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季泽阳躺在沙发上, 沉着脸坐起来, 抬手擦了擦嘴唇,手背上一道血痕。

    他抬眸去看陆冉冉,下嘴这么狠。

    陆冉冉立刻收了痛苦的表情,回视门口一群人,指着他们道“我是被他们吓到了,才不小心咬到你。”

    在外还是要稍稍维持一下形象,不能被人说是喜欢家暴老公的暴力女。

    陆冉冉甩锅甩得十分机智。

    刘维几个“……!!!???”

    ex?!!!你在说些什么?!!

    季泽阳瞬间成了视线的焦点,刘维几个瞪着他, 用眼神道“你老婆这么光明正大的甩锅给我们, 你就不管管?!”

    季泽阳舔去唇上的血,一脸淡定且正义的道“以后有我的同意再进门。”

    大家“……………………”

    瞬间的静默, 大家七嘴八舌的狂吐槽“卧槽,老季,你有异性没人性啊。”

    活该栽两次,还次次都栽得那么惨!

    他们都是辉日的元老, 是当初季泽阳从首都大学的夏令营和竞赛队员里拉来的人,感情深厚。

    大家都知道他有一个爱到骨子里的女朋友,宝贝得跟什么似的, 谁都不给看,。

    甚至当初为了他的女朋友,都决定抛弃刚步入正轨的团队, 不准备回首都了。

    结果后来不知道又发生了什么, 他突然又决定滚回来, 并且从此以后,对他的女朋友闭口不提。

    大家一直对此十分好奇,有一次趁季泽阳喝了酒还悄摸摸试探过,当时季泽阳的反应让一群人都闭嘴,以后六年都没再问过。

    废话,当时老季那表情,一副被女人彻底伤过,再也不相信爱情的模样,谁他妈敢找死再触他霉头?

    后来这六年间,他也真的从没提过之前的女朋友,除了对女人不感兴趣之外,好似一切正常。

    大家嘴上虽然不说,但心里都在想没,完了,老季这辈子都走不出来了。

    没想到突然有一天,就听说他儿子都五岁了。

    还没等大家从震惊中回过神来,老板娘也有了。

    算算时间,可不就是当初那个宝贝得跟什么似的女朋友吗。

    时隔六年,还是被同一个女人拿下了。

    刘维几个在心里啧啧。

    老季,惨!

    来之前,他们都想看看到底是什么样的女人能让季泽阳栽了一次之后再栽上第二次,顺便帮老季找找场子,让这女人知道他们辉日的ceo可是很抢手的,宝贝着点。

    现在……

    算了,活该他被女人虐死。

    一个照面而已,季泽阳就成功的把自己的队友推到了老婆那边。

    惨。

    季泽阳站起来,直接把001强制关机,面前的这群都是设计者,001一个动作就会被发现不对。

    他拉着陆冉冉坐下,这才问“说吧,汇报什么事情?”

    刘维几个坐下,笑嘻嘻的“我们没啥汇报的,倒是季总您,不和我们汇报汇报?”

    说着,大家的眼神瞟向陆冉冉,就差在脸上写上八卦两个字了。

    季泽阳看了陆冉冉一眼,嘴角一翘,道“介绍一下,我儿子他妈……”顿了一下,又着重强调了一下,“前天刚领了证。”

    一群人噗了一下,连声道“恭喜恭喜。”

    只是看季泽阳的眼神简直了。

    这是有多急啊拉着人就领了证,还这样一副光荣自豪的模样。

    季总您收着点行吗?

    秀得太lo了!

    季泽阳才不管,他嘴角带着矜持又得意的笑,继续“冉冉,这是刘维,技术总监,汪鸣峰,研发总监……”

    辉日技术上的核心人物,几乎都在这里了。

    他们都很年轻,最小的才二十三岁,最大的也才二十八。

    曾经都是天才少年,如今是天才青年。

    陆冉冉和他们握手。

    刘维就是最小的那个,一笑起来两颗小虎牙,阳光少年的模样,笑着问“小嫂子,你是干什么的啊?”

    陆冉冉想了照实说“目前是无业游民。”

    刘维“那太好了,小嫂子你要不要来辉日上班?技术部欢迎你!”

    这样如果被季泽阳骂的时候,就派老板娘上去,哈哈哈,他简直太机智了。

    其他几个一听,连忙凑上来。

    “技术部无聊得要死,来研发部,特别有成就感。”

    “你滚吧,加起班来连上厕所的时间都没有,来我们设计部,最适合小嫂子这样的女孩子……”

    “得了吧当别人不知道设计部是被骂得最多的吗?”

    陆冉冉“……”

    她伸手勾住季泽阳,一副大姐大的模样,“你们说的这些我都干不了,不过我以前是警察,可以给你们季总当贴身保镖。”

    大家全都惊呆了。

    刘维突然指着陆冉冉道“啊,我想起来了,你是之前网上秀车的那个美女警察。”

    虽然脸相差很大,但是其他信息都对得上。

    因为辉日学校的事情大家都关注过张圆圆的案子,一提起来全都想通了。

    看季泽阳的眼神就更诡异了。

    自家老板这么没出息,真的……恨铁不成钢。

    季泽阳本来面带微笑,不知道想起了什么,突然开始撵人“人已经见了,你们还不准备走?”

    刘维“哎,季哥,你让我们再和小嫂子说几句啊。”

    “对啊,都还没熟呢。”

    “回去那么早干什么?给你们腾时间造小人?都领先我们一个了好不好。”

    ……

    季泽阳懒得和他们废话,眉梢一扬“不走是吧,援建非洲的项目还有找到合适的人……”

    “卧槽!”几个人一起跳起来,争先恐后的往外跑,就怕落后一步真的被季泽阳抓住扔到非洲大草原上去。

    留下一句“老季,你够狠。”的骂声,飞快消失。

    几个人气哼哼的出去。

    汪鸣峰“老季这个小贱人,贱不死他,还拿发配非洲威胁我们。”

    另一个道“不是,这是为什么啊,本来好好的,突然变脸。刘维,是不是你又得罪他了?”

    刘维“这关我什么事?!”

    他也很无辜好不好。

    汪鸣峰琢磨了一会儿,突然道“卧槽,我想起来了……”

    “什么什么?”

    “想起什么来了?”

    “别卖关子啊你。”

    一群人围过来。

    汪鸣峰盯着刘维看。

    刘维“你看着我干什么?”

    汪鸣峰没理他,拿出手机打开微信朋友圈,找到刘维的id,点进去,开始扒历史记录。

    没多久,果然让他找到了一条很多天前的朋友圈,是一个短视频,配了一句话好想被警花小姐姐包养,人家会撒娇会卖萌还会暖床哟~

    正好是陆冉冉之前美女警察,在线秀车的直播视频。

    大家对视一眼,面面相觑,下面大家都点了赞,除了季泽阳。

    刘维“卧槽,不是吧他,至于吗我日。”

    大家抬头去看他,眼神沉痛,带着怜悯。

    真的,很至于。

    汪鸣峰拍了拍他的肩膀“节哀,去非洲的话,记得多带点防晒霜。”

    说完,背着手慢慢走开了。

    其他人也面色沉重的拍了拍他的肩膀,挨个儿跟着汪鸣峰走了。

    刘维“……”

    不,他只是想表达对警花姐姐那些车的喜爱而已。

    天地良心,他真的对小嫂子没什么想法啊!

    办公室里,陆冉冉看他一眼,问“你赶他们走干什么?”

    她还挺喜欢这群小年轻的。

    季泽阳看她一眼,绷着脸道“有人不安好心。”

    会撒娇卖萌暖床很了不起吗?

    他做起来绝对比姓刘的好。

    陆冉冉“……”

    不等她开口,季泽阳就转移了话题,问“你真的要给我当贴身保镖吗?”

    陆冉冉坐到他腿上,揪住他领带,勾唇笑“怎么?怕被我贴身管着?”

    季泽阳抓住她的手“你要真想的话,我也没意见。”

    陆冉冉白他一眼“美得你。我还得上班呢。”

    季泽阳“你准备做什么?”

    陆冉冉“去辉日当老师。行吗?”

    季泽阳“……”

    陆冉冉轻轻锤他一下,“你什么表情啊?你不愿意?”

    季泽阳撇开脸,闷闷道“你又不许我管你,我愿不愿意,有关系吗?”

    陆冉冉勾着他的脖子笑“虽然不许你管我,但是冉姐还是可以听取别人的意见的。”

    季泽阳依然没看她,道“我不想你去做这个。”

    他知道她的意思,她不放心季沐。

    但是他不想她和季沐多接触。

    不,那个孩子不是季沐,和他没有任何关系,她是沈嘉桐。

    陆冉冉陡然安静下来,看着沉静的侧脸,半晌才柔声道“季泽阳,你是不是很讨厌他?”

    季泽阳回头,看着她,一字一字道“不,我只是觉得屈辱。”

    他愿意付出生命救的人,他在心里当作自己家的陆家,因为一个莫名其妙的女人,还有一个莫名其妙来的孩子,毁了。

    他之前对林静姝并没有太大的感觉,喜欢或者讨厌,都没有。

    但是自从知道季沐的存在之后,他觉得恶心。

    陆冉冉捧着他的脸,轻声道“季泽阳,我从没把他当做你的孩子看待过,从来没有。在我心里,他只是林静姝的孩子,和你一分钱的关系都没有。”

    哪怕是上一世,以她对自己的了解,也不会把季沐和季泽阳联系起来。

    季泽阳抬头看着她,眼波如海,暗流翻涌。

    她身上总是很少能看见温柔的特质,可就是因为稀少,每一次的温柔就格外的震撼。

    她看着他,声音又轻又软,道“季泽阳,你的孩子,只有陆凡凡。”

    季泽阳看了她很久,突然抱住她,把脸埋进女人柔软的胸前。

    他说“陆冉冉,我们结婚吧。”

    他需要一个盛大的婚礼,让世界上所有人一起为他见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