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第89章 前世番外

    乐阳市警察局。

    赵铭进来的时候, 惊讶的发现大厅里坐着一个漂亮的男孩子, 十六七岁模样,戴着耳机,抱着手机,手指在上面快速移动,不知道在干什么。

    他走过去,问:“你找谁?”

    少年抬头,嘴角一翘,说:“陆局长。”

    赵铭心里疑惑少年和陆局的关系, 亲戚吗?

    他让少年在外面等着, 转身上楼,敲门进了局长办公室。

    汇报完工作内容, 他道:“陆局,下面有个小男生等你,说叫季沐。”

    陆冉冉愣了一下,这才想起来, 之前是有人打电话过来,她让人在外面等着,差点忘了。

    抬手看了看表, 现在赶过去时间还来得及,正好今天是周五,如果不提出来就要等下个工作日。

    她也忙完了, 连忙脱了警服, 换上便服, 交代一声出了门。

    陆冉冉下楼就看见小少年正和两个女警察说话,两个已婚妇女平时就喜欢调戏小男生,见着季沐这种极品,彻底激起了狼性,笑得十分之猥琐。

    乱七八糟的问些什么小弟弟有没有女朋友啊,小弟弟找局长什么事啊,小弟弟喜欢什么类型的女孩子啊之类。

    少年样子十分乖巧,看了陆冉冉一眼,对两个女警察道:“我喜欢长得漂亮的姐姐。”

    “哇——”对面两个捂着嘴笑,“那你看姐姐长得漂亮不?”

    季泽阳:“漂亮……不过我觉得你们陆局长更漂亮。”

    两个女警愣了一下,顺着少年的视线回头一看,陆局长就站在不远处,双手环胸,似笑非笑的看着她们。

    两人干笑一声,敬了个礼,赶紧遛了。

    陆冉冉朝他勾勾手指,季泽阳乖乖的跟上来。

    上了车,陆冉冉开,季泽阳依旧坐副驾驶。

    她问:“不用上学?”

    在下面等了半天。

    季泽阳淡淡道:“毕业了。”

    陆冉冉扬眉:“初中毕业?”

    季泽阳看她一眼,“大学毕业……少年班。”

    陆冉冉在心里骂了一句日,比他老子还逆天。

    想了想,陆冉冉觉得自己好歹也算长辈,要起到教导未成年人的作用,道:“有女朋友吗?”

    季泽阳看着她:“陆局长这是刺探我的个人隐私。”

    陆冉冉:“……爱说不说,不说拉倒。”

    还刺探隐私?

    她稀罕。

    反正闹出人命和她没关系。

    季泽阳:“公平起见,我们可以交换。”

    陆冉冉白他一眼,“成交。”

    季泽阳:“有喜欢的人,但是没有女朋友。陆局长呢?”

    陆冉冉:“阿姨已经结婚了。看‘毛.线、中.文、网……看什么看,戒指碍事,早就不戴了。”

    季泽阳:“那你一定不爱你老公。”

    陆冉冉:“……”

    季泽阳:“如果我和我爱的人结婚了,一定恨不得向全世界昭告。”

    陆冉冉:“所以你是小孩子,我是大人。”

    季泽阳反驳,倒让陆冉冉有些诧异。

    他问:“如果季泽阳还活着,你会选他还是你现在的老公。”

    陆冉冉:“小孩子才做选择,大人当然是都要啊。”

    季泽阳:“……”

    陆冉冉:“哈哈,开玩笑的。假设的问题,没有意义。”

    季泽阳已经死了,不可能活过来。

    旁边的小男生突然沉默,一直到把车提出来,陆冉冉叫了人过来帮他开回去,他都没怎么说话,也不上车,站在旁边直勾勾的看着她。

    陆冉冉无奈,靠到车头上,问:“你又想怎么样?”

    叛逆期的孩子真难搞。

    季泽阳:“我想看看他以前住的地方。”

    “他”指的自然是季泽阳。

    陆冉冉沉默一瞬,转身拉开车门坐进去,启动汽车,探头出来:“愣着干什么?上车啊。”

    “季泽阳在陆家长大,不过前段时间家里翻修,有些搬到我那里去了,你先看我家的,等明天带你去看剩下的。”陆冉冉一边开车一边向他解释。

    季泽阳看着她,轻轻说好。

    陆冉冉家依旧是昨天的样子,打开鞋柜,他看到里面的男士皮鞋和昨天一模一样,没人动过。

    显然,家里的男主人昨天根本没回家。

    他唇抿得更紧。

    他视若珍宝的人,别人得到了,却并不珍惜。

    两人换了鞋,陆冉冉带他上楼,推开一扇小门,打开灯,里面放了很多东西,以书本文件为主。

    陆冉冉靠在门框上,道:“东西太多,你自己慢慢找吧,我在楼下等你。”

    不等季泽阳回答,她就转身下了楼。

    陆冉冉难得清闲,定了外卖,想着家里还有一个十六岁的小男生,特地订得十分丰盛。

    然后给陆正宇和彭岚打了电话,说徐墨良在忙,明天或者后天有空了再回去吃饭。

    说完开始看电视。

    电视演的什么她也没注意,脑子里乱乱的,等送外卖的敲门,她才反应过来,接过外卖,喊楼上的小男生下来吃饭。

    她懒得做饭,也不想请阿姨,家里机密东西太多,她不放心。日常外卖对付。

    少年的身影很快出现在楼梯口,他手里拿着一个本子,看着他默默下楼。

    陆冉冉没在意,招呼他:“快来吃饭,这家外卖还不错……”

    季泽阳看了一眼摆满茶几的外卖盒,脸色更不好看,道:“你就吃这些?”

    陆冉冉:“啊,怎么了?”

    他下来,把外卖一股脑的重新撞起来,抬手丢尽了垃圾桶。

    陆冉冉:“……!”

    她把筷子一放,沉了脸,“季沐,你想挨揍是不是。”

    季泽阳:“你想吃什么,我给你做。你不能吃这些!”

    陆冉冉:“……”

    季泽阳:“我看到了你的病历本。你怎么一点都不听医生的话。”

    医生交代了不许吃生冷油腻刺激性食物,她还订外卖。

    生冷油腻占全了。

    陆冉冉气笑了,“季沐,你还想管我?”

    季泽阳看他一眼,“你是季泽阳用命换来的,我有权利让你活得好好的。”

    陆冉冉:“……我日。”

    她被气得多年不讲的脏话都冒出来了。

    僵持半晌,陆冉冉泄气,“行,晚饭交给你了,如果做得不好,你看我今天怎么揍你。”

    季泽阳翘起嘴角笑了一下,拿出手机在网上定了菜。

    半个小时后,陆冉冉看着厨房中的背影,觉得自己好像捡回来一只田螺少年。

    田螺少年:“陆冉冉,你家的大米在哪儿?过来给我找找。”

    陆冉冉翘着腿坐在沙发上:“我也不知道,你自己找吧,找不到就用面粉代替。”

    季泽阳:“……”

    下一秒,他探头出来,道:“你现在不过来帮忙,吃完饭碗要给你洗。”

    陆冉冉睁大眼:“……”

    “还有锅和菜板。”季泽阳补充。

    我日。

    陆冉冉又骂了一句脏话,不情不愿的起身打下手去了。

    小男生厨艺竟然十分不错,熟练的洗菜切菜,下锅翻炒。

    很快就做了三菜一汤出来,还带炒饭。

    全都是清淡有营养易消化的食物。

    陆冉冉吃了一口鱼,问他:“你家虐待你啊?这么小厨艺就这么好。”

    季泽阳:“我不喜欢外人来家里。自己不学只能吃外卖。”

    他家里的秘密,比陆冉冉家里还多。

    陆冉冉理直气壮:“阿姨工作忙,没时间做家务。”

    季泽阳看她一眼,道:“你可以让老公做。”

    陆冉冉耸耸肩,无奈道:“没办法,你姨夫工作更忙。”

    季泽阳:“那你该换个工作不忙还肯做家务的老公。”

    陆冉冉哈哈笑:“说得对,可以考虑。”

    愉快的一顿饭。

    吃完饭,季泽阳去洗碗,幸好家里有自动洗完机,放进去就好。

    只是菜板和刀具需要单独洗。

    陆冉冉坐在外面吃水果,看到他刚才拿下来的那个笔记本,是季泽阳留下的。

    她顺手拿起来翻看起来。

    刚看了没两页,就愣住了。

    上面有一道新添的墨迹,写着:“你什么时候才会发现,我到底是谁。”

    笔迹和之前的一模一样。

    陆冉冉心头猛地一跳,告诉自己她想多了。

    以林静姝的神经病程度,完全有可能让儿子仿写季泽阳的字迹,这并不奇怪。

    她不动声色的把本子合起来,重新放回原处。

    一抬眸就看到小少年不知道什么时候出来,正站在厨房门口看着自己。

    他身上还系着围裙,袖子捋起,指尖还滴着水。

    陆冉冉脸色如常,问:“你要把这个拿走吗?”

    季泽阳慢慢走过来,拿起本子,翻开,正好是刚才那一页。

    他看了一眼,道:“你明明奇怪,为什么不问我。”

    陆冉冉:“……”

    季泽阳:“我写了这句话,把本子留在这里,就是给你看的,你为什么不问我。”

    陆冉冉:“……”

    季泽阳从口袋里又拿出一沓纸低了过去。

    陆冉冉打开,竟然是一份笔迹鉴定证书。

    其中一份,是季泽阳高中时候的作业,另一份,只有两个字,季沐。

    鉴定结果,两张纸上的字迹,系出自同一人。

    陆冉冉呆了半晌,猛地回头。

    唇擦着他的过去。

    两人一起呆住。

    突然,门口传来开门声,徐墨良推开门进来,看到屋子里的情况一时没反应过来。

    季泽阳后退一步道:“陆冉冉,我回来了。”

    陆冉冉闭了一下眼,没理他,扭头问徐墨良,“你怎么回来了?”

    徐墨良看看季泽阳,没问什么,道:“今天不是要回家陪爸妈吃饭。”

    陆冉冉:“我已经打电话说过了,明天或者后天再去。”

    徐墨良应了一声,“那我还有点公事没处理,等明天去接你……”

    陆冉冉:“好,你去忙吧。”

    徐墨良又看了看季泽阳,转身出门了。

    陆冉冉回头看他。

    季泽阳:“和他离婚,你们不合适。”

    陆冉冉活动活动手腕,“季泽阳,我看你是欠揍。”

    竟然还敢装可爱骗自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