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季沐从乐阳赶到首都, 可谓历尽了千辛万苦。

    沈嘉桐父母的赔偿金就有不少, 再加上这些年来的积蓄, 不是一笔小数字。

    意外发生后,由监护人带着沈嘉桐去银行开了户, 把钱全都存了进去,

    这些钱虽说都是她的, 但密码叔叔婶婶都知道, 刚到手两人就换了车和手机, 花掉不少, 剩下的准备慢慢花。

    至于等沈嘉桐成年之后还给她多少, 到时候再说吧。

    可惜现在沈嘉桐的身体里,住的是季沐的灵魂。

    男主啥都吃, 就是不吃亏。

    季沐是天才, 他的天赋来源于他的父亲,轻轻松松找到了他的银|行卡和密码,偷了家里不用的手机,换上自己的手机卡,出门了。

    他一开始本来想去找林静姝, 但是找到乐水一中的旧帖才发现, 他妈竟然被送去精神病院,根本没生育。

    于是他转而去搜季家的信息, 没想到他爸没死不说, 还换了老婆儿子,爱人陆冉冉, 儿子陆凡凡。

    看到这个消息的时候,他整个人都懵了。

    这个世界为什么和他记忆中完全不同?

    他妈没孩子,害死他爸的人成了他爸的女朋友,两人还生了个儿子,叫陆凡凡。

    难道陆凡凡就是平行世界中的自己?

    不知是出于什么心里,他取了钱,坐公交车去高铁站,找到开往首都的航班,找到一个年轻和善的女孩子,装作和妈妈走散了的样子,跟着女孩子进去。

    沈嘉桐才四多,连票都不用买。

    除了高铁站,季沐就拦了出租车,让司机把自己送到季家。

    然后就看到了这一幕。

    他整个人都要崩溃了。

    季沐石化的时候,墙角处的三只终于尿完,并且顺利分出了胜负。

    虽然陆凡凡拼尽了全力,奈何架不住他人小腿短,屈居第二,尿得最高的是双胞胎里的老二,个子最大的那一个。

    老二叉着腰哈哈大笑,”快叫快叫!以后我就是你们的老大了。”m.

    陆凡凡眼珠一转,突然指着他们身后惊讶道:”呀,原来你们还有妹妹。”

    ”陆凡凡,你少装蒜,快叫老大!”双胞胎老二叉着腰怒道,”否则你就是小狗!”

    陆凡凡装作没听见的样子,屁颠屁颠的跑到小女孩面前,问:”哇,你是妹妹吗?”

    能当女主,颜值自然不差,四岁多的沈嘉桐眼睛大大的,小脸白净,文气又乖巧,十分讨人喜欢。

    季沐阴着一张脸,”我是你,笨蛋……”

    话音刚落,他就反应过来,立刻又加了一句:”不对,你是我。”

    都怪这个该死的世界,害得他都变笨了。

    m.

    陆凡凡哈哈笑,笑到一半想起来自己没有门牙,赶紧闭上嘴,揪了揪沈嘉桐的小辫子,瓮声瓮气道:”你好笨哦,我是男孩子,你是女孩子,你有小辫子,我有小丁丁,你怎么会是我呢?”

    陆凡凡人虽小,但是逻辑显然十分清晰。

    随着陆凡凡的动作,季沐的脸更黑了。

    这个蠢货,竟然敢揪她的辫子!

    他正准备发作,双胞胎跟着跑了过来,嘴里本来喊着”陆凡凡是小狗”结果看到季沐,立刻把打赌的事情忘了,好奇的凑过来,嘁嘁喳喳的问她是谁,叫什么,怎么跑到他们家里来了。

    季沐有苦说不出,这里本来是他的家!

    而且三叔家的这两个蠢货小时候仗着比自己大,总是欺负他,怎么就和陆凡凡这么亲?!

    果然蠢货才是一个国的对吧……

    正想着,季泽阳突然从屋子里出来,喊了三个小孩一声,陆凡凡揪着季沐的小辫子回头,道:”爸爸,我捉到一只妹妹。”

    季沐看到季泽阳,再次呆住了。

    他短暂的生命里,林静姝每天都拿着季泽阳的照片,向他灌输他的爸爸多么优秀,多么爱他们母子。

    林静姝不吝啬于用最美丽的语言去形容自己心中那个完美的少年。

    以至于从季沐记事起,就对父亲充满了向往。

    季沐学会的第一个词不是妈妈,而是爸爸。

    如今,到了另一个世界,他终于见到了自己的爸爸。

    和十九岁时相比,季泽阳除了变得更成熟,几乎没有任何变化。

    季沐一眼就认出了他。

    英俊,迷人,优秀……

    他看着季泽阳,眼里闪着光。

    甚至没有注意到陆凡凡的说辞。

    季泽阳也看到了她,他走过来,先拿出手帕给陆凡凡擦了脸,让他松开揪着妹妹辫子的手,这才问季沐怎么在这里。

    我是你的儿子!

    季沐在心里喊,但是张开嘴,说的却是:”我走错了。”

    季泽阳神情温和,问:”你还记得家在哪儿吗?叔叔叫人送你回去。”

    季沐僵硬的抬起手,指了指隔壁的房子,道:”那里……”

    季泽阳似乎对季家附近并不熟悉,闻言点了点头,对她道:”不远,自己能回去吗?”

    季沐点点头、

    季泽阳,打开大门,道:”快回去吧,你走错了。”

    季沐有些迟钝的顺着他的动作,走出院子,看着季泽阳说了一句小心,然后毫不犹豫的关上大门。

    他回身和那个缺了门牙的笨蛋儿子说话,陆凡凡抱着他的腿,在他怀里扭来扭去,说想要妹妹。

    他轻笑,说:”等妈妈回来,让妈妈给你生一个真的妹妹。”

    神情温柔纵容,显然爱极了他的儿子。

    陆凡凡于是开心的朝自己挥手,门牙露着风大声道:”妹妹再见。路上要小心哟。”

    那两个双胞胎也跟着季泽阳回去了。

    一个大人,三个小孩,一起消失在门后。

    季沐控制不住的想,林静姝说的是真的。

    爸爸和她说的一样,而且比她说的更疼爱他!

    如果自己把一切都说出来,自己也是他的孩子,他一定也会像疼陆凡凡一样疼他……不,比疼陆凡凡更疼他。

    他会是世界上最优秀的孩子,比谁都优秀。

    他一定要找机会说出来!

    三只小孩进才发现,晚饭根本还没做好。

    两只双胞胎进了屋就规规矩矩,他们怕爸爸和爷爷,不敢调皮。

    只有陆凡凡傻大胆,抱着季泽阳喊:”爸爸骗人。我还要出去玩。”

    季泽阳:”爸爸陪你在屋子里玩。”

    001把一切都告诉他了。

    他也猜到刚才那个小女孩就是季沐,并不像凡凡和那个孩子多接触。

    陆凡凡正要撒娇,季泽阳的手机响了,季泽阳一看,道:”妈妈的电话。”

    陆凡凡立刻老实了。

    季泽阳接通电话,话还没出口,陆冉冉急切的声音就传了过来,”季泽阳,凡凡在你身边吗?”

    季泽阳看了陆凡凡一眼,后者凑上来,问:”妈妈,你什么时候和爸爸住在一起啊?”

    松了口气的陆冉冉:”……”

    ”干什么?”她没好气问。

    陆凡凡看了爸爸一眼,捂着嘴窃笑,道:”爸爸说让你给我生个妹妹玩。”

    陆冉冉:”……我和你爸爸有话要说,自己一边玩去。”

    陆凡凡重重哼了一声,冲电话做了个鬼脸,道:”你不给我生妹妹我自己生,到时候不让她喊你妈妈。”

    说完气哼哼的找二伯去了。

    二伯生了两个女儿,他要去取经。

    季泽阳听见陆冉冉说:”卧槽,这个笨蛋,他能生出来妹妹算他能耐,还喊我妈……”

    隔着手机,季泽阳都能想象到她的无语。

    下一秒,陆冉冉就正经起来,道:”季泽阳,你这几天看好凡凡,不要让他接近陌生人,大人小孩都不行!”

    季泽阳当然知道为什么,他不动声色问:”怎么了?发生什么事情了?”

    陆冉冉:”你别问,照做就是。”

    季泽阳拿着手机走到无人的窗边,叫了她一声,问:”陆冉冉,我不值得你信任吗?”

    陆冉冉:”……你在说什么?”

    季泽阳嗓音发紧,道:”我们已经结婚了。我们之间不应该有隐瞒。否则以后有什么,我也不会告诉你。”

    陆冉冉:”……”

    她久久没有说话。

    她知道他本来就敏感,自己再隐瞒他肯定要多想。

    但是她也不想让系统和上一世那些乌七八糟的事情全都让她知道。

    至少,如果可以选择,陆冉冉宁愿选择不知道。

    季泽阳等了半晌,终于还是轻轻叹了口气,道:”刚才有个小女孩跑到家里来了。”

    沉默的陆冉冉立刻接道:”现在呢?”

    季泽阳撩开窗帘,看到坐在路边的小女孩,道:”还在门口。”

    陆冉冉:”留住她,不要让她走,我马上回去!”

    说着,季泽阳就听到噔噔噔的脚步声。

    她似乎在狂奔。

    她跑得急,嗓音却稳定有力,道:”季泽阳,看好她,不要让她走,但是也不能让她和凡凡单独在一起。等我过去……你想知道什么,我都告诉你。”

    季泽阳心头微微一跳,低声说了句:”好。”

    季沐坐在地上,其实他也不知道自己能去哪儿,本来应该是自己家的季家不是自己的家了,林静姝甚至连孩子都没生,他更不能去林家。

    这个身体只有四岁多,连酒店都住不了,有钱都没法花……

    而且,他也好饿了。

    突然,他听见开门声,猛地抬头,季泽阳站在门口。

    他道:”家里没人吗?先到这儿来等吧,等你家人回来你再走。”

    季沐撑着软软的腿站起来,低声说了一句”谢谢”,跟在他后面进了季家。

    临进门的时候,他突然喊了他一声:”爸爸……”

    季泽阳身影一顿,回头看他。

    季沐觉得胸口有猛烈的热流在奔涌,他控制不住,现在就要说出来。

    就算季泽阳不信也没关系,她就说自己是开玩笑的。

    谁会相信一个不到五岁的小孩子说的话?

    季泽阳:”你爸爸怎么了?”

    季沐仰着头看他,问:”如果我也是你的孩子,你会爱我吗?”

    季泽阳没有一丝犹豫,道:”不会。”

    季沐愣住。

    他本以为,就算是客气,季泽阳也会说”会”。

    没想到回答他的,竟然是如此冷硬的两个字——不会。

    季泽阳垂眸看她,漆黑的瞳孔里是难以形容的冷硬。

    他的样子不像是在和一个四五岁的小孩子说话,更像是和一个成年人。

    他的语气很淡,但是话里含义却很坚决。

    他道:”在我看来,血缘并不是一切。”

    至少,他对陆家的感情,就比对季家深。

    ”我爱一个孩子,是因为他是我和我爱的人的结晶,如果没有这个前提,一切的爱都不存在。而我唯一爱的人,只生了一个孩子,你之前已经见过了。所以,就算你是我的孩子,我也不会爱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