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第一千三百五十九章 云涌

    酒意暂时散去,古清河实在猜不出女人反常在哪,便又进入包厢,继续谈笑风生。

    城市是海城,他这个外来者却有种做东道主的错觉。既是东道主,自然要将所有贵客陪好,喝好,玩好。何况,结交好这些人,对于未来普阳的发展大有益处。

    次日。

    新闻持续涌动。

    除却昨夜那则市长跟保安的消息之外,亦有其它苗头逐渐涌现。哪怕并不是占据全部的新闻平台,也有愈演愈烈,难以控制的态势。

    黄莉反应很快,动作也快。上班后第一时间就发了律师函以及各种澄清言论。只是,石沉大海般,并无太多热度。且上午九点钟开始,热点频繁在变,再无法有效针对性的进行回应。

    新闻发酵的太凶,凶到让人无从反应间,已铺天盖地。

    真真假假,假假真真,仅有一点是相同的。那就是所有针对悦城的新闻中,全是负面。

    关新月睡的很晚,醒来的却早。未梳妆打理,也未上班。从起床后,就陷入在一种接打电话,翻看手机的状态中。

    她此时也在接电话,张和裕兴师问罪的电话。

    作为以前悦城的法人,加上韩东带她见过对方后,她就一直在刻意的持续一种不近不远的关系。这让她足够在一些事情上,能说上几句话。比如冰雪王国那块地的易主事宜。

    她之所以敢主动提起,是相信商场之上没有人是单纯的。不同筹码的天平,她是张和裕也知道该怎么选。

    情分之所以会产生价值,最终还是建立在人的基础上。一块地是小事,悦城在谁手里也是小事。重要的是,能够带给张和裕什么。

    这个道理她懂,张和裕更加懂。

    只不过没有外因的时候,对方或许不会太计较悦城被谁管理。可一旦有更明了的答案,就顺理成章,仅缺一个互相迈过去的台阶而已。

    自己角色就是那个台阶。

    心理状态跟身体状态都不舒服,关新月仍保持着一种温和委屈的口吻:“张叔叔,新闻我真不太清楚,您误会我了。其实,地的事,跟您,跟普阳有关系,我没有任何理由去做那些吃力不讨好的事情。”

    张和裕意味深长:“小关,张叔叔在上京市呆很多年了。抛开这些不谈,这次新闻发酵的手法,跟当初东子用的手段如出一辙……就算是巧合,得跟你说一句。商场是商场,人是人,它们不能混为一谈。”

    “我希望未来普阳拿到地以后,下一步能跟悦城好好合作,一起将悦城发展更好。但这种局面,你们将我,将东子置于何处,他会怎么想我这个长辈。”

    关新月陪着小心:“您真是错怪我了,早知道会这样,我不可能帮您跟古总牵这条线。毕竟相识一场,我特别希望他以后都很好……”

    嘟嘟嘟,未解释清楚,电话被直接挂断。

    关新月笑容僵住,片刻,又恢复自若。唯独一双明目中,情绪交替,渐渐呆罔。她不会太受张和裕的情绪影响,因为两人以前或者以后,有交集的地方都不多。

    她只是陷入一种,大脑像被用光的空白状态。因为她现在做的所有事情,都非本意,且毫无意义。

    哪怕强行找到出发点,仅仅是一种病态的心理而已。

    哒哒哒的脚步来自身后,是施雅亲自带着一些简餐从外走了进来。

    “关总,先吃点东西吧。”

    关新月忽略提醒,转身,疲倦笑了笑:“小雅,你说人用尽全力的生活着,到底在追求什么?”

    施雅愣了愣,无从回应:“关,关总。你气色不太好,要不再休息会。”

    关新月吐了口气:“是该好好休息休息。这样,以后通源的所有工作,我全部交给你。”停了停,看着尚未缓神的施雅:“这件事,很久前我就在考虑筹备,你是最合适做代理董事长的人选。你也不用推辞,我既然跟你说这些,就相信你有管理新通源的能力……”

    施雅心情来回反复,听着,眼睛逐渐光彩密布。

    她对于这番话,既惊讶又早有预感。因为近段时间,关新月之前的所有工作,已经逐步开始移交放权。她不过没想到会这么快,明明工作能力这么强的人,又正值年龄,怎会这么早就退休呢?

    “关总,这,这太突然了。我担心自己……”

    “没关系,谁都不可能一蹴而就。”

    “你,为什么始终这么信任我?”

    关新月搭了下她肩膀:“你认为呢。”

    “以前可能是因为跟韩东的同学关系,被您高看几眼。”

    “这还不够?人与人之间的牵连,本来就是在这个基础上。”

    施雅激动:“韩东这个狗东西,你对他这么好,他还……”

    关新月示意打住:“这是我们俩之间的事,影响我一个人就够了。再说,都过去了。最近这件事,就当是个新的开始。”

    施雅对内幕了解很多,也知道她口中这件事指什么。迟疑了下:“关总,韩东那边好像没什么动静,是不是新闻的力度不太够?”

    “他的定性很难被外力干扰到,可不是每个人都有那种定性。拖到一定程度,会有人帮他做决定的。除非,所有人都能接受,悦城被毁掉这个事实。”

    施雅半知半解,却并不多问。只无形中,打了个冷颤。

    她跟关新月已经有几年了,两人关系既是领导和下属,又算半个朋友。但至今,施雅都不敢说,她能猜中关新月的大部分心思。

    不管是私人事务还是工作,关新月的思路总在她预料以外。让人看不透,猜不进的同时,又毫无缘由的信任她无所不能。

    ……

    机场,韩东刚刚登机,准备回东阳。他不是躲这场忽如其来针对悦城的阴谋,恰恰是需要这个缓冲期,去陪一陪家人,也缓和一下自己。

    舱门关闭,同时也像是关掉了海城所有纷扰。挺神奇的,他浮躁的心,突然就静了下来。

    三个小时应该能到东阳,来得及跟妻子一块去幼儿园接女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