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第一千四百四十九章 云雾

    一夜,睡的安稳。次日,天蒙蒙亮,韩东就醒了过来。可能是在山里的原因,出奇的神清气爽。

    起床简单洗漱,他走出了农家乐。

    阳光还未起,整个天空朦胧中泛白。周围青山环绕,空气宜人。鸟鸣,虫吟。唧唧,唧唧,有种置身空谷幽境之感。

    周围居民几乎都还未起,韩东一个人沿着山道,慢吞吞的散步,闲逛。隐约的,看到了个影子。

    他惊讶谁比自己起的还早,往前走几步,才发现浅雾笼罩中的江雨薇。

    普通的牛仔裤,旅游鞋,上身休闲白衬。三十五六岁了,从穿着上根本看不出来。头发随意挽着,在山中,身影美的有些虚幻。

    韩东忍不住多看了几眼。

    不止一次的有种感觉,她根本就不该属于尘世。无欲,无求。除了唱歌,就是活动在全国各地。喜欢接触孩子,尽量远离成人的圈子……

    静,平,稳,淡。

    那双清澈到底的眼睛,似乎完整将她个性勾勒出来。

    韩东脚步放轻,尾随着。瞧见她走的专心,冷不丁道:“雨薇姐,早!”

    江雨薇吓了一跳,听到声音后,才皱眉转头:“你有病吧。”

    韩东失笑:“没事,我以为神仙是不怕俗世这些惊扰的。看来,你也就是俗人一个。你干嘛去,人生地不熟的,万一出点意外,我怎么交代。”

    “意外?还好吧,这有摄像头。再则和平年代,哪来那么多意外。”

    “不得不防,人性千奇百怪,说不定村里就有几个通缉犯呢,也不是没可能。”

    说着,跟她并肩而行:“你去哪?”

    “我,没目标,就想瞎转,瞎走。走到没人听到的地方,练练嗓子。”

    “陪你一起吧,我也没目标。是觉得越往里走,空气越好,人舒服。”

    江雨薇不答,顺手搭了下韩东肩膀,上了个台阶:“你说那个叫江源的今天会过来,对吗?”

    “嗯。这方面,他倒是说话挺算话,应该会来。”

    “你准备让他做纪录片的男主?”

    “看韩玉龙的安排,他是导演。他要觉得没关系,就让他做呗。”

    “可是我有关系,如果说是还原咱们第一次来石戈村。你这个正主在这,又有一定的知名度,形象合适。为何要,选择旁人。”

    韩东笑了笑:“雨薇姐,这次见你,感觉你事儿多了不少,不像以前那样淡然了。”

    “我是觉得,你把我诓来这儿,自己倒是想清闲,不平衡呀。本来也不想拍什么纪录片,只想找一下当初的感觉。眨眼,都好几年了。如果这趟行程除了商业外,没有任何其它意义,不拍也罢。”

    “意义?”

    “人之一生,短短一瞬,本来没有任何意义。但生命之可贵,就在于可以时时刻刻的寻找意义。境遇不同,意义自也不同。”

    韩东似懂非懂,奇怪看着她:“别说话这么深奥好么,什么叫没有意义?什么又叫寻找意义?直白点,不就是想生活的有趣一些,平缓一些,顺便带点追求对嘛。”

    “差不多可以这么理解!”

    韩东失笑:“兜什么圈子啊。”

    江雨薇蹙眉,瞥他一眼,继续往前走。不妨一脚踩空,身体踉跄了下,被身后紧随的韩东顺手扶住:“有晨露,小心滑。”

    稍稍的停滞,她重新站稳,不再走了。

    往后看,村落隐藏在翠色中,如尖角初露。

    她拿出手机,示意韩东别挡着,认真拍几张后才道:“其实我挺喜欢跟你在一块做事。你这人心眼多,却不让人讨厌。心细,往往能想到很多别人想不到的细节。说真的,跟这么多人一起做过这些,只有你在做这些的时候,能把自己沉在当下。耐心,细心,温心。”

    韩东莞尔:“第一次听你夸人。”

    “我也是第一次因为一个外人,屡次三番的坏自己定下的原则。”

    韩东觉得聊天话题有点偏,避开视线,略微思索:“我在考虑纪录片是从出发点开始拍,还是直接全部在石戈村取景。好像如果只在石戈村,有点太单薄,缺少层次。任何片子都要有内涵在,有始有终,有头有尾。这样,才完整。”

    “从头开始会不会太麻烦了,难道还要各自再回家,碰面,再过来。应该可以打破一下这些规律?从头,不如从孩子开始拍。”

    “他们需要,我们才会过来。”

    韩东有所悟:“差点忘了一件事,背景音乐是你创作,还是用一些其它合适的音乐?”

    “我现在写不来,不过以前有两首歌,应该适合做背景。”

    韩东惊讶:“记得你之前,即兴创作能力特别厉害,怎么会写不来?”

    “老了,自然没了当初的创作激情。我现在,反而不喜欢原创,喜欢听别人的歌,改一下,自己演绎着过过瘾。其余时间,还有很多事等着去做。”

    老了?

    韩东听的莫名有点感怀:“都会老的,谁又能想象到,那是什么样子呢?”停顿,皱了下眉:“雨薇姐,你聊天现在怎么这德性,听的人压抑。”

    “什么老不老的,老了能怎样,不就等死呗。年轻都不怕,老来怕个屁。”

    “不聊啦,走,吃早餐去。我瞧菜单上,有些稀罕东西,你肯定没吃过。”

    江雨薇瞧他这样,莫名笑了笑:“真挺羡慕你这种迅速调节自己的能力。”

    “不用羡慕,你就是闲的。假如你跟我一样,俩孩子,一个格外能折腾的媳妇,废话连篇的合作伙伴,到处等着签字开会的工作,就没太多时间想到别处。”

    “闲么!”

    江雨薇有点不确定重复。

    韩东点头:“现在肯定不闲,等拍纪录片的时候,你有好的想法随时提出来,充实点,多统筹下要做的工作,就不会再有奇奇怪怪的想法。”

    “我为何忙,除了自己那点追求之外,是不敢让自个闲下来。我媳妇也一样不敢闲,因为三十岁以上的人,不适合闲着。除非你没心没肺,否则即便是财务自由如何?”

    江雨薇点头:“那我试试,还能不能写出适合纪录片的新歌来。不行,再退而求其次。这次纪录片如果再拍不好,你以后再找我,我不会帮忙了。有点觉得愧对你信任。”

    “我惭愧才对,任何人能沾上雨薇姐你,再烂的广告都会有极大的热度。偏偏,一个悦城,消耗你多少次,完全扶不起来。这其实一样是我最后一次找你,如果不成,以后就不会再有这些想法。”

    “国内名人圈里,连你来都没用,那就是我自己的原因。”

    聊着,回到了农家乐。吃过没多久,韩玉龙等人就陆续开始打电话,是已经赶到石戈镇,快到这儿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