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第90章 前世番外

    陆冉冉把小男生按在沙发上胖揍一顿。

    出了口被欺骗的怒气, 才反应过来, 世界上竟然有死而复生的事情。

    她是警察, 注重证据。

    就算再不可思议,笔迹鉴定证书就放在自己面前。

    而且是出自国内最权威的鉴定机构, 出错的可能性比死而复生的可能性还小。

    陆冉冉低头看着他, 眼神复杂。

    她从来没有想过, 有一天季泽阳活过来了, 她该怎么办。

    季泽阳被她按在沙发上, 乌黑的瞳孔里仿佛盛满了水, 湿漉漉的。他用那种熟悉又陌生的眼神看着她, 眼里似乎有千言万语无数,然而真正付诸于口的只有一句:

    ”陆冉冉, 我最后悔的一件事, 没有早一点告诉你——我喜欢你。”

    陆冉冉被他的眼神蛊惑了,瞬间的失神。

    下一秒,脸上被柔软湿润的东西碰了一下。

    他控制不住在她脸上飞快的亲了一下,一触即退,躺回沙发上眼神飘忽。

    陆冉冉看着少年红透的耳朵:”……你一个三十多岁的老男人, 装什么纯情?!”

    季泽阳:”……”

    陆冉冉站起来, 沉着脸问:”所以呢?你现在顶着自己儿子的皮告诉我这些,是为了什么。”

    季泽阳张了张嘴, 半晌, 低声道:”我想让你考虑考虑我。”

    陆冉冉:”我结婚了。”

    季泽阳连忙道:”没关系,还可以离婚。”

    陆冉冉:”我暂时没有换老公的想法。”

    季泽阳:”没关系, 以后就有了。”

    陆冉冉:”……”

    去他妈的以后就有了!

    季泽阳:”我不逼你现在就离婚,我们可以先试试。”

    试试?怎么试?

    陆冉冉满脸黑线,”我想勾引我出轨?”

    季泽阳:”只是试试,如果……如果你还是不喜欢我,就当没发生过,可以吗?”

    陆冉冉:”……你这小三当的可真够忍辱负重。”

    季泽阳抿紧唇,”那我这个小三,能勾引你出轨吗?”

    陆冉冉斩钉截铁:”不能。季泽阳,我们结婚六年了,陆家和徐家已经成了一家人,你明白我的意思吗?”

    季泽阳垂眸,低声道:”我明白,他们……他们都比我重要。”

    陆冉冉:”……”

    他没再说什么,站起来,默默往外走。

    单薄纤细的少年,垂着头,可怜巴巴的,像是迷了路,饥寒交迫的天鹅。

    他打开门,回眸看了她一眼,欲言又止,最后什么都没说,默默的关上了门,离开了。

    陆冉冉:”……”

    她那颗心啊,瞬间软得不成样子。

    得了吧,别被他的外表迷惑了,壳子里的灵魂都三十多了,装什么可爱小少年?

    可是……

    那张脸,就是一个干净漂亮的美少年啊!

    陆冉冉捂着脸滚在沙发上无声的尖叫。

    滚了半晌,突然站起来,拉开窗帘往外看,小少年低着头,双手插兜,沿着空旷的马路慢慢往前走,昏黄的路灯将他的影子拉得老长,瘦骨伶仃的,看着真可怜。

    季泽阳正走着,一道车灯打过,熟悉的黑色轿车停在路边,车窗落下,陆冉冉朝他喊:”上车,我送你回去。”

    季泽阳摇头,继续往前走。

    车子跟上,陆冉冉继续:”这里不好打车。你只是身体小了,脑子也变幼稚了吗?”

    季泽阳抬眸看她一眼,认真道:”未成年人大脑发育不完全,这不是我能控制的。”

    陆冉冉:”噗——!”

    她信了他的邪。

    陆冉冉懒得和他废话,下车使用暴力手段把他按进车里,系上安全带,她问:”地址。”

    季泽阳看她一眼,报了地址。

    这就对了嘛,之前闹什么小孩子脾气。

    陆冉冉满意的摸了摸小少年的头,换来对方意味深长的眼神。

    陆冉冉把他送回家,季泽阳没有邀请她,也没有说谢谢或者再见,默默的进了门。

    陆冉冉耸耸肩,决定不和小朋友一般见识。

    真的,他的心理年龄绝对随着身体负增长了。

    十九岁时的季泽阳,可比现在成熟稳重多了。

    也没现在这么难搞。

    陆冉冉回家睡了一觉,第二天把季泽阳留下的那个本子送去鉴定中心,以防万一,还是自己做个鉴定更准确。

    中午正准备去食堂吃饭,突然又接到电话:”局长,昨天那个叫季沐的给您送了午饭。”

    陆冉冉愣了一下,连忙问:”他人呢?”

    ”把东西留下就走了。”

    陆冉冉想起昨天晚上那顿美味,咽了咽口水,道:”……送过来吧。”

    正吃饭的时候,赵铭敲门进来,吸了吸鼻子:”陆局,您哪儿找来的田螺少年啊,还有没有,介绍一个。”

    陆冉冉:”介绍给你你养得起吗?”

    赵铭:”……”

    我日,太扎心了。

    他往对面一坐,伸手就要拿切好的水果沙拉,还没摸到就被陆局的筷子敲了一下。

    陆冉冉:”干什么呢?给你吃了?”

    赵铭悻悻地收回手,吧唧着嘴感叹:”羡慕死人了,您这过的什么神仙日子啊。”

    陆冉冉哼笑。

    赵铭:”不是,陆局,三菜一汤啊,您又吃不完,分点儿分点儿。”

    份儿还大,两个人都不一定吃得完。

    陆冉冉想了想,看在并肩作战十几年的份儿上,不情不愿道:”算了,拿筷子过来吧。”

    陆冉冉如果知道松口的后果,绝对不会让赵铭蹭这顿饭。

    从此以后,他简直成了季泽阳的脑残粉,时间一到立马跑下楼去接饭菜。

    和季泽阳称兄道弟,把她卖了个干净,除了不能说的,全都说了。

    季泽阳耐性也够好,一连给她送了一个多月的饭。

    每天下班还等她一起回家。

    没几天,全警察局都知道她养了一只英俊贤惠的田螺少年。

    这天市政开会,书记还开玩笑,说陆冉冉雇佣童工。

    徐墨良也在场,岔开话题替陆冉冉解了围。

    开完会已经很晚了,天还下了雨,两人一起出来,徐墨良道:”小陆,坐我的车吧,我们谈谈。”

    陆冉冉点头,让小张先回去,转身上了徐墨良的车。

    司机在前面开车,徐墨良道:”本来我不该再管你的事,但那个男孩子太小了,会影响你的前途。”

    他们两年前就离婚了。

    没有过错方,只是徐墨良无意间发现了季泽阳的存在。

    陆冉冉心里,永远不可能放下那个少年。

    他没有任何希望。

    季沐的出现,只是证实了他的推断。

    陆冉冉这辈子,早在季泽阳死的那一刻,就被他绑死了。

    当时徐墨良正是进市委的关键时期,离婚影响不好,就没向外公布。

    陆冉冉也不是离婚了就老死不相往来的性格,更何况,她心里对他还有愧疚,十分配合。

    挂名夫妻的戏码,一直演到现在。

    陆冉冉摸了摸鼻子,问:”这么明显?我一直以为大家会把我们当作两个辈分的人看。”

    徐墨良看她一眼:”性转一下,三十多岁英俊成熟的警察局长,和十六岁的美貌少女,还不够明显吗?”

    陆冉冉:”会影响到你吗?”

    徐墨良:”不会,我担心的是你。”

    陆冉冉:”徐哥,你知道的,我无所谓。”

    徐墨良:”……”

    他沉默半晌,道:”至少他二十岁之前,你们不能有什么,知道吗?”

    陆冉冉:”我知道。”

    体制内老夫少妻老妻少夫的情况并不少,政策也没有禁止,只不过毕竟影响不好,不要太高调。

    徐墨良把陆冉冉送回家,自己又去了另外的住处。

    陆冉冉快步跑进屋,换了鞋,莫名觉得好像有哪里不太对。

    洗苹果的时候,她突然反应过来,顾不得换鞋,拿起车钥匙就跑了出去。

    雨下得很大,路上行人稀少。

    刷刷晃动的雨刷,像她急促的心跳。

    赵铭出差了。

    其他人不敢泄露自己的行踪。

    那个笨蛋每天都要等她下班。

    他现在不会还在警察局吧?

    不会这么笨吧?

    等她赶到警察局门口看到蹲在旁边的人影整个人都要气炸了。

    何止不会这么笨,简直比她想象的还要笨!

    傻傻的在这儿等也就算了,手里有伞都不知道打,还竟然连个躲雨的地方都不会找。

    赶紧把车停下,撑开伞跑出去。

    季泽阳眼前突然多了一双熟悉的拖鞋,下一秒,头顶传来雨水打到伞布上的咚咚声。

    女人的嗓音混着雨声传来,”笨蛋,你的伞呢?就在这儿淋着?”

    季泽阳抬眸,看到她,咧开嘴笑了一下,”打伞的话,怕你出来看不到我。”

    无限好文,尽在晋江文学城

    陆冉冉心头一窒,差点穿不上气来。

    她伸手,”起来吧。”

    季泽阳身子晃了一下,差点跌倒,连忙扶住她的手。

    他不好意思的笑了一下,”腿麻了。”

    陆冉冉差点又骂脏话。

    他一手拿着伞,一手扶着她,一步步走进车里。

    陆冉冉赶紧开了暖气,他身上冰冰凉,别着凉了。

    无限好文,尽在晋江文学城

    季泽阳脸色苍白,眼睛却亮得有些过分。

    不等陆冉冉开口,他就交代一切:”我故意的,我知道你不在局里,我故意淋雨,故意在这儿等,就是为了让你心疼……”

    陆冉冉冷着脸,”闭嘴!”

    季泽阳:”不,我要知道,你心疼了吗?”

    陆冉冉脸更臭,嘲讽道:”我有病才会心疼笨蛋。”无限好文,尽在晋江文学城

    季泽阳眨眨眼,低下头不说话了。

    陆冉冉也不理他,苦肉计这种博取同情的方式不能提倡,否则让他得逞一次,以后不是动不动就要用苦肉计让她妥协?

    想得美!

    绝对不能姑息。

    陆冉冉憋着一口气开车到家,把车停到院子里,喊他:”喂,下来了。”

    他低着头没动。

    陆冉冉愣了一下,赶紧探身过去,伸手一摸,身上烫得厉害。

    发烧了。

    她顾不得赌气,赶紧下来把人拖下来。

    像搀着一块大木炭,到处都烫手。

    雨水砸下来,感觉都要冒烟儿了。

    季泽阳睁开眼,气若游丝的问:”你心疼我了吗?”

    陆冉冉骂道:”老子心疼一条狗都不心疼你。”

    季泽阳用力把她推开,趴到车顶上,道:”那你不要管我。”

    陆冉冉:”我日!”

    他趴着不动。

    陆冉冉大声道:”心疼!我心疼死你了!行了吧!你这个贱人……”

    话音未落,季泽阳不知道哪儿来的力气,突然转身,滚烫的唇堵住了她。

    陆冉冉睁大眼。

    少年滚烫的身体抱紧她,隔着湿透的布料,散发着灼人的温度。

    他简直胆大包天,喘着气将舌头送入她口中,轻轻的勾着她的撩拨。

    又冷又热的一个吻。

    结束的时候,少年的滚烫的呼吸扑到她脖子上,哑声问:”我以后天天给你做饭好不好?”

    陆冉冉迷迷糊糊的就点了头。

    他又问:”和他离婚好不好?”

    陆冉冉迷迷糊糊的又点了点头。

    少年笑起来,亲昵的蹭着她的脸,道:”陆冉冉,你终于是我的了。”

    插入书签

    作者有话要说:

    前世番外完!

    再更一章001和妹妹的番外就全文完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