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第一千三百六十二章 空间

    家里,夏明明也在。她最近几个月都没怎么工作,除了大环境限娱的原因外,再便是确实忙碌了太久,想真正放松休息一阵子,做点自己愿意做,并且认为有意义的事情。

    比如,借着小茜茜周末时期,带她到处玩玩转转。再比如,半公益性质的担任东阳旅游形象大使等等能带动经济的事情。收入自是比不上之前,却怡然自得,极少烦恼。当然,也有烦恼,那就是在家时间多了,耳畔催婚的声音也越来越多。外界关注变少,身边人关注却多了一大截。

    她这会在沙发上,边翻动着手机里流行趋势越来越明显的某短视频平台,边偶然抬头,跟不远处陪保姆在厨房忙碌的母亲聊上几句。再就是频频侧目,转头看向身后不远处的门口。

    姐夫从海城赶了回来,夏明明刚刚在微信里还联系过姐姐,感觉应该快到家了。

    等待间,门铃应声而响。

    夏明明迅速从沙发上坐起,穿着个拖鞋,小跑过去拉开了门。龚秋玲闻声也及时擦了下手,从厨房里走到客厅。她没去主动插话,只看着两个女儿,女婿,以及女婿怀里的孙女儿在一起说笑调侃,不禁也跟着笑了起来。

    可能是年龄大了,她现在格外享受这种团圆的家庭氛围。

    孙女高兴,女儿高兴,女婿转变的越来越好……这一切都带给她一种无以言喻的满足感。至于外界的那些纷扰,麻烦,对现在的她来说,反而不足以影响到自己了。

    “奶奶,茜茜想你啦。”

    刚下地的小茜茜,一如往常一样,刚进家就奔跑而来。

    龚秋玲乐呵呵的弯腰搂住:“这小嘴唷,越来越甜。嘴上说着最爱奶奶,最想奶奶,天天睡觉闹着要去妈咪房里……”

    “茜茜哪有。”

    夏明明笑着接腔:“那茜茜今晚要不要陪奶奶一起睡。”

    茜茜下巴昂了昂,煞有其事:“老,老师说要听爸爸妈咪的话。爸爸说要茜茜陪着他……”

    “哦。老师还让你在家乖乖听话,写作业来着。对,今天作业该开始了吧。”

    茜茜被绕的有点懵,有点躁。嘴笨,无可作答,就眼巴巴的去看韩东。

    韩东欲笑,又瞪了夏明明一眼:“你别总欺负她行不行。”

    夏明明满脸冤屈:“姐夫,你弄反了吧。是你女儿总欺负我,你不在家的时候,妈天天让我教她写作业,把人都给折腾死了好么。而且只能她打我,我还手碰她一下,妈不同意,你媳妇也找我麻烦,现在姐夫你都跟着这么说。当小姨太难了。”

    龚秋玲起身,轻掐了下喋喋不休的夏明明:“去去去,多大人了,没个正形。”顿了顿,转目看向韩东,略为责备:“都跟你说过多少遍,身体比什么都重要。多久没见,怎么又廋这么多……”

    韩东低眼看了下自己:“没廋,体重都一样,是你们总感觉我廋了。对了妈,这趟回的匆促,没来及给您带礼物。等明儿抽空,我跟小梦带您出去转转。”

    夏明明话痨,又插嘴:“姐夫,要不明天一块再去趟邙山?我现在是邙山的旅游形象大使。到那儿,衣食住行包括安全都没问题。晚上再露个营,看看星光漫天,日出日落……”

    夏梦听到邙山,愣了愣。

    记得上次一家人一块去玩的时候,还没茜茜,她跟丈夫关系亦时冷时热。不过,恰恰是那种状态,她反而能清晰回忆出所有细节。

    自己爬山累了,他背着。饿了,他背包里全都是自己喜欢吃的各种零食。暗了,躲在他怀里,听着山风起势,说着肺腑之言,宜人,安全,温暖。

    是故再听到妹妹提起邙山,她本能想再前往。可没几秒冲动,不免苦笑打断了妹妹计划:“我现在真走不开,工作忙,今天都是挤出来的时间。再说也不合适爬山,以前你姐夫能主要照顾我一个人,现在还有个茜茜,爬一趟得累死……”

    夏明明思索:“也是,该去哪呢……”

    夏梦叹气:“我哪都去不了。明天得上班,你们商量好去哪就成,我尽量抽时间过去。”

    “你可真扫兴。”

    “我倒是不想扫兴,关键你姐夫工作不怎么顺利,我再不忙点怎么办……”顺口说着,夏梦忙又打住,偷眼看了看丈夫:“老公,我没其它意思,就最近工作堆的太多。这会不忙,等以后身体忙不了的时候会更难办。”

    “知道,有什么解释的,没那么脆弱。我工作上不顺利是事实,你不会觉得我连这点面对现实的承受力都没有吧。”顿了顿:“对,咱们赶紧吃饭吧。晚一会得去看看我爸跟我姑妈,明天抽出时间来,好好陪茜茜一天。至于去哪玩,明天再说呗。”

    ……

    饭罢,已是晚上八点多。韩东本意是让女儿跟妻子在家等着,他自己去简单陪长辈说几句话就成。终是熬不住一分钟都离不开自己的女儿,及执意陪同的妻子,还是亲自开车带着两人,共同前往。

    路上格外兴奋的小茜茜,其实并不能在温暖的车厢内待太久。行程过半,就在专用的安全座椅上酣然入眠。夏梦同样有点受孕期影响,困倦难掩。倒是开车的韩东,熬了几宿,还保持着一贯的精神劲儿。

    车身擦着烈风,车内愈显平稳安宁。唯有两个大人的手机,因为工作等各种因素,时不时如闹钟般震动。

    而韩东也临时取消了去父亲家的行程,仅拨了个视频。就将车子掉头开回。

    夏梦迷迷糊糊:“老公,是不是走错路了,我记得这不是去爸家里的路……”

    “不去啦,太晚,也打扰他跟杜阿姨休息。再抽时间,没关系。”

    “哦,也行。”

    韩东侧目:“怎么又不睡了。”

    夏梦懒懒转头注视:“想睡,睡不着。”

    “为什么?”

    “不告诉你。”

    韩东难对视她格外明亮的眼睛,因为多对视一会,他就无法专心驾驶,容易被引入其中。腾手捏了捏她脸蛋:“睡吧,有我呢,能把你跟茜茜都送卧室去。”

    夏梦罕见乖巧同意,可刚刚闭上眼睛,又睁开:“老公,我感觉你不开心。”

    “怎么会。”

    “我的感觉,从来都不会错。”

    “也会错,我今天真特别开心。可能是几天没休息好,有点狼狈吧。”

    “嗯,就担心你想的太多。”

    “是你想的多,认为工作对我来说比重太大。夏董事长。”

    “滚,别这么叫我。”

    “那叫什么,宝贝儿?诶,一会把茜茜还放妈房里行不行,反正睡着了。”

    夏梦眨了眨眼睛:“干嘛,我现在身体不行。”

    “想哪去了,就想跟你有点单独的,私人空间。”

    夏梦心神领会,脸上不由晕染升起:“谁愿意跟你有私人空间。”

    “真不愿意……”

    “不愿意……咯咯,愿意,愿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