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到了二叔公家,李秀看见石头砌的一人多高的院墙,屋顶上还有人在修葺屋顶和烟囱,村长和许氏站在院子里。

    许氏转头看见李秀母子,把包袱接了过去

    李秀对着村长行礼道,“村长叔,我们母子谢谢你。”

    村长摆手道,“应该的,以后带着虎子好好过日子。”

    许氏把包袱拿进卧房,放在一张竹床上对李秀说,“秀娘,族长和我家凑了些不用的家什,你凑合着用,还有钥匙你拿好。”

    李秀放下被褥,接过钥匙,行礼道,“婶,谢谢您和村长叔了,要不是你们主持公道,我们母子真的就没有活路了。”

    许氏摸了虎子的头一下道,“这世道咱们女人活的本来就难,你要记住为母则强,为了虎子你以后再不能寻死觅活的了,你要是再不争气,以后恐怕就更难了。”

    李秀对着许氏鞠了一躬,“婶,您的话我记住了。”

    “嗯,以后好好过日子,有事就来找我和你叔。天快暗了,你自己收拾,我回了。”

    李秀送许氏出去,看见房顶和烟囱已经修好了,大家都走了。

    李秀关好院门,站在院子里,看着眼前这座凹字形的房屋。

    屋子当中三间正房,两边是厢房。用青石条砌的地基,石块砌的墙,麦秆盖的房顶,整个屋子和院子看起来牢固宽敞,只是看上去已经有些年头了。

    李秀很满意这座院子,走到廊下,正房中间是堂屋,两边是卧房,卧房门从堂屋进出。

    李秀退回去,看着右边屋顶上的烟囱,知道右边的厢房是灶房和柴房。

    李秀走进左边厢房,进了紧靠正房那间屋,李秀看见屋子后墙上有个窗户。

    李秀走过去从窗户里看出去,看见屋后有一大块空地,上面长满了野草,还有一个棚子。

    李秀检查了一下屋里,看到墙角还放着几个陶罐和一口半大的陶缸,里面空荡荡的。

    李秀出来进到另外一间,屋子靠墙放着一把捞草筢,一条扁担,墙角还有一个底部有洞的烂竹筐。李秀从厢房里出来,回到卧房。看见虎子坐在竹椅上已经睡着了,小脑袋一点一点的,李秀打开被褥铺在竹床上,把虎子抱上床,盖上被子。

    李秀去了灶房,看到灶房有点大,里面有一座单眼土灶,还有一间堆柴草的柴房,灶房后面还有一道后门。

    灶前放着一捆柴和稻草,一把锄头,一把镰刀和木耙,还有一担粪桶。

    灶眼里放着一口旧铁锅,灶台上放着一把旧锅铲,一把竹刷和一个瓦罐,两个土陶盆和三副碗筷。

    灶台后有一口水缸,一只木桶,一张竹桌和两条竹凳,李秀看着这些东西,心里充满了感激。

    李秀到院子里掀开石板水井盖,提了水把灶房里清洗干净,找了件虎子的烂衣服把房间的窗户擦洗了一遍。

    李秀在另外一间卧房里看见两麻袋谷子,还有一小袋米和一竹篮高粱米和黄豆,两捆白菜、几根萝卜和一小罐猪油。

    一把旧菜刀、菜板,一浅罐盐,李秀想,这些东西都是族长和村长家送的,只能等自己挣到钱再报答他们了。

    李秀把厢房里的罐子和陶缸搬出来,清洗干净,放到灶房里。

    把锄头,粪桶和木耙,镰刀移到柴房里。

    李秀把水缸洗干净提满了水,去卧房把东西搬到灶房里,菜拿到院子里洗干净,开始做饭。

    刚把火用火石打着,虎子哭着从卧房里跑了出来,李秀赶紧跑过去抱起他,“不哭,不哭娘在做饭。”

    虎子搂着李秀的脖子,抽泣着说,“娘,你别死,虎子害怕。”

    李秀轻轻拍着虎子,“娘不死,娘还有虎子呢!乖,男子汉不能哭了,来帮娘烧火,娘做饭吃。”

    虎子点点头,放开李秀下来,“娘,你去做饭,我烧火。”

    李秀闷了米饭,炒了白菜,母子俩开始吃饭,看着虎子狼吞虎咽的,李秀说,“慢慢吃,不要慌。”

    虎子点点头,放慢了速度。

    母子俩吃好饭,李秀让虎子在院子里转了几圈消食,烧了锅热水把虎子洗干净,给他换了一身衣裤,把他抱到床上。

    提着桶水去厢房里简单的清洗了一下。

    去灶房弄了些草木灰把衣服洗干净,找了根竹竿晾起来。

    李秀前后门检查了一下,看门都关好了后,去提了一只粪桶到卧房里,放到墙角。

    出去关好堂屋大门回卧房睡觉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