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第88章 (前世番外HE)

    “季泽阳!”

    震惊凄厉的喊声从头顶上方传来。看.毛.线.中.文.网

    蒙蒙雨雾中, 他的身体急速下坠, 女孩的脸一点点消失,被雾气覆盖。

    唯有那双蜜茶般的眼睛,始终留在他心里。

    剧烈的痛楚将理智吞噬,他生命中的最后一个念头,陆冉冉,这样,你是不是就会永远记住我?

    季泽阳知道自己又梦到上一世的事情了。

    他从床上坐起来,手机上显示凌晨三点。

    赤着脚走进卫生间, 感应灯亮了, 镜子里映出一张陌生又年轻的脸。

    十五六岁的男孩子,俊俏极了, 只有眼神,乌黑沉暗,超出了少年应该有的成熟。

    他本来就不是少年了。

    上一世的十九岁,加上这一世的十六岁, 他的心理年龄,已经三十五了。

    陆冉冉,今年也已经三十五了。

    她已经过了三十五岁生日了。

    季泽阳洗了把脸, 离开卫生间,卧室的灯点亮,露出贴了满满一面墙的照片。

    全都是一个女人。

    最大的一张照片, 她穿着警服, 半坐在车头上, 脸上带着慵懒闲散的笑,领口半敞,眼波含笑,在看对面的男人。

    季泽阳点了支烟,含着,过去,伸出手,轻轻抚摸照片上的人的脸。

    六年前,她和对面的男人,一个叫徐墨良的结婚了。

    当时这具身体只有十岁,什么都做不了。

    但是,现在,他十六了。

    嘶啦一声,照片被撕成两半,男人的那一部分,被丢进垃圾桶。

    他拿着自己的照片,轻轻补了上去,重新合成一张完整的照片。

    她眼波含笑,在看着自己。

    ——

    陆冉冉下了班,司机开车送她回去。

    “陆局,徐秘书长刚打来电话,让我转告您,说今天晚上不回来了,等您开完会给他回个电话。”司机小张向领导汇报情况。

    陆冉冉淡淡的应了一声,习以为常。

    徐墨良去年晋升省委副秘书长之后,工作更忙,不回家是常事。

    她也没好到哪儿去。

    算算时间,大概一周能见一面就算不错的了。

    陆冉冉甚至都没放在心上,脑子里全都是今天去厅里开会上面下达的任务,心不在焉的拿出手机,正准备拨号……

    突然,猛地急刹车。

    小张回头,“对不起啊陆局您没事儿吧?前面突然冲出来一辆车……”

    陆冉冉:“没事儿,去看看什么情况。”

    小张赶紧应了,拉开车门下去。

    陆冉冉抬眸看过去,不远处停着一辆漂亮的黄色跑车,突然从旁边冲出来,车头撞上,擦了好大一块。

    驾驶室里,坐在一个英俊的男孩子,正和司机说话。

    陆冉冉看了一会儿,突然下车,走到对方车门前,拍了拍小张,让他让开,趴到车顶看进去,被男孩子俊俏得有些过分的脸惊了一下。

    不过陆局长从不吃美色贿赂,她敲了敲玻璃,道:“请出示一下驾驶证。看‘毛.线、中.文、网”

    男孩子看着她,纤长浓密得有些过分的睫毛下,目光幽邃。

    他没有动作。

    陆冉冉又敲了敲,催促道:“动作快点。”

    男孩这才缓缓开口,视线依旧盯着她,道:“我没有驾驶证。”

    陆冉冉扬眉。无证驾驶?很好。

    “身份证呢?满十八了吗?”

    男孩道:“没带,我刚满十六岁。”

    陆冉冉:“……监护人呢?”

    男孩道:“全死了,只剩一个生母,有精神病,被我送到精神病院去了。”

    陆冉冉:“……”

    她后退一步,对司机道:“小张,通知交警过来处理一下。”

    小张赶紧应了一声,开始打电话。

    陆冉冉转身上车,给徐墨良打了电话,挂断的时候,回眸一看,那个男孩子还在看她,一瞬不瞬,如果不是陆冉冉习惯了众人的视线,估计要被看得心虚。

    为什么这么看着她?

    陆冉冉正想着,男孩子竟然拉开车门下来,径直走了过来。

    细腰长腿,高挑劲瘦,穿着白衬衫,干净又漂亮。

    他也弯腰趴在车顶,敲了敲车窗玻璃,等玻璃落下,他才道:“需要我赔你吗?”

    他故意少说了一个钱字。

    陆冉冉并没有听出来,靠在座椅上笑起来,扬眉:“怎么,钱多得烧手?”

    男孩看着她没说话。

    陆冉冉:“不用,保险公司会赔。”

    她准备关上车窗,但他伸手按住了车玻璃。

    陆冉冉看了一眼,少年的手和他的人一样干净漂亮。

    于是停下动作。

    美色总是容易让人心情变好,陆冉冉也不例外。

    尤其是三十多岁的女人,更抗拒不了十几岁的英俊小男生。

    更何况,他还用那种眼神看着自己,认真,专注,似乎还带着微微的祈求。

    陆冉冉想了一下,安慰他:“没事,第一次不会拘留,批评教育一番,罚点钱就完了,不过再有第二次就要拘留了。”

    男孩道:“你也是警察,你来批评教育我。”

    陆冉冉:“……”

    他又重复一遍:“我想让你来批评教育我。”

    正在这时,一辆警车开了过来。

    两个交警下车,赶紧跑过来,给陆冉冉敬了个礼。

    小张指着男孩道:“就是他,交给你们了。”

    陆冉冉落下车窗,怕下面的人因为自己故意为难小男生,还交代了一句:“没多大点事儿,该怎么处理就怎么处理。”

    两个交警敬了礼,示意明白,问少年:“身份证号报一下。”

    少年抱了证件号,交警从系统中查了一下,又问:“叫什么名字?”

    男孩回答:“季沐。”

    陆冉冉合上车窗正要离开,暖风顺着玻璃缝溜进来,带着季沐两个字。

    她愣了一下,回眸看过去,男孩子站在夕阳里,金色的阳光笼罩着他的侧脸。

    和记忆中那个沉默的少年渐渐融合。

    季沐……季沐……

    车子离开,将少年抛在身后,她回头,再次和少年乌黑的视线对上。

    心脏,骤然收缩。

    小张察觉到领导情绪有些不对,一路无话。

    到家,陆冉冉径直上楼,推开卧室门,打开最里面的抽屉,找到了放在最下面的一张照片。

    乐水一中高二一班的合照。

    季泽阳和她都很高,分别站在男女生的最后排。

    她笑容灿烂,勾着陈丽人的肩膀,直视镜头。

    他脸色淡淡,垂着眼帘,几乎遮住漆黑的瞳孔。

    但是,他在看她。

    她终于明白为何自己对一个无证驾驶的男孩子有那么深的好感。

    不管是神态还是长相,甚至是看人的视线,他都和季泽阳一模一样。

    她不是不知道林静姝干了什么好事。

    她得知之后,还亲自过去把林静姝揍了一顿。

    她不承认那个孩子和季泽阳有任何关系。

    但是现在……

    遗传,是这么神奇的事情吗?

    陆冉冉坐了一会儿,把照片重新塞回去,拎起车钥匙出门。

    她打电话问清楚季沐在那个派出所,开车过去,刚到门口就看到少年孤零零的一个人走在路边,双手c兜,低着头,慢慢往前走。

    可怜巴巴的,像走丢了的猫。

    她开车过去,停在他面前,落下车窗,喊了一声:“季沐,上车。”

    少年立刻抬起头,眼睛瞬间亮了起来。

    但是他依旧没有动作,视线盯着她看。

    陆冉冉:“你住哪儿,我送你回去。”

    他的车一定被扣下了,要人来领才行。

    他走过来,垂眸看她,问:“陆局长没结婚吗?也不用陪男朋友吗?”

    陆冉冉顺着他的视线看到自己干干净净的手指。

    上面没有戒指。

    她道:“废话忒多。上不上?”

    季泽阳又看她一眼。

    陆冉冉:“快点,这里不让停车。”

    季泽阳这才拉开车门坐进副驾驶。

    车子滑出去。

    陆冉冉问:“你住哪儿?”

    季泽阳细细的打量她。

    和十九岁时相比,她变了很多。

    脱了板正的外套,露出里面深色的衬衫,袖子折起来,手腕上带着手表,棕褐色的皮质表带,和她很搭。

    漂亮的手臂线条,隐隐透出女人的性感。

    她比十九岁时更美了。

    像盛开的玫瑰。

    带着刺的性感。

    见他没说话,陆冉冉回头看他。

    季泽阳:“为什么你对我这么好?”

    陆冉冉:“……”

    她看着车前方,沉默一瞬,道:“我认识你爸爸——我姓陆,你应该听过。”

    季泽阳颔首。

    陆冉冉又问了一遍他住哪儿。

    季泽阳:“我不回去。”

    他才十六,有任性的权力。

    果然,陆冉冉并没有生气,看他一眼道:“那就来我家。”

    旁边的小男生没有拒绝,陆冉冉到下个路口直接掉头,回自己家。

    开门进屋,陆冉冉打开鞋柜,找了一双男士拖鞋出来,让他换上。

    季泽阳脸色白了一下,撇开脸,听话的低头换好,装作没看见柜子里其他的男式皮鞋。

    哪怕早知道她已经和别的男人结婚了,但是看到这一幕,还是疼得没法呼吸。

    不想恭喜她,做不到,完全做不到。

    明明这个世界上,再也没有人比自己更爱她。

    他本来想,等再大一些,他有所成就,能理直气壮的站在她面前说喜欢,能理直气壮的站在陆正宇面前,说有能力给她幸福……

    陆冉冉让他坐下,打开电视,去冰箱里拿水果,道:“明天我叫人把你的车提出来,没拿到驾照之前不许开了……”

    “陆冉冉。”他突然打断她,直呼她的名字。

    陆冉冉回头看他,扬眉,这么没大没小。

    季泽阳:“林静姝说,季泽阳爱的人是你,你知道吗?”

    当然不是林静姝说的,季泽阳只是借她之口。

    陆冉冉敛了笑,看着他关上冰箱门,把水果放到他面前,坐下,这才道:“知道。”

    季泽阳:“那你呢?”

    爱他吗?喜欢他吗?哪怕只有一点点。

    陆冉冉:“……问这个,有意义吗?”

    季泽阳:“当然有!”

    陆冉冉笑起来,“好奇心害死猫,小孩子不要打听大人的事。”

    季泽阳:“我要知道,我必须知道。”

    似乎是他眼里的迫切感染了陆冉冉,她沉默一会儿,眼里流露出复杂的情绪,道:“不知道,我感动过。”

    不等季泽阳看清楚她眼里到底是什么,她白了他一眼:“以后要叫阿姨!没大没小的。”

    季泽阳看她一眼,幽幽道:“如果我没记错的话,你应该叫季泽阳小叔叔吧。”

    不管怎么算,他都不可能叫她阿姨。

    他忍到现在才出现在她面前,就是怕以前太小,让她当晚辈。

    现在怎么可能喊她阿姨。

    季泽阳突然站起来,道:“我走了,明天陪我去提车。”

    说完,捡了一颗红红的苹果,转身换上自己的鞋,拉开门出去了。

    陆冉冉看着他的背影:“……”

    嘿,这个小混蛋,比他爸难搞多了。

    一定是林静姝基因不好。

    季泽阳出了门,拿着苹果咬了一口。

    嘶,钻心的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