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第994章 危在旦夕

    第994章 危在旦夕

    “王妃!秦许给你留下了一封信,人已经不见了。”

    侍卫从秦许的住处,带回来一封信给辛王妃。

    听到这句话,圣仙儿眼泪汪汪,眨巴着眼睛看着辛王妃道:“娘亲,秦许叔叔不陪我了吗?”

    辛王妃接过信,安慰圣仙儿说道:“让我看看他说什么,他肯定不会不陪你玩的。”

    圣仙儿清澈的眸子汪汪满是期待,不认识字却盯着辛王妃手中信。

    辛王妃打开信件,一行漂亮的字迹映入她的眼眸。

    王妃亲鉴:

    那日机缘巧合,只是帮王妃驱赶走几个恶徒。

    因此机缘,得蒙王妃礼遇,这些时日照顾有加,秦许感激万分。

    原本想要就此效忠于王妃,在王妃身前听后拆迁。

    只是,师门传来消息,有生死存亡之大事。

    作为师门传人,责无旁贷,不得不去处理。

    虽不舍,却也只能与王妃告别,还望王妃谅解。

    他日事毕,再来以示感谢。

    另,答应过仙儿,陪她去抓蜜蜂蛰蜗牛,不知道我的离开她会不会伤心。

    如若她因此而失落,还望王妃安抚她的情绪。

    若他日有机会,我愿再见证她的成长。

    再次致谢王妃,此番恩情,秦许牢记在心。

    ………

    辛王妃看完这封信件,随手把信件给了侍卫,然后说道:“好了!他有要事离开。

    你们下去吧,这件事你们就不用管了。”

    “是!”

    “娘亲,秦许叔叔是不是不陪我玩了。”

    辛王妃笑道:“那不是,他因为家里有些事情。

    所以暂时离开了,他说让我和你说一声,他先离开一阵。

    等过些时日他就再带你,你可要记得蜂蜜采蜜的事,可别忘记了蜜蜂蛰蜗牛的约定。”

    圣仙儿握紧手,认真的点头道:“我不会忘记的!”

    辛王妃松了一口气,总算圣仙儿没闹。

    不过转眼又一想,圣仙儿和秦许这两人还真够坏的,蜗牛怎么就得罪他们了?

    无缘无故要抓蜜蜂去蛰它干嘛!心疼蜗牛!

    收敛了一些情绪,她问着侍卫道:“王爷现在在何处?”

    “王爷在皇宫。”

    侍卫道。

    辛王妃点点头,她眉宇间抹上了一层忧郁。

    那件事怕是瞒不住多久啊,怕是有些人已经察觉到一些端倪了,要不然那天不会有人对她出手。

    祸兮福兮,很难说的定了。

    不过,也得未雨绸缪了。

    辛王妃想了想,对着侍卫说道:“王爷回府,让他马上来见我。

    不管多忙,要腾出时间来见我,就说我有要事找他。”

    “是!”

    侍卫恭敬道。

    辛王妃摆摆手,让侍卫离开。

    秦许不在,辛王妃只能自己陪着圣仙儿。

    想着最近秦许的所作所为,她笑了笑,把脑海中的思绪都排除出去。

    ………

    许无舟离开辛王府,他又以许无舟的身份在圣都冒了一次头。

    而后,找了一个地方隐藏了下来。

    这一次,他没有用秦许的身份。

    从辛王府离开后,秦许这个身份就死了。

    许无舟也不会再使用这个身份了。

    蝉鱼皮的恩情,许无舟是记得的。

    他不愿意因为秦许给辛王妃造成什么麻烦。

    尽管,想到辛王妃的所作所为,许无舟也觉得不会有什么麻烦,可终究还是小心行事,所以他还特意留下了一封信。

    “有着这些蝉鱼皮,数百张画皮也够了。”

    以神通要做出数百画皮,普通武者根本难以实现。

    不过许无舟能做到,有黑碗液体,施展神通的消耗问题不是大问题。

    唯一的问题,就是要截取魔族的精气神灌输到画皮中,这样才能模仿成魔族之人以假乱真。

    数百张画皮的精气神,许无舟很难截取这么多。

    所以他想到的一个办法,就是截取他的精气神灌输到画皮中。

    他混迹在魔族,和数十真王,无数的魔族武者打过交道,其间时不时和其中的武者论道。

    以他对他们的熟悉感,他能演化出魔族武者的武技大道。

    这期间,也截取了其中一些武者的精气神。

    数十真王,是他截取的最多的。

    以魔族武技为基础,演化成类似的大道气息。

    又借助魔族武者的精气神为引子,他自身能转化成魔族武者的气息。

    当然,他不能把自身气息完全转化成魔族武者。

    以他此刻的境界实力,强行转化到彼岸境的精气神,就算是十分不错了。

    以可战大能的真王精气神转化成普通彼岸境的精气神,这简直是天地之别。

    可这无关实力,只管身份。

    有这种能力,就代表着画皮神通施展再无困难。

    他所要做的,就是截取自身的精气神灌输到画皮之中。

    而且因为魔族武者的注意力再次放到人族武者身上,所以他做这件事的时间很紧迫。

    施展神通,强行演化魔族精气神,截取精气神灌输入画皮。

    这任何一项都非凡,而许无舟又要短期内完成。

    就算有黑碗,他都觉得头疼。

    可是,他又不得不去做。

    轻吐了一口气,许无舟隐藏在这个无人的宅子,取出蝉鱼皮开始画皮。

    ………

    危冉府邸!

    数十真王回到府邸,想到那日和许无舟一战。

    他们心惊许无舟的强大,同样也为那日危冉对叶敏等手下留情而情绪复杂。

    和人族是世仇,两方碰到向来是你死我活的。

    可想到和危冉的点点滴滴,他们恨之入骨的同时,又怀念当初亲密无间的日子,他们觉得那段日子是他们最快乐的日子。

    如果,那一战许无舟下死手也就罢了。

    可偏偏,他表现的似乎对他们有情。

    “哼!他是人族,我们是圣族。

    本就是生死仇敌,他对我们哪有什么情谊可言。

    怕是当初以危冉身份和我们在一起,心中大骂我们是傻子。”

    “就是!数位亲王联合下令,要求我们联手诛敌。

    正好杀了他,以洗我们的耻辱。”

    “那日让他占到便宜,下一次我们出手,定然让他身死道消。”

    “叶兄!辛兄!那日他不杀你们,怕是他又有什么阴谋算计。

    说不定,就是故意以情谊来算计我们。”

    “就是!人族和圣族势不两立!”

    “对!我们和他绝无友谊可言!”

    “杀了他,也能以证我们清白!”

    “庚亲王说我们和他相处久,最了解他的脾性。

    让我们查探他所在,我觉得我们可以试试。”

    “嗯!大家想想他的过往,应该能从他行事中推算出一些端倪。”

    “来了这座皇城。

    那他就别走了。”

    “人族武者和他,都要死!”

    “听说,人族武者藏身之所,也找到一些端倪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