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李秀母子没有听到村民的议论,快步往镇上走,虎子走过树林就慢下来了,李秀把他放进竹筐里背着,总算到了镇上,午时已过了。

    到了镇口,虎子歇过来了,坚持下来自己走。李秀牵着虎子,看着镇口牌子上写着,龙门镇。

    镇上两边街道的房子比村里好了不少,都是砖瓦房,两边都是各种店铺,地上铺着石板路。

    街上还算干净,龙门镇看起来还挺兴旺的。

    母子俩走了一会,李秀看见路边一间杂货铺,招牌上写着周记杂货铺。

    一个三十多岁的男子微微弯着腰,看起来很忠厚的样子,满脸笑容的送着一个中年男子出来。

    虎子对李秀说,“娘,您看村长爷爷家的柱子伯。”

    说完就跑过去叫道,“柱大伯。”

    周成柱看见虎子,奇道,“咦!小虎子,你和谁来的镇上。”

    虎子指着跟在后面的李秀说,“和我娘一起来的,我娘可厉害了,抓住竹鼠了。”

    “竹鼠,那东西可不好抓,能给我看看吗?”周成柱送出来的男子问道。

    李秀走上两步,和周成柱打了招呼,牵开网兜,“您看看,这些都是才抓住的,还有这些竹荪。”

    周成柱说,“刘管事,这几只竹鼠挺肥的啊!”

    刘管事点点头,问李秀道,“我全都要了,多少钱一斤。”

    李秀说,“我也不知多少钱一斤,您看着给。”

    刘管事说,“九十文一斤,这些竹荪给你二十文。”

    李秀点头同意了,周成柱从铺子里拿出称,称后有三十一斤缺二两,刘管事接过网兜说,“就照三十二斤算。”

    拿出一块银子,递给李秀,“不用找了,以后再有抓到,就让周掌柜带你送刘府去。”

    李秀接过银子,“好,谢谢您。”

    刘管事提着网兜走了。

    周成柱说,“弟妹,进去坐会。”

    “不了,我想去买点麦种,等会回来再来。”

    周成柱指着前面一个铺子说,“朱记的种子好,掌柜也厚道。”

    李秀牵着虎子,“虎子,快谢谢你柱大伯。”

    虎子听话的谢过,母子俩去了种子铺。

    朱记的小伙计,看见李秀母子进来,满脸带笑的道,“大姐,买点哪种种子。”

    “我想看看麦种。”

    伙计带着李秀走进去,指着面前的麦种说,“麦种有,您看这种便宜点五十文一斤,这种是新品种要六十五文一斤。”

    李秀抓了一些五十文的麦种在手里,又抓了一些六十五文的,五十文的麦粒细长一点,六十五文的麦粒短胖一点,颜色也要鲜亮一些,李秀对伙计说,“这种的便宜点,我买三十斤。”

    “大姐,这是今年才从北方拉过来的新品种,这个价钱就是最便宜的了,不能再少了。”

    “人家周记的掌柜说你家东西好,我才到你家来的,多少便宜点。”

    这时低头算账的朱掌柜抬头说,“黑子,给这位大姐一斤便宜一文钱。”

    伙计听后看着李秀说,“大姐,一斤少一文,买我就给您称。”

    “好,给我称三十斤。”

    伙计把麦种称好后装进麻袋里,李秀又买了一斤油菜籽,二十文,十斤绿豆四十文。

    李秀拿出那块银子,伙计用戥子称过后对李秀说,“一共一千九百八十文,收您三两银子,找您一两又二十文。”

    李秀说,“麻烦你找我零钱。”

    伙计听后找了李秀铜板,李秀接过装好,背着破竹筐往周记走。

    路上看到一家卖布的铺子,李秀想着把麦种播下后做点豆腐去卖。

    带着虎子去买了几尺麻布,花了五十文,一袋子布头五文,提着去了杂货铺。

    周成柱在铺子里低头算账,李秀带着虎子进去,虎子叫了一声,周成柱抬头笑道,“虎子来了,弟妹种子买好了。”

    李秀说,“大哥,买好了。”

    周成柱抓了一把糖递给虎子,“小虎子,柱大伯请你吃糖。”

    虎子看着周成柱手里的糖,咽了咽口水,叫道,“娘…”

    李秀说,“拿着吧!谢谢柱大伯。”

    虎子接过糖,高兴的大声说,“谢谢,柱大伯。”

    剥了一颗糖,走到李秀身边递过去说,”娘,你吃糖。“

    李秀说,“你吃,娘要选东西。”

    李秀在杂货铺买了点油布和麻绳,一个背篼,一担木桶,一根竹扁担,和一担箩筐,两个大小不一的木盆,一个蒸笼,一张竹编笼屉,一口锅盖,一张米筛。一些大料,三斤盐,一罐酱,还买了几个碗和盘子,几个大小不一的罐子。

    周成柱算过后说,“弟妹,一共三百八十文钱。”

    李秀说,“您不要亏本了。”

    周成柱笑道,“不亏本,不亏本。”

    李秀付了钱,把东西装箩筐里。周成柱用拿了两根绳子把箩筐穿好,李秀挑着箩框和周成柱道别后牵着虎子往回走。

    李秀牵着虎子看见对面路旁卖包子馒头的,包子的香味扑鼻而来,李秀牵着虎子去了对面,买了一个包子,两个馒头花了两文钱。

    李秀把包子递给虎子,“大肉包子,香不香。”

    虎子吸了吸鼻子,“真香。”

    “吃吧!娘以后挣钱再给你买。”

    “娘,你吃一口,我再吃。”

    包子铺的老板娘看着李秀母子对老板说,“你看,这小儿真孝顺。”

    李秀轻轻咬了一口包子,虎子才小口小口的啃着包子,一只手牵着李秀的衣襟。

    李秀转到肉摊上,看见摊子上还有几块剔得干干净净的骨头,还有一挂鸡冠油。

    李秀放下箩筐,捻起来看了看,屠户说,“收摊了,还剩一副肥肠和鸡冠油要买的话给你算便宜点。”

    “便宜多少,合适我就买了。”

    屠户想了想说,“油算你五文钱一斤,肥肠八文钱一副。”

    “油四文,肥肠六文,再把这几块骨头送我,我就全买了。”

    屠户看街上人都没几个了,把油称了一下说,“七斤二两,就算你七斤。”又把肥肠从竹筐里拿出来说,“亏本卖给你了,以后买肉来照顾生意。”

    李秀把肥肠装了一只桶里,油和骨头装另一只桶里,付了钱,牵着虎子往回走。

    走到半路虎子累了,母子俩坐着歇了一会,到家时太阳都快下山了。

    李秀烧了一锅热水给虎子洗完澡,换了干净的衣裤,让他自己去玩。

    舀了一盆温水把油放进去泡起来。

    端着肥肠到河沟边清洗,李秀把肥肠翻过来,把肠子上面的淋巴结和黏在肠壁上的脏东西扯下来扔了。

    抓了些草木揉搓了一遍,洗干净后翻过来,又抓了些草木灰揉搓,再清洗干净。

    回家煮开后用水漂洗干净,再过一遍滚水水,肥肠才没了异味。

    切了一半出来,剩下的挂在廊下把水滴干,抹了点盐,和大骨一起装竹篮里,用绳子系在竹竿上吊进水井里。

    李秀把油泡出来的血水倒了,重新加水把油清洗两遍。

    切成小块倒锅里,往里面加了一碗水,往灶膛里添了两块柴,开始熬油。

    去柴房里拿着锄头,提着茄子秧和瓜秧去了屋后。

    挖了些浅坑,往坑里撒了些落叶肥,把茄子秧一颗颗放坑里,刨些土盖上后把土压了一下。

    又去围着佛手瓜挖了些浅坑,撒上肥后把瓜秧种好。

    拿着锄头挖了一坨姜出来,提着竹篮锄头回了屋。

    李秀洗洗手,把油舀来装进罐子里。

    把肥肠切好,往灶膛里添了几块大柴把肥肠爆炒后放上盐,一勺酱,几颗大料和姜,切了一根萝卜盖上盖子一起煮。

    拿陶盆舀了一碗米洗干净,加水,把笼屉洗干净架肥肠上面,把陶盆放笼屉上蒸饭。

    李秀看了看灶膛里,拿着锄头去了院子里,在院墙下挖了两排浅坑,撒上落叶肥后把四季豆苗和豇豆苗种下。

    挑着木桶去河沟里打了两桶水,回家把院子里的豆苗和屋后把茄子秧和瓜秧浇了一遍,才挑着木桶回屋。

    李秀看了一下灶膛里的柴快燃过了,肥肠的香味飘了出来,李秀又加了两块进去,到院门口往村里去的路张望。

    看见虎子在张阿婆门口和一个孩子在那玩,李秀放心的回到家,把买回家的东西归置好。

    去屋后掐了几根香菜洗干净切细,把锅盖揭开,饭端出来,蒸格用筷子夹出来,夹了一块肥肠尝尝,味道还好,就是缺辣椒。

    李秀把香菜放进去,铲了几下,把肥肠炖萝卜铲进陶盆里。

    把锅洗干净,用竹刷把刷了一遍,倒了一桶水在锅里热着,等会洗澡用。

    李秀把饭菜端到竹桌上,刚想出去叫虎子回来吃饭,就听见虎子哒哒的跑步声。

    虎子回到家,李秀说,“娘刚想去叫你吃饭你看,天都快黑了,以后要早点回来,先去把手洗干净。”

    李秀舀了一盆水端到廊下,把虎子脏兮兮的小手洗干净,虎子看着李秀,“娘,您别生气我以后会早点回来。”

    “娘不生气,只是你以后出去玩一会就要回来要不娘会担心的。”

    “我记住了。”

    李秀把水倒了,把院门关好,虎子坐在桌上,等李秀回来了坐下,夹了一筷子菜在他碗里,虎子才开始吃饭。

    肥肠炖耙了,一咬就断,虎子吃了一块说,“

    娘,这个肠子真香,比肉包子还香。”

    “娘买了好多,喜欢吃娘以后给你做。”

    “娘,二蛋他爹今天在河沟里捞了好多鱼哦

    二蛋说他娘做的一点都不好吃。”

    “那二蛋他娘听了要伤心了,做饭很辛苦的。”

    虎子听李秀说完,“娘做的饭好吃,娘不伤心。”

    李秀听后笑了,“嗯,娘不伤心,娘给虎子做好吃的。”

    吃过饭洗漱后,让虎子在院子里转圈消食,李秀洗了些绿豆,泡盆里打算生点豆芽来吃。