“你找谁?”

    陆冉冉:“我是辉日招生处负责人,请问沈嘉桐在吗,我有问题需要问她。”

    女人:“你们之前不是已经问过了,过几天我就把孩子送去。”

    陆冉冉:“我需要和沈嘉桐亲自谈一谈。”的王校长,让他出面联系沈嘉桐的监护人,问他们接不接受辉日提供的免费教育。

    001说沈嘉桐的叔叔婶婶收养她纯粹是为了她父母的赔偿款,因为家里已经有了两个孩子,跟本就

    没功夫管她,有时候遇见不顺心的事情,还会虐待她。

    这样的人,想必很乐意把“累赘”扔到寄宿学校。

    陆冉冉并不怕季沐冲着自己来,但是她现在不是一个人,她有父母,爱人,亲朋好友,还有最危

    险的陆凡凡……

    她必须谨慎。

    陆冉冉以最快的速度赶回乐阳,王校长已经接到了季泽阳的消息,此刻正等在机场外。

    看到陆冉冉,他热情的迎上来,还没来得及寒暄,就被陆冉冉打断了。

    她直接问:“王校长,请问联系上沈嘉桐的监护人了吗?”

    王校长也立刻严肃起来,道:“已经和沈嘉桐的监护人联系过了,他们十分愿意,说等过几天就

    把孩子送过来。”

    陆冉冉愣了一下,扬眉:“过几天?”

    王校长道:“他们是这么说的,说要给孩子准备在学校穿的衣服,还有洗漱用品。”

    其实辉日给这些孤儿配的有全套的生活用品,但如果有监护人,想要用自己买的,学校自然不会

    不同意。

    陆冉冉眉梢扬得更高,略一沉吟道:“王校长,我想亲自和沈嘉桐的监护人谈一谈。”

    王校长自然不会拒绝,把联系方式给了陆冉冉。

    陆冉冉打过去,电话一接通,对面就是孩子的哭声,还有男人的吼声:“让他们别哭了,我头都

    炸了。“

    接着是女人的声音,问:“你找谁?”

    陆冉冉:“我是辉日招生处负责人,请问沈嘉桐在吗,我有问题需要问她。”

    女人:“你们之前不是已经问过了,过几天我就把孩子送去。”

    陆冉冉:“我需要和沈嘉桐亲自谈一谈。”女人:“她一个小丫头,知道什么?有什么好谈的?”

    明显回避话题的心虚样,丝毫瞒不过刚从警察局辞职的陆冉冉。

    她懒得和人废话,直接道:“如果不能和沈嘉桐当面谈,辉日会取消沈嘉桐的入学资格。”

    女人一听,这才急了,连忙道:“哎,她现在不在……”

    陆冉冉心里一沉:“她去哪儿了?”

    女人一开始还不肯说,被陆冉冉一再追问,并用取消入学资格作威胁,这才吞吞吐吐的把事情交

    代了一遍。

    “哎呀这孩子,脾气也太不差了,我们不过就是拍她一下,她就气得从家里跑了出去,也不知道

    跑哪儿去了,等她回来我再给您回电……”

    不等女人说完,陆冉冉就打断她,问:“什么时候的事?”

    女人:“也……也没多久,今天吃完早饭出的门,我们还以为她上幼儿园去了……”

    陆冉冉简直不知道说什么好,现在已经下午五点多了,早上八点孩子都不见了。

    懒得再和这种人废话,陆冉冉替她报了警,失踪时间已经超过九个小时,人还在不在乐阳都没

    准。

    等报完警,她又给林家打了电话。

    季沐现在只是个什么都没有的不到五岁的小朋友,他根本没有地方可去,但是有三个地方,他一

    定会去

    ——代表母亲的林家,代表仇人的陆家,还有……代表父亲的季家。

    首都,季鸿业把几个儿子全都叫了回来,三个儿子,拖家带口,老三家里是两个同卵双胞胎,都

    是男孩,只比陆凡凡大一岁,三个小朋友一见如故,不出三分钟就好得能穿一条裤子。

    因为他们三个都在换牙!

    一咧嘴,齐刷刷的,三个大黑窟窿!

    小孩子不耐烦在屋子里玩,向大人说了一声,三只勾肩搭背的跑了出去,凑到一起争当老大。

    双胞胎a说:“我比你早出生半个小时!”双胞胎b说:“我比你高一厘米!”

    陆凡凡说:“我打架最厉害。

    两个双胞胎一起:“切~”

    三只谁也不服谁,最后陆凡凡眼珠一转,道:“那我们比赛,谁赢谁当老大。”

    剩下两只齐声问:“怎么比?”

    陆凡凡指着院子围墙道:“比谁在墙上尿得高,尿得最高的就是老大!”

    双胞胎对视一眼,齐声道:“好,拉钩上吊,一百年不许变。谁变谁是小狗。”

    季沐,不,沈嘉桐循着记忆,来到季家,按照记忆打开最外面的密码锁走进院子,看到的就是这

    样的场景。

    三个缺着门牙的小屁孩,裤子半脱,手扶着小丁丁,齐刷刷站成一排,正对着墙壁嗞尿!

    他整个人像是被雷劈了一样,低头看手机上的照片,再抬头盯着那个咧开嘴掉了门牙,露出两个

    黑窟窿,撅着腰往墙上嗞尿的小男孩看了不知道几遍,终于不得不接受了这个小男孩就是这个世界的

    自己的残酷真相。

    简直比一睁眼发现自己不仅变成四岁多的小屁孩,还没了小丁丁都可怕!

    这个世界的自己,到底基因突变成了什么沙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